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双鹰旗下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正常与非正常

双鹰旗下1 准噶尔刀王 2559 2019.07.03 18:05

  吴维俯下身,凝视着纸面上所画的六芒星图案,整个图案是用红笔所画出来的,无比醒目,而在它们周边的那些古迦南文字似乎是对于这三个图案的注释。

  在将注意力集中,全神凝视着这些图案一阵后,他突然感到精神一阵恍惚,好象在这些图案之间,隐隐约约显现出一幅星空图案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吴维一下惊醒了过来,再看向那些图案,那些隐约显现的星光顿时消失不见,即使他又离得近了一些,几乎将双眼贴在了纸面上,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他又抬起头来,与笔记本保持在大约十五厘米的距离,然后睁大双眼,死死地盯着其中画在中央的一幅图案。这样全神贯注过了大约有五分钟的时间,他惊喜地发现,那星空图案又在上面显现了出来,星光在闪烁着,好像具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一会儿,吴维的视线一阵模糊,当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安静地躺在卧室的床上,彻底地清醒了过来。

  他并没有立刻起身,而是继续躺在床上静静地想着心事。

  “为什么会做这么一个奇怪的梦?但这梦境里面的一切看起来都很真实啊!”吴维伸出手来,裹了裹身上盖着的绯红色毛毯,清晨的阳光透过窗纱照进房间,正好落在昨夜月光凝聚成图案的位置。

  “不太对啊,人们都说梦中所经历的一切在醒来后很快就会变得模糊,为什么我的记忆还会如此清晰?”吴维猛然惊醒,掀开毛毯就从床上跳到了地下,然后光着脚踩着地毯就跑到了书桌前,拿出几张白纸,用鹅毛笔醮了墨水,在纸上写了起来。

  古迦南文和阿拉伯文一样,都是从右往左书写的,由于要学习《圣经》的缘故,吴维会拼写古迦南文,但却不知道每个单词的意思。虽然那梦里的记忆很清晰,可实际上他只默写出来两行半之后,就彻底忘掉了梦境中的文字画面,倒是那三个六芒星的图案似乎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来。

  “没想到梦境中所看到的场景还真的能被记录下来,看来需要先找一本古迦南文字典来查询一下,希望这不会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字母组合。”吴维低着头看向了白纸上自己亲手记录下来的两行半文字和三个并不是很对称,突出的三角有大有小,显得有些怪异的六芒星图案沉思起来。

  他有些好奇,梦境中所带给他的感觉十分真实,如果这些单词真的能连成句子的话,自己也许能够探寻到那梦境里的秘密。还有,自己在进入梦境中那诡异的空间时,那个所谓的数据读取错误的《全面战争》系统是什么?

  难道是穿越者的金手指?

  这特么会有多么不靠谱啊!

  吴维将自己所记录的纸张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然后夹在了书架上的《格林童话》第二集里,这本书大人们一般不会去胡乱翻看。虽然这是自己的房间,但是他还是显得十分小心谨慎,如果被人发现这种东西,他也许会被那些成年人当成个怪物。

  在收拾好这一切之后,吴维这才开始穿着睡衣出了卧室,来到外间客厅一侧的卫生间里进行洗漱。

  他抬头看了一眼客厅一角摆放的大座钟,指针显示的是六点十七分,似乎自己起身时间显得有些早。在洗漱完后,吴维干脆换了一身猎装,围着伊施尔的草坪晨跑起来。在这个缺医少药的时代,拥有一副健康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跑了大约小半圈,他就看到了正在散步的弗朗茨皇帝。约瑟夫还是一如既往的勤奋,并没有因为刚刚订婚而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只不过原来相对刻板的脸上似乎洋溢着些许幸福的光泽。

  “嘿,小维克多,怎么起来这么早,还在跑步?这可不象你原来的风格。”弗朗茨皇帝主动向吴维打着招呼,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他们兄弟三人相差不大,但是其后的妹妹夭折,这位小弟弟却与他们相差着十多岁,深受母亲和三位兄长们的宠爱。

  在原来的历史中,也许是苏菲皇太后过于宠溺这位幼子的原因,这位皇子在成年后居然变成了一个Gey,并且终生未婚,后来被弗朗茨皇帝在一气之下被赶出了皇宫,以至于在官方的皇室传记里很少会提到这位皇帝的幼弟。

  “皇帝哥哥好!”吴维也向皇帝问候着,这样稚嫩的称呼似乎很符合他现在的年龄,他在脸上带着讨人喜欢的笑容,“还是哥哥的生活有自律,我准备在这方面向您学习。”他不着痕迹地拍着皇兄的马屁,“怎么没有看到嫂子,我想你们应该是在一起散步的。”

  “唔,也许是昨晚休息的太晚吧,我并没有去叫醒她。”约瑟夫在开心地回答道,他现在对于自己的选择感到十分的满意。

  “那好吧,今天是一起去打猎吗?”吴维随口说了一句,然后继续向前跑去。

  看着吴维渐渐跑远的背影,皇帝对陪同他一起散步的侍从武官席勒说道:“小维克多似乎变得和原来有些不一样,我能感觉得到。”

  席勒也笑了笑说道:“这应该是件好事,皇太后把对玛丽公主的思念寄托在维克多的身上,许多人都给担心他会被太后给养成一个女孩,现在来看,这种担忧显得有些多余。”

  皇帝的感觉确实很敏锐,而且吴维身上的变化也确实很明显,主要是一些生活习性上,他现在不再喜欢跟那些表姐妹们混在一起玩耍了。当然,最先发现吴维举止反常的,是身为宫廷女教师的阿德勒夫人。她发现这位皇子不再喜欢原来的宗教、艺术和文学课程,而把兴趣转移到了阅读军事、政治、历史和科学技术方面的书籍上。

  她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皇太后,只不过并没有引起苏菲大公夫人的注意,她只是把对女儿的思念寄托在了小儿子身上,而不是真想把儿子培养成一个女人,虽然她一直在有意无意地这么做着。

  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能做什么?

  实际上了什么也干不了,只能是在耐心地等待着自己的成年,虽然他的灵魂已经被换成了另一个三十岁的成年亚洲男性。

  “嘿,维克多,听说你早晨去跑步了?”

  在早餐之前,卡尔凑到了吴维的跟前,在好奇地小声问着。

  哈布斯堡家的男人都这么清闲和爱好八卦么?

  “哦,我听说跑步有益于身体健康,而且早晨跑步后会有助于提高上午时的学习效率。”吴维对于别人来探究他身上的秘密十分敏感,所以决定打击一下卡尔的情绪:“噢,对了,昨天在大哥订婚后你一定会感到很伤心,我忘了专门跑去安慰你了,实在是抱歉。”他在脸上真的就露出了一副很内疚的表情。

  想要终结话题的秘诀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在把话题转移到约瑟夫和伊丽莎白身上之后,卡尔果然立刻变得兴趣索然,默默地坐到了椅子上,等待着早餐开始,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吴维本想在吃完早饭后去镇子里的书店或是夏宫的藏书馆里找找看有没有关于古迦南语的书籍,可惜的是苏菲皇太后在早餐时宣布今天全家,还有一些皇室成员将会和两位姨妈家的人一起去山中游猎,似乎还想在这三家人中发掘出几对新人出来。

  果然在昨天晚上,又有巴伐利亚、符腾堡、巴登和萨克森等德意志王室的几位表哥也赶了过来凑热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