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无辜

花间色 沧澜止戈 3862 2020.09.09 19:09

  ————————

  萧家。

  萧禹此时分外恼怒,“这事我跟她没完!她敢砸我车!她竟然敢砸我车!!”

  萧家人宠他,下人惧他,也没什么人敢拦他发脾气,只能哄着他。

  待正厅出了砸东西的声音,大门跨过一条腿。

  “又是谁惹怒我们家的小公子啦?”

  萧禹转过头,看到自己大哥,眼睛一亮,“哥,你怎么回来了!”

  萧季笑了笑,伸手拍拍他脑袋,道:“刚有假,回来看看你跟父亲。”

  “哥,你来得正好,那谢明谨也回来了,她还....”

  “就是那个把你吊在树上差点让你死掉的谢明谨?”

  萧禹表情一僵,似乎觉得往事不堪回首,嘟囔道:“我才没那么惨,她也没那么大能耐....反正她这次是真的惹怒我了!”

  听清他的话,萧季眼眸一眯,叹道:“那都是你小时候的事情了,你不一直记着?我刚刚还听下人说你主动招惹的人家,你是儿郎,她只是一个女人,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哥,你怎么还帮她说话!”萧禹生气得很,气呼呼走了,萧季面露无奈,只能让人跟着。

  彼时萧禹跑出去后,问起身边小厮最近谢家有什么事儿。

  小厮知自家公子用意,便挑了跟明谨的事说,“哈,她家那个可怕的老太婆没罚她跪宗祠吗?真是太不得劲儿了,那什么叶家的请帖也拒了?也对,她哪里看得上叶家....不过快给那个东家表小姐过生辰礼了吧,嘿,这她可推不了,小爷我一定要去好好看看她的狼狈样子!”

  小厮一怔,人家姑娘生辰礼,咱家可没接到谢家请帖啊爷。

  您这是要翻墙进去吗?

  ————————

  这一日,客满云集,谢家该到场的都到了,不过最能热闹的却是东家人。

  入谢宅如入自家,随意点评,笑意连连,让气氛好生热烈,别看只有两族,可到场的本家女眷就有数十个,更别提加上孩童跟两家男子。

  若是加上其他旁支,数百号都绝对打不住,所谓大族不外乎如此。

  云潜楼位居之地本僻静,不与其他居所接壤,距离主宅也有些距离,但也听到了那边的热闹动静。

  谢明月是个爱热闹的,本该对此十分艳羡,却不想竟也拖拖拉拉,并不急着前去。

  芍药颇为欣慰,“虽然四姑娘待姑娘态度不敬,不合礼数,可到底心里还是念着姑娘这个姐姐的,还晓得等您一起去。”

  “她估计不是等我。”明谨猜到谢明月想当黄雀,故意听话搬过来,不过是加重她跟老夫人的对招,但不会一再挑衅老夫人权威。

  “那她....”

  明谨摇摇头,“不知,也许是单纯讨厌一些人罢了。”

  “走吧,时间快到了,不能失了礼数。”

  ——————

  明谨下楼的时候,刚好遇上同样要出发的谢明月,后者有些不自在,“分开走哦,反正我们也不熟。”

  “嗯。”

  明谨应下了,谢明月嘴巴动了动,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前者已经走了。

  谢明月懊恼,在地上跺了下脚,这才恹恹带着人出发。

  ——————

  此前明谨就已经从芍药的只言片语中知晓这位表小姐的受宠程度,却不想排场这么大。

  路上遇到的丫鬟一个个托举着美酒佳肴,云鬓香风,而过路楼阁锦灯结彩,热闹气派。

  气派,豪奢。

  芍药越看越气,却没看出自家姑娘什么情绪,后者前几日走过这些路,如今再走,竟是如同多年未曾离似的,一草一木都在她心中。

  主屋前面是十分气派的花苑,过假山小路的时候,明谨听到前面传来动静,微挑眉,却未犹疑,反而眼底微漾,嘴角轻勾弧,步履如旧,任由芍药替她撩开了花絮柳枝,仿若一道帘子,当她跨出那一步,眼底的深沉敛消于尽,全然变成了沉默与温软。

