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鹿隐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结 伴 (续1 )

鹿隐林 日月在东 3563 2021.01.14 09:47

  次晨醒来,火已熄灭。空中纷纷扬扬的下起了大雪。二人想起昨夜之惊险,犹自心有余悸,再不想多待片刻,稍作收拾,便即匆忙上路。积雪难行,两个少年人一步一滑,傍晚时分终于来到了武当山脚下的小镇之上,在客店内安顿下来。

  店内备有食宿,颜无垢在店堂屋角找了一张小桌,要了米饭蔬菜,和林芷晴慢慢食用。旁边桌上两个汉子,腰挎佩剑,一看就知是武林中人,桌上有酒有菜,似乎有几分尽兴。颜无垢曾听施有思讲过,武林中人若是在屋角就坐,大多是为了能够观察全屋,若是一声不响,那么便是怀有某种目的,看旁边二人喝酒聊天,似乎不像有什么阴谋。而在屋内靠窗居中的一张大桌之旁,坐着一位秃顶白发,白袍黑靴的老者,正大吃大嚼,此人面朝窗外,背对着店堂之内的所有人,不加丝毫防范,若非武功极高,便是极为自负。

  颜无垢为林芷晴盛了米饭,挟了菜肴,林芷晴抿嘴一笑,颜无垢一声不响,暗暗观察众人。只听旁边桌上一人说道:“张师哥,郑老爷子大寿你和掌门师兄去了,可有什么热闹事新鲜事说来听听。”此人一张桃核脸,虽然浓眉大眼,却与英俊二字毫不沾边。那张师兄一张马脸,橘皮一般疙疙瘩瘩,虽然不是十分丑陋,但是与难看称兄道弟,倒也不会有谁反对。

  张师兄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嘴角,说道:“郑老爷子做寿,热闹是热闹,不过去的都是川陕甘宁一带的英雄。也没有什么大门派的的人光顾。咱们算是屈尊前去,给足了面子。尤其林师兄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贺礼,可真是价值连城的宝贝,那是二十颗鸽卵大的御珍珠,穿成一串,难得这二十颗珠子一般的滚圆大小,极为难得。”先前发话之人打断他道:“张师哥,郑家也不是什么大帮大派,林师兄出手这么阔绰,是不是有点大方过头了?”张师哥点了点头,道:“可不是么。陶师弟,我当时也是不解,便问林师兄。林师兄说道‘钱财乃是身外之物,武林中的朋友,讲究的是交情和义气,走到哪里都有人帮助才是江湖同道的根本。所以啊,不必太在乎什么珠宝,交情才是真的。’林师兄这样说,我便不言语了。他视珠宝为粪土,我可是真有点心疼。大伙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日子,真到了掉脑袋的时候,人家会不会舍命相帮,可真是很难说。”陶师弟嗯了一声道:“林师兄倒称得上疏财仗义。”话音刚落,就听有人“呸”的一声。声音充塞店堂,也不知是谁发出的。

  张师兄面色一变,拿眼扫了扫,却没见可疑之人,张口便要发作,陶师弟冲他摆了摆手,压低了声音道:“等等,若是有对头在此,总会出头。”说罢提高嗓门道:“张师哥,别光给咱们脸上贴金,华山派出手阔绰,也算不得什么。我听说巫山帮也去了。传说中巫山帮的大小姐十分美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张师兄哈哈笑道:“这小妞儿美是美,可就是他妈的有点三九天的水---冷冰冰一块。巫山帮这几年又是十分兴旺,财大势大,小丫头片子骄傲的不得了。大堂之上任哪一位英雄好汉说话,这小丫头都是呸的一声,真有些不知天高地厚。”这句话摆明了是辱骂刚才发声之人。张陶二人住口不言,只待那人回应。哪知店内众人竟无一人答言。

  张师兄双肩一端,脖子耸动,道:“陶师弟,这样子像不像缩头乌龟?”林芷晴见他双肩夹着一张马脸,一上一下的晃动,滑稽无比,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张师兄扭头一望,见是两个孩子,便不放在心上,喝道:“小孩儿家好好吃饭,不许乱笑。”林芷晴鼻子一皱,站起道:“笑便笑了,什么乱不乱的。我看你倒是乱讲话,学乌龟。“颜无垢赶忙拉了林芷晴一下,道:“吃饭,吃饭。不要惹是生非。”林芷晴小嘴一撅,道:“难道他是大人,我是孩子,就不许人家笑么?我偏笑!”说完冲着张师兄的大马脸故意哈哈而笑。

  店内众人闻言忍俊不禁,有人便向这边望来。众目睽睽之下,张师兄也不愿意与她计较,瞪了她一眼道:“小孩儿家不懂礼貌。不过长得倒是很漂亮。林师兄那串价值连城的珠子,送给你戴倒是很般配。”这一句责怪,再加上一句夸赞,便满足了林芷晴小孩儿心性。林芷晴说道:“我可戴不起。”话虽如此,脸上却是美美的,坐下吃饭,不再言语。

  却听一人嘶声说道:“几粒破珠子,也敢称价值连城。能号令中原,统治天下的,才是无价之宝!”众人循声看去,只见那白发老者正一手执壶,斟了满满一杯酒,刚才这句话,就是他说出来的。张陶二人心中一动,仔细打量,那老者背对众人,却看不到什么。他喝酒的方法甚为奇特,只见他把头一低,张口咬住杯沿,头一扬,一杯酒便喝入口中。

