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爬出个黎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爬出个黎明

落石教练

  • 短篇

    类型
  • 2020.02.22上架
  • 4.19

    连载(字)

0位书友共同开启《爬出个黎明》的短篇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跌入谷底

爬出个黎明 落石教练 3017 2020.02.22 08:00

  一阵寒风灌进衣领,肖亦本能的缩了缩脖子,他面前那辆白色林肯发出一声轰鸣,扬长而去,卷起地上的雪沫,形成一道白色漩涡,在阳光反射下,还闪着有点刺眼的光!

  肖亦扬起脸,摆出无所谓的表情,把手里的离婚证书揣进兜里,嘴里嘟囔着:“麻的,不就离个婚么,有什么了不起,老子还自由了呢!”

  肖亦瞪了一眼那辆SUV消失不见的方向,迈步走向路边。

  肖亦想打车回家,可是在路边拦了十几分钟,一辆空车都没有,衣着有点单薄的他,不禁开始后悔出门前没有多穿点衣服。

  肖亦所在的庭州市地处我过最偏远的西北省份,地域极为辽阔,而且很多地区都属于高纬度冬季严寒地区。

  12月底的太阳,就像一坨会发着黄光的冰球,不但没发出一丝热量,还顺便吸走了空气中的一切温度。

  12月的寒风,就像把无形但锋利的刀,可以直接穿过衣服,刺进皮肉,直接冲进了骨头里!

  肖亦已经感觉到浑身都冰冷透了,牙齿止不住的打着冷颤,心里又不禁有点后悔,如果刚才不用语言刺激他老婆……呃不,是前妻,兴许还能坐她的车走!

  肖亦四下张望了一下,也不知为什么,今天路上出租车特别少,而且经过的都拉了人,感觉真是丧到家了。

  大约50米开外,有个公交车站,肖亦实在不想等了,向公交车站方向走去。

  正走着,身后一声浑厚的汽车轰鸣传来,肖亦回头一看,身后来了一辆公交车,他连忙加快脚步小跑起来,希望能赶上这一辆车。

  由于气温很低,路上的雪刚化掉马上就又冻上,被行走的车辆一压,就形成了光滑瓷实的冰路。

  好死不死,平时根本不穿皮鞋的肖亦,因为今天跟前妻来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所以穿的是恰好是正装和皮鞋,在这种滑溜溜的冰雪路面上,皮鞋完全不防滑。

  肖亦一边小跑还要一边保持身体平衡,速度根本快不起来。他一边小跑,一边手舞足蹈的保持着身体平衡,还得一边不停的喊着:“哎……哎……等一下……我要上车……”他的样子看起来既狼狈又滑稽,但他这会也顾不上其它的了。

  万幸的是,总算在最后一刻赶上了公交车,一脚刚冲上台阶,车门“哗啦”一声在身后关上了。

  关门的一瞬间,一股剧烈的痛感传入大脑,疼得肖亦瓷牙咧嘴。

  他回头一看,左手还抓在车门左侧上台阶的把手上,胳膊肘却被夹在了车门缝里,而且好死不死,还刚好压到了肘部的“麻筋”上,这种又麻又疼的感觉,让肖亦身体不停的颤抖。

  司机斜眼用余光瞄了一眼,重新打开车门,又马上关闭,肖亦皱着眉头,趁着一开一关的间隙赶紧抽回胳膊,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看向司机,怒道:“大哥,人都没上来呢急着关什么门?你这水平是怎么开上公交车的?驾照花钱买的吧?”

  司机一脚油门轰下去,斜着眼了肖亦一眼,说:我还以为你准备花式溜冰溜回去呢,谁知你嗖一下就跳上车了,要不是我反应慢,夹到的应该是你的头!”

  车厢里顿时传出一片轰笑声……

  “你……”肖亦气的不轻,平白无故被夹了胳膊,还被人调侃了一番!

  坐在前排的一位胖胖大妈,皱着眉,眯着眼,一脸谄媚的笑着附和道:“小伙子,你可长点心吧,你上车就心不在焉的,夹了胳膊怎么能怪人师傅呢?我可看到了,就是你忽然跳上来的,人家司机师傅一点问题都没有!”

  肖亦实在懒得跟大妈多费口舌,从兜里摸出个钢蹦扔进投币箱,走到后门边的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肖亦刚坐下,就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看他,他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一位穿着考究的阿姨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就坐在过道对面的位置上。

  小女孩长的漂亮极了,一对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就像会说话一样,小脸圆乎乎粉嘟嘟的,上身穿着带粉色卡通图案的羽绒服,戴着针织的小兔帽子,围着白色针织围脖,戴着一双粉色手套,她正忽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呢。

  肖亦一边揉着又麻又疼的胳膊肘,一边对着小女孩眨眨眼睛,然后友善的笑了笑。

  小姑娘忽然说道:“大哥哥,你胳膊还疼吗?”