  若是谢明月在此,定又会暗唾她变脸如同翻书。

  走近后,主仆入目便见侯在花苑里的谢东两家年轻一代们。

  像是两个世界的碰撞。

  正是热闹的时候,小姐们贵气,公子们气派,谈笑间轻松随意,仿佛汇聚了乌灵郡所有的金银灵气才养出这般底蕴。

  明谨的到来让这些人的谈笑戛然而止。

  ————————

  明谨带回谢家的人其实不多,毕十一这些人也都待在外院,能照顾她生活的除了芍药也没几个。

  相比其他谢家小姐各个丫鬟仆役一群群侯在边上伺候,她就带了一个芍药,显得单薄寒碜许多。

  可那时候,谁也不曾想过她身后多少人,就她一个,足以。

  一种皮囊之色,止于艳,灼于眼,却又如远山倒映的一秋江水。

  她一来,他人就静了。

  明谨对其他人已基本不认得,毕竟东家的不熟,本家的这些么,年幼便离乌灵的她,如今凭着旧时孩童眉眼也认不出几个。

  除了明黛,也就一个少年。

  少年俊秀,唇红齿白,但眉眼带着几分阴郁,年纪轻轻眼中已有城府,看她的眼神却显锐气跟厌恶。

  倒不是凭眉眼认出的,而是眼神。

  明谨猜到了对方身份,他却只盯着她,并未说话,倒是边上一个年纪大一些的青年不怀好意道:“阿檩,你家大姐姐阿,还不喊。”

  边上几个公子哥顿时讥笑起来,打量明谨的眼神也分外露骨放肆。

  他们对局势的判断能力有限,毕竟一些不堪为人说的隐秘,老夫人也不会自曝其短给这些小辈们知道,他们看到的也只是表层的一面——被放逐到别庄,这在世家子弟看来就已经是毫无价值可言,不值得忌惮。

  他们当然很随意。

  恰好明谨又生来一副走哪都为人瞩目的皮囊气质,清骨竹节,端庄矜泠,惹人欲折之念尤甚。

  不久前才跟明谨口头交锋一回,且“约定”今日再见的明黛微微皱眉,她向来高傲明艳,性子刚烈,今日本决意好生跟明谨过招的,可遇见东家这一群人,心情割裂许多。

  她瞥了这几个人一眼,眼里闪过厌恶,再看明谨,哪怕她自认美貌,也一早就开始准备妆容,明明之前已得到这里所有人的惊艳赞美,可某人来了,她依旧憋闷。

  于此年纪,于此年岁,皆是芳华时,谁也不及风情,凭的也不过是那点天生丽质跟后天华衣美服造就堆砌的精美骄傲,本来她也自问不输谢明谨什么,只是类型不一罢了,她不愿屈下。

  可....总觉得还是输了。

  明黛一贯想跟明谨较高下,从小到大都是,哪怕后几年对方去了都城,隔着千山万水,多少年了,骨子里那点计较的心思就没弱过,可看对方一副无言沉默任人可欺的样子,又倍感恼怒烦躁,雪白的手指不由压了下腕上的琳琅珠镯,稍稍用劲。

  她还是不信她这个二姐会忍下这一切。

  她可不是这些东家人,也不是那些年幼不经事的,她对明谨的了解比其他人多得多。

  被呼唤的谢之檩没理会这些人的嬉闹,只淡淡瞥了明谨,仿佛漠视一般。

  他本以为明谨会说什么,嘲讽他,攻击他。

  结果明谨没有。

  这些人对她的嘲讽,嬉闹,她都忍....也不像是忍,他总觉得更相似于无视,像是在看街头傻子卖艺。

  那种眼神,深得很。

  内心隐忍敏感的谢之檩不由皱眉,也压了压心思,有些等待思量起来。

  那几个青年见状,越发得意,还问明谨在乡下过得怎么样,要不要下地种田芸芸。

  东家的几个小姐也捂着绢帕笑,他们跟老夫人一脉,老夫人厌恶明谨母女,他们自然也看不惯,如今明谨落魄,毫无当年锐气,可不得好生欺负么。

  谢家人本明哲保身的多,可看他们太过分,一时不少人脸色有些不好看。

  可这些年老夫人偏私,积威甚重,主掌乌灵本家的谢沥都在对方压制之下,何况他们。

  明谨依旧无言,让人看着越发好欺负了,只是谢明黛察觉到自己被对方看了一眼,那一眼,怎么说呢,谢明黛感觉对方若不是在表达自己无奈的处境,就是在表达她们都很无奈。

  是啊,东家人如此猖狂,能如此欺辱她谢明谨,难道以前没有欺辱过他们谢家人?

