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仙魔三国大玩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灵台一片空明

仙魔三国大玩家 大烟缸 2734 2021.01.12 17:28

  辰时。

  公鸡的鸣叫惊醒了草棚中的众人。确切说,只惊醒了千秋雪。钟煌剑东来鸡哥小五都只是在草席上围着炉子坐了一晚半睡半醒的打盹。

  此时虽然天亮,但乌云压顶暴雨连绵和夜晚也没太大区别。

  千秋雪听的外面的轰鸣声音不太对劲:“外面是山洪吗?”

  小五叹道:“是,我们这山坡成了一个岛了,感觉就像是把这一年旱灾的雨水全还回来一样。”

  剑东来叹道:“只可惜这不是我那会稽,不然我就可以展示一下我的开船技术了。”

  千秋雪问道:“那我们就困在这里什么都不能做?”

  小五叹道:“好像是的,看看这水什么时候退吧。至于吃的大家也别担心,暴雨过后山上到处都是菇子。”

  千秋雪叹道:“还是有事情做的,大家守了一晚辛苦了,不如躺下补补瞌睡换我来守,我很细心的。”

  剑东来大笑:“雪美女真体贴,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话间就要往小车上躺。

  小五急的一把拉住:“我最辛苦,我先补瞌睡。”

  剑东来急了:“五哥,你该不会想躺美女刚睡过的床一亲芳泽吧?”

  小五急的脸都红了:“我……我是真累!”

  钟煌笑道:“东来,原来你是那样想的啊?”

  剑东来尴尬道:“钟哥太会开玩笑,那五哥,我们背靠背挤挤?”

  小五干咳一声:“那就挤……”

  千秋雪讶然失笑,这小五的表现的确越来越让自己满意了。

  钟煌也说道:“鸡哥,现在席子宽松了,我们也靠着躺会?”

  鸡哥有点不好意思:“我怕把钟哥的貂皮靠脏了啊。”

  钟煌笑道:“别看貂皮白,其实根本不会脏,这就是穿貂的好处。”

  鸡哥立刻一语双关:“那我就借钟哥这靠山一靠了!”

  千秋雪笑道:“大家都休息吧。”

  众人笑道:“那就多谢雪美女了。”

  虽然大家都在说说笑笑,但一躺下来马上就鼾声起伏如雷了,大家是真的累。

  千秋雪批上斗笠走出草棚,目光炯炯的巡视着周边昏暗的雨幕。

  这个时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马英龙和逆苍天在干嘛呢?尤其是逆苍天,玩家间流传他的事情太多了,钟少避开他不是没道理的。

  千秋雪来到草棚旁的一颗大树后,警惕慎重的扣开腰间的冰蚕腰带。

  终于可以解决一下内急了……

  ……

  沉睡中的大春听见了公鸡的叫声。

  天亮了?大春豁然睁眼,天空一片碧蓝清澈,蓝的完全不真实!

  大春往身边一看,自己正躺在水面上,既不沉也不湿,水面如镜倒映蓝天,像极了某旅游景点的“水天之镜”。这到底是?祝融去哪里了?

  只看见身边的虚日鼠也在水面上呼呼大睡。它的体型明显小了一圈,光芒依旧黯淡,只是这黯淡的光不像昨晚那么散,有一种凝实的感觉。在看看自己的元神身躯,也少了很多浮光,但疲而不倦,感觉这是锤炼了?

  不管了!反正它不像恢复很好的样子,应该能打过。

  大春直接两耳光抽醒它:“起来起来!”

  虚日鼠暴怒而起:“妖人,战啊!”

  大春再度搂住它的手脚:“问个事,你星宿见多识广,这里是哪里?”

  虚日鼠怒道:“战便战,勿多言!”

  大春也怒了:“还以为你见多识广,结果狗屁不懂,果然是冒牌邪魔!”

  虚日鼠大怒:“此狗屁之地乃尔之灵台!吾岂会不识?”

  大春猛然一怔:“灵台一片空明的灵台?”

  虚日鼠不屑道:“空明个屁!”

  大春怒了:“怎么不空明了?这是正派人的纯净内心,我是好人啊,你不仅眼瞎,心也瞎!”

  虚日鼠鄙夷道:“银邪之徒的银邪伎俩而已!”

  啥意思?难不成老衲法号梦怡进入了贤者之境?

  大春愣道:“能不能说清楚?”

  “不值一提!”

  虚日鼠一头撞过来,大春一个不防就被它撞的面门发瘪嗡嗡炸响!