  肖亦说:“当然疼了呀,那个门是用铁做的,很硬的!我的胳膊是肉和骨头做的,很软的,所以我碰不过它!”

  小女孩被肖亦说的话逗的咯咯笑,还用小手一拍自己的脑门,说:“艾玛,那你要是穿厚点,不就碰不疼了吗?”

  跟小姑娘聊了一会,肖亦知道了小姑娘的名字,她叫云筱雨,小名叫小雨点。

  肖亦学着小姑娘的得语气调侃道:“艾玛,小雨点,你这名字真有意思,你到底是多云呢?还是小雨?”

  小雨点咯咯的笑着说:“妈妈说我是上半天春夏秋冬,下半天阴晴雨雪,没准儿!”

  肖亦又问道:“那你自己觉的呢?”

  小雨点收起笑容,认真得想了想,然后眨眨眼睛说:“那要看我的心情咯!”

  肖亦也被小女孩逗笑了。

  忽然肖亦的手机震动了,那是肖亦设置的短信提示,肖亦从兜里掏出手机,屏幕上蹦出“前妻”程一诺发来的信息:“限你今晚10点之前,把你的东西全部打包搬走,不然我就扔出去了。”

  看完信息,肖亦顿时怒从心起:麻的,这也太狠了!上午刚办完离婚手续,这就要把我扫地出门了,一点商量都没有。

  肖亦知道从他前妻口中说出这番话,就代表她已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打定主意了。

  肖亦的前妻程一诺,算是个比较成功的职业女性,名牌大学毕业,在当地一家数一数二的大型企业里做高管,管着好几个厂的生产,是公司里地位比较高的副总。

  她有着成功女性的全部优点和缺点。优点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

  肖亦心说:虽是优点,不过按刚才这个短信来看,用错了地方也挺让人讨厌的。

  女强人的缺点呢,就是控制欲极强,过于强势,一般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早晨在民政局,就因为两人几句话不对路子,人家上车就走,硬是留下肖亦一个人再寒风中凌乱……

  民政局离肖亦家不算远,一共就四五站路,很快就到了。

  当公交车上的喇叭报出站名时,肖亦还沉浸在愤愤不平的情绪里,没有回过神来。等到下车的乘客都走完了的时候,他才猛然间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发现车早已到站,下车的乘客都下完了。

  肖亦的座位跟后门中间隔着个栏杆,他迅速从座位站起来跑向后门。从肖亦的座位走到后门,首先要绕过栏杆,肖亦感觉自己速度已经很快了,正当他快速绕过栏杆,冲向后门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让他感觉极其不高好的声音,那是公交车的后门要关闭时气泵阀门放气的声音。

  这时的时间好像放慢了,肖亦的眼睛已经看到两扇对开的后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向中间靠拢,但是他却由于巨大的惯性却无法停止自己的身体,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后门,已经来不及多想了,他的双手本能向前伸出……

  只听到“砰”一声,后门关闭!

  肖亦的神经瞬间高度紧张,大脑里“嗡”的一声,然后就是一片空白!时间静止了……

  车厢内一点声音都没有,他感觉到自己渡过了有生以来最漫长的三秒钟,脖子上传来了巨大的疼痛感和压迫感……

  这时的肖亦,一脚前一脚后,整个身体呈45度角向前倾斜,像极了百米赛跑时,发令枪响后开始冲刺的那一瞬间……

  此时两扇车门是接近关闭的,肖亦的双手扒在左右两扇车门上,身体在车内,脑袋在车外,不知道是因为两扇后门夹住了颈部血管,还是因为两手太过用力,此时的肖亦满脸通红,脖子上青筋暴起,双眼瞪圆,似乎完全不相信,这种被连夹两次的小概率事件,就这么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短暂的安静后,车厢里瞬间又一片哄闹……

  “哎!夹到头了!”……

  “我靠,这样也行!”……

  “哈哈!夹头了!夹头了!”……

  “师傅,开门!”

  “咣当”一声门开了,肖亦有点猛蒙圈,抽回脑袋坐在了台阶上。

  带着小雨点的阿姨,扶起肖亦,问道:“小伙子,你没事吧?”

  后排一大哥调侃道:“脑袋被门夹了,能没事吗?”

