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仇敌

花间色 沧澜止戈 2520 2020.09.20 21:20

  但两人都没露面与对方一较高下,只因有自知之明。

  谢明黛抿了唇,盛丽的眉眼似火焰燃烧后的灼辉,粲然又短暂,带着几分冷淡,刚刚还学谢明月躲在树后却故作无意关系族中姐妹的她收了目光,踱了一步就要离开。

  “是啊,不会说话的人太多了....对了,尤记得当年你还在进学,如今四年了,科考如何?”

  这一问,谢明黛不由顿足了,黛眉轻簇。

  在她印象里,谢明谨绝不是一个爱跟非族亲男子唠嗑科考的人。“额....去年刚进秀。”赵景焕目光一闪,依旧笑着回答。

  比起谢明黛的敏感,谢之檩更在意另一件事,这个年纪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的人原来已进秀了,这可比他们这里所有学子都快了一步。

  哪怕被师长门盛赞这次下场考试定能成功进秀的自己,如今不也还没功名在身么。

  尤其对方乃权贵子弟,若问功名越发难得,但何故为何回答口气有些心虚似的。

  这等才学,足以笑傲诸多世家子弟了。

  很快,明谨的话替谢之檩解了答。

  “嗯,还没进举么?”

  简直让人窒息的气氛。

  谢之檩惊疑:这位嫡姐眼界如此之高?都快上天了吧,还是都城显贵世家中的子弟就如此天纵奇才,个个年少进举?

  赵景焕表情僵住,悻悻道:“果然以谨姐姐的眼界,是看不上我这般庸才的。”

  明谨眸色清润,淡淡笑道:“我一介女子,连科举都无权参与,哪敢轻贱科举士子。”

  赵景焕眯起眼,也笑了,“我知道,谨姐姐是....”

  他正要说她是关心他,却见明谨低眉浅笑,潺潺如流水,“我只是不太会说话。”

  “并且,是真的看不上你。”

  赵景焕:“???”

  来了来了,有我那嫡亲长姐的毒舌味儿了。

  谢明月本来察觉到谢明黛的冷淡,也瞧着后者要走了,却不想后者竖了耳朵听了几句,忽就惦着步子返回来继续偷听。

  谢明月:“....”

  什么人啊,真虚伪。

  哦,她说的不仅是谢明黛,还有另一个姐姐。

  一会熟稔亲切,一会翻脸无情,鬼知道那句话才是真的。

  “谨姐姐,你这般...可是我得罪你了?”赵景焕为难又无措,显得明谨咄咄逼人,高高在上。

  “算听说你来乌灵是为第一美人,还专挑我谢氏女郎,我还以为你说的是我呢。”

  明谨面上也不知是生气,还是没生气,左右是几分让人在意的嗔怒。

  谢明黛跟谢明月一惊,对视一眼。

  这人哪里会在意什么第一美人名头。

  赵景焕面色微变,已然明白明谨意思,扯扯嘴角,尴尬道:“我知谨姐姐为何生气了,是我胡说八道...我以为你在谢家被他们欺负了呢。”

  明谨恍然,露出宽慰之色,“原来如此,是我误会了,还真以为小侯爷变成了只顾自己男儿功名不容忍轻辱,却无视他人家姑娘闺名受损的无耻自私之人。”

  赵景焕:“我...自然不是。”

  明谨:“我知道你不是。”

  她侧身,抬手轻抚安静在边上懵懂却不闹腾的谢至臻脑袋,语气轻然,“以贵侯府的权势根基,您不安于现状,能刻苦进学,本就是世家中难得的英才。”

  偏过脸,她朝刚刚才被她“轻辱”过的赵景焕赞叹道:“我此前所言,说你还未进举,也只是觉得你这般资质,不该还没中举,怕是时运不济而已,风云还看来年。”

  好看的人说好听的话,远山溪涧,悦目悦耳。

  赵景焕一扫刚刚阴霾,被抚慰了似的,顿露笑颜。

  “多谢谨姐姐夸赞,焕自当努力。”

  现在看来,两人关系又和煦友好起来了,众人不得不再次判断他们乃友人,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直到赵景焕知心顺意,不再打扰,客气跟谢之檩道歉后,带人退去。

  许子奎这些人恹恹不安,不敢久留,也跟着飞快走了。

  他们一走,谢明月就窜出来了,谢明黛在后面不紧不慢跟着,风姿绰绰,笔墨难以描尽。

  当然了,谢明月一向认为后者乃是故意卖弄美色,哪有自己天性自然。

  自然到她三两下跑下阶梯,谢之檩本以为她会奔着明谨,跟后者撒娇或者撒泼。

  结果不是。

  她先把爪子伸向了谢至臻。

  “蒙蒙,你不小了,男子汉,不要老跟着姑姑...”

