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岁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阵法之道

岁骨 浮生梦如霜 4036 2020.10.18 09:03

  阳枫隐匿身形在一旁冷眼旁观着。

  石凯在跑出一段距离后,却发现青焰狮犼兽并未向他追来,停下脚步后,回首狠然喊到:“一起上,就不信我们三人还敌不过一只受伤的妖兽。”

  苏尘自负一笑,背上长剑出鞘,以玄气御剑,如箭矢离弦瞬发而出,攻向青焰狮犼兽的眼眸。

  沈清泉从乾坤戒中取出两把短刃,欺身而上,行如影,疾如风,瞬间来到青焰狮犼兽身下,直奔其腹划去。

  因为青焰狮犼兽只有腹部没有被鳞片所覆盖。

  石凯人如猛兽,四肢着地,后退猛然一蹬,如猛虎扑食之势,一拳朝青焰狮犼兽的硕大头颅砸去。

  “吼——”青焰狮犼兽怒吼一声,身上青焰大盛,抬起前脚轰然踏下,以它为中心,一股青焰火浪迅速向四面八方横扫而开。

  三人见势不妙,纷纷收手而退,躲开青焰狮犼兽的攻击后,三人聚集一起,脸色凝重无比。

  对于青焰狮犼兽的实力,或许他们还是有所低估。

  “青焰狮犼兽的伤势怕是已经恢复大半,如果我们再留有余力,今日谁都别想活着离开狮犼山脉。”石凯沉声道,与此同时,手中已经带上一双犹如虎纹爪套,五根手指长的利爪散发出森寒的气息,极其锋利。

  “地器吗?既然如此,那在下也就不再藏拙了。”苏尘看了眼石凯手上的虎纹爪套,傲然一笑,随后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把玄色长剑,长剑通体玄色,给人一种深邃之感,丝毫没有锋芒的气息。

  “地器暗影玄剑,这把在地器中都算是极品的宝剑,看来玄道宗对苏尘兄的期望很高。”沈清泉双目一凝,似笑非笑地道。

  “没想到沈兄有如此眼力,没错,这把正是我的师尊,玄道宗宗主亲自传授给在下的。”苏尘眸中傲气不加掩饰,看着沈清泉还是拿着两把玄器短刃,闪过一丝不屑之色。

  沈清泉眸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缕阴沉,不再多言,严正以待着。

  “杀!”石凯爆喝一声,人如猛虎,纵身扑向青焰狮犼兽。

  对他而言,他的体魄之力就是最强的杀技。

  “吼——”青焰狮犼兽大怒,对于石凯三人的一再挑衅,它已经失去了所有耐性,一爪压下向它杀来的石凯。

  石凯面对如小山般的青焰狮犼兽,毫不畏惧,全身力量集聚,青筋突起,一股如猛兽般的野性气息爆发,与之压来的犼爪砰然对撞。

  “嘭——”巨响响荡而开,烟尘四起。

  青焰狮犼兽庞大的身躯被强大的力量震退几步撞在洞壁之上,令整个洞穴颤了三颤,碎石纷纷掉落而下。

  反观石凯,在强大的力量下,双腿深陷地面,如入泥潭般,地面龟裂而开,显然并未讨到丝毫好处。

  在一旁的苏尘趁机,玄气御剑,只见暗影玄剑腾飞半空,幻化成数十道剑影,爆射下青焰狮犼兽。

  “初级地杀技,落叶归根。”

  “砰砰砰——”剑影如暴雨般落在青焰狮犼兽身上,再次将其震退数步。

  “吼——吼——”青焰狮犼兽怒吼连连。

  沈清泉在苏尘出手的同时就已展开身影,此时来到青焰狮犼兽身下,手握短刃,眸中精光一闪。

  “初级地杀技,疾舞乱刃。”

  只见沈清泉快速挥动手中短刃,道道锋芒如电光石火般击向青焰狮犼兽腹部。

  “噗嗤——”鲜血应声而出。

  “吼——”青焰狮犼兽痛吼着,稳住身形后,双眸中凶光毕露,嘴中鼓涨着,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其中酝酿。

