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仙魔三国大玩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仙术,元神出窍

仙魔三国大玩家 大烟缸 2783 2021.01.03 09:07

  大春最终选择了蝎子,因为这是最像小龙虾的。而且貌似这还是一道鲁菜,不过必须要用盐水浸泡后再油炸才能去毒。但现在直接从火里烤来吃……

  不管了,这就是鲁菜!

  大春闭眼屏气,不去看关三递来的什么,更不去闻什么味,直接嘎巴掰开抠出里面热乎乎的一团往喉咙里丢!

  咕隆!直接吞!

  什么都不去想!不,要想!这就是小龙虾!

  虾!

  虾!!

  呕!!!

  在即将呕吐之际,大春一把卡住自己的喉咙,强行咽下!眼泪鼻涕止不住的奔流!

  这就是空腹的好处,但凡肚里还剩一点货,绝对会吐出来。

  然后大春的肚子有如火炭在燃烧,肠子更是钻旋着痛!这种感觉貌似就是……中毒?

  大春痛倒在地缩成一团不停的发抖。

  关三说道:“与毒抗争的过程就是锤炼精神的过程。”

  大春泪流满面:“我……我想拉稀!”

  关三说道:“无妨!我只是武将符,不必顾忌男女之别。”

  我……

  能不能扶我起来拉……

  关三又递来一只马赛克:“你必须继续补充!”

  听起来像“大郎吃药……”

  大春哆嗦的说不出话了:“来!”

  只要吃不死就往死里吃……

  大春天晕地转有如高烧,喉咙肚子肠子后门无一不痛,唯独没有那种饥饿的感觉了。所谓的饮鸩止渴大概这种感觉吧?不对,非常不止渴!现在冷汗热汗拉稀全来了,脱水严重好想喝水……

  迷糊之间,大春仿佛又回到了穿越的半年前,那时随便吃点糙米或是被虫子叮一下就是各种打摆子拉稀,那时穷的没钱看病就是支个土炉烧碗热水,就靠着多喝热水认识了张虎吹几个同样拉稀的朋友,现在就想喝碗热水啊……

  水!就想要水……

  大春完全神志不清了,天旋地转一片黑暗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了,但似乎听见水滴的声音。

  水??

  似乎一股庞大吸力扑面而来,大春感觉自己化作一阵风被吸向声音的方向,就在这时一声鸡鸣响起!

  大春瞬间恢复一丝清明,只觉身后火光一片,但前方依旧黑暗懵懂,这是做梦?自己飘在空中?

  水声再起,大春再也无法抗拒,向黑暗中飞扑而下,仿佛坠入深渊!听见了,黑暗中水声隆隆!

  不,是看见了,有光!是一个光柱!

  然后一条长长的黑影破水而出扑面而来!

  大春惊懵了!这究竟是什么?

  也就在这时,鸡鸣再起!仿佛雄鸡报晓拨云见日,大春头顶光明一片!

  大春再度清醒猛然看清了,这是一个有光柱的地下水潭,这黑影分明是一条……

  逃啊!

  大春化为一阵风冲天而上,那黑影一路狂追对着脚下一嘴咬下,痛!!??

  大春惊惶间豁然睁眼,中毒后的剧痛依旧遍布全身,耳边是油火爆炸的轰鸣!

  醒了?是做梦……

  ——系统提示:恭喜!你在濒死状态下突破生死玄关,初步领略了仙术“元神出窍”并成功归位,获得大幅度精神历练。

  大春震惊了,不是做梦!但是难以置信啊,我一介凡人啥基础都没有居然沾了点仙术的边?

  关三问道:“看见什么?”

  大春喉咙嘶哑语无伦次:“……地下水潭……大长条怪影!鸡叫,好像我被黑影咬了……”

  关三说道:“原来如此!好在公鸡及时的把你拉了回来。”

  大春惊异了:“鸡拉我?”

  关三说道:“是的,鸡狗等家禽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现在已经不是我们这个档次能处理的事情了,你等一下。”

  大春猛然一怔:“等?”

  就在这时,溶洞远方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笛声,同时公鸡也对着声音的方向引吭高歌。

  关三说道:“本尊来了,她知道的多!我没必要显形了,减轻你的负担。”

  说完收拾铜壶火炉全身光影模糊绿烟涣散,再度化为那张环绕大春的武将符。大春也一下子如释重负,身体瞬间轻松许多。

  原来如此!

