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双鹰旗下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三、战争开始了(一)

双鹰旗下1 准噶尔刀王 2134 2019.07.14 18:25

  1858年皮埃蒙特首相加富尔伯爵与法兰西第二帝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缔结普隆比埃尔协定,皮埃蒙特-撒丁王国将萨伏依和尼斯割让给法国,以换取法国全力出兵,在军事上帮助皮埃蒙特王国将奥地利帝国驱逐出伦巴第-威尼西亚地区,以便于皮埃蒙特王国完成统一意大利的大业。

  在新年刚过,拿破仑三世就在报纸上公开发表了要求奥地利帝国退出伦巴第-威尼西亚地区的战争宣言。

  到了现在,一场战争已经明显是不可避免了,但是奥地利帝国中枢的反应是如此迟钝,不是在积极地进行军事准备,百是派出外交大臣在德意志各邦国内进行游说,把希望寄托于德意志各邦国的支持上。

  可惜的是,弗朗茨皇帝的幻想很快就破灭了。

  在普鲁士外交大臣施莱尼茨的阻碍下,德意志各邦决定伦巴第-威尼西亚地区不属于德意志领土,只有在奥地利的德意志领土遭受攻击时,才会向奥地利帝国提供援助。而在更远的东方,亚历山大二世也很高兴能看到奥地利人吃憋,以报几年前在克里米亚战争中奥地利人背弃盟约的一箭之仇。

  外交大臣包贝尔男爵为他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愚蠢的决定而付出了代价,弗朗茨•约瑟夫皇帝在一怒之下,下令免除了他的职务,让温迪施格雷茨侯爵出任新的外交大臣,继续前往德意志地区争取各邦国的支持。

  现在,弗朗茨皇帝只能把荣辱寄托在自己的军队在战场上的表现了。

  1859年3月,在加富尔伯爵的授意下,皮埃蒙特军队越过提契诺河,主动挑起奥意两国之间的边境争端。

  4月,奥地利帝国向皮埃蒙特-撒丁王国下达最后通谍,要求皮埃蒙特王国立刻解散它全部的军队。

  这是不可能的,战争已经一触即发。

  驻伦巴第-威尼西亚的奥军总司令居莱元帅是参谋军官出身,他是维也纳方面为了限制新任总督马克西米利安大公手上的军事指挥权而被推到前台的,并不具备一名优秀指挥官的经验和资格。

  直到战争已经迫在眉睫的时候,他还没有制订任何的应急作战计划,而且也没有召集部下们研究过任何与战争相关的事宜。他的迟缓反应和优柔寡断的个性,注定了奥地利陆军在战争开始后的失败。

  1859年5月间,在伊斯特里亚半岛驻训的海军陆战师跟随驻克罗地亚的奥地利第3军一起在的里雅斯特登船,运送到了威尼斯,被紧急调往伦巴第战场。

  5月中旬,这两支部队已经赶到了威尼西亚边界的曼托亚要塞,并驻扎了下来。

  初夏的夜晚,曼托亚要塞内的第3军司令部里亮起了瓦斯灯,将整个大厅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在司令部的大门两边都有两名英姿勃勃的卫兵在站岗,还有两个小队的巡逻兵在周围的街上巡逻,整个要塞都已经被封锁,不允许平民再进入。

  曼托亚要塞紧挨着明乔河的上湖区,三面被湖水包围,站在司令部三楼房间里向外望去,北面全是波光粼粼的水面。

  成群的奥地利军队从维罗纳方向涌来,越过明乔河开赴伦巴第前线。公路上人喊马嘶和辎重马车的辚辚声,嘈杂成一片,军官们命令的吆喝声和士兵们应答声此起彼伏。到了晚间,这一切都安静下来,大家都又开始进入到睡梦中,整座要塞附近陷入一片寂静。

  几匹战马驰入要塞,来到司令部的大门外,两名军官从马上跳了下来,快步走进了司令部的大门。他们中间年长一点的是位中校军官,在大厅的值班房间里他将一纸公文交给了正在值勤的军官。看来这份公文很重要和紧急,值日军官在向那名三十多岁的中校说了几句之后,就急匆匆上楼向司令官进行报告。

  此时的吴维正坐在阿尔布雷希特大公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与这位堂叔在聊着天。

  “我老怀疑咱们家里肯定有人在原来羞辱过他,否则很难解释这家伙在做了皇帝后,为什么处处都在针对奥地利帝国。”吴维说道,他指的是拿破仑三世,这位法国皇帝在外交和军事方面,似乎是在有意处处针对奥地利帝国。

  “谁知道……”阿尔布雷希特大公耸了耸双肩,“他当年跟着母亲到维也纳,想寻求哈布斯堡家族的庇护,但是却没有被接受。你知道拿破仑二世从小就一直在美泉宫长大,夏尔在瑞士和奥格斯堡上学时曾到维也纳看望过几次弗朗索瓦,哈布斯堡家里的人从来都不喜欢波拿巴家的成员,当着他的面说拿破仑皇帝坏话的人多了,比如是我……当然,最让他难堪的可能还有你母亲和你大姑母玛丽亚,一位法兰西皇后居然公开改嫁,这简直是在羞辱波拿巴家族啊!”

  “好吧,我们本来与法国就是世仇,祖父头顶上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冠正是因为拿破仑皇帝的原因才掉落的。”吴维无可奈何地说道,“我老感觉陆军部在前面放了个蠢材,情况似乎有点不太妙啊。您看看,现在帝国的部队散布在如此大的一片区域内,吉莱元帅似乎选定了米兰以西作为决战的地点,现在大部分的部队都无法赶到战场。实际上他只要按照当年拉德茨基元帅的老办法就好,先把部队收缩回来,找一个适合防御的地点,然后再展开反击。我学得奥廖河一线就很不错。”

  吴维很郁闷,他对于奥意法战争的了解也只是局限于看过《领袖选集》,但是却知道马真塔战役的失利。他曾专门给吉莱元帅发去过几封电报,进行过一些提醒和劝告,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音。

  阿尔布雷希特大公正要说些什么,这时值班军官走了进来,向着大公毕恭毕敬地报告说:“大公阁下,从米兰的前线总司令部发来急件,要求我们在三天内赶到米兰一带。”

  “也许是进攻就要开始了。”阿尔布雷希特大公看向吴维,“你说的对,那就是个蠢材,我们是无法及时赶到战场的!”他有些恼火地说道。“好吧,请那位从米兰来的中校进来,我们先听听吉莱元帅对于这场战争的安排。”他阴沉着脸对那值班军官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