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仙魔三国大玩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蛊毒霸道

仙魔三国大玩家 大烟缸 2234 2021.01.21 08:10

  金蝉蛊,在各种民间传说故事题材中的凶名之盛俨然成为最强蛊虫的代表,甚至传说它隐身无形。被金蝉蛊咬住会是什么后果?

  千秋雪意识到后果了,但身为前世企业女强人,身为当世前三大佬的威严强制不慌,咬牙捂嘴手臂猛甩,但那金蚕蛊有如跗骨之钉,根本甩不掉!想用手去去扒,但又怕扒落冰蚕反而让它失去大敌!

  回过神的小五立刻抽出独轮车上的货绳一把缠上千秋雪的手臂猛勒几圈!

  这是中蛇毒后防止毒血攻心的标准处理措施。

  然后又去掀千秋雪的手袖,但是没掀开!

  千秋雪笑了笑,用另一只手解开金属扣。大春这才发现她这衣袖好像是某种软甲,应该传说中的蜀中石棉甲?连石棉甲都挡不住这金蝉蛊!

  而在小五动作的同时,冰蚕也逐渐吸成了金黄色。现在只能指望冰蚕赶紧干掉它!

  大春望向关三,关三摇摇头指了指不断消瘪的金蝉蛊:“只能用它入药才有可能!”

  千秋雪一脸惨白满头冷汗的点点头:“是啊,这公鸡一定会没事的。”

  大春惊了,都这时候了她还在演?是害怕其他两个大佬趁她伤要她命?好吧,现在也只能配合她,掩盖她的伤势了。

  此时,剑东来和鸡哥的惊慌声传来:“雪美女,什么情况?”

  千秋雪故作后怕的惊慌语气:“刚才虫子吓着我了啊,没事没事!”

  剑东来喊道:“我过来看看!”

  千秋雪慌道:“别别,就是大春哥的鸡被虫咬出事了!”

  小五厉声喊道:“都稳住别动,火烧大点洒点水多熏出点烟自保!”

  剑东来有点怕这个五哥了,只得说道:“知道了!”

  终于,金蝉蛊被吸成一具空壳,冰蚕已完全变成金色,这还是冰蚕第一次完整的吸光猎物,先前的毒虫都只是吸一口而已。

  小五迫不及待的拔下空壳掀开衣袖,露出了巴掌大的乌黑伤口,腐肉的气味扑面而来,黑血涌涌触目惊心!

  小五二话不说,一嘴吸上!

  千秋雪浑身巨颤!大春震惊当场!

  不得不说,这就是土著原住民说到做到热情如火毫不掩饰的爱!大春或许也能做到帮她吸出来,但终究还是会考虑一些实力身份上的差距有所扭捏,根本不可能向小五这么粗犷大胆直接主动。

  大春终于明白这么多年当单身狗的原因了,满脑子都在想车子房子彩礼还怕被人笑话舔狗,脑子里想过几成真爱?都特么大龄成年人了现实的很,哪有真爱啊!

  大春能做的只能是递过茶水,小五吐出黑血,茶水漱口,继续吸,反反复复多次后,黑血逐渐变成红,小五的嘴唇已然黑肿成香肠嘴。

  千秋雪看的泪眼汪汪,大春也是看的眼角酸涩。

  关三已经在这段时间将虫壳研磨成金粉,然后用火烧过的小刀破开伤口,此时千秋雪的伤口已经麻痹的毫无感觉了。

  然后挖出一坨烂成肉泥的黑色腐肉。

  千秋雪紧闭双眼,大春同样不忍直视还屏住了呼吸,这金蝉蛊毒何等霸道!

  在然后就将一部分金粉倾倒在疮口里填满,丝巾包住。另一部分金粉就混合在茶水里让千秋雪一口灌下。

  小五急忙问道:“硬改某得时……”

  话都说不清楚了啊!大春替他说:“没事了吧?”

  关三默然半响,语气森森:“没事,先休息一晚。”

  天空一声惊雷,众人心头一颤。

  就在这时,钟煌的草棚出声了:“刚睡醒,大春哥那里什么情况?”

  这说话语气还真是刚睡醒啊?他是怎么睡的着的?

  大春只得喊道:“没事没事,就是我的公鸡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去,被……被金蝉蛊咬了。”

  钟煌大惊:“金蝉蛊?蛊呢?”

  大春叹道:“被吃了,看能不能解毒。”

  千秋雪也叹道:“对不起,不玩了哈。”

  大春真心不愿陪她演下去了,心情沉重回一个字:“嗯。”

  钟煌只得说道:“马上暴雨就来了,晚上大家都保持警戒。”

  剑东来和鸡哥回道:“明白!”

  下一刻,风雷大作,暴雨瓢泼而下,草棚内也骤然清寒。

  千秋雪浑身冰冷颤抖着躺回了车上,小五用火炕热了被子给她盖上。

  但是想想还是不妥,就把一部分炭火挪到绳床下面,将千秋雪扶到绳床,然后再用被子盖上。

  这才是真正的炕床,真正贴心的暖男。

  千秋雪惨笑着握着小五的手不放,两人深情对视,宛若认识两天的泰坦尼克……

  大春真的是感慨无限,学着点啊学着点!就算这个千秋雪是出于拉拢的目的利用小五,但此景此情换成是我,也宁愿被利用!玩三国,想的太多才是人生输家……

  关三沉声道:“你精力消耗太大了,也该休息了。”

  小五含糊道:“航行有额!”

  放心有我?

  大春想想也是,现在自己什么都不能做,甚至都不能公开谈话,还不如去识海里问个明白,也省的看他俩撒狗粮。

  ……

  此时感慨的当然不止大春。

  鸡哥和剑东来也是百味杂陈。那么大的鸡飞狗跳阵仗仅仅是鸡被咬了?更不要说剑东来清晰的听到不停漱口吐水的声音。明显搞出事了啊!

  对于鸡哥而言,内疚之余更多的还是宽慰。只出钱投资,不能搞事威胁的大佬才是好大佬,还是希望她没事。但是——万一可惜了一个美女,那她这一身法器灵宠……那还不便宜大春了吗?这?!

  鸡哥又开始焦虑了!那就只能更希望美女没事了,毕竟暴发户才是最遭人烦啊!

  对于监听到事态严重性的剑东来而言,现在其实也不是检讨内疚的时候了,可能要做好应对最坏情况的准备了——万一她挂了,她的遗物怎么处理?最坏的情况就是和钟煌对决?

  完全没把握啊!只能希望她真的不要有事免得出现这种尴尬局面。调整心境状态,全力守夜吧!

  ……

  钟煌一边运行新获取的山河之力,一边暗自叹息。

  刚才和宓妃魂游时,突然听见那公鸡惨叫,便急忙赶回来,“帮”出意外了啊。可惜了这鸡在晋升的重要关头被打断,也可惜了这千秋雪没这个机缘让自己“帮”。

  说到底,这就是三国,并不简单是自己和千秋雪两方的事情,还有第三方要整出事情。自己开局太顺了点,也把事情想简单了一点。

  也好,以后遇事更是应该思虑周全。但是马上就要来事了,得好好考虑一下,或许还是可以最后“帮”千秋雪一下。

  钟煌摸摸貂皮上的狐首,一个娇魅的声音在耳边喊道:“主人,请吩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