  “不好,快撤。”石凯先前听他师尊说过,青焰狮犼兽的绝招乃是口喷青焰,这青焰温度极高,哪怕以他的体魄,正面冲击下,也足以令他重伤。

  沈清泉与苏尘闻言,飞速转身退去。

  与此同时,青焰狮犼兽口中喷出一道数丈青焰,犹如要焚尽一切般。

  青焰所过之处皆为焦黑,一些树枝沾染一丝瞬间化成飞灰。

  三人迅速的躲避着,颇为狼狈。

  “地玄境中期的妖兽果然可怕。”沈清泉看着被烧毁掉大半的黑袍,心中暗惊道。

  苏尘身上的白袍也被沾染了些许青焰,早已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气度翩翩的气质,脸上有些熏黑,头发丝都被烧掉了一节,显得狼狈凌乱。

  石凯倒是事先有所准备,故此并未像二人那般模样。

  “两位,如果再不全力以赴,当真想死在此地吗。”石凯怒吼一声道。

  苏尘与沈清泉对视一眼后,点了点头,起身运转起全身玄力,酝酿着杀技。

  其中苏尘气势全开,瞬间引起所有人的注视。

  “这是……借地之势!?”沈清泉与石凯同时惊呼。

  苏尘不愧是玄道宗宗主的亲传弟子,小小年纪就已领悟到了借地之势。

  “哼,原本还想低调一番,但奈何这畜生如此厉害。”苏尘自傲一笑,手握暗影玄剑,浑身玄气陡然爆发,携带强大的气势,一剑刺出。

  “中级地杀技,破灭式。”

  一道冲天剑气如蛟龙出海,瞬间冲向青焰。

  “哧哧——”两道强猛的杀招互相僵持着,但肉眼可见,苏尘的剑气正被青焰火柱一点点消磨着。

  “还不出手!”苏尘咬牙强撑着怒喊道。

  石凯运转起玄气聚于右爪之上,怒吼咆哮如虎啸,而后冲到青焰狮犼兽身下,直下而上,一爪刮去。

  “初级地杀技,虎击长空。”

  石凯一爪正中青焰狮犼兽下腹,沿着此前被沈清泉短刃所划出的伤口,撕裂而开,鲜血瞬间如柱般一泻而下。

  青焰狮犼兽遭受重击,口中青焰倏忽一顿,苏尘见机,玄力骤然爆发,剑气直冲其首。

  “噹——”青焰狮犼兽额首的鳞片被剑气击碎,破出一道伤口,鲜血直流。

  “吼——”青焰狮犼兽怒吼连连,四脚乱蹬,强大的力量震的几人站立不稳。

  沈清泉不知何时闪身跳起,两把短刃相交,身如风钻旋转,爆射向青焰狮犼兽额首处的伤口。

  “中级地杀技,风舞。”

  “噗嗤——”沈清泉双刃直插进青焰狮犼兽额首之中,玄力冲进其体内,如风乱舞绞杀而下。

  “吼——”青焰狮犼兽哀吼一声,身子遽然一顿,青焰消散,随后轰然倒下。

  “嘭——”庞大的身躯砸在地面之上激起一片灰尘。

  三人分散而立,大口的喘息着。

  此战惊险无比,要不是他们有地器,还有超出自身境界的杀技,以及默契的配合,想要杀掉青焰狮犼兽,无异于痴人说梦。

  青焰狮犼兽一死,三人之间的气氛悄然间变得有些微妙。

  “石凯兄,青焰狮犼兽已死,你说好的酬劳就不必了,我只要这洞中的宝物即可。”苏尘淡笑着道。

  “我石凯一向言而有信,这是一件玄器,望苏尘兄弟收下。”石凯说完,随手甩出一件长剑玄器给苏尘。

  苏尘看都未看一眼,不屑一顾道:“在下先行一步。”

  话音刚落,苏尘就直冲冲地冲进洞穴之中。

  “哼,想捷足先登,那得问问我同不同意。”石凯摘下虚伪的面具,冷哼一声,纵身跟去。

  沈清泉并未急着跟去,突然回首望向一颗巨树,眉头一皱,再看了一眼青焰狮犼兽的尸体后,施展开身形向洞**追去。

  “好险。”阳枫躲在巨树后,屏着呼吸,心中暗惊。

  刚才在青焰狮犼兽倒地后,他心中有些惊喜,而泄漏了一丝气息,要不是及时收住,怕是要被沈清泉发现。

  “这沈清泉绝非等闲之辈,他给我的感觉,比石凯与苏尘还要危险。”阳枫暗道。

  待过了片刻,阳枫确定三人已深入洞穴中时,现身来到青焰狮犼兽尸体旁,收起掉落在一旁的玄器长剑,心中不由苦笑道:“这么好的玄器怎么在他们眼中就跟垃圾似的。”