  张陶二人对望一眼,不知此人是何来路,便故意不再理会,自说自话,意思却是接着那老者而续。陶师弟道:“师兄,你知道什么可以号令天下吗?”张师兄道:“不知道啊,当朝皇帝统治大明,那是可以号令天下的,别的么,可还真没有。”陶师弟接口道:“若是能号令天下,统治中原,不知道这武林中的事管得了管不了,好比这落花凶手一案,搞得江湖中人焦头烂额,至今也没个头绪。也不知道这件事是为了什么?唉---”说道这里,故意长长叹了口气。二人一唱一和,口中说话,目光却一刻也没有离开那老者。那老者只是俯首扬头,一杯一杯的喝酒,闭口不言。

  张师兄向陶师弟挤眼道:“陶师弟,再过几日武林大会就要开了,那时可能会有点消息。小师弟玩心未泯,托我带点什么好玩儿的回去。我倒是很喜欢他养的那只老乌龟,陶师弟,你见过吗?”姓陶的眨眼一笑,道:“老乌龟么,见过。有一次我到小师弟那里去,那只老乌龟正在晒太阳,脖子伸得老长,嘴巴一张一张的。我指着它说‘老乌龟,别看你嘴巴大,可是却不会说人话,我来听听你讲什么’我低头侧耳,那老乌龟却一下子缩回头去,再也不张嘴了。”说罢二人哈哈大笑。刚笑了两声,便戛然而止,僵在那里。

  颜无垢听他们说起落花之事,便侧耳倾听,哪知二人一带而过,转而骂起那白袍老者来,心中不禁替那老者愤愤不平。忽见二人嘴巴大张,却发不出丝毫声音,十分奇怪,仔细一看,才看清二人口内都被塞进了一个大肉丸,堵住了嗓眼,既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模样十分难受。却原来是那老者听二人出言不逊,用筷子夹起两个肉丸,随手向后掷出,张陶二人不曾防备,待肉丸入口,才知是人家出手教训自己。那老者背后没有眼睛,肉丸掷得却是奇准无比。张陶二人憋得难受,只得用手指将肉丸挖出。喘了一口大气,呼的站起身来,一左一右走到老者身边。

  那老者毫不在意,道;“两个华山派的兔崽子,满口污秽。老子今日高兴,不和你们计较。你们想打听玉玺这宝贝,老子偏不说,想打探凶手与剑谱有没有关系,老子也不说。老子今日不想杀人,你们滚得远远的吧。”说罢一仰头,又是一杯酒喝入口中。

  张师兄怒道:“老乌龟,今日教你识得华山派的厉害。”右手五指张开,便向老者左肩抓落,他知老者武功高强,是以用上了华山派的独门内功。那老者站起身来,奇快无比,张师兄这一抓便落了空,刚想变招抓他腰眼。只见那老者转过头来,张口一喷,眼前一阵白雾,立时感到面上颗颗点点的疼痛无比。却是老者刚才入口的酒水并未下肚,被他含在口中,用内力一逼,化作一片水珠,打在张师兄脸上。张师兄“哎呦”一声,退了两步,伸手往脸上一摸,并未见到血迹。心下稍慰,暗想:反正自己脸上也是凹凸不平,只要不破相,无非是多了一些坑坑洼洼而已,也不必过于担心。只是怒气无处发泄,苍啷一声,已把长剑拔在手中。

  陶师弟听那老者似露非露的说了那么两句,正想诱他再多讲几句。哪知师兄已然动手,只得也将长剑拔出,心中想到:“既然翻了脸,那就先制住老家伙再说。”心念甫动,两把长剑齐齐刺向老者背心。

  那老者嘿嘿冷笑,双手在桌上一按,木桌咔嚓列为两半,也不知他用的什么手法,桌上的菜肴带着汤汤水水,溅了陶师弟一身。老者迈步向前,“砰”的一声,那扇大窗被他撞破一个大洞,纵身而去。张陶二人面面相觑,二人出剑迅捷无比,却双双刺空,连人家面目都没看到。那老者这一系列动作有条不紊,却能全身而去,武功之高,实是非同一般。只听那老者的话语远远传来“老子说过今日不杀人,便不杀人,留下你们两条狗命。掌柜的,他华山派出手阔绰,这笔账就由华山派来算吧。哈哈。。。。。。”远是很远,可是众人听得却是清清楚楚。

  张陶二人闻言既尴尬又狼狈,扔下一锭大银,回到房中去了。颜无垢听那老者说到落花凶手似乎与剑谱有关,心下暗自琢磨:我曾听施大哥谈起过关于落花剑谱的来历,这老者又如何知道?听他的意思,似乎这落花凶手并非是落花传人,可是,施大哥明明把落花剑谱带在他自己身上,别人又如何能够按照剑谱修炼?莫不成是编写剑谱那位前辈的传人?施大哥能想到这些吗?也不知他在多财寺怎么样了?哎-----施大哥待我这般好,我却一点忙也帮不上他。这位老者倒或许能帮助他,可这位老者是谁?又到哪里能再碰到呢?”他思前想后,却是问题多于答案。正寻思间,只听林芷晴说道:“无垢哥哥,看你心事重重的,饭也不吃,菜也不挟,我看着可不高兴。”颜无垢收回思绪,道:“是啊,刚才想事情。现在好了,我们一起吃,多吃些。”林芷晴端起饭碗,给颜无垢拨了一些米饭,道:“无垢哥哥,给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