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提醒

花间色 沧澜止戈 2719 2020.09.12 20:00

  “是不是觉得你们也很无辜,不过是孝顺姑婆,姑婆手头不方便,派些得力之人外出公干,实为正常,怎就惹上这罪孽。”

  东予霜垂下眼,揪着纯白无暇的绢帕,凝声道:“若真为谢家之事所牵连,我东家与谢家亲情尤在,祖母亦为我东家至亲,也只能...认下了吧。”

  她的声音有些干涩,有些虚。

  仿佛在正义跟情义之中摇摆。

  其实大抵是权衡此事已过,谢家到底是赢了的一方,祖母毕竟是祖母,是谢家的老夫人,这谢明谨除非是疯魔了才会把事情给翻上案头,如今不过是口舌威逼,想争取谢家生存权力。

  东家依旧得跟谢家亲密无间。

  是以,东家的态度....

  被谢家连累的无辜之家么?

  先置于无辜,再图无罪。

  明谨心中微叹,偏过脸,目光扫过一些东家人,道:“谢东两家之知交,也有些年头了吧,有如此情谊,倒也不枉老夫人这些年一派爱护之心。”

  东家人只能干笑,惶惶不安得很,因为不知这个谢明谨还会说出什么话来。

  不过瞧着对方还算认同两家交情,也许会大事化小。

  正当他们如此侥幸期盼的时候,明谨缓缓道:“既如此,那不如把另一件事也认下吧。”

  她看着东家人,面上无笑意。

  “是谁把老夫人敬佛爱佛经之事转告章椿成,得后者大喜之下投以厚礼相赠,那厚礼不下三千两黄金。”

  谢明月等人本来是被明谨抛出的一句句话给吓呆的,此时却也发现东家人被吓呆了。

  “都吓到了?可能也有人不是那么惊吓吧,大概是既得利益者心中有数,那么大一笔钱财,最后不都得用于血脉至亲身上的绫罗绸缎锦绣珠宝么?是你们家哪一房的先跟章椿成合作,又是哪一房的出人马摆平后事,这都是你们家的家事,我也不太清楚。”

  “所以,你们也不用这么慌。”

  东予霜察觉到对方的目光如同羽毛一样轻飘飘扫过自己。

  她心里一紧。

  那时她还小,哪里知道这种事,只是算算时间,自家财力开始宽裕许多仿佛...确实是在那段时间。

  但这个谢明谨是怎么知道的!!

  她是这些年查到的,还是当年就已经知道了?

  不可能啊,当年她也不过十三岁。

  ——————

  这么大的罪名,谁愿意背啊,东家人内部各房本就有利益龌龊,此时更是一个个自觉无辜极致,只想让他人背锅,于是揣测彼此,发现对方身上穿着打扮都异常名贵,有些甚至比谢家子弟还要豪奢。

  几乎无人例外。

  这....可如何是好。

  但也有人知道抓住重点。

  不管是小聪明,还是太过于惧怕,反正东嘉书质问明谨:“你这些都不过是口头胡言,没有证据,更何况即便此事是真的,我们两家密不可分,谁都讨不得好,你说这些有何意义?为了报复我们?让你心头痛快?”

  现在他们最大的底气也就是不管谢明谨有没有活口或者什么证据在手,对方都是谢家人,也不敢玉石俱焚。

  所以老夫人也缓过气来了,也眼神暗示自己往日看重的东嘉书把事情说破。

  现在就看明谨的反应了。

  如她猜想,这个孽种大概也就是想捏着自己的把柄威胁,让自己不能危害于她,可最终也是不敢暴露出去的。

  因为事情太大,暴出去后,谢东两家都得动荡巨变。

  届时,为了家族利益,自己那儿子也会动手处理这孽种的。

  对此,老夫人无比确信。

  可能因为原本热闹的宅子太过安静了,窗门外的灰雀反而嬉闹了起来,在枝头,在屋檐。

  死寂之后,在众人难以忍受的磨人气氛中,始作俑者明谨终于给了老夫人等人回应。

  明黛他们还以为明谨要跟对方掰扯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这种道德礼仪以及律法之事,毕竟这个人生来自带教条教训他人的气场。

  然而没有。

  “客气了,你们目前看来没能做出什么事来让我不痛快。”

  这是什么人话,气死个人!

