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仙魔三国大玩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义薄云天

仙魔三国大玩家 大烟缸 2345 2021.01.22 17:07

  大春进入一片黑雾弥漫怪石林立的黑水沼泽,有如鬼哭的风声在怪石中穿梭,腐肉臭水的气息扑面而来,豁然就是她处理伤口时的腐肉黑血的味道!

  这就是女大佬垂死前的噩梦?大春还真是浑身巨颤被吓到了!

  身为现代人,饱受各种灵异恐怖魔幻片的熏陶,可能真不一定怕各种奇形怪状的怪兽,但气味恶心这一嗅觉关是绝对难过的,一坨屎都比怪兽恐怖!

  以这千秋雪的洁癖习惯,强忍不哭的嗅见自己的腐肉腐血,内心肯定是受到极大的刺激,做这种噩梦是绝对正常的!

  大春看清了身边一柱怪石,这哪里是石头?分明是巨大的手臂骨骸!那这黑水就不用说了,是腐血!

  也幸亏大春有个飞毯能漂浮在梦境上,不然真要是在这里面泡脚,那是要疯!

  风声再度传来,一个怨毒愤恨的声音在雾中哭嚎:“为什么是我!我不想死,我不要死!”

  大春惊了,这是千秋雪?

  虚日鼠沉声道:“垂死之人,其言也真!她在肉身内作战本身就有元神加持,更勿论怨毒憎恨已经将邪虎的妖气融合到一个吾等无法对抗的程度了!”

  大春忙问:“那怎么办?”

  虚日鼠闷声道:“等她死……”

  死了还救屁!大春急了:“我是问怎么救?”

  风声猛然咆哮:“谁?救我的吗?”

  虚日鼠惊异道:“居然被发现?不可力敌,先全速游走拖时间等她衰弱!”

  就在这时,一个娇笑的声音震撼天空:“不错,我就是来救你的!”

  大春懵了,这是?管她是什么,说明我方没被发现,那就不要做声。

  下一刻,识海在剧烈的晃动,一颗白色的光团有如流星般从识海天空中冉冉而下!

  大春惊了,这阵仗也太招摇了吧?和虚日鼠的低调还真没法比。

  虚日鼠猛然一慌:“是心月狐!立刻躲起来!”

  又是一个星宿?大春急了:“还能躲哪?”

  飞毯立刻下降,直接载着大春噗通一声钻进了黑水里!

  卧槽!!!

  虚日鼠:“不要露头咕隆咕隆~~~”

  鼠怕狐吗?这简直就是跳化粪池!我特么不活了……好吧,虽然她这个阵仗远比不上虚日鼠的本尊,但也比自己当前的三个强出太多了。现在也只能希望她们打一架了!

  千秋雪立刻警觉:“你是钟煌派来的对不对?”

  心月狐笑道:“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哪怕你的肉身被毒死,但还是可以以活尸的形态活下去,然后在慢慢的用灵药恢复肉身——”

  千秋雪冷厉道:“你来的正好,只要我夺了你的元神,我这肉身不要也罢!”

  心月狐大笑:“谁给你的勇气?这点可怜妖气?你这是自不量力!”

  话音刚落一声巨响,整个识海都是天摇水晃……

  很显然,千秋雪被爆锤了。

  虽然是打起来了,但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让大春慌的茫然不知所措了。怎么说也要打个两败俱伤我才好办事啊……

  但是这也不是重点,大春感觉就像泡进了硫酸里,浑身烧灼般开始剧痛!这黑水不仅臭,还真有杀伤力!这还怎么打?

  也就在这时,天外再度响起小五的声音:“振作啊!”

  千秋雪绝望哭喊:“五哥!救我,救我!!!”

  心月狐大笑:“你也只能勾引这种傻子了,我大摇大摆的进来了他都不知道,能起个什么作用?”

  下一刻,识海天空青光闪耀,一条青龙破云而下!整片识海瞬间黑雾消散一片青天!

  即便大春在潜黑水,也从倒映的水光里看到了这条青龙!

  大春立刻想起这就是小五手臂上那条青龙,只有不怕死和濒死的人的才看得见!居然是这样用的?

  心月狐惊住了:“这是……义薄云天?”

  大春涨见识了!

  下一刻,青龙撞上了心月狐的光团,心月狐一声闷叫:“本想留你一命,现在无论如何都必须杀了你!”

  千秋雪勇气瞬间爆棚:“我也是这样想的……”

  然后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五哥!!!”

  天外有如雷霆:“有我!”

  随后又是一声巨震,整个梦境青光四射天地扭曲!

  虚日鼠沉声道:“梦境分崩离析,抓紧准备逃!否则就会被淹没在识海里难寻出路……”

  卧槽!这小五算是用力过猛?

  下一刻,梦境溃散,仿佛一阵风暴席卷天地,大春抓着飞毯在一片氤氲浓云黑水纷飞的识海中飞荡。

  大春惊问:“去哪?”

  虚日鼠闷声道:“随机应变!”

  也就在这时,小鸡猛烈的叽叽大叫。

  大春转头一看,一个熟悉的白色光点在浓云中翻滚飞翔!小五还真给力啊,方便给我捡漏不是。

  大春惊喜过望:“白虎之力啊,赶紧赶紧的!”

  虚日鼠沉声道:“勿慌!识海凌乱狂躁需合适时机——”

  话音未落,一片白色光团从乱云中穿梭而出,一口吞掉了那个光点!

  大春惊了:“卧槽!?”

  小鸡:“叽——叽!!!”

  虚日鼠惊愕道:“此乃被击溃的心月狐元神!”

  大春忙问:“它被干掉了?”

  虚日鼠沉声道:“星宿岂会被干掉?但这一片嘛——”

  大春急了:“吃了白虎之力我们就打不过么?”

  虚日鼠沉声道:“非也!心月狐并非白虎宿团,不会那么容易吸收白虎之力。”

  大春不管了:“反正不能让它白吃,跟上去不会被发现吧?”

  虚日鼠傲然道:“想发现鼠爷岂有这么容易?”

  好吧,原谅你的菜!你的优点是不容易被发现。

  ……

  草棚外!雨声鸣响。

  小五那一句“有我”却有如雷鸣,让隔壁凝神准备的剑东来钟煌吓了一跳。如此威势就算不如将星,也是不得了的校尉级军官水准了。

  剑东来的心境被吼的有点乱,气势弱了不少,便弱弱问道:“五哥?什么事?”

  此时,千秋雪的眼睛睁开了一线,正对上万般关切的小五目光,随后安然闭上。

  小五大松一口长气,又看了看淡化的手臂纹身,便对外面笑道:“没事!”

  钟煌也大松一口气:“那就好……”

  然后钟煌的耳边响起狐媚的声音:“主人,情况有变!”

  钟煌脸色一沉,默声质问:“我说过,不能失败的。一旦她醒来对质,我岂非尴尬?”

  狐媚说道:“主人放心,她的梦境被那位车夫的义薄云天瞬间击碎,重则大范围失忆,轻则绝对想不起刚才的梦境,根本不会记得我出现过,何况我还留了一截元神潜伏在她识海里,可里应外合发动,就算以后她变强了也容易下手。”

  钟煌惊异道:“义薄云天?”

  狐媚说道:“这是江湖上新流行的一种武技,据说是刘关张所创,可斩人神鬼!但使用一次后就会消耗所谓的义气值很难短期再次发动,所以此人短期内对主人的威胁不大了。”

  我在乎的是他的威胁吗?在乎的是他不能为我所用了!

  钟煌摸了摸颜色灰暗了一截的貂皮,心下是说不出的烦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