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最强拯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误会

诸天最强拯救 双洞 2006 2020.05.23 09:57

  吸收每天太阳初起时候的一缕紫气已经成为了叶立现在每天必须要完成的工作。

  吸收完之后叶立感觉已经的心神非常的开阔,能感觉到方圆十丈之内的物体。

  但叶立知道这并不觉得骄傲,真正的大神通者比他厉害多了。

  比如《覆雨翻云》中的庞班就能够天地视听以及千里锁魂。

  总之任重而道远呀!

  叶立悄悄的爬上屋顶,他已经打探清楚宁中则住在哪里了。

  叶立并没有和老岳住在一起,而是独自一人住在一个房间。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和老岳心里都有一个疙瘩。

  这个疙瘩不解开,那他们只能渐行渐远,直至成为路人。

  而叶立是定不会让他们解开这个疙瘩,他只会想方设法让他们的误会加深。

  搬开鸟檐上的一块瓦片,通过这个缝隙叶立可以看清屋内的东西。

  叶立现在觉得自己和风清扬一样了,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偷窥狂。

  屋内,梳妆台前,宁中则正对着镜子发呆。

  镜子中的她端庄秀丽,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也比平时的她少了一分大气。

  现在的她就像是黑夜里的幽莲孤芳自赏。

  又像是秋夜里的百合摇摇欲坠。

  “哎!”

  看着这样的宁中则叶立轻轻的发出一声叹息。

  在他心目中刚强大气,巾帼不让须眉的宁中则竟也有这样柔弱的一面真是令人叹惋。

  要说宁中则之所以这样还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但是原著中的宁中则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当然叶立这样想只是为了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借口。

  但人终究是需要借口不是吗?

  叶立并没有和宁中则见面,他知道现在的宁中则需要冷静。

  但他给宁中则留下了礼物。

  是一个宁中则人相的木雕,简直和宁中则真人一样栩栩如生。

  这都是他和李探花学的。

  在他看来李探花的条件实在是太好了,那忧郁的眼神,优雅大叔范,以及浑身弥漫着的神秘气息,再加上会雕刻木雕的这一手绝活,魅力简直无法抵挡。

  但是李探花就是那么的柳下挥!

  他给宁中则留下木雕的同时也给老岳留下了线索。

  这如果是在电视剧中他就是从中作梗的坏蛋,而男女主角却因为误会相爱相杀。

  宁中则发现了叶立留下的木雕。

  她看着这个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木雕有些失神。

  有一句话说的好,爱一个人就会将她印在心里。

  宁中则虽然不知道这句话,但在她想来有一个人能把自己雕刻的这般完美无缺,那最起码说明自己在他心目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

  现在的她和老岳正在冷战期。

  心神有些脆弱,也是最容易乘虚而入的时候。

  可以说她现在的状态和狄云入狱之后戚芳的状态很像。

  宁中则看到这个木雕在自怜的同时也有些窃喜。

  虽然她知道这次的事情中是自己的过错。

  但对老岳的冷漠还有些埋怨!

  女侠也是女人呀。

  在收到叶立的木雕之后她的心里竟有些报复的快感。

  “你不疼我,有人疼我。”

  “咦,木雕上还有字。”

  宁中则有些惊奇的看着木雕上的字迹。

  “送给我最喜爱的中则师妹——左冷禅。”

  看到这个字迹,宁中则真是心里泛起了说不出的感觉。

  让她感到羞耻的是,她的浑身又变得燥热了。

  她又想起了叶立把她压在身下的一幕幕。

  虽然她知道不应该这样想,但就是忍不住这样想,越是压抑爆发出来的情感就越强烈。

  而这时候老岳就进来了,为什么老岳会进来呢?当然是被左冷禅引过来的。

  老岳来到宁中则的房间之后想起自己这些天以来的态度真的有些歉疚。

  不管怎样他和宁中则也相濡以沫几十年,感情还是很深厚的。

  所以他决定安慰宁中则一番,打破两个人之间的隔阂重归于好。

  然而他来到房间之后就看到宁中则手里拿着一个木雕,而且正盯着这个目标痴痴的看着。

  老岳心里很愤怒。

  因为他确信这个木雕不是自己送的。

  而且老岳很嫉妒,宁中则也没有这样痴痴的看着自己给她送的礼物。

  按理说宁中则也算是一个高手,却连自己进来都没有察觉。

  总总原因让老岳忍无可忍。

  他已经确信这是奸夫送的,宁中则和奸夫还有联系。

  “你在看什么?”

  老岳的突然出现把宁中则吓了一跳。

  宁中则到底有些做贼心虚,急忙把木雕藏起来。

  她的这个动作让老岳更加的愤怒。

  “到了这个时候还为对方掩饰。”

  “没,没什么。”

  宁中则下意识的否认。

  这时候老岳注意到宁中则脸上那不正常的潮红,以为就在刚才奸夫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和自己的老婆做了苟且之事。

  老岳只觉得自己的心堕落下了黑暗的深渊,永远不可自拔。

  “拿给我。”

  老岳非常的愤怒。

  看着老岳那冰冷的脸庞,以及那讽刺的眼神,宁中则觉得自己的自尊被刺痛。

  仅有的骄傲让她倔强的道:“不。”

  “好,到这个时候还在掩饰。”

  老岳觉得自己的心被伤的透透,他放声大笑:“好,好,你好自为之。”

  说完这句话之后,老岳就起身离去。

  在老岳离去之后宁中则弯下腰抱着自己的双腿痛哭。

  啪嗒一声,木雕摔在地面四分五裂,这场景真是令人心碎。

  而始作俑者叶立正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一幕。

  “问世间情为何物,真教人傻教人不折手段。”

  叶立向来是对爱情不屑一顾的。

  在他看来爱情就是欲望,就是赤裸裸的抢夺。

  他才不会像那些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样因为爱情变成一个个傻瓜。

  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惊才绝艳,不可一世,心狠手辣的邪王却因为爱情变成了一个神经病。

  这又何必呢?

  叶立不想做那样的人。

  现在老岳和宁中则的误会更深了。

  那叶立也要加快自己的步伐了:“老岳你不是不练辟邪剑谱吗?那就逼着你练,让你不得不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