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仙魔三国大玩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机密

仙魔三国大玩家 大烟缸 2858 2021.01.16 17:25

  千秋雪这次来永昌带着三大任务。捡碎片是明面上的,还有开拓业务,锻炼冰蚕顺便也锻炼一下自己。

  但不管哪种都必须和本地人配合。鸡哥虽然表示配合,但毕竟是玩家终究不可靠。必须搞定土著NPC才行。

  千秋雪魅力高达80分,对于来自现代见多了网红明星的玩家而言或许没有太大的感觉,但对于土著NPC而言简直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存在,比如这五哥见到自己的表现。

  千秋雪决定就以这个五哥为小目标。当然,其实也没得选,就算这个五哥很普通也得拴住他。他有本事就再好不过。

  所以千秋雪又借钟煌建棚“分家”的契机,厚起脸皮和这五哥在一起。

  至于这大春,千秋雪已经见识到5星蛊巫师的能力,那是必须挖掘的。目前采取的是疏远观察的方式。

  疏远就是当别的人都在关切大春的伤痛时,千秋雪坚决不过问。这其实也是对大春的变相保护。千秋雪很清楚其他男人一旦吃醋起来,这大春可能会完。

  总之,不管有没有发现大春后背的不一般,发现了更好谈事!

  千秋雪随口一问:“五哥,问个事啊,南中这边的蛊虫很厉害吗?”

  小五来劲了:“多么霸道了!姑娘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咬。就算被咬,也要第一时间把伤口的毒吸出来,然后用我昨天给的山茶叶嚼烂敷在伤口上……”

  千秋雪笑道:“万一咬到位置够不着怎么吸啊?”

  小五纠结的涨红了脸:“这个这个,我,我帮姑娘吸嘛!”

  卧槽!!!大春简直被这小五的土味奔放给惊着了!更是被这千秋雪的撩汉技能吓住了!

  千秋雪更是哈哈大笑:“五哥真是太有意思了。”

  小五无比诚恳:“我是认真滴!”

  千秋雪也点点头语气诚恳道:“到时候还请五哥保护关照哟!”

  小五激动道:“放心,有我!”

  千秋雪问道:“我有件事不太明白,炼蛊这种互相残杀的模式对蛊虫的提升真的有那么大吗?我在成都见过很多富人玩斗蛐蛐,只要是同一个档次的蛐蛐胜负都只是状态运气问题,打败对方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啊?”

  小五被问懵了:“这个这个,蛐蛐又没毒,可能和蛊虫不一样……”

  千秋雪乐了:“那五哥能不能说说这里有哪些厉害的蛊虫?”

  小五郑重道:“等外面这毒粉撒开了,各种厉害的蛊虫都会出现,比如昨晚的那种毒蜂最喜欢吃这种粉,会更强……”

  ……

  看他俩聊的开心,大春有点傻眼有点失落,原来我才是灯泡!

  大春其实也知道自己第一印象不佳,也有身为相亲男的觉悟。只是她这么勾搭小五这个土著,摆明了就是挖人啊!而这小五居然还以为天鹅看上他了,他也不请个尿黄的滋醒他照照……好吧,他很帅很阳气,永昌山歌王,土味加持自信的不要不要的!

  心里好鸡儿堵!

  不行!现在这失落嫉妒情绪算不算是继续给梦魔和妖龙提供负面情绪?

  不能这样下去了,必须精神振作考虑翻盘。而要从失败的泥潭里爬出来,其实也有个玩家很常用的办法:找个更菜的打一顿啊!一顿不够多打几顿啊!就当练级了。没错,巫蛊师不就是专门在这种虫多的地方练级的么。

  大春起身说道:“雪大佬,是不是想要蛊虫?我用五星巫蛊师抓几个过来啊!”

  千秋雪转头一怔,正对上大春的诚恳目光!

  没错,千秋雪聊了这么多弯弯绕,不就是为了这句话么?

  千秋雪当机立断立刻很随意的接话:“对啊,好不容易来一次永昌,不见识点特色——”

  说话之间,千秋雪的一只手在火炉旁的土面上画字:“帮——我——炼——蛊!”

  大春看的眉头狂跳!

  之所以写字无非就是非常机密隔棚有耳!但她不怕我给帮主泄密?还是说我后背的机密被她看了,所以她这是来交换机密?只有双方都知道了对方的机密,才有合作信任的可能?

