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穿越之剑三世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专治不服

穿越之剑三世界 于长生 1860 2019.03.16 09:36

  “没事,师姐,我已经干完活了。”此时,一个冷漠的声音从大厅最里面的屋子传来,只见一名高冷花哥掀起帘子走来,是真正的恶人谷当地花哥!穿着红色的破军套!

  他看起来比我见过的那个在军营里的花哥正常多了。

  “小林,你来的正好,我介绍下,这边就是我说的几个朋友。”花姐于是一一介绍了我们的假身份,介绍到我和黑鹤时,她说:“这是黑白双鹤,是出自纯阳宫的一对兄弟。”

  花哥打量了一下我,道:“这白道长,是不要命了么?跑到恶人谷这种地界来,觉得好玩呢?我看你双足有疾,就别想着出门了,尽早回头是岸的好。”

  “没事,他就是过来跟着见见世面的。”花姐道,“而且他也不会乱跑,比小白兔还听话。真正要入恶人谷的,是那位黑道长。”

  “此人倒是个该**的脸。”花哥冷傲的看着黑鹤说,显然黑鹤那副眼高于顶的样子让人家很不爽。

  “呵,小小白脸口气这么大,我看你xxxx”他的粗口还没说出来,我就高声喝道:“住口!有点道德好么?这是人家的居所!”

  “白鹤,是他先说我,你太**了。骂我就等于骂你,你真是怂。”黑鹤竟然还讥讽我,“我看,该把你剩下的那几根腿骨都统统打断。”

  如果换了往日,黑鹤这货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是他显然惦记着明日的入谷仪式,便不再和那花哥计较,只是大袖一挥先上了楼,上楼前还不忘放了狠话:“姓林的,你说我**,我记下来了,将来你一定会为这句话后悔。”

  “哦?我林若云不仅治病,还专治各种不服。”花哥也回冰冷的话语。

  其实我觉得,花哥在做一件超级危险的事情,黑鹤是真·专治不服啊!

  这一点我还是很了解他的!

  “哈,那我等着你来治。”黑鹤说完直接对我说:“这台阶地板滑的很,还松了,你上来时注意些。”

  “我说了他要住楼上了么?既然是带着伤病来的,进了这个门便算作伤患,住后院吧。”花哥冷冷道,“也方便我会诊。”

  “……不用麻烦了!其实我没什么大问题!”我连忙道,“我还是和他们一起住在楼上吧!不要搞特殊化了!”

  “没事啊,你住在后院吧,后院条件好些,省的你上下楼也不方便。”花姐道,“这是我师弟照顾你呢,你不要推脱了。”

  “哎?那我是个盲人,大夫,我能不能也住在一楼?”孔雀道。

  “那我也要,我是帮他引路的!”影猫是一定要跟着孔雀。

  于是,黑鹤最后被孤立了,独自一人被安排到了楼上。

  我正要跟随花哥前往后院,大厅里这时进来了一个汉子,很没礼貌的进门就叫道:“姓林的,给我上次配的那个药!————哟,这是你哪里招来的小白脸,姿色不错啊,多少钱?让给我如何?”

  我以为他是说影猫的,还想给影猫打抱不平下,结果那人直接从后面扯住了我的头发。

  “我准你摸他了么?你这脏货!”站在楼梯上的黑鹤厉声道。

  “哟!你个……”那男子还未说完,便周身发出密集的怪响声,在我转身的刹那,他忽然就“散”开了——是说整个人就像快刀切下的黄瓜切片,而且所有鲜血都呈现出一种奇妙的虹吸现象——血液尽数横飞到了三尺外,一点都没溅到我身上分毫,倒是站在三尺外的花哥,被淋了满身的鲜血不说,他一头顺滑的长发,被齐齐削减成了齐肩发。

  我望向黑鹤,只见他有点满意的把捏着剑诀的手指背到身后,然后潇洒的上楼了。

  只留下我们面对如此恐怖猎奇血腥的一幕。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被黑鹤杀了的男人貌似是个在恶人谷品阶不低的魔头,反正一般做到那种位置的基本算是死有余辜了。

  我不清楚后续到底他们是什么具体协商处理的,因为我很没出息的直接跑到后院吹风清醒去了。

  至于花哥,他最后其实是没去做什么和黑鹤呛声的事情。就很平静的让仆人把现场料理了一下,然后去洗澡了。

  原来后院是个有水池和假山树林的怡人之地,树木将之前面完全隔开,我住的地方就在水池边,在恶人谷的气候里能修出这样的江南园林,想必也是很昂贵。

  花哥自己本人的住所就在我们居住的客房隔壁。

  他换了衣服洗了澡后来见我们,他也挺洒脱的,就随意把齐肩短发扎起来,脸色也挺平静,丝毫都不提刚才发生的事情。

  就在花哥指示他的学徒为我做按摩复健时,一个声音忽然直接冲入医诊室——

  “白鹤!出去逛街吗!”只见黑鹤腰间挂着钱袋,手抄在袖子里,从门外冒出半个头,一幅旁若无人的样子。

  按理说他现在和花哥在冷战期间,简直就绝对不会彼此见面了,但是他竟然很不要脸的又找到了我。

  这也不能说明我和黑鹤关系到底有多好甚至达到了兄弟情的阶段,只是我们的关系人类是无法理解的。

  我们其实是“一个人”,就像是一个人的左脑和右脑,我们的行为不是偶尔,而是经常会互相交织呼应。

  比如我在想着恶人谷的集市不知道逛起来是什么感觉时,他就忽然冒出来询问了这句话。

  我看看在一旁假装看书,实则额头冒出了青筋的花哥,又看看黑鹤的脸。

  “我……我行动不便……你自己去吧……”我只能这么搪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