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四章 嚣张也不分对象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凡核桃 2404 2021.03.03 20:53

  镇狱司。

  何安眉头微皱站在镇狱大殿里,透过着窗户,看着一地的尸体,说实话,距离尸体如此之近,他还是头一次见。

  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不适感。

  或许,他穿越之后,听说太多的弱肉强食,而这一次,只是真正亲身体验了一番,只是更确切的感受而已。

  宗正寺一点动作没有,也让他真切的感受到了,权利斗争的可怕。

  残酷的现实。

  而镇狱大殿外数十具尸体,在何安看来,就是权利斗争下的产物,是魏家的死士,还是夏皇的死士,其实不重要了。

  “实力。”

  何安心中喃喃,嘀咕了一下,他现在感觉只有一具无敌傀儡,远远不足,他不能只靠一具无敌傀儡打天下,毕竟,无敌傀儡只能用一时。

  他需要更强的实力。

  而这时,李斯从镇狱塔中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正在给自己止血的陈正,着实被陈正一身的鲜血吓了一大跳。

  “没事吧。”李斯走到了旁边何安的旁边,看着外面一众的尸体,无不说明着,陈正经历着刚才怎样的战斗。

  “没事,给魏宏安排一餐好的,吃饭喝足,上路。”何安抬头看了看天色,金乌朦胧的光芒,开始从塔顶流露。

  何安扫视着一众尸体,鲜血流洒大地,他的眼神没有太多的变化,非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

  就是坚定对自身实力的加强。

  对弱肉强食,残酷的权利斗争,认识更彻底。

  何安突然变的这么好说话,着实让李斯有些不太适应,可他沉吟了一下,也没有怼,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何安。

  “好。”李斯轻轻的点了点头。

  转身,安排去了。

  而夏梦涵站在大殿中,看了看李斯,又看了看何安,此时何安背着双手的背影,看着镇狱塔外的背影,她沉默不语,默默的看着何安。

  角色关系,就像是互换了位置。

  此间事了,回一下何家找找那个三星成员。

  何安沉吟了一下,何家突然出现的三星成员,他感觉何家必须要回一次,要知道现在的陈正,也只是三星而已。

  至于李斯的五星,他就感觉有些外强中干,金絮其外,败絮其中。

  最顶尖的五星,硬生生的活成这副模样。

  简直就是站在现在镇狱司食物链的底端。

  他都有点为系统评价的五星不值,着实没有牌面。

  天色微亮,宗正寺的守卫,仿佛才反应过来一般,急冲冲的模样,一阵密集的脚步,让何安抬头看了一眼,懒得理这些守卫,直接挥了挥手,示意打扫一下。

  “郡主,这一次谢了。”不管夏梦涵来此是何目的,自己是何打算,可终究是为了保自己命而来。

  “不用,魏家估计不会善罢干休,你准备如何。”夏梦涵摇摇头,看了一眼何安。

  “兵来将挡吧。”

  何安显然清楚,或许不是他判的死刑,可是终究魏宏的死,有他一份‘功劳’,估计也要被魏家族长记恨。

  这避免不了。

  对此,何安自己也有些无奈。

  ........

  镇狱司外的人散去,关于镇狱司的消息,传开了。

  虽然镇狱司独抗是各方明里暗里斗争的结果,但是消息肯定是包不住的,瞬间就开始在大夏家族之中流传。

  流传的越来越广大,哪怕就是普通民众也是知晓了。

  大夏国都,何府,何晋东也是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进而整个何府都得到了消息。

  “你听说了没有,镇狱司昨晚发生了大事,数十人想劫那魏宏,喋血镇狱司,可连镇狱司大殿都没有进去。”

  “我也听说了,听说是族长镇守大殿,最后关头站了出来,独抗所有劫狱人,说只有他在,魏宏必死。”

  “魏宏确实该死...”

  镇狱司发生的事情,传到了何家,传遍大夏国都。

  何府中议论,一个端着木盆的十岁小女孩,听了之后脚步微微一顿,静静的听着,特别是听到了魏宏之后,沉默不语,可眼神中的恨意,像是深渊,深邃不见底。

  良久....

  小女孩才默默的端着木盆,来到了一口井前,熟练的打着水。

  “小哑巴,你听说了没,族长真的太霸气了,在镇狱司一出手,所有人不敢上前,而且我听说,族长马上就会回何家。”

  何晋东看着拿着木盆洗衣服的小女孩,或许是因为年纪相近的关系,他有一些倾述的对象。

  小女孩本来没有什么反应,可是最后一句话,她默默的抬头看了一眼何晋东,显然被何晋东的最后一句吸引了。

  不过,她只是看了一眼,继续的用着木盆开始打水。

  ........

  .....

  镇狱司,镇狱塔。

  李斯端着一份十分丰盛饭菜,面色冰冷的走了进来。

  对于魏宏,李斯着实看的很不顺眼。

  他虽然用计很毒,不择手段,但从不会故意草芥人命,除非不死不休,要斩草除根。

  李斯走进镇狱塔,扫视了一眼众人,一个个盘膝而坐的人影,在看着自己下来之后,只是睁开的看了一眼,没有了漫骂,只是眼神依然冷冽。

  对此,李斯着实有些无奈,锅是自己的,感激是别人的。

  明明不是自己下的决定放毒,可个个认为自己就是主谋,随着要改善环境,现在镇狱塔内的修炼环境改善,个个感激的却是何安。

  他一点好处都没落着。

  “吃吧。”李斯见状,也是没有去管众人,而是默默的把饭菜放在了魏宏的牢笼门口。

  “哼,现在知道讨好我了,让何安亲自端过来,要不然,我不会吃...”魏宏低头看了一眼,菜色蛮丰盛的,可越是如此,他心中越是不屑,现在想讨好他晚了。

  “最后一顿了,劝你好好吃一下。”李斯眉头微皱的看着魏宏,语气很是冷淡,把饭菜放下。

  看着魏宏因为自己的话微微一呆,李斯楞了楞,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魏宏。

  “你不会认为何安会向你服软?”李斯看着魏宏脸上楞神,突然笑了。

  上下打量了一眼魏宏,微微一顿,再次开口。

  “昨晚,有融血境来过了,留下了一地的尸体,他不放人,没人能劫,这顿饭是他安排给你的最后一顿,是让你吃饭喝足,上路。”李斯摇摇头。

  显然在这里的魏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昨晚陈正虽然伤了,但是对方也被打退了。

  何安根本不想放魏宏走,只要何安不想放人,他相信没有人可以劫走魏宏。

  李斯的话,让魏宏突然后退了一步,低头看了看饭菜,又抬头看了看李斯。

  “不可能...不可能....”魏宏如同疯了一般,喃喃自语着。

  “饭菜酒肉,我是送到了,吃不吃,你自己决定就行。”

  李斯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开,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眼神有些溃散的魏宏。

  “有时我真的佩服你,嚣张也不分对象,他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嘲讽的,夏无敌与夏无忧在他的面前,也不敢嚣张,你居然敢在‘逆天,尚有例外,逆吾,绝无生机’的人面前嚣张,着实..可笑。”

  李斯离开的背影,留下的一句话,让魏宏手颤抖,看着李斯的背影,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害怕。

  PS:求票,求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