  自己必定是发现了真正的隐藏Boss,这完全超出了历练的范畴,所以任务变更,强力NPC亲自出手了!不不,或许我根本就不会死,只要情况不对,她就会来救我?

  大春轻松欣喜之下开始查看梦中脚上被黑影咬的痛点,并没有伤口!但立刻又发现下边裤子一片腌臜黏糊,卧槽!这可是见关三小姐本尊啊,成何体统?望着火沟旁被烧成灰的钟乳石粉末,大春撑起全身力气抓擦,顺便把裤子也染的稀浆灰黄……

  笛声及近,整片溶洞的虫群有如听闻魔音般四处溃逃。

  这就是高级巫蛊师的实力吗?强啊!

  然后丝巾蒙面的绿衣关银屏出现在大春眼前。

  大春激动的强撑身体想作揖,但说不出话来!

  关银屏隔着火海丢来一个葫芦:“先喝口解毒水,然后我们去地下找那只毒蛟。”

  那是毒蛟?不及多想,大春抱着葫芦吨吨狂饮,一股薄荷清香由内至外透体清凉,然后砰砰几个响屁更是通体舒泰。

  活过来了啊!大春感动的泪流满面:“我……我草率了,多谢关三小姐救命。”

  “能走?”

  必须滴!有如婴儿望母,大春鼓起全身的力气,一把抱住公鸡,一跃跳下火海一路狂奔冲到关银屏面前。也幸亏裤子刚被“稀浆”打湿,刚好只是烘干没有燃起,完美!

  关银屏感叹道:“饿不饿?如果你把公鸡杀吃了,我就不会来救了,知道为什么吗?”

  说话间接过公鸡放在地面上,公鸡开始啄地前行。

  大春心下一颤,她果然是考验我!也幸亏我天性纯良鸡都没杀过一只!

  大春汗颜道:“我延时不归自不量力有错在先,若是一错再错杀灵宠更是辜负小姐的期望,死不足惜。”

  关银屏淡淡一笑:“没你想的那多。你可听说十年鸡头赛砒霜?这只鸡其实靠吃毒虫吃出了二十年的寿命,全身剧毒,食之必死,救不了你!”

  卧槽!这考验也太吓人了!

  大春便说了一下刚才元神出窍的情况。

  关银屏眉头一皱:“应该是毒蛟在拘魂!好在你神智坚毅才能及时回魂,这也的确算是领略仙术的机缘……总之,你由此发现了地下的毒蛟,它的水界妖术会吸收囤积周边百里的水,这就是水井枯水,也是本地百里干旱的祸源!”

  原来如此!

  大春忙问:“那光柱又是?”

  关银屏摇摇头:“可能是异宝吧。不过都是镜花水月,通常不在人间界,不必多想。”

  大春只得说道:“永昌城在发各种求雨治旱的悬赏求贤令,那我们——”

  关银屏沉声道:“想多了,我是来和毒蛟拼个同归于尽的。至于你,就由你来继承我的遗志吧,等我战死后,你就接收我溃散的将星,应该能给武将符升个好几星,我来不及教你的,她可以教。”

  大春怀疑自己听错了:“同归于尽!?”

  关银屏淡淡一笑:“你以为毒蛟是什么?我说要和它拼个同归于尽还是仗着端午的优势高估自己了。”

  大春急了:“既然毒蛟这么厉害,我们也发现它了,我们就应该去城里汇报,把那些蛮王洞主都喊来啊,刚好今天过节,他们都在城里。”

  关银屏摇摇头:“现在酉时已过,毒蛟的实力开始恢复,每多拖延一刻,我的机会就少一分,更不要说毒蛟拘魂失败暴露自己,它就可能准备溜走了,更是机不可失。”

  大春难以接受:“那你也不至于去拼命啊!这是孟获的地盘啊,不管它不行?”

  关银屏呵呵一笑:“连百里之地的百姓都无法造福守护,还谈什么心怀天下?嘴里喊着忠义,心里想着生意,口口声声要求别人不怕死,那自己敢不敢死个试试?当然,我不是说瘸爷和小五,他们几个都是很忠义的……你出去以后,和他们谈谈今后的理想,他们值得一交。”

  大春浑身一震,这是在影射忠义堂的问题?是在交待组织的后事?

  关银屏又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真以为是生离死别啊?我可是将星,只要你把武将符升到七星,我没准心情好就回来了!”

  能复活的啊!早说!

  不过居然还有7星?我以为最高只有5星!这要的碎片怕是多的有点不敢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