  车厢里又是一阵轰笑,肖亦总算回过点生神来,看看四周,除了身边的阿姨一脸关切,大部分人都是一脸戏虐的看着他,好像他是一个巨大的笑话……

  小雨点惊恐的看着肖亦,还没明白此刻发生了什么!

  肖亦已经也顾不上这个小可爱了,此刻他心中愤怒的情绪全部指向了他的前妻,要不是这个碧池,老子也不至于连续被夹了两次!

  忽然司机师傅不合时宜的声音传了过来:“哎哟我去!你没事吧?我们的前后门可都有关门防夹设计,门上也都安装了防撞橡胶,一般都没啥事儿,就是为了防止你这种顾客,上车夹肘,下车夹头!我服了你了!”

  车厢内又是一阵轰笑……

  肖亦已经听不下去了,这辆车上他一秒都不想多待,就十分钟的时间,他已经变成了一车人眼中的笑话,他瞪了一眼司机,迅速从车上走下去。

  路上寒风还在吹,肖亦裹紧外套,低着头,顶着寒风向家里走去……

  肖亦回到家中,发现程一诺并不在家,于是坐在沙发上思考了起来……

  沙发后的墙上空空荡荡,那原本是挂着两人的旅行结婚照,电视柜上的照片框也被收了起,门口的留言贴,都不知几年没用过了。

  鞋柜里全是程一诺的鞋子,肖亦本就没几双的鞋还放在地下室。

  虽然自己同意离婚,但主要还是因为程一诺离婚意愿强烈。而程一诺要离婚的主要原因,肖亦认为,主要源于自己这些年事业上的连续失败,和在家庭内部承担的责任太少。

  而程一诺在事业上做的风生水起,和自己渐渐拉开了差距,落差太大了就无法平等对话,于是沟通也就越来越索然无味。

  无非就是她不停的责怪肖亦犯了各种错误,肖亦又怪她过于强势,二人的沟通都是相互责怪的无效沟通,无效沟通还不如不沟通,于是沟通也真的越来越少。

  没有了沟通,时间一久,两个人心理上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二人先是颇有默契的分房睡觉,最后慢慢演化成了各过各的,最终导致了程一诺提出离婚。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二人分房都两年多了。虽然肖亦并不想离婚,但也承认就这样过下去也的确索然无味,待在这个家里,一点温暖的感觉也没有,就像个二人共同拥有的旅馆,只是用来吃饭、洗澡和睡觉。

  家里的开支程一诺包揽了大半,肖亦自己连在哪里买水电气都不太清楚,程一诺也懒得使唤他,有什么事直接就自己动手了。

  两人就这么奇奇怪怪得在这个屋里住了四五年。

  现在终于要结束了,肖亦自认为肚量还是有一点的,感觉到婚姻已无法挽回后,很痛快的同意了离婚请求,并且提出房子车子都归程一诺所有。

  在肖亦看来,两厢情愿的事,没必要强求,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

  想清楚以后,肖亦就开始收拾东西,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在家里的东西,几个行李箱,十几个驼包,几个登山包,外加一个随身包,看似东西挺多,但收拾好自己全部的东西,只花了10分钟时间。

  因为这些包都基本都是装好的,这是肖亦玩户外运动养成的习惯,由于野外天气变化无常,为了提高行进效率,减少时间消耗,一般行程安排都较为紧张,所以行李基本都是装好的,需要时简单一收拾就能走。

  肖亦倒是没意识到,自己的行李早已打包收拾好了,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说走就走,难道冥冥之中注定了,他只是这个家里的过客?

  难道自己的潜意识里,早就意识到了要离婚的现状?

  肖亦苦笑了一下,算了,想不明白的事,何必非要追究个结果?

  肖亦又盘算了一下,自己该去哪里安顿下来?父母家?不行!妹妹家?不行!自己的户外店?不行!

  这些年网购早已是大势所趋,肖亦的户外店因为业绩下滑,挣不到钱已经关门了,货物也早都该甩的甩,该退的退,现在也所剩无几了,正好年底房租就到期了,去了也待不了两天,只需要年底解除合同,把剩下的零碎货拉走就完事了。

  肖亦自认为算是一个痛快人,很少因为一件事情陷入纠结,权衡利弊做出决策的效率很快,这也许是接近10次创业失败后,留下的唯一优点!脑子里闪过几个方案,都被肖亦一一否定。忽然,他脑子里想到一个地方,越想越觉得满意,那似乎是他唯一的去处了。

  打定主意,拎起行李,把钥匙放在门口鞋柜上,转身看了一眼这间住了五年的房子,回头关上了门。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他和程一诺……他的第一次婚姻,已成过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