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仙魔三国大玩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暴雨

仙魔三国大玩家 大烟缸 2643 2021.01.11 17:06

  五月七日凌晨,寅时将至,一股清冷潮湿的山风席卷原野。

  这山风似乎瞬间就让原野上残存的妖兽恢复神智,于是不再进攻,而是将那些死去妖兽的尸体拖进黑暗山林深处,各种啃骨撕肉之声此起彼伏。

  ——虎符提示:战斗结束!全体成员的战功获得记录,全体成员获得大幅度的实战经验历练。

  众人大松一口气之余,还是有点意犹未尽。这半个晚上的战斗平均每人获得5,6颗将星碎片,20多颗兵魂碎片,光是兵魂的收入就足以弥补伤兵的损失,并能增加一些新兵。

  小五惊异道:“要下雨,好像是暴雨!”

  鸡哥讶道:“这不闪电不打雷,直接下?”

  小五凝重道:“毕竟也干旱了那么久,光是水气就能下,更不要说子时的时候路过了那么强的妖气!”

  鸡哥忙问道:“那五哥,我们是不是得找个躲雨的山洞什么的?”

  小五摇头叹道:“哪里去找山洞?还不如找芭蕉树。赶紧去旁边没烧的山,砍树堆个架子,在斩草斩枝斩芭蕉叶撘个厚些的草棚子,在挖一圈排水沟,用土压住棚脚……”

  众人想想也是:“好!这一路芭蕉树还是常见的。”

  剑东来又看了一眼车上的大春,竖起拇指:“牛!大春这棚子是搭了快两个时辰了!”

  鸡哥有点不安:“不会炸吧?”

  千秋雪撇了一眼,忍不住问道:“会炸的?”

  剑东来哈哈大笑:“会!那什么体充血过淤……”

  鸡哥叹道:“只要能捡回一条命,就算炸了也是值得的!”

  ……

  大春的识海之内。大春已经记不得与虚日鼠互殴多少回合了。大春聚集不了多少火焰,虚日鼠也不剩多少光芒了。

  本来好好的神装本土胜势,结果莫名其妙的从高武耗到低武,再打到菜鸡互啄搂抱翻滚,这种反转的精神挫折简直就像鼓起信心做的项目被老板批回,还得熬夜加班大改重做!

  极度乏困,元神的“肢体”已经沉重的难以抬起,甚至已经迷糊听不清祝融的助威声了。

  只能坚持!但相比于昨晚濒死时能激起剧烈抗争的痛苦,困意这种软刀子实在是太难抵挡了!不行,得说点什么提提神。

  大春便问对手:“你我……无冤无仇……至于么?”

  虚日鼠喘息道:“银邪妖人……正邪不两立!”

  大春怒了:“放屁!老子不是!”

  虚日鼠也怒了:“无耻妖人,银欲焚身还敢说不是?”

  哪来的银欲焚身?

  大春被恶心的羞怒交集:“你才无耻!老子搂你是拳脚功夫打不过你只能近身贴缠,才不是对你那啥!”

  虚日鼠惊的声音都在抖:“放……放手!脚也放开!”

  傻子才放!难不成关三说的毒蜂药膳还有那方面的功能?我神装失效是因为药效导致的?但是……这一思考大春就更累更犯困了!

  大春怒道:“你自己就是一个趁虚而入的邪魔!还敢挂一个星宿的名号!”

  虚日鼠狂怒:“吾乃星宿化身,当然用的起星宿名号!妖人胆敢污蔑,吾取你性命!”

  大春现在连吵的精力都没了:“我看我们现在打架的档次太低,对不起你星宿的名号,敢不敢休息一下,等我俩恢复了再战三百回合?”

  虚日鼠傲然冷厉道:“吾乃星宿,何惧你恢复?松手!”

  祝融的声音传来:“不能松手,他会跑!”

  大春一听到女声就下意识的浑身一紧,手脚锁的更紧了!

  虚日鼠惊怒道:“不死不休,吾不会跑!”

