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神秘幻想 神豪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别人的蓝星

神豪魔王 小半瓶醋 3181 2021.12.22 17:54

  “终于回到熟悉的地方了。”珞泽看着车水马龙的街头,果然还是家的感觉更让他眷恋,可惜,虽然同样是蓝星,只是这个蓝星只是和自己的家相似罢了。

  没错,珞泽被送回了人类世界,只是坐标似乎出现了一些差错。因为珞泽看着深蓝色的钞票,就知道这不是他原来所在的世界。

  “糟糕,没想到这里宇宙能量如此匮乏。”珞泽感觉到蓝星不仅没有他需要的宇宙能量来制造魔气,甚至自己的身体中的宇宙能量正在不断挥发,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哼,没想到这世界还要吸收我的能量。”珞泽暗骂一声。没有能源的车,再先进也只是废铁。

  “你好,先生,需要什么帮助吗?”一个身穿制服的人拦住了珞泽。

  “没事,谢谢你。”珞泽拒绝道。节约,节约每一分能量是珞泽现在的重中之重,没有新的能量来源,必须把每一分魔气利用充分。

  “还有什么事吗?”珞泽看着没有离开的男子。

  “先生,您是想去那里吧。我是飞龙集团的侍者,专门负责引导您的。”侍者谄笑道。

  “哦?你认识我?”珞泽奇怪地问道。

  “当然不认识,就是您的这个气度太明显了,所以我就来了。”侍者微笑着说,心里想着“这个公子哥穿着这种高档西装还在那装傻。就踏马想听老子夸你两句是吧。”

  “果然黑极没骗自己,生命等级进化产生的压制是全方位的。这个家伙的心声,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轻松读懂。”珞泽没有计较,寻找观测者要紧,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继续探索议会的秘密。找个机会了解这个世界先,收集情报永远是开展任何事情的首要。

  “那你带路吧。”珞泽淡淡说道。飞龙集团,对面的飞龙大厦就是他们产业吗?虽然不知道从何入手,只是那淡淡的魔气正在告诉自己需要的东西就在那了。

  “好的,您这边请。”侍者足够恭敬,如果珞泽读不出他的心声的话。

  “妈的穷鬼,老子说了这么多好话,连点小费都没有,扑街货......”

  “看来当这种服务人员压力很大啊。”珞泽没有放在心上,跟着侍者走进了这雄伟壮观的飞龙大厦。

  “这20层一下是我们的生活区...”侍者滔滔不绝地为珞泽介绍着飞龙大厦的构成,珞泽不动神色,如果能提前知道内心想说的内容,的确是不用用心听说出来的内容。

  飞龙大厦,144层的庞然大物,即是在珞泽的家乡也是非常宏伟的建筑了。珞泽注意到,这里不仅仅有娱乐场所,还有很多公司集团在这办公。这里人声鼎沸,非常热闹,就是不知道探索观测者要从何入手。

  “观测者,尤其是自己的观测者,那个叫崔成的家伙,一定察觉到了危险,不会轻易给自己机会的。”珞泽暗想。“但是可以确认的是,他的确在这个世界。”珞泽并不能确认,因为同名同姓的人太多,同名的地点也很多,只是冥冥中的直感告诉他,这就是他要找的地方。

  感觉是充满暧昧和迷惑的,但是在最茫然的时候,那种本能转化成的直感又是最值得信赖的情况。

  珞泽知道,自己进化后,无论是身体还是意识都已经远远超脱于这个世界,虽然思想还是人类,自己在这种低维世界,就是近乎于神的存在。世界的构成,规则。变化对他来说无比清晰,只是...

  自己还算人类吗?如果人控制着猛兽的身体,那这个生物,到底是算什么呢?人的身体才是判定人类的概念,还是人的思想才判定的标准呢?自己的世界,会认可一个有着鬼神之能的人类吗?

  珞泽眼神冷漠,在观光电梯上的众人仿佛像突然被关进了冰窖般,集体打了个冷颤。珞泽见状也收回了自己无意的气势,心里却更加忧愁,自己心情低落都能给附近的人造成这种影响,看来,自己是不会被大多数人接受了。

  不过无所谓,魔王,本就是受人厌恶令人恐惧的存在吧,只是还是有些不甘心呢。

  珞泽走进了金碧辉煌的大厅,17层a,18层,飞龙集团的赌场,是飞龙区有名的天堂,还有...地狱。

  “我最讨厌赌博了。”珞泽诚实地说道。他没有撒谎,他的确厌恶这种游戏,连他迷失在神豪的幻梦中他都从来没有去过这种地方。

  “先生,这里不是赌博,而是娱乐。只是一个消遣的场所,这里各种娱乐方式俱全而且这里是有限注的,您不用担心。”侍者为珞泽耐心的解释。

  限注?玩牌?无聊的概率游戏。

  “先生,您要兑换多少筹码。”侍者急切着说道,这只肥羊进锅了,自己也要分到自己的猎物了。

  “我没钱,自己转转。”珞泽拒绝道。

  “先生,您不要开玩笑了...”侍者陪笑道。

  “你从来没说,不玩就不能看是吗?”珞泽微笑着说,丝毫不顾侍者铁青的脸色,侍者盯着珞泽,眼睛里冒出怒火,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愤然离去。