  “你是真欠啊!”

  大春火气上头,碧蓝的天空立刻有如漫天红霞!水天相映之下水面也是一片红光。

  这?!没有系统提示要启动朱雀神装啊?我一发火天也变红?总之,先揍它!

  双方再次翻滚厮打激起水面的万千波澜。而这一次的虚日鼠很不禁打,半个时辰就不到就趴成一摊光泥。

  这是要死了吧?终于胜利在望了吗?

  但是不知怎么的,但凡是会讲人话的,大春就下不了死手,更不要说它好歹也是一个星宿,没准可以交个朋友多学点东西?

  一念至此,天空红霞散去再度碧蓝。多么神奇的内在世界!

  大春便一头躺下加紧休息:“我不乘人之危,等你休息好了想打便打,不想打了我们就交个朋友。”

  虚日鼠哼哼道:“白日做梦……”

  大春想起一事:“我现在的状态是不是就是在做梦?”

  “废话……”

  大春又问:“识海和灵台是什么关系?”

  虚日鼠恼怒道:“休的废话,有种午时再打!”

  大春猛然一怔,它都成这样了还穷豪横个啥?老子打服你!

  大春很自信:“行,继续休息!”

  仁慈是强者的奢侈品,大春朱雀神装在身就是强者,还是自认玩的起仁慈的。

  ……

  巳时。

  暴雨停歇,万丈阳光有如利剑穿透乌云。

  树杈上的逆苍天哆哆嗦嗦的掀开芭蕉叶,感动的想哭。

  这过去的一晚简直难以形容。本想着躲在芭蕉树下,结果各种乱八七糟的虫子一波一波往身上钻。在虫子的感知中,自己才是最干燥最温暖的热源。

  逆苍天虽然是这个世界数一数二手段狠辣的玩家高手,但毕竟还是一个长期陶冶在现代文明下的现代人,哪里经得起这种阵仗?简直要疯!不得已,吃掉一瓶解毒丸压压虫毒,在斩出十几片芭蕉叶横七竖八的折叠编织一下,做出一个稍微能挡雨的东西,再度爬回树上。

  虫子是没有了,但是冷!暴雨夜风中,体温不断的散失,是一连吞了十几张朱砂符的热量才堪堪撑住。而朱砂本来就有毒,不得已又吞了一堆清净符解毒,然后符吃多了就挂在树上腹泻,不得已只得再吃一堆补气丸……

  总之,挺过去了!自己都这么惨,钟煌他们呢?

  逆苍天再度摸出纸人木盒,纸人还在,法阵也光芒熠熠开始恢复法力。很好,昨晚应该是妖气遮天影响了纸人的发挥,现在太阳扫掉妖气就不信那个大春还不死!他越强越是有奇遇,就越有祭器的价值!

  逆苍天再次释放纸鹤搜寻。他们应该不会走远。

  此时,山洪奔涌道路阻隔,对于能午时骑鹤的逆苍天而言,这都不是问题。

  找到了,一个白衣人影正在孤岛山坡上晒衣服。是千秋雪!

  然后就看见树林中的一个草棚,飞近一听鼾声如雷,明显睡的很安稳。

  逆苍天简直气不打一处,同时杀机抖现,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逆苍天一挥手,3星神上使张曼成的武将符出现!

  1星能力:隐瞒起事。可以藏兵不显示武将符,并伪装隐匿真实身份。

  2星能力:各自为战。可以脱离玩家远征。

  3星能力:神上使。神兽上身,幻化为神兽形态。一个月只能使用一次。

  这就是黄巾军中个人能力最出类拔萃的人才,只是兵法实在不行,这也是所有出身底层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甚至字都不识一个的黄巾将领的通病。各自为战被一一击破就是黄巾军失败的战术原因。但是在这里,各自为战反而成了一个眼前一亮的技能。

  总之,张曼成的能力特点就是一个无名刺客,甚至连人都不是,只要得手哪怕是打残也是赚。即便是行刺失败也没有证据。非常好用。

  最大的缺点就是一旦启动3星能力幻化神兽,对逆苍天的体力精神消耗会非常的大。

  逆苍天经过这一晚的折腾不敢保证状态,于是心一横直接又吞了几瓶大补丸。这瞬间的药力爆发会给张曼成提供额外的加成,但后遗症恐怕就不是拉稀这么简单了……

  准备完毕后,将张曼成武将符夹在一张纸鹤上,空投偷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