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小霸王

花间色 沧澜止戈 2695 2020.08.29 20:00

  ————————

  乌灵算是大郡,来历很是久远,素来有海上起明月,莽山藏乌灵的美誉。

  虽然如今比不得从前繁荣,但城池格局就摆在那,官道宽阔。

  但在十里之地的时候,骤然一声巨响,紧接着四起尖叫声。

  明谨前半路困倦,睡着了,这忽然惊醒,一时茫然。

  芍药见她醒来,忙倒了水给她,明谨喝了一口润润沙哑的嗓子,问她怎么回事。

  “刚到壁云山,好像是塌方了,刚刚我听到有人哭喊。”

  “就在前面,可吓人了,距离我们好近,幸好我们的人技术好,及时勒马。”

  芍药正说着,毕十一已经来报,的确是前方塌方,有车马被掩埋了,现在可乱得很,后面车马受到惊吓,有直接翻车的,连带着其他车马也撞上。

  这里是主道,通往城池的都过这里,车马极多,谁也没想到会有山体塌方。

  “有伤员?”

  “有,尚且不知多少。”

  明谨沉吟后,让几个人去前面看一下,能帮就帮。

  不止是她这边,其他过路人家也都派遣人员去前方探看,不只是与人方便,也是予己方便。

  不过因为距离近,明谨撩开帘子就看到了前方的惨状。

  泥石交加,且有两辆马车的露出半截,其中一匹马大半身都在其中,只露出一个马头在外面嘶鸣。

  数十个各方派出的家丁护卫都在努力挖掘,但手头也没称手的铲子,刀枪棍棒没什么用,徒手更不必说,毕竟这是泥流混着石块,石块好搬,泥流难去,一时效率极低。

  “去找过路的农人,他们手头有扁担等农具,能买多少买多少。”

  明谨很稳得住,冷静吩咐后,为了谨慎,让芍药下车看顾。

  也是巧了,芍药刚下去没多久,明谨不看外面,只耐心等待着,却听到边侧动静不小,好奇之下,掀开帘子轻看一眼,刚好看到一个戴面纱的窈窕女子亲自带领一群家丁护卫前去帮忙救人。

  那些家丁护卫手头都有农具,明谨稍稍扬眉,多看了那戴着面纱的姑娘两眼,但也放下了帘子。

  壁青山两侧山体狭高,很久以前也听过塌方之事,但工部觉得是自然灾害,也就没能处理,日子久了,别人也就没当回事,但前几天暴雨,导致泥土疏松,这才导致变故。

  明谨这几日因为客栈两夫妻的事,一贯心思重,睡不好,如今路途半睡中被惊醒,越显得疲惫,脑袋也有些生疼,便按着阳穴轻眯休憩。

  不过她却不知隔着七八米远的另外几架马车,其中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公子正掀着帘子往外看,满是不耐烦,“这什么破地,下个雨就塌方,今天还能回城?”

  仆从不敢应他,只能悻悻安抚,得了好大几声训斥,但忽然,脾气极不好的萧家小公子忽然瞪直了眼。

  他看到的是毕十一跟芍药等人,惊鸿一瞥,他有一些印象。

  “公子?你这是去哪!”

  “你让开。”

  萧小公子匆忙下马车后,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仆从,揉了两下眼睛,真看清后,两条腿好像控制不住似的,风风火火快跑过去,一路绕开或者推开不少人。

  “公子这是怎么了?”

  “好像是奔着叶家小姐那边去了。”

  萧家仆役慌了,因为叶家小姐如今是郡城名声极盛的人物,跟她牵扯上,到时候他们家这小公子又得闹腾了。

  一群仆役后面追赶,而萧小公子就跟小牛犊一样直奔那边人最多的车马聚集之地。

  本来就不安定,人心惶惶的,这小公子一闹腾,群体就混乱了,吵闹声四起。

  “是萧家小公子!”

  “姑娘,快快让开。”

  “那混世小魔王!”