  其实相差不大。

  谢明黛终究有些家族观,也不愿被明谨类同了去——今日是后者被欺辱,可若是后者认定她谢明黛这些年也被东家人压制,那就太让她恶心了。

  谢明黛面容趋冷,忽然凝声道:“我怎么觉得今天是我们谢家人来你们东家过生辰,不过依旧是给你们东家人过就是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东家,而非谢家。

  她骤然发话,东家一群人有些懵,此前逗趣谢之檩的东家公子东嘉书面色不太好看,笑着对谢明黛道:“明黛,你说什么呢,我们可不是那意思。”

  东家有意让他娶谢明黛,他这些年也没少献殷勤,可后者高傲,一向不爱搭理他。若非为对方貌美,加上谢沥官路亨通,又背靠谢家这庞然大物,他才不会由着这大小姐脾气。

  “那你们还能是什么意思!我就不明白了,我们谢家人还没说什么呢,你们东家人话就那么多,真以为你们姓东,就哪儿都是你们做东啊?!”

  刚从岔路跳出来的谢明月拳头紧握,怒瞪东嘉书,娇俏的小脸蛋涨红了,气势汹汹。

  东家人大概没想到只是欺负一个谢明谨,谢明黛跟谢明月这两个往日不和的谢家小姐会相继跳出来。

  “谢明月,你有毛病吧,你忘了她是谁啊,如果不是她,谢大人会对你们姐弟那么冷淡?你倒好,还护着她?你脑子坏了!”

  东嘉书很清楚谢家嫡脉三个孩子的利益关系,可以说,只要有一个谢明谨在,这两人的地位就会被无限压制,他们都看得清,没道理谢明月两姐弟看不清。

  不过这谢明月一向脑子不好使,也说不定。

  东嘉书看谢明月的眼神颇有些阴冷,左右只是个庶女,谢远也从没在乎过,他自然不怕。

  东家人看谢明月的眼神有些凶,却不想边上突兀冒出冰冷一句。

  “你刚刚说什么?”

  一直冷眼旁观的谢之檩猛然站到东嘉书面前,“什么时候轮到你说她?”

  东嘉书:“....”

  谢明月是无足轻重的,可谢之檩不一样,老夫人对他很看重,东家人也不敢随便得罪。

  东嘉书扯扯脸皮,讪讪道:“阿檩,我可不是故意羞辱她,也无心得罪你们姐弟,本来嘛,我们也是为了你们好,为你们抱不平,否则也...”

  谢之檩懒得看他虚伪,青涩脸庞上紧绷如冰,“我们谢家内部的事,用不着你来抱不平。”

  东家人的脸挂不住了,尤其是这些年尝到了老夫人偏袒所带来甜头习以为常的东嘉书。

  这谢家人怎么回事,一个两个病得不轻啊!

  东家人吃瘪,一时不敢回嘴,其他谢家人见状,也壮了下胆气,刚要表态。

  “诸位少爷小姐。”

  屋子打开,曲嬷嬷走出来,板着一张老脸,口气严肃,“老夫人让你们进去。”

  她明明看到了院子里的对峙,却装作什么也没看到。

  不过众人都认得她,知道这是老夫人的心腹,手段阴狠,让人惧怕得很,于是不管是谢家的,还是东家的,两边人都收敛了气焰,原本即将成型的冲突也消弭于无形。

  曲嬷嬷看似古板死寂的瞳孔却有目光不经意扫过一处,那个无形之中就造成两个家族年轻一代割裂冲突的年轻女子此时其实比任何人都游离在外,好像一切都与她无关,毕竟她一句话也没说。

  无辜正派得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