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隋末之万钧之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霍方的处置

隋末之万钧之势 Ling君 2711 2020.06.30 12:13

  刘权的信使和姜万钧密谈了整整一个多时辰,信使走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姜万钧真不愿意和官场上的人打交道,说话总是说半句留半句让你猜。其实说到底还是利益闹的,一开始两人谈的都是刘权怎样怎样,后来信使就开始为自己谋好处了。姜万钧深知小鬼难缠的道理,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条件他都答应了下来。

  霍方已经站在外边半天了,见到信使走了,这才屁颠屁颠溜了进来。姜万钧的亲卫没有阻拦,这让霍方偷偷松了一口气,至少说明姜万钧还没拿他当外人。

  关于战俘的事他的确办得有些草率,怪就怪姜氏部落太鸡贼了,也太舍得下本钱,明晃晃的金子摆在面前,霍方哪见过这些,脑袋一热就答应了。事后一想,反正农场里也不缺战俘,所以就没太往心里去。直到姜万钧的信送过来,他才发现自己犯了大错。

  用李刚的话说,他脑袋是让猪给拱了。

  姜氏部落现在正是缺人手的时候,拿到五千战俘,等于是解了燃眉之急。这是姜万钧不愿意看到的,他希望姜氏部落的族人从族地中走出来,登记造册,慢慢改变以往的生活方式。姜万钧这段时间的所有努力,为的就是将羌人拉到游戏规则中来,而不是让他们游离在游戏规则之外。

  只要在规则之内,哪怕最后姜氏部落富可敌国,对姜万钧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威胁,说推平,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可是如果让他们继续保持现状,手中有钱,有人,又有兵,那姜万钧就要睡不好觉了。

  现在姜万钧万分庆幸,当初自己没有小家子气,抛出去的诱饵足够大。以茶卡盐场的规模,五千战俘丢进去不过是杯水车薪,三个羌人部落最后就会发现,全家老小全去采盐,人手还是不够用。

  这个时候姜万钧就可以实施下一步计划了。

  采,运,卖,每个环节都需要大量人手。

  缺人?

  可以雇人嘛!

  百姓们闲着没事都可以去做工,同时姜万钧还打算吸纳中原百姓。

  等到百姓们的手里都有钱了,赤水城的商业系统才能正式建立起来,要不然就是一潭死水,商业发展难以为继。

  劳动力就是姜万钧用来平衡三个羌人部落的主要手段之一。

  不久前的战争是姜万钧主动挑起的,吐谷浑只是被动的一方,姜万钧策划这次军事行动的目的,就是要解决羌人这个麻烦。先是诱之以利,接着是临之以威,最后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利已经给了,威也已经放出去,还不等姜万钧进行下一步,霍方把人情卖了,摇身一变成了姜氏部落的座上宾,飘飘然的以为他赚到了。这个憨包,五千战俘用好了,堪比五千精锐,卖了个白菜价也叫赚?

  姜万钧总算明白姜氏部落为什么会提出来让他来当族长了,这是因为从霍方这里看到了姜万钧身上的破绽。姜万钧只有一个人,他不可能所有事情都一个人来做,背后又没有家族帮着分担,亲信大多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草根出身,只要操作得当,篡夺胜利果实是具备可行性的。

  怎么处置霍方?

  损失还在姜万钧能够接受的范围,但该敲打还是要敲打的,要不然以后指不定捅出多大的篓子。

  霍方进来,看到姜万钧正在闭着眼睛在打盹,赶紧取了个毯子给姜万钧盖上。

  姜万钧轻哼一声,表示自己没睡着。

  “头,我知道错了。”

  “错哪了?”

  “头,你说我错哪了,我就错哪了。”

  “那你去把卖的战俘再买回来吧!”姜万钧拽掉毯子打了个哈欠。

  “别呀头,那多丢人啊!”

  “哼!这会儿知道丢人了,早想什么了?被人忽悠两句就瘸了。”

  “我也是想,以后战俘多得是,卖出去……”

  “谁特么告诉你战俘多得是的?哪还有战俘,你去给我抢十万回来。”

  “不是还有那么多羌人吗?”

