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白露梦境之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第一节

白露梦境之她 SHIRAKI 1 23 37582021.07.27 14:41

  夕阳山外,这片景色放在任何时候都能勾起人们的思绪之情,尤其是现在。

  高楼大厦的残影都在橙红色的夕阳的余辉下消逝的无影无踪,不远处,一片清冷的树林正等着我去穿过它。这里本来是一片绿化林,不知道为什么,政事管理院只种植了一小半就停工了。现在,人们几乎要忘记这里曾经种植过树林的事实——如果不是我偶然路过这里,这片树林不过是一片被遗忘的工程项目罢了。

  不过即使是这一片树林,对于现在正站在面前的我而言,就好像是望着布茨林恩(德莫克雷士联邦首都)皇宫前的草坪一般,一眼望不到头。而树林里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够完全隔绝掉外界的嘈杂,真正让我放下心来,仔细回忆那一场,足以被称之为变故的转折……

  “长官!没有水了!”“长官!电脑卡机了!”“长官!马桶堵住了!”“长官!家里没有汽水和薯片了!”“长官!遥控器电池没电了!”“长官!……”

  如果说烦人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的话,那么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就是我对她的第二印象。我很希望找到如何让她成为一个能够自己管好自己的方法,然后,我就可以安心去做我自己的事情了。比起安静地躺在床上看她打游戏,我更想实际操作一下;我就该把她送去网吧了,再开个包间,让她住里面都行,根那些利国死宅一样,一个月不出一趟门。

  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这份钱按道理讲也要我来出。

  “喂,小鬼,能不能做点家务事?你以为租这么大个房子租金很便宜吗?”

  话虽这么说,其实租金确实很便宜——房东是木子父亲的同事,而且那个男人嘛,每个月也会给至少一半多租金(我认为他是在赎罪所以理所当然地接受),因此我几乎没怎么担心会因为交不起房租而被赶出去的事情。不过生活费能节约还是节约吧,节约总归是好事。

  至于那个男人,哼!他不过是想让自己心里好受些罢了,别想指望用这点小事换取我的原谅。我这辈子也不会原谅他对我做的事情,也绝不会重蹈他那毫不负责任的人生的覆辙。

  “长官教教芝蔓呗。怎么做家务呀?”她慵懒地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正播报着无聊又无趣的新闻。

  “行吧……那你就仔细看好了啊,首先怎么扫地……”

  扫地这种事情,买个扫地机器人回来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不过一想起我可能会因为忘了充电之类的事情而弄坏整个机器,况且现在家里还有这个冒失鬼,这台机器放在家里也是让它的命运叵测罢了。

  “看好了啊,认真看我这里……把脚抬起来,放在沙发上,别猜脏了……穿个拖鞋好不好,不怕把自己的袜子踩脏吗?”

  她相当听话的将腿放在沙发上,膝盖蜷起来,再把头放在膝盖上,双手紧紧地抱着双腿,一头银发像被子一样披在她的背上,给人一种……可能她真的还是个小孩子吧。

  “然后呢……假设有什么地方没扫干净,那么就多扫几遍,如果是黏在地板上了的话,那就要记得用抹布多擦几遍,擦干净,看懂了吗?”

  我跪在地板上,使劲地把地面上的一些污垢擦掉,然后再用拖把润点色,地面一下子看起来就像能自动散发出大理石原有的微光了一般。要是是木质的地板的话,打个蜡也许更好,不过这样折腾下来,又不知道会花多少钱。

  “唔唔,嗯。”她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大概是在肯定我吧。

  “看好咯,别说我没有教你——”

  门口不合时宜地传来敲门声,听起来是并不是那么着急的事情。

  “谁啊,这里正在打扫卫生。”我小心谨慎地走过去开门——地板现在可是比踩在冰面上还要滑许多,而且人们踩在冰面上摔倒通常还有厚厚的衣物缓冲一下,在室内摔倒那可就是直接着地了。

  “Hola!文浚,”面前站着身着夏装的夏橘正笑呵呵地向我打招呼,“我刚好路过这里所以进来看一看……哎呀!”

  虽然在我的预料之中,不过我还是没能扶住不小心踩滑的她,让她狠狠地跌倒在门口的迎宾毯上。

  “抱歉啊,夏橘姐,我刚刚在打扫卫生,刚刚拖了一下地板……“我赶紧扶起她,看样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因为她还是笑呵呵地自己站起来了。

  “没事没事,你在打扫卫生吗?这倒让我觉得挺惊讶的,想起来你小时候,连被子都不会叠,还是我教会你的呢。”

  “啊,那都是多久的事情了。”

  “提起来玩玩吗,小时候我们三个的关系可好了……”夏橘一边站起来一边说,“现在想想,还挺有意思的。”

  “因为夏橘姐你总是很照顾人嘛。”

  我也笑了笑,呃……的确,夏橘从小就很照顾我和木子,自那个男人为了逃避责任和现实跑到亚国去后,弃下我不管,是郁叔带我到他家里生活,也就是在那里,我认识到了这两个与我相差无几的“姐姐“。她们关心我,照顾我,就像对待她们的亲弟弟一般,即使我与她们沾不上一点点的血缘关系。

  实际上,我们三个之间毫无血缘关系,当然,这都是我之后才知道的。以前,我只叫她们姐姐,现在可能还会在前面冠一个名,不然总感觉怪怪的。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她们,我的童年不知道会变成什么鬼样子,也许我也不太可能心理健全地站在这里。

  “长官!电视机卡住了,”她小跑过来,一脸沮丧地报告到。

  “又卡住了?让你跳台不要太快——”

