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燃1988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2章 这酒,我替她喝!

重燃1988 师言道 2040 2021.11.25 20:04

  “一步踏错终身错,

  下海伴舞为了生活,

  ……

  为了生活的逼迫,

  颗颗泪水往肚吞落,

  难道这是命,

  注定一生在那风尘过,

  伴舞摇呀摇搂搂又抱抱,

  人格早已酒中泡,

  夜夜Tango Cha Cha,

  Rumba Rock and Roll……”

  江城。

  一家名为“夜莺”,不大不小,却是红遍一时的迪吧歌舞厅。

  有着绝对80年代风格。

  蹦迪,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设备简陋,闪烁的霓虹灯,燃爆的DJ曲目,舞池中亦是不少年轻男女,群魔乱舞。

  一曲韩宝仪的《舞女泪》经典歌曲,在一间包房里,反复循环地播放着。

  “来来来,难得今晚陈总赏光,带着这么漂亮的……秘书?叫李洛什么来着?”

  一位胖墩的大光头,脖子上挂着一串大金项链,手指上也是戴着翡翠玛瑙玉石戒指。

  穿着一件光亮的西装,一脸乐呵呵对着另外一位灰色西装中年男子,举杯欢声笑语。

  马彪早就觊觎李洛惜已久,他哪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

  他更是知道,李洛惜命不好,嫁了一个只知道烂赌、酗酒的废物老公,叫叶辰。

  在他的地下赌场,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

  今晚,他专门以李洛惜所在的公司——银河时代电器集团,洽谈业务的名义。

  让银河时代电器集团的老板陈福贵,带上文职的李洛惜。

  说白了,马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主要是想趁机,把李洛惜灌醉,让李洛惜陪酒陪睡。

  不得不说,李洛惜拥有着绝对倾城倾国的容貌,端庄贤淑,典型的贤妻良母。

  马彪因为叶辰欠下他的赌债,霸占了李洛惜,作为抵赌债,那也是“名正言顺”。

  陈福贵对马彪也是客客气气。

  毕竟,在江城,经营着最为庞大的地下赌场,马彪是这一带的金主。

  “马老板,她是我公司的文职,叫李洛惜!”

  陈福贵假装给马彪介绍,事实上,他们早就已经串通好了。

  要让李洛惜今晚上了马彪的床。

  陈福贵对着李洛惜使了使眼色,“洛惜,别闷着发呆,赶紧给马老板,敬一杯酒。”

  “在咱们江城,多少人,都排着队,想要结识马老板呢~”

  李洛惜恬然浅笑,“陈总、马老板,不……不好意思,我……我不会喝酒。”

  闻言。

  陈福贵脸色尴尬,急忙赔笑道:“马老板,您别生气,别介意哈,洛惜平时很少外出应酬……”

  马彪却是直接沉下脸来,冷哼一声:“听上去,你这位秘书,很不给我老马的面子咯?”

  “怎么会?马老板,您的面子,必须得给啊,李洛惜,赶紧的,别这么扫兴,马老板要是不高兴,你该知道后果……”

  陈福贵话锋一转,“我可听说,你那烂赌鬼老公,欠了马老板不少的赌债,我也是考虑到,会对你的职业发展有影响,这才叫你来陪马老板喝酒。”

  “马老板是个大气的人,你只要把他喝高兴了,陪乐呵了,你老公那些赌债,都能抵不少。”

  李洛惜紧蹙眉宇,一提起叶辰,她心弦紧绷。

  况且,今晚陈福贵带着她来了这夜莺迪吧歌舞厅,她已经是心里产生不好的预感。

  叶辰你这个王八蛋,你是没搞得家破人亡,你是不知道悔改是吗?

  她心里狠狠地咒骂着叶辰。

  她对叶辰早已经没有任何夫妻之间的感情了。

  自从叶辰烂赌、酗酒,她和叶辰已经分房睡很久。

  也有不少人劝离婚。

  可是,在这个时代,离婚那是多么丢脸、多么可耻的事。

  尤其还有一个女儿。

  她不能带着女儿恬恬,与叶辰离婚。

  然而,李洛惜也越来越感受到,一种被生活扼住了喉咙,濒临窒息的压迫感。

  一种日子走到了尽头,每天都是充满着绝望,生无可恋。

  她快要撑不下去了,没有奔头的日子,苟活,只是一种苟延残喘的行尸走肉最后的挣扎。

  今晚,怕是逃不脱马彪、陈福贵设下的圈套,逃不出马彪的魔掌了。

  若是难逃这一劫,李洛惜想好了,那就等捱过今晚,等着女儿,一起上路。

  往江城外河里,抱着女儿纵身一跃,一切因果了结。

  她不会留下女儿一个人孤苦伶仃,继续在这个世界上,受尽欺辱。

  她宁愿残忍地带上女儿,一起下地狱也好,去天国也罢。

  也好比每天面对一个烂赌、酗酒的废物强。

  “李洛惜,你是不是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从了,是不是?”

  陈福贵以上司老板的命令口吻,对着李洛惜呵斥道。

  马彪却佯装笑面虎,端起一杯酒,走到李洛惜身边,嘿嘿咧嘴一笑,露出一排屎黄的牙齿。

  “洛惜大美女,赏个脸,陪哥喝一杯,你要是不嫌弃哥,一脚把你那个废物老公,给蹬咯,以后跟哥过日子,包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

  “来来来,既然都出来玩儿了,紧绷着一张脸,多没意思啊,干一杯!”

  说着,他将酒往李洛惜身上蹭去。

  李洛惜难堪的神色,支吾着,“马老板,我……我真的不会喝酒!”

  “咔嘣!”

  一杯酒水,被马彪狠狠砸在了地上。

  “叫你喝,你就喝,哪来那么多废话,你是蹬鼻子上脸了?”

  马彪凶狠地吼道,惊吓得李洛惜身子微微一颤。

  “臭娘们,我告诉你,老子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那废物老公,欠了老子那么多赌债,你不喝酒,不把老子陪好,怎么抵债?”

  “真要把老子惹毛了,把你的女儿,卖给了人贩子,让你家破人亡!”

  李洛惜一听到马彪以女儿进行威胁,她凌乱了。

  她马上服软,“马老板,有话好说,有什么,你冲我来,叶辰那个天杀的欠下的债,我抵,但……但你不能伤害我的女儿,她还小,不能啊……”

  马彪声色俱厉地吼道:“少废话,喝酒!”

  李洛惜颤巍巍的手,端起那一杯高粱酒,犹豫着。

  兴许是叶辰酗酒的缘故,李洛惜一闻到酒味,都想要呕吐。

  但是,为了女儿,她必须忍气吞声。

  “砰!”

  包房的门,恰在这时,被人一脚踹开,“这酒,我替她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