  “羌人怎么了?登记造册之后他们就是我们治下百姓。你要去抢他们,信不信我踹死你个憨包。”

  “我是傻,谁让你用我了,我就说要去前边打仗,你不让,非让我留守……”霍方一脸的委屈,他也发现自己不适合当家。

  “你还有理了?谁给你的权利允许你卖战俘的?交易买卖那也是李刚的事,你行啊,可以代替我做主了是吗?是不是哪天也把我卖了。”

  “头,头,哪有你这么说的,我再混蛋也干不出那种事。”这下霍方真吓到了,额头上的汗哗哗往下流。

  “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第一,你破坏了我之前的计划,我原本还打算等到他们急着用人的时候,从农场‘教导队’中,整编一支采盐队派过去,帮他们采盐,赚他们的钱,同时可以监视他们的活动;第二,不该你管的事你跟着瞎参合,无论是赤水城还是农场,政务都有人负责,你上去指手画脚是要干嘛?第三,这也是最让我生气的,你被人算计了不算,还让暗中关注着我们的人看清楚了我们的底细,我们就是一帮乌合之众,取得了一点成绩就开始膨胀了,这样的队伍能成什么事?指望你们打江山,打下江山还不够你们祸祸的。

  我们骂杨广昏庸无道,骂朝中大臣都是奸臣。现在让我们做到他们的位子,可能我们还不如他们,那还玩个屁?”

  “头,我知道错了,真的,我真知道错了。要不你打我一顿吧,你别生气……”霍方跟随姜万钧的时间已经不短了,还是第一次见姜万钧发这么大的火。

  “呼!”姜万钧长长吐了一口气,路上差点憋死他,回来之后还要和刘权的信使在那一顿瞎掰扯,都是一群不让人省心的。

  “战俘的事就算了,你带着你的人,去都兰与颜文远汇合,给我看住吐谷浑可汗,打不打,怎么打,听颜文远的。”姜万钧做了最后的决定。

  “是,我保证抓五千战俘回来。”霍方拍着心口保证道。

  “战俘能抓则抓,不能不用勉强。骑兵我们短时间之内不会扩编了,养活不起,你给我省着点,你要是把骑兵都给我打光了,你以后就去带步兵。新招募的步兵到时候会送到都兰去,去吧。”

  “哦,好。”霍方擦了擦头上的汗,屁颠屁颠走了。他就知道姜万钧舍不得处罚他,最多骂他一顿,事实和他猜测差不多。

  出了门,霍方看到了靠着墙闭目养神的赤牛,脸顿时就垮了,这位可不好惹。头被气急了最多踹他两脚,可是跟前这位不轻易动手,但却让人心里瘆得慌。

  “牛哥。”霍方一脸献媚。

  “挨骂了?”赤牛怀里抱着刀,眼睛都没有睁开。

  “是,差点挨揍。估计头也是累了,要不然非踹我不可。”

  “活该。瞧瞧你现在,人在前边走,身后呼呼啦啦跟着一大帮随从,你看白山和颜文远谁像你似的了?到了那边好好练兵,想要以后封侯拜相,就你现在这水平,差远了。”

  “呃,牛哥,你怎么知道头要打发我去都兰。”

  “猜的。”赤牛稍微动一下脑袋就能猜出来。

  白山那里霍方肯定不愿去,去了要被白山压一头,他才不干。去颜二那里,姜万钧不会放心,两个愣头青,颜二又看不住霍方。算来算去只有颜文远那里最合适,两人有交情,同时以颜文远的智慧肯定能管住霍方,霍方过去还能学习一些东西。

  “牛哥,我走之后头不会收拾那些为我开后门的那些人吧?”霍方在里头没敢问。

  “放心吧,最多挨一顿板子,别想替他们求情,坏了规矩打一顿板子都算轻的,欺下媚上,农场真交到他们手上,你不怕他们有一天把你也给卖了啊?糊涂!”

  “我知道了,我回去就带人出发。牛哥,头这里就交给你了。”霍方一旦冷静下来可是一点都不笨。从赤牛的话中他听出来,这一次他能逃过一劫,纯粹是姜万钧不舍得收拾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