  东嘉书正为她这一句话而恼怒。

  “我说的这些,也不是给你们听的,而是以你们为例,让我谢家人听一听。”

  一群活生生的例子包括老夫人在内的东家人:“???”

  彼时,从头到尾都平静自然说故事的明谨神情眼神才有了些变化,连语气都有些不一样了。

  被视线所及的谢家人都不由自主抽了心肝,有些呼吸艰难,因不知她到底所图为何。

  莫非是她想报复自家人,为自己所遭受的冷待?为报复主君将她遣送别庄,为....

  “乌灵之地,远离朝堂,圈地自安之后,尽可享受家族利益,华衣美服珠宝首饰,以及凌驾于人的特权,可于上有朝堂争斗,动辄翻覆,于下有百姓监看,动辄上告,从没有绝对的权威可以杜绝所有的危机。”

  “本身我谢明谨也不是多了不得的人物,不敢以家国之情道德之义来要求别人,不过都是利益相关者,为了自保而提醒。”

  “毕竟,只要还是谢家之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她放低了姿态,语气也不是特别严厉,但总有一分摄人的威势,就好比她以下言语。

  “哪怕不够聪明,不够坚定,无法控制欲望,言行有差,犯错不端,已然做不了纯白无暇的无辜之人,但自身有污点的时候也该知道收敛隐藏,只有无知无觉的蠢货才会无止境炫耀自己的非法所得,并不克制欲望,妄图强求更多的利益。”

  这话并非绝对直白,但闻者各个代入,仿佛自查之下心虚无比。

  愚蠢的,炫耀的,不克制的,强求利益的。

  以及....犯错过的。

  以前总觉得自己无甚问题,可在这个年轻女子寂然平和的目光之下,却若临一面明镜,照映出自己身上所有不堪。

  让人惶惶且不安。

  总有人是可以对号入座的,东家人几乎大片惊惶,而谢家也有不少心虚不安。

  不过最受创的绝对是老夫人,简直条条入列。

  向来自问自己只是贪吃懒惰不爱读书其实没啥错的谢明月第一时间朝自家祖母看去,果看到后者仿佛被气得吐血一般,只煞白脸急速喘息,身体抽搐之下....

  “姑婆!!”东予霜惊呼之下,扑过去扶住老夫人,身边曲嬷嬷也忙过去....

  谢家人也没法置身事外,一下子过去好些个婶婶。

  孝道还是很重要的。

  “够了!谨姑娘,我们本是东家之人,无权干涉你谢家之事,但两家亲密无间已是事实,你既为晚辈,如此不孝,一再攻讦你祖母,单以孝道,你就该被逐出家族,而我谢东两家的命运也不必由你提醒,你若自知,就该乖乖为家族安危交出那些所谓证据。”

  东家一妇人,威严且贵气,出面质问明谨,看样貌跟打扮,跟东予霜很有些相似,大概就是其母了,也便是东家长房主母。

  这是要把东谢两家彻底绑牢,暗示谢家人如果要彻底掩盖污点,就得以家族利益铲除明谨——假如她不肯交出证据,或者没有证据却知内情还不受家族控制动辄胡言乱语,那就得处理掉。

  这就是世家手段。

  张氏出面,总算稳定了大局,也让惶惶不安如坠入海中的东家人找到了浮木,得以漂浮喘息。

  明谨却看着对方一眼,微妙的,像一缕风一样。

  “你们大概判断有误,一开始,祖母是拿你们当附属爪牙培养的,她都如此,你们为何会觉得我谢家会拿你们当平等的亲密伙伴。”

  张氏一怔,东家人也愣了。

  唯独老夫人目光一闪,看明谨的眼神有些迷茫,到现在她都不明白这个孽障到底要做什么。

  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只是为了让好好一个生辰礼变成谢东两家的动乱不安之地?

  无疑,她是准备充分之后才骤然动手的,必要一击毙命才行。

  绝对不止这点图谋。

  这让向来好脸面的老夫人分外难堪,连维持往日阴沉算计的冷静都失了大半,她也迷惘,其他人更迷惘,好在很快他们就知道了。

  砰!!

  大门突然被重重踹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