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故人

花间色 沧澜止戈 3105 2020.09.19 20:39

  ——————

  那是一群学子,却并不带多少书生自带的酸儒之气,反而公子意气更重一些。

  无他,因他们既是乌灵郡城最好学堂的学生,却也是郡城中数得上名号的公子哥。

  这些公子哥个个出身高贵,一出生就得到太多,对读书就不够尽心,不尽心,精力往哪放?

  不是青楼勾栏寻欢作乐,就是在别的地方寻欢作乐。

  “之檩兄,从前多次邀约都未能见你出来与我等赏玩,没想到今日出来了。”

  “怕是跟姐姐妹妹一起来的。”

  “说起来,明黛姑娘....”

  这些公子哥正浮想联翩,却见谢之檩脸色放下来,这些人便知道过火了,一个个讪讪不言,但也有些不痛快。

  若非忌惮谢之檩背后的谢家,真当他们会给这个谢之檩面子,谁不知道他是.....

  “之檩兄如今倒是颇有谢家兄弟的风范,还会维护自家姐妹的声誉,我等也不要为难他了,毕竟难得那位嫡姐回来后也没为难他。”

  这话听着与人为善,但总觉得哪里有点膈应人,尤是这位公子哥还万分体贴补充:“庶出日子不好过,谢家这等门户更是如此,何况之檩兄还不是一般的庶出。”

  在场的学子闻言顿笑了几个,打量谢之檩的眼神也有些变化,也只有极少数的有些迟疑跟疑惑。

  这些人怎么....

  谢之檩察觉到了异样,倒不是为这些人的阴阳怪气,而是因为他早知这些人内心看不起自己的出身,却又畏惧谢家权势,往日素来是不敢挑衅的,今日倒像是故意的。

  有什么倚仗吗?

  谢之檩略阖了眼,嘴角下压,却当没听懂似的,只淡淡道:“多谢子奎兄体谅。”

  看着比他们年少三四岁还显青涩的谢之檩,许子奎眼里闪过忌恨。

  “客气了,之檩兄,今日正是好风景,我等还是珍惜时光的好,毕竟你如今考学上优,老师们对你赞赏有佳,来日科考,你若是登科,加上谢大人在朝中权掌中枢,你又是他唯一的儿子,日后功名卓越,可别忘了我们这些旧日同窗。”

  许子奎笑呵呵说着,谢之檩再次忍下对方话里的嘲讽恶意,正准备找个理由离开。

  “谢明黛?”

  忽从边角出了一道声音,轻佻散漫,“听说谢氏出美人,这谢明黛就是你们乌灵郡第一美人吧,我这次可是为着她来的,可生怪了,溜达一圈也没瞧到。”

  “公子不必着急,这不前面有谢家公子,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谢之檩转头看去,看到一群生面孔,其中夹杂了一两张乌灵郡城的纨绔脸庞,后者十分谄媚,捧着这群生人,而这些生人衣着华贵,气势凌厉矜傲,为首者年纪轻轻,带着散漫,闻言后也朝谢之檩他们这边看来,挑眉了。

  “你是谢家的那个谢之檩吧,庶子,娼妓所出。”

  谢之檩面色剧变,其他乌灵学堂子弟也有些蒙,没想到对方这么生猛,连许子奎都吃了一惊。

  对方却似无所觉,反而双手环胸,踱步走下台阶,“往日我是从不与娼妓之子多言的,不过今日例外。”

  他居高临下,双手负背,微微俯身瞧着青涩的谢之檩。

  “谢明黛在哪,说。”

  那是真正由尊贵跟疼宠培养出来的底气,气势压人。

  谢之檩已然确定一件事——这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

  尊贵与否,其实看对比。

  在谢氏称霸的乌灵,不管谢之檩有什么样的出身,只要他是谢远唯一的儿子,哪怕是庶出,哪怕谢远从没搭理过这个儿子。

  可对于真正一些世家贵子,谢之檩是上不得台面的。

  一来谢远不曾予他肯定,二来谢家也不曾给予谢之檩权力。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多年被老夫人掌控的庶孙,读书上进,克制且冷淡,尽量不犯错,尽量不惹事。

  这样一个人,就这么轻易被人侮辱了。

  乌灵郡城的其他人不敢言语,许子奎等人觉得解气舒坦,而这个侮辱人的贵公子却不耐烦了,眼神一飘,身边护卫逼迫上前。

  谢之檩眼里闪过难堪跟慌乱,但一咬牙,还是不曾退却,也没有因为畏惧而投降,交代谢明黛的事情。

  也是那一时,谢明月撇下谢明黛的手,想要下去说些什么,却被谢明黛更用力攥住了手腕,并捂住了嘴巴。

  谢明月顿时瞪着谢明黛,谢明黛面上薄霜,却不言语,只眼神示意边上嬷嬷帮忙把谢明月控制住拖走。

  就在此时,她们却听到下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脆生生的、稚嫩的。

  “姐姐,姐姐....猫猫,大猫猫在那...”