  阳枫默默的咬破食指,一滴滴落而下,将玄器长剑滴血认主后,直插青焰狮犼兽腹部,取出腹中的妖丹。

  这是一颗青绿色的妖丹,足有拳头大小,在其中还闪烁着青色火焰,握在手中,一股灼热的气息从中散发而出。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阳枫欣然一笑,随即将青焰狮犼兽的妖丹收入乾坤戒中,施展开影遁步向洞**迅速冲去。

  这洞穴腥臭无比,要不是阳枫曾在断域山脉中历练,与妖兽时常接触,否则关是这股臭味就能让他呕吐不止。

  越往深处,这股腥臭就越是浓烈,光线也越来越昏暗,阳枫不由放慢脚步,小心跟进。

  突然,前方出现三道三丈大小的洞口,深不见底,这让阳枫一时之间难以抉择。

  “看来他们三人选择了不同的路。”阳枫走进观察着,发现三道洞口处都有一些脚印痕迹。

  “富贵险中求,拼了。”阳枫心中一横,大步向中间的那道洞穴处走去。

  洞**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阳枫只好小心翼翼的一步步朝里走去,精神时刻紧绷着。

  对于未知的东西,人的心中往往都会有一丝恐惧,阳枫也不例外,但一想到这其中或许有奇宝,他只能强行压住心中的那丝恐惧,硬着头皮往前走。

  不知走了多久,阳枫忽然感觉到前方有着一丝玄力波动,于是脚步加快。

  “这是?”阳枫怔怔出神道。

  只见在前方,一道将整个洞穴都挡住的玄力巨阵正缓缓转动着,其上篆刻着晦涩玄奥的咒文,一丝丝奇特的力量从中弥漫而开。

  “没想到在这洞穴之中竟有传送阵的存在。”夜魍讶异道。

  “传送阵?这是什么阵法。”阳枫疑惑问到。

  “古人创修炼之法,除了杀技之外,还有精采绝艳之人另辟蹊径,创造了阵法之道,阵法一道玄奥无比,一般人难以修炼,故此甚少有传承流传,但是相同等级下,阵法之威,远胜于杀技的破坏力,而阵法一道衍化万千,除了攻击力极强的阵法外,还有各类阵法,比如说眼前的传送阵法,是可以将人传送至另一处之地。”夜魍解释道。

  “没想到还有如此神奇的东西,不知我是否能学会,可惜没有此类书籍,不然我定要尝试一番。”阳枫望着眼前不断转动的传送阵,心驰神往地道。

  “臭小子,或许你不知,本座曾经就是一名七重神阵师,是玄元大陆公认阵法造诣上最强之人,哼。”夜魍傲然冷哼道。

  “七重神阵师?这是什么,很厉害吗?”阳枫一脸认真地问道。

  “…………”夜魍一阵无语,他一时给忘了,这小子就是初出茅庐的小毛孩,哪懂得七重神阵师到底有多强。

  夜魍平复着心中的情绪,旋即道:“阵法一道与玄力修为一样,玄气境对应玄阵师,地玄境对应地阵师,天玄境对应天阵师,而神玄境自然就是对应神阵师。”

  “也就是说七重神阵师所对应的就是七重神玄境的强者了。”阳枫惊叹道,突然想起鬼祭灵阵,想来那就是夜魍生前所设下的阵法吧。

  “没错,但也有例外,阵法一道有些特殊,对于个人的悟性要求极高,一些修炼天赋极高之人并非就有阵法一道的天赋,就好比林玄虚,虽说修为世间最强,但对于阵法一道一窍不通。”夜魍有些得意道。

  “明白了,也就是说哪怕这个人修为多高,但如果对阵法的悟性不行,有可能就会形成修为虽在提升,但阵法造诣却会止步不前的局面。”阳枫恍然道。

  “没错,你小子不算愚钝,或许真有阵法天赋也不准。”夜魍高深莫测的道。

  “真的?”阳枫惊喜问道。

  “这要经过测试才能知道,此刻先进那传送阵,看看到底通往何处再说。”夜魍难得笑道。

  阳枫点点头,有夜魍这个神阵师在,他不再对传送阵畏惧,大步流星向前,一头冲进阵内。

  阳枫瞬间感觉头重脚轻,四周的景色天旋地转,一股空间之力传来,仿佛将他分解成碎片一般,但奇怪的却是感觉不到一丝痛楚,霎那间,阳枫又觉得自己被重新拼接而起,待他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身处在一处空地之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