  “会不会有点太不绅士了。”珞泽身边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

  珞泽回头,是个身披短风衣的老人,精瘦的身体配上刀削般的面容,满头银发没有丝毫凌乱,拄着拐杖,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正打量着珞泽。

  “这么热的地方,还穿着这种风衣啊。老爷爷身体有这么虚弱吗。”珞泽说道。

  老人一摆手,制止了身后准备出手的保镖。“小伙子,总说这种话可不好。”老人说着,眼神锐利地看着珞泽。

  “那你想听些什么呢?”珞泽不在乎地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连老人的忠言都听不进去了吗。”老人看向珞泽说道,正欲转身离去,珞泽的声音拦住了他。

  “老人家,我很喜欢你的风衣。”珞泽走近了老人,老人身边的保镖将珞泽拦住。老人回头,眼神更加凌厉,现在喜欢玩火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

  “好啊,那我们就玩两把吧。”老人说道,语气也带着些许狠辣。

  “如你所愿。”珞泽看向老者,那件风衣,没错了,正是自己被剥离观测者给予力量时解放的宝物。那熟悉的魔气,没错了。

  “好,你喜欢我的风衣,那你输了,就把你把衣服脱下来爬出去吧。”老人淡淡地说道。

  “听起来很公平。请。”珞泽微笑着。

  “擅长什么,老人家。”珞泽走到了台前。坐在椅子上问道。

  “你选吧,别让人家说我老头子欺负你。”老人在保镖的搀扶下坐了下来,“老夫所有的玩法都有所涉猎,你不必顾虑,选吧。”

  “这就是人间的王者之气吗。”珞泽心里暗想,这个老人还未开局就以不可阻挡之势压制自己,这种利用势的能力已经融入了他的本能。未开局先胜三子,看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老人家先选,碰巧我也是精通所有玩法。”珞泽轻松地说。

  老人眼中精光一射,这个年轻人两句话就化解了自己的言语攻势。“有趣。让老夫试试你的斤量。”老人暗自想到,思索后说道,“麻将如何。双人,或者你想再找两个凑手我也不介意。”

  “好啊,就麻将吧。你的两个保镖我看就不错,就让他们来吧。”珞泽微笑着说,只是这话似乎狠狠地激怒了老者。

  “你...”老人面色微变,怒道“我改主意了,你要是输了,我就把你丢下去。”

  “赢了再说。”珞泽漫不经心地说着。附近的人看到这的情况都凑了过来,二人来到了一张麻将桌,坐了下来。

  “验验牌吧。”老者一个眼神示意,保镖向珞泽展示麻将牌,珞泽伸手拿起一只,“硬制的玉吗?真是奢侈。”

  “都坐吧。”老者闭着眼整理着心神此时像一口无波的古井,在嘈杂的环境中保持着静的状态。

  老人睁眼,珞泽感觉到了。鹰立如睡,虎行如病。这个老人终于露出他的獠牙,这份气势,可不是那种一时愤怒就会露出丑态的家伙。这种老家伙无论怎么激怒他都会保持冷静,绝不会因为自己几句话就失了方寸,刚才所谓的愤怒和窘迫,怕都是表演给自己看的。

  既然都有所图,那就看看各自的本事吧。看来,他也能感受到我的魔气。我的观测者好像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不小的变化呢。

  “既然是切磋,那就不限番数国标规则,一个庄定输赢。”老人沉声说道。

  “记得我们的赌约就好。”珞泽淡淡说道。

  “赌约?呵呵,我的人绝对能让你安心履约的。”老人说着。

  “那就开始吧。”珞泽无聊地说着。

  老人和他的保镖打乱了麻将,正在码牌,看着无动于衷的珞泽,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不码牌。”

  “你这两个保镖不是有手吗?我觉得他们可以为我代劳。”珞泽微笑着说道。

  “你确定要这么玩下去?”老人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还真快被这傲慢的小子激怒了。一打三,连自己做牌的机会都要放弃,是绝对的自信还是在虚张声势,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那个年轻人看来和自己一样,都掌握了不得了的东西啊...

  “我又改主意了,如果你输了,我会把你的手脚都打断再丢下去,说到做到。”老人的声音已经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让附近观看的人群都感觉到一阵冰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