  “这就是芝蔓吗?呀,还是第一次见到本尊呢,真可爱。”夏橘惊喜地打断我的话,摸了摸她的头发,“哇,好蓬松的头发,简直不像普通人的!这个耳机,看起来好高级!还有猫耳吗?!啧,好棒!这身衣服,呃……其实挺好看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形容它有多好看……”

  没事,见到的人对她的这身穿着都很无语,包括这位亲手做出来的人也是这样想。

  “先辈,请放开……”她似乎接受不了这种太过激烈地爱抚。

  “可以抱一抱吗,芝蔓?”夏橘象征性地问了问,随即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天哪,就像抱着一个大号洋娃娃一样,好舒服的感觉……太棒了……你知道我上次有钱买洋娃娃是多久吗?六年前了。”

  “唔唔!“她被一头扎进在夏橘的胸前,根本透不过气来,再这样下去的话,估计整个人都要休克的。看来我得把她们两个拉开才行。

  “夏橘姐,她还不认识你呢……现在就这么亲密的话,很难给别人留下一个好的第一印象啊……“

  “哦对,抱歉抱歉,“夏橘不好意思地笑笑,赶紧松开了她,微笑着对正一脸茫然的她自我介绍到:“我就是郁夏橘,是郁木子和文浚的姐姐。芝蔓呢,也可以叫我夏橘姐吧。”

  “夏橘……先辈?“

  她试探性地打了下招呼,殊不知这居然引来了夏橘强烈的反应,顺便把她一把抱了起来:

  “哇哈哈……我在实验室时,只有我叫别人前辈的份;现在居然有一个可爱的妹妹能叫我前辈了,哈哈……”

  虽然没有搞懂夏橘的兴奋点在哪里,不过看的出来,夏橘真的很喜欢她,虽然被她抱着的那个孩子几乎吓呆了——可能没有意识到夏橘的力气足以把举起来吧。

  “总感觉,她很像一个人,不过我又说不上来哪里很像,反正就是很像。”

  夏橘把她放下来,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她,把右手托着下巴:“像谁呢?让我想一想……”

  “夏橘姐,有什么事情坐在沙发上说呗。”

  “噢,没问题,我只是来看看。”

  然后,就是我沏茶,倒水,把茶几和沙发收拾一通后,再坐在沙发上,听听夏橘来拜访我的原因:

  “听说上周你和初霜一起玩了一下,所以我特地来问问你:觉得初霜这个人怎么样?”

  “初霜吗?嗯——人挺好的,一看就是做事情比较认真严谨,喜欢一丝不苟的女生。”

  “Telfe(对的)!我和她交往时间也不多,顶多是去找木子时偶尔碰到她一两面打个招呼而已,不过她给人的感觉便是认真严肃,但似乎又不是那么死板的一个人。”

  “在说初霜先辈吗?“她疑惑地看着正低头沉思的夏橘,”芝蔓觉得初霜先辈非常温柔体贴哦。“

  “嗯,初霜确实很体贴别人的感受,她的脾气挺好的,不骄不躁,虽然我不喜欢背地里评价别人,不过说些褒义词应该没什么,”我赞同地点点头,“不过今天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问问初霜的事情吗?我和她还没有那么熟。“

  “倒不是,木子前几天找我说,初霜很想见我一面,让我挺惊讶的,然后前天,她约我在餐厅吃饭。饭局上,她跟我谈了谈芝蔓。”

  “哦?为什么谈这孩子?”

  “你忘了吗?我也是学习生物技术的啊,该你们升高级中学时,我就去了大安京城,跟着一个姓郑的教授学习了,”夏橘笑了笑,随即又收起笑容,用手托着下巴继续说到,“她希望我帮助她一下,态度非常诚恳。”

  “帮助她什么?”

  “调查一下芝蔓的身世,她说,挺有趣的,像是玩什么解密游戏。”

  “芝蔓的身世?”她抬起头,眼睛闪着不解的微光,“芝蔓就跟长官住在这里呀。”

  “没事,”夏橘简单搪塞过去,望向我,“方便带芝蔓到我家里去一趟吗?有些工具太重了不好带。而且我可不能保证我的工具一定能查出些什么。”

  “这个,当然可以,你能帮个忙实在是太好了。”

  “那行,一言为定,要不现在我们就去?”

  我知道夏橘是一个不喜欢拖沓的人,有什么事情要是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做了绝不会推在第二分钟做——而且,身上总有种侦探的气质:喜欢解密、热爱冒险、认真细致。虽然看起来和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似的,不过夏橘已经是我认识的最靠谱的人了。

  所以人还是不可貌相啊。

  那么,现在带这个孩子去跟她看看也没什么问题。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我真的是闲着让她去玩我的电脑。她在玩游戏方面确实造诣颇深,我承认了。

  “可以啊,反正今天我没什么事情做。”

  “成,我的房子离这里没多远。“

  夏橘晃了一下头,带动着头上的“橘子”轻轻抖了抖,然后站起身……

  “哎呀!”

  行吧,这个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先辈!还好吗?”

  ……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记得不太清楚了,似乎有人把这段记忆故意从脑海里擦去了一般,但又擦拭地不是那么干净,使我又迷迷糊糊能够记得这段对话的内容。

  这些对话在当时有什么意义,很难理解到,直到发生了那件事情后,这些对话的意义就像满是泥泞的玻璃被雨水冲刷过后,背后的一切都清清楚楚的显示出来了。

  可惜……是不是太晚了?

  ……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