  ——————

  一听到下面的童声呼唤,谢之檩神色变换,还未来得及阻止,那青年就笑了,走出几步,往下看。

  阶梯小路下面有一个大平台,疏立青松木,因为开阔跟高度,风晴朗,有孩童在家人陪护下放风筝玩耍。

  刚刚娇憨呼唤的男童正怯怯看着那女子,一边指着树上枝头缠了线吊挂的风筝。

  边上嬷嬷讪讪,委婉劝这小男童不要无礼,小男童本就怯怯,闻言就低头揪着自己的小褂孺衣摆,却听到身边大姐姐偏头吩咐护卫,护卫便纵跃上了树,取下了风筝。

  “哇!猫猫下来了!”

  风筝到了明谨手里,手指抚弄猫尾巴,她笑着低头,将风筝递过去,且对雀跃的小男童道:“你是叫蒙蒙对么?”

  男童眼睛一亮,“姐姐知道我?”

  “知道。”

  明谨伸手轻抚他的脑袋,“谢至臻,字谦和,小名蒙蒙,你父亲是谢之樘,是我二堂哥,按理,你应该唤我姑姑哦。”

  眼前的女子本清贵极致,不容触犯,可她眉眼跟言语实在温柔。润在青山绿水中似的,说不出的如沐春风。

  小孩子很单纯,至欢至厌,谢至臻极喜欢这位姑姑,只是还有些怕,于是在喜欢跟害怕之中,在明谨转身欲走后,他选择了将风筝交给边上嬷嬷,然后怯怯揪住明谨的袖摆。

  “谨姑姑....你不带蒙蒙一起么?”

  软得像是一块糖。

  明谨惊讶,她不是不知道谢家人大部分都对她有畏惧之心,尤其是生辰礼那日之后。

  但没想到....

  一时间,明谨感觉复杂,但目光一偏,瞧到上面一群人,也看到了那个目光攻击性极强的傲慢青年。

  目光对视,上下缄默些许。

  谢之檩察觉到这人眼神的变化,以为此人对谢明谨起了心思,正要上前一步遮挡,却突见到下面的明谨转过脸,握住了谢至臻的小手。

  “嗯,一起。”

  她牵着谢至臻缓缓走上台阶,一步步。

  裙摆飘逸柔顺,似水流年。

  天地仿佛变得无边清阔,无上雅致。

  但脱离控制后扒着边上小树树干的谢明月往下看到了,瞪圆眼睛,忽然磨牙,嘀咕一句:“这小胖子...”

  边上的谢明黛瞥她一眼。

  好意思说蒙蒙小奶娃胖,是自己瞎了还是当别人瞎了。

  不过谢明黛也无暇羞辱谢明月,只皱眉瞧着那边走上来的明谨。

  谢之檩还是没忍住,上前一步挡了下那青年。

  然后....他被推开了,那尊贵却带着几分轻佻肆意的青年到了明谨跟前。

  众人都以为他这般贪色肆意之人会寻衅滋事,扰明谨不安,却不想这厮傲慢脸皮似换了一张似的,愣是挤出了乖顺熟稔的二皮脸。

  “谨姐姐,多年不见,风采更胜往昔啊。”

  ——————

  本来谢之檩肯忍让一二,不外乎通过许子奎等人的反应,以及端看来着的言行气度来判断对方背景非同小可,但眼下凭着对方这一句才真正确定了。

  其一,对方背景乃都城之中的权贵之家。

  其二,对方跟他这位嫡姐怕是熟识的。

  而且不单对方表态和善,这位嫡姐待之也颇温软。

  “阿,是你阿。”

  “小侯爷。”

  小侯爷赵景焕面露笑意,似十分爽朗,道:“谨姐姐还能记得我,得亏我家门庭尚可,在外有些名头,否则以我这般资质的纨绔,姐姐是定然记不住的。”

  他嘴甜,又把明谨捧着,原本是尊贵纨裤子的模样就软化许多,变得灼灼明朗起来。

  这般尊贵的小郎君,一般女子都受不住。

  毕竟人家也没萧禹那神憎狗厌的臭脾气,至多轻佻?

  “倒也不是,如若你刚刚像了我在乌灵的其他故人,不太会说话,端着敷衍不情愿,还非要跟我打招呼,一照面就是什么多年不见风采依旧,那我大概就不太乐意记得你了。”

  赵景焕一愣,一方面思量这个故人是谁,一方面却品觉她话里的意思,顿了半响才笑着应:“谨姐姐这般人物,当年年少都夺目非常,何况四年过去了,自比你当年更出色,那位故人果然不太会说话。”

  会说话的人是不会一味提起别人不堪往事的,只因对方如今已出泥沼。

  聪明人,重眼前现实。

  至此,旁人都深觉的自己判断错误,原来这位小侯爷是与谢明谨友善的,非蔑视谢家。

  也许也正是与谢明谨友善熟稔,所以才故意提起谢明黛,又肆意轻贱谢之檩?

  谢之檩垂下眼,本就白皙的脸庞越发苍白,而上面拘着谢明月的谢明黛也拧了眉目,眼中含煞。

  所以这个轻佻公子是来给谢明谨抱不平所以故意羞辱他们的故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