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佛系王妃的苏爽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说得严重些

佛系王妃的苏爽人生 呼呼枳花 2203 2019.03.16 16:00

  “睡了她!”齐函瓒指着地上衣衫不整的女子尖叫,“怎么可能,长得都没有夏蝉好看!”

  一番话让院子沉默了几秒,对峙的一边人发出了爆笑声。

  房小姐此时早起气红了脸,“三王爷对我不管是语言还是身体攻击都改变不了刚刚你糟蹋了我的事实。我只求一个公道,我……我不能平白如此……”说到后面泪珠就大颗大颗的掉落。

  “什么公道啊,真有这回事我是糟蹋了我好不好!”齐函瓒昨日被人说玷污清白现在娶来做了正妃,今天又来人说玷污她清白,难道要娶做侧妃?

  他难道两天直接凑个正妃侧妃?

  当他好欺负?

  被封做正妃的女子此时在屋里要是知道肯定点头,就是看你好欺负才对你下手的。

  “此事我会向圣上禀告,得罪王爷了。”房大人拱手行了礼。

  “唉,这个破事你就惊动皇上?”孟早戈很不满自己的兄弟吃亏。

  “今日之事,是小女理亏,作为父亲我怎么能忍。”房大人说这番话挺直腰背,“只求一个公道给小女!”

  这一番话听着对面的人都快跑上来揍他一顿。

  “房小姐是受了什么委屈让房大人这么不能忍?”一道冷漠的女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看着一抹倩影从齐函瓒身后的房间走出来,缓缓的出现在大家面前,最后在齐函瓒的身旁站定。

  “你是谁?!”房大人看到突然冒出来的女子有些不安的问。

  “惊扰王妃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山子称呼直接表明了张简仪的身份。

  大家瞬间明白此人是骁勇将军家的二小姐张简仪,今日刚被赐婚三王爷齐函瓒为正妃。

  齐函瓒跟着大家一起惊讶,不过他惊讶的是小山子怎么这么快就对人家换了称呼,还点头哈腰的刷好感。

  干瞪着小山子,小山子只希望自家王爷别突然来一句:不是这样的。

  眼神一直盯着自家王爷看,一直传递着自己要说的话,认了吧认了吧。

  “王妃安好。”孟早戈收起吊儿郎当的样子,拱手行礼。

  欧子曼也跟着行礼,“王妃安好。”

  看着自己的好友也如此,指着他们准备质问被两人的眼神吓到封住了嘴。

  两人用眼神友好的告诉他,乱说话就等着正侧妃俱全,所以认了吧认了吧。

  “王妃,房大人这赶着送女儿过来做侧妃呢,不知道身为主母怎么看?”孟早戈笑嘻嘻的问。

  “孟早戈!”房大人厉声呵斥这个京城纨绔三少其一,“老夫只求为小女寻为一个公道罢了!”

  张简仪都快鼓掌了,所谓的做了婊子立了牌坊就是如此吧。

  实力演技派对吗?

  不好意思,她是实力演技青春派。

  “还没过门呢,公子们这样叫让小女如何是好。”张简仪娇嗔让身边的齐函瓒感觉腿都软了。

  他是不是还在醉着?幻听?

  这么温柔的声音是张简仪发出来的???

  “不过房大人说和王爷讨公道,是要讨什么样的公道呀?”说完还歪头一笑。

  微风拂过,卷起面纱的一角,隐约可以看到女子嘴边挂着一抹笑。

  “这……”这个问题把房大人给难住了,一时间无言以对。

  倒是把齐函瓒乐了,“说啊,你……”

  后面还没说就被张简仪的夷黄覆上手背,“王爷可以与房大人好声说便好。”

  他是傻吗?刚刚扳回一局,现在他用这么唯我独尊的语气去回复是想让糟老头子误会,我就是睡了你女儿,要公道?要啊!你倒是来要啊!

  这会不给个公道都不可能了。

  被张简仪眯着眼警告,耸耸肩,双手包裹她的柔软的手掌,拍了拍,“张……二……二娘说得是。”

  现在他应该清醒点,要不真的多了一个侧妃就是哭塌了城门也得娶回家。

  “不知房大人你要的公道是什么?”发现张简仪的手真的好软,忍不住再多揉了一会。

  看着对面的人陷入沉默,张简仪抽回自己的手,这个人还摸上瘾了?一直揉着她的手。

  开口,“是王爷刚刚对房小姐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吗?”

  “王爷一直与我待在东院啊,怕房大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一句话,大方,得体,都快纯得透明了。

  “还请张二小姐不要帮忙做伪证为好,这件事关小女的声誉。”房大人回避上一个话题,继续喊冤。

  “房大人你摸着良心说话啊,王爷还真的没碰过你女儿。”孟早戈真的看不下去了。

  “房大人是想让房小姐和我做姐妹?”张简仪的耐心也全无了,官场的太极她还真的打不下去。

  而且房大人就是不饶人不管是否在理。

  “哈哈哈!!!!”孟早戈捶着欧子曼的胸口狂笑,“王妃正解,怕是如此。”

  张简仪就这样看着房大人,看着他脸色又红变黑变白,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这一下房大人不知道如何回复,他确实想自己的女儿入府为妃,但是不应该由他开口,要不性质就变了。

  “我刚刚和王爷订婚,过段时日才会入府,成婚初期还真的不想王爷另有他人。”张简仪直直的盯着房大人看,“谈得有些深入了,说回今天,王爷与我一直在府邸,不知道房大人怎么就咬定王爷与房小姐有染,可有证人,还是这只是房小姐的一面之词?”

  房大人一时间无话,张简仪接着说,“那房大人也真的昏庸,太胡闹了。”

  说完拉了拉齐函瓒的袖子,齐函瓒听得正开心,不停的在心里认同张简仪,这会被叫到一时间有些懵,不知道要做什么。

  她要扶额了,这男人靠不靠谱,她话都说到这里了。

  “咳咳!”对上张简仪透着冰冷的眼神立马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房大人好大的胆子,公然污蔑本王!你可知罪!”

  “能不能说得严重点。”张简仪凑近男子小声的说。

  感受到女子靠近的温度,齐函瓒的体温有些上升,又清了清嗓子,“房大人今日之事本王若是不计较那就是对本王,对本王未来的王妃不尊重!千金与人苟且你不想着如何处理却一心想陷害本王,真是恶毒!来人,带着房大人去刑部,就按北齐的条规来。”

  今天这事闹得这么厉害父皇那边肯定知道了,少不了在朝堂再次问候房大人。

  “不不……不是这样的。”房小姐此时推开身旁的仆从,“你替他做假证,假证。”

  说完冲向张简仪,因为大家都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来不及做反应,看着房小姐就要扑到张简仪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