  叶家这边也有些慌,生怕自家姑娘被小魔王给招惹了,正严防死守,而那叶家姑娘姿态娇柔,见状,面纱之下的脸色煞白了几分,朝挡着自己的丫鬟道:“没事的,我跟他说一下就好。”

  丫鬟还想劝阻,叶绮思眼神坚决,正掀开面纱,要呵斥萧小公子不要乱来,嘴巴刚张开。

  萧小公子一把推开丫鬟,又一把推开她,直奔她们后面的某一架普通马车。

  这辆马车跟周遭的马车一比自显得寒酸。

  不知为何,今日过此道的马车所属多乃官邸,明谨在马车里睡着,不曾在意,但芍药他们一早就发现了,只是也不以为然,也不知跟他们挨着不远的是叶家家眷,更不知不远处是萧家所在。

  但这萧家小霸王在整个乌灵郡都有赫赫威名,众人退避三舍,却不知他为何直奔那马车,又为何.....

  “谢明谨!!下来!”

  “我知道你在上面!”

  什么叫小霸王?

  蛮横,无礼,刁钻!

  萧小公子看马车没什么反应,气坏了,一脚抬起就往马车车轱辘上踹!

  马车再寒酸也是马车,何况表皮寒酸,内在构造是精心打造的,它很稳,只是旁人看着慌,尤是萧家的仆役。

  刚刚他们在后面听到了萧家小霸王的叫喊,一时吃惊,还未来得及劝阻就见自家小祖宗来了一个飞踹。

  叶家人:这小霸王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萧家人:这车子质量不错。

  明谨身边倒也不是没人,只是都没想到这小霸王这么猖狂,错愕之下都愣了,但很快过去,眼看着就要拿下这小霸王,萧家的人看到了,一群人过来护住小霸王。

  就要兵戎相见时,小霸王浑然不惧,只轻佻张扬大喊着:“谢明谨,怎么,你怕了?还不快下来!快下来!”

  马车帘子撩开了,被搅嚷得颇为倦怠的明谨目光如雪一样飘洒而落。

  集中在小霸王身上的时候,略有思量揣测,而小霸王见到人后,愣了愣,下意识问:“谢明谨?”

  明谨被他这语气给逗了,“小公子叫喊了这么多次,还不确定我是不是谢明谨?”

  她的语调凉凉的,却又不是特别孤冷敌意,更没有被打扰冲突后的恼怒,只有平和。

  小霸王是真觉得如今的她很陌生,当年的谢明谨不是这样的,哪怕那时她还年少,她还没去都城,她在郡城时的精气神也不该是这样的。

  惫懒,苍白,带着几分超脱世俗的冷淡。

  反正是说不上来的那种模样。

  但小霸王也察觉到她对自己很陌生,“我知道你是谢明谨,你就算烧成灰我也知道你是!”

  明谨一时沉吟,又打量了下他,像是在验证什么:“小公子是属炉子的?”

  小霸王涨红脸,“谢明谨,你少来,果然还是如以前一样尖牙利齿,口蜜腹剑,胡说八道....”

  明谨不说话了,等小霸王骂完,小霸王出了气,看她神色不起波澜,目光一扫,忽眉飞色舞得意笑了,“我说你怎么都不回嘴,任由我骂,看来这几年你是真的过得很惨,被家族流放了吧,看你坐的这马车,破破烂烂的,身边就这么几个歪瓜裂枣庄稼汉,怕是打不过我的人!嘿!”

  小霸王说完这些,浑然觉得比此前连环骂还要爽快,但一看明谨,忽而又膈应了。

  她怎么这么平静。

  不该觉得丢脸然后骂他吗?

  但她没有。

  只是平静看着他。

  那眼神有点怪,就好像他奶奶看他的时候....

  半响,被自己心头想法膈应不行的小霸王仿佛从那眼神里看出点意思来,不自觉问:“你不知道我是谁?”

  明眼人都看到明谨松口气,客气问:“你是?”

  “你竟真的把我忘了!!”小霸王炸毛得很,“谢明谨!我是萧禹!”

  明谨恍然,又客气地问:“萧小公子,我能问一个不太礼貌的问题吗?“

  她这般温和端雅的语气,可萧禹愣是觉得她喊自己神似“宵小公子”。

  他戒备,冷笑道:“你该不会想问萧禹是谁吧?”

  他可不傻!才不会任由她羞辱第二次!

  “那倒不是。”

  萧禹松口气,那就是想起来了?

  明谨稍叹气,问:“我们以前认识?”

  萧禹:“....”

  他抢过身边护卫的长棍,指着明谨,“你激怒我了,下来!”

  他这副样子像极了被砸了土洞的土拨鼠,操着棍子就要跟人决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