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的老婆是仙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崛起的废材(序章)

我的老婆是仙托 天下布文 2191 2021.11.25 20:54

  纵使往后多年,狗彪也没搞明白刚刚这离奇一幕究竟意味着什么,也从未得知那圣光遮掩的真相,但此时此刻也察觉她断不是一般人物,而是真正有着神通的仙神,这样的人物,要杀自己岂不易如反掌!

  他可怜巴巴地望着对方,想了半天,终于吐出一句:“你的手上有尿....”

  “本尊岂会尿手上?”她或许是忘记自己还穿着战甲,又或许是还没适应过来,威严和冷漠已经开始消散,悠悠抬手伸到嘴边嗅着,自言自语:“我滴乖乖,这幻化什么时候如此注意细节了?话说不对呀,石瞾也不会尿手上....这味....啊——呸——”

  “唔....”狗彪眼见这威严破碎的一幕,不禁也惊骇后仰,俄而也好奇地凑上去嗅和舔,惊得对方也后仰弹开,连踹数脚:“你这死狗,舔死!”

  “唔....好像真的不是尿....”

  “这是汗!”

  “咦?是吗?我读书多,你可不要欺我。”

  “本尊这种修为的人,经常打坐运功,体内循环远比凡人剧烈,”她渐渐平静下来,波澜不惊地解释:“是真气运转的原理。”

  “噢!”狗彪也很信服:“很高兴又长了一份见识!”

  “刚刚闲着无聊,我想了一下,你反正已经毁了我三个亿的丹,如何也赔偿不起....”

  她慢条斯理脱着火红战袍,用“闲着无聊”这样的词来形容日后蔡炎刻骨铭心的那一幕“永恒爱恋”,也不施展原来那般秒换衣衫的戏法,一个扣子一个扣子地解,心情似乎真的愉悦。

  “你也不在乎再加一些,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十倍就不用了,算作十个亿吧。你听说过散修贷吗?来,按一下....乖,对....”

  “哎?”狗彪稀里糊涂让她摆布一通,身体渐渐能动了,赶紧连滚带爬过去匍匐在脚下抱住她的大腿:“女神大人,您收我作徒弟吧,我给您做牛做马!”

  “你看看你,人穷,脸丑,资质差,胆小懦弱,连个名字都起得这么差劲....留你何用?”她毫不留情地踢腿,不过并没用太大力,也就没甩脱他。

  她这语气远没有先前凌厉,好像也是不打算杀他了,目光在狗彪身上扫来扫去。

  “修真界讲究因果姻缘,这聚灵珠本是为蔡炎准备的,既然你弄坏了,往后就给他当个护道的护法吧。”她隔着夜色简单讲叙了一番护法的含义。

  “我?蔡——蔡炎?他可是妖月灾星,红月教徒天天想杀他——我要用生命保护他?就算我不要命,也没能力保护他呀!”

  “慌什么,红月教也是本尊的安排....来,教你一个天大的秘密,绝对不许告诉别人噢。”

  她说着俯身,在他耳边低语一番,教了一个“弥天大秘密”:

  我在你神魂里留了一道残念,可激活三次,遇到强敌时就使用。仙以下,一刀斩。

  ——他忽然开始明白那些难以理解的语言,其实是因为当中的一部分,或者说当中的一个词,比如这一句,便正是因为当中含有一个字:

  仙

  这是一个他当下无论如何无法理解的词,在他的脑海里急剧变幻,最先是什么一堆他完全不能听的境界,渐渐演变成“半圣”“玄圣”“吊宗强者”“化神后期巅峰”,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变幻之后,这才被他听成了“筑基老魔”这一词。

  其实他仍然无法理解“筑基”,不过已经可以用言语来修饰:恐怖如斯,修真界真正的强者,纵览联邦也凤毛麟角的角色。

  “哇,这么牛逼....那要怎么激活呢?”

  她并没有打算回答这个,玉臂轻轻一挥,红唇轻启。

  虚空之中响起一道淡淡的、空冥而察觉不到源头的声音,听音质完全与这位小姐姐是同一个人,却没有那份暴躁,邪魅至极,摄人心魄:

  「天下境巔峰大絕·悲天」

  「願君盡享世間樂,吾攬紅塵萬千悲」(高等漢語)

  刹那间,周遭万物的速度都忽然骤减,就像时间在这一瞬冻结,以致空气中的尘灰、火铳的硝烟乃至夕阳的霞光都停止了流动,化作斑斓的碎点;与此同时,无数道银丝从他背后射出,待到时间重新流动,他才惊觉那是小姐姐满头雪白的长发。

  她手里已经凭空生出一把将近两米长的、栩栩如生的光芒巨铳,并不对准狗彪,而是遥指天空,慢吞吞弓起身子摆好姿势——这个过程真的很慢,或许是真的在蓄力,也可能是为摆出十足的牛逼范儿。

  至于那道“冥冥之音”,当第一个音像绣花针一般轻轻刺入脑海,刹那间已有一组组陌生名词滚滚而过,诸如“天下巅峰安排术”“序列三号命运神力”“大安排家极境”“首富の千层”“超·场外狂赌”“机缘道祖”“抉择法则之主”等等,就像脑子里有个小人儿在为他翻译、解说一样——彼时他仍未听过“高情商低情商”“高格局低格局”之类的说法,只道这当中每一组便是一种他未曾见闻的奇异语言,可惜十三岁少年学识太浅,堪堪只抓住了其中一个版本:

  「悲天大绝正解」

  「安排家限定,五品对天宣称,大机缘术:终极爆单」

  「红颜士子浮生相,爱恨恩仇两难偿;千生万世押一注,恰尽人间闲与庄」(联邦官腔)

  “不要老是听别人千篇一律的正解。”

  银发女子蓦然回首,血红的眼眸如无穷的深渊,似乎能勾引人的视线,一直无穷往下坠的感觉,类似于梦中高处坠落,短短几息之内没有尽头,但心已悬空而凉。他此前曾用过很多次“邪”这个词,如今却觉着那些都不过沧海一粟,真正要形容眼前这个女子,那便正是一个邪字——又或者说,“邪”这个字本就为她量身定做。

  「悲天大绝邪解」

  「苏芬发家致富法:大仙托术」

  「人皆笑我声名烂,我笑人人把贷还;拍拍屁股拍拍手,洞府毗邻大青山」(江南通用语)

  没有人知道,那天他见到了怎样的奇观,凡人无法想象的大爆炸,壮丽的蘑菇云,能夷平整座城市的冲击波。

  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天,早在筑基强者们恐怖如斯的传说故事开始在大地上流传之前,自己结识的是一位怎样的通天大能。

  随着威能无限的一炮轰出,血与火的红光霎时弥漫天空,巨大的后座力瞬间压碎大地、连带这世间万物一并后退,乃至连时间都跟着倒流,一秒,两秒....一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