  大春也是心念急转哈哈一笑:“没问题没问题,反正呆在棚里也没事做,等我再休息一会,召唤5星还是很费劲的,你们聊……”

  小五也哈哈笑道:“那我们就等这毒粉雾引虫……”

  此时的大春突然心潮澎湃起来了,这种类似特工搞事的感觉好刺激!美女见我表态就立刻交待机密,就说明她表面上对我爱理不理其实一直都在注意我,然后接近我,这分明就是看上我了——冷静!

  好吧,大概这就是小五此时的感觉,是不是真被美女看上其实无所谓,关键是这种在一起共事的感觉确实很爽,原来这就是我要的振奋感觉……

  ……

  此时,隔棚有耳。

  本来就是草棚,大春三人又是正常语气说话,根本就没有隔音的可能。

  剑东来侧躺在二十步远的单人草棚里,耳边挂着个拳头大的海螺,这是法器,法螺。

  法螺是一种比人类古老几亿年的生物,其螺旋外形暗合宇宙至理。在这个世界理所当然就是最天然的法器。可以吹号角,可以远距离听声音,还可以听一些正常人耳无法听到的高频低频声音,但更牛的技能就是在黑暗中回声定位,相当于声呐了。

  剑东来为了响应钟煌也单独住一棚,其实也不一定是想搞事,而是确实不喜欢众人扎堆挤。最起码众人在场就不太方便展示这个法器,所以才导致了上午神秘怪猿的偷袭。现在有这法螺,百步之外的动静都会预警。

  但是相比于其他人的盘算和即将再次出现的危机,剑东来正醉心于享受独处草棚的情调。

  草棚由四颗小树支架搭成,地面被烘柴的山火烘干,在铺上一层烘干的厚草,在铺上草席,面前是一个烤火烧水的地炕,一碗青茶两个鸡蛋正在热水中翻滚……

  这就是那位土著五哥的“工程技术”,除了没有厕所外,算的上是野外露营的精简极致,不,是剑东来眼中的艺术品!

  发现美,发现艺术,这就是剑东来修行的东海仙山逍遥派的心法。

  美好的事物浑然天成,丑恶的事物扭曲不和谐。能找到美就能鉴别丑,就能找到扭曲不和谐的那个点,只需轻轻一击,丑陋就会分崩离析,这并不是仙术的威力,而是借天之力,是天之力自动清除不和谐。

  实际上,绝大多数法术都是借天之力,而不是仙人自身多么有能量。就像钟煌的资金盘都是借别人的钱成事一样。

  因为初步理解了仙术,理解了美,所以剑东来看起来吊儿郎一介布衣,就能搞定同样欣赏美的王元姬,就能折服刚烈的徐氏,能睡服权媚的孙鲁班……而在普通玩家看来,剑东来就是好色,没节操,脸皮厚,运气好滚雪球而已。

  此时,听着大春棚子里的说笑,剑东来无趣的摇了摇头,这千秋雪藏藏捏捏的无趣至极。但是自己何尝不是藏藏捏捏故作丑态?但没办法,这是妖魔乱世人心难测。

  嗯?!

  三人中谁放了个屁?

  大煞风景!剑东来感觉心境被破坏,无奈之下又将法螺对准钟煌所在的棚子,这第一人会干什么?

  老实说,就像排名第5的逆苍天公开不服钟煌,剑东来这第2人其实也不服。

  因为剑东来有个最大机密——那就是他其实也没多少个人资产。开局半年时间,又要修炼又要赚钱又要收编女将,哪有这么容易?剑东来这第2的综合排名其实就是靠战斗实力硬撑上去的。

  为了避免招摇,剑东来就装着自己很有产业,逢人就鼓吹东海王氏如何如何,显得又肤浅又爆发。实际上前天见到千秋雪那张一万两的银票时,心灵其实相当触动。

  总之,剑东来相当能打,这就是敢带全女将的底气。但是前天初次见到钟煌手上的扇子时,剑东来立刻服,立刻表现出老二应有的觉悟。

  因为扇子上的山水字画美的震撼心魄,那该是倾注了多少精气神在里面?都说王羲之的笔力“入木三分”,但王羲之的成就继承自钟繇,世称“钟王”,这钟繇“楷书鼻祖”的精神在这个世界恐怕不在张角100分的标杆之下。这扇子的威力可想而知!

  说到底,第一人的平台还真不是自己这吊丝开局能比的。

  此时,海螺里传来嗡嗡的回声,仿佛遇到一道无法穿透的壁垒。

  第一人,高!

  睡觉吧,养足精神,夜听虫鸣风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