  大春废话懒的讲了:“那就休息啊……”

  虚日鼠一声冷哼,直接躺平不在挣扎。

  ——系统提示:战斗结束,你的精神获得大幅度的锻炼。

  锻炼?好啊,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一放松下来,大春的世界彻底迷糊,却感觉自己似乎在下沉,沉进蓝黑的暗幕中……

  ……

  寅时。夜空黑云盖顶,寒气森然。

  大春团队堪堪在旁边的山林里推树斩枝铺草挖沟垒土,粗略快速的在林中完成了一个木架子草棚。而且运气不坏,附近有几颗芭蕉树正好树叶粗大可以斩来铺顶。

  然后,暴雨如盆,夜雾如幕。因为树林茂密本来就能挡一层风雨,这草棚虽然粗糙,但挡雨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鸡哥不由赞道:“不愧是五哥,只是为什么不直接建在芭蕉树下面了呢?那样防水效果不是更好?”

  小五郑重道:“雨打芭蕉万点愁,听说没有?”

  千秋雪有点心悸:“芭蕉树树叶大遮阳,阴气重,易招鬼?”

  小五笑道:“是树叶大好躲雨,易招虫!”

  剑东来赞道:“科学!”

  正说话间,燃烧了半晚的山火顷刻熄灭。大春的炊具火炉就成为唯一的光明和温暖。

  千秋雪有点慌:“这时候要是妖兽来了,我们不就很危险?”

  鸡哥立刻安慰并卖弄一下自己学识:“不会,没有哪个妖兽喜欢在雨中活动。为什么很多人听见下雨声会特别想睡觉呢?因为这是人类先祖从远古就传承下来的基因,因为下雨的时候不会有野兽来偷袭终于可以睡安稳觉了。”

  千秋雪疲惫无奈道:“我现在累的就想睡……”

  剑东来也来卖弄:“简单!我背篓里有绳钩,可以在这几个木桩间交叉绑几道,相当于海滩度假区的绳床了,稳的很,实在不放心我随时扶你啊!”

  千秋雪尴尬的摆手:“还是算了!以前我去海岛度假的时候躺过绳床,浑身腰背痛,更受不了。”

  鸡哥也急了:“你今晚出兵出将最多消耗最大,难不成还站一夜?那我们明天就更难了呀!”

  小五郑重道:“大家说的对。这位姑娘,要是你不嫌弃,我把大春侧过身挪一下,挤一挤?”

  此言一出,众人目瞪口呆!

  千秋雪简直掩饰不住的惊恐嫌弃:“不不不!”

  这个唱下流山歌的,亏你想的出!

  鸡哥更是掩饰不住的嫉妒反对:“简单啊,东来哥绑个绳床,我们把大春挂在绳床上,让雪美女躺车子啊!”

  剑东来二话不说开始绑绳;“好,只能这么办!”

  千秋雪怪不好意思:“他是伤员,不太好吧?”

  鸡哥更是义正言辞:“难不成和吃了药的大春挤?我身为帮主,不会同意!帮众死了是小,雪美女的名声是大!”

  剑东来手脚不停忿忿不平:“对对,汉朝的规矩,人死是小,失节事大啊!这绳床专治海员失眠,就是用来服务伤员的啊!”

  小五羞愧道:“是我没想好!大家都辛苦了赶紧休息,我给大家值守接漏……”

  “那就谢谢五哥!那你们怎么休息呢?”

  鸡哥从竹篓里掏出一卷草席哈哈笑道:“我们男人就随便点。”

  千秋雪疲惫的躺下,斗笠盖住头脸。这种在众人面前躺车的感觉其实就像是某次坐卧铺火车一样,没必要扭捏。不过……等会万一要解手……

  总之,先快速恢复好再说。

  ……

  睡在树上的逆苍天被雨水淋醒,惊见天地之间一片风雨黑暗瞬间懵逼!

  今天怎么会有雨?难道是先前过去的妖气?

  逆苍天又掏出纸人木盒,木盒里刻录的阵法光芒微弱黯淡!

  逆苍天难以置信,都快两个时辰过去了,纸人非但没打赢,反而要出事?!是他们不停的想办法救他,还是说是路过妖气影响了纸人的发挥?还是说这大春确实有奇遇?

  更麻烦的是,张角说过,这纸人只要有日月星光就能恢复法力,现在这妖气遮天也没法恢复法力啊?

  但是关心纸人还不如关心冷冷冰雨胡乱拍的自己!本想着今晚恢复好精力,这一场暴雨完全打乱了计划。

  那么去那边一堆芭蕉树下躲躲?但是地面上不安全!但在树上硬扛的话更不安全……芭蕉树吧,妖兽不太可能在雨夜出动。

  只希望钟煌他们也不好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