  谢明月试图将对方小胖手从明谨手里扯回,却引来谢至臻仿佛看老巫婆一般的怒瞪。

  谢明月才不管,正要堂而皇之欺负小孩儿,忽被明谨手指微曲,轻轻敲了额头,也飘下一句轻嗔:“多大了,别闹......”

  “谁闹了,本来就是嘛。”谢明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嘟囔着,却也乖乖放开了谢至臻。

  不过明谨也放开了谢至臻,捏着后者脸颊温柔哄他去边上找个好位置,等下陪他放风筝。

  谢至臻之前本在风筝跟姑姑之间做了男子汉般痛苦的取舍,没想到还能两全,自然欢喜,就被丫鬟嬷嬷簇拥着到边上找空地去了。

  谢明月嘴上嫌弃,却也让丫鬟掏出早就带来的风筝,美其名曰陪小侄子玩耍......

  呵!谢明黛冷眼瞧着,冷笑连连。

  “他是哪个侯府所出?与你很熟?”在谢之檩还沉默斟酌的时候,谢明黛就把轻蔑的目光从谢明月身上收回,直接了当问了明谨。

  明谨看着不远处一大一小跟风筝较劲,漫不经心回道:“明昌侯府,是很熟。”

  谢明黛若有所思,“我还以为他与你,或者与我们谢家不和。”

  “你的以为是对的,他的确与我不和。”

  “啊?”

  谢明黛没忍住惊讶,谢之檩也没控制住往日的自持,“那你跟他还...”

  真没看出来你们不和。

  明谨看着两人惊讶面孔,不由笑了笑,“如果只是跟我不和,当然没必要这样虚伪做作,他不至于,我也不至于。”

  “所以是他背后侯府跟我们谢家不和?”谢明黛跟谢之檩同时顿悟过来。

  “嗯,他家里是明昌侯府。”明谨也无意吊人胃口,简明扼要提出两家矛盾所在。

  “这四年的情况我不清楚,但五年前。明昌侯的岭南军统辖权有失,与我父亲有关。”

  偌大的官权旁落他人,对于官场中人,比之夺妻杀子的深仇也不弱了。

  可世家为敌,讲究一个表面含蓄,私下致命。

  谢明黛跟谢之檩都算是聪明之人,闻言了然,“那他这次来是故意找麻烦的?”

  明昌侯府名声倒是不小,连乌灵都久闻其显赫。

  明黛其实对政治不是很敏感,一来父母无意培养,二来她也没那天资,所以若是连她都耳熟,足可见对方背景的厉害。

  只是不知道对方跟谢家有如此仇怨。

  虽然谢家也不会惧怕对方,但谢之檩此前的委屈忍让也不算是错。

  毕竟他身份不够。

  “不知道哦,也许是来试探我的,也有可能.....”明谨忽偏头打量谢明黛。

  谢明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冷厉着眉眼,低叱道:“你打什么歪主意?”

  “没,就是觉得他没准真是为你来的。”

  “嗯?”谢明黛莫名紧张起来。

  难道她谢明黛什么时候也有这样的份量,让家族仇敌引为目标?

  “四年不见,黛妹妹确实好生漂亮。”

  明谨一个眉眼弯弯,含笑思量,一句轻然随意的赞美,惹得向来明艳端烈不假辞色的谢明黛瞠目惊愕又脸红羞恼。

  “谢明谨,你!”

  却见明谨已顾自正经自然地走过去陪憨憨小侄子放风筝去了。

  好像没把这句话当回事。

  可惹得她的三妹妹气得如灼日燃瑰一般盛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