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爬出个黎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蛰伏疗伤

爬出个黎明 落石教练 3511 2020.03.13 20:18

  肖亦找了一辆面包车,让师傅帮忙装上行李,拉着自己的家当,大约20分钟后,到达了目的地。

  这是他这些年经营户外店时,在业余时间打造的“秘密基地”,这个基地属于他和一小部分拥有共同爱好的朋友。

  卸下东西付完钱,肖亦先把东西都搬到基地里,又花了点时间给自己造了一张睡觉的床,24个装满啤酒瓶的纸箱摞起来,铺上户外用的防潮垫和睡袋,躺上去一试,正合适!

  肖亦的“秘密基地”,其实是一个老式小区里的旧锅炉房,这种老式小区,一般都是早年国营企业的家属院,早些年冬季都是自行供暖的,后来为了节能环保,改善城市空气,基本改成了城市集中供暖,也从烧煤供暖改成了烧天然气。

  这种老式锅炉房,也大部分都拆除了,但这个锅炉房的原属单位早已倒闭,拆除锅炉房的费用无人承担,而且老式小区的建筑容积率较高,老锅炉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拆除它的费用不低,但拆出来的空地却远不够盖一栋新楼,所以拆除的事就这么耽搁了下来。

  肖亦开了几年户外店,并拥有一个户外俱乐部,经常会组织一些户外爱好者去搞徒步,穿越,露营之类的户外活动。

  毕竟出去活动就需要购买装备,肖亦的初心也是为了促进装备销售,但也就此收获了一批具有共同爱好的朋友。

  肖亦的户外俱乐部,巅峰时期拥有约2000多名成员,他们一度是这个城市里最大的户外俱乐部,大部分成员属于初级阶段的“新驴”,极少数是有一定户外经验的“老驴”。

  他无意间从一个老驴那里得到这个锅炉房的消息,经过驴友的帮忙协调,他们以很低的代价,将这个锅炉房的使用权拿下,由肖亦和几位驴友共同出资,一起花了几个月时间,在里面建设了简单的攀岩墙和一些训练设施,将锅炉房改造成了俱乐部的基地,并且命名为“攀爬时光”俱乐部,对于热爱攀岩的人,攀岩的时光是一种非常惬意的享受。

  设施建成后,只对俱乐部内部开放,而要加入俱乐部,只需要缴纳数额不高的会员年费即可。

  由于驴友的自发宣传,他们的俱乐部在这个城市里迅速走红,俱乐部一度门庭若市,他们的俱乐部也成了这个城市里,唯一拥有像模像样的“基地”的俱乐部,这也是他们的俱乐部顶峰时刻能达到2000人的主要原因。

  由于经历过巅峰时期,那时每年的会员费都能收不少,肖亦和几个骨干一商量,用收取的会员费,逐步完善了基地里面的基础设施,扩大了攀爬面积,用上了更好但更贵的面板和攀岩手点,接上了暖气,接通了网络、上下水,修建了卫生间和洗澡间等基本设施。

  几年的时间过去,现在还能继续坚持下来攀岩的人已经很少了,基地也没有了往日的喧嚣热闹,攀岩墙也由于逐渐老化等原因,看起来早已没有了当年的吸引力,剩下的都是真心喜欢攀岩的死忠粉,他们慢慢形成了一个核心的小圈子。这些人员就相对比较稳定了,大家都有自己的事业,平时都是在业余时间相约俱乐部,享受纯粹的“攀爬时光”。

  由于肖亦在里面花的时间和精力最多,就被大家默认为团伙的头目。

  为此,肖亦还一度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自己在这里折腾这些的初衷,并不是为大伙服务,而是为了多卖装备,他也很认真的告诉过大家,但大家似乎并不计较。

  所以当他大家推举肖亦为团伙头目的时候,让肖亦很受感动,于是他也真心的为这个并不盈利的俱乐部做了不少事,就这样几年坚持做下来,虽然没挣到什么钱,但他仍乐此不疲。

  再说肖亦的户外店,几年前刚刚开业的时候也是很红火的,但没过两年好光景,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都开始选择网上购物,于是肖亦的户外店业绩开始逐步衰退,再到后来肖亦自己都开始网上购物了,于是他开始明白,实体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开始跟厂家退货,不能退货的就低价甩货,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把货品处理的七七八八,还好脑子转弯快并且甩货没犹豫,虽然店倒闭了,但老天爷总算给剩了条底裤!

  另外,苦心经营了几年的俱乐部,也慢慢失去了吸引力,参加俱乐部的人越来越少,就越来越没钱更新和维护设备,这个越来越老旧和破败的基地,也显得有点跟不上时代了。

  但肖亦坚持认为,因为知道这个项目的人还太少,大家没有体会到攀岩项目的魅力。

  俱乐部这几个“老炮”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两三天不摸岩壁就手痒心更痒,经常晚上厚着脸皮给肖亦打电话:老大,给开开门吧,好几天没爬了……

  所以说,并不是这个项目本身不好,而是他们在营销、宣传、经营等方面出了问题,只要弄清楚这里面的问题,并把错误纠正过来,也许这也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肖亦寻思着,看来最近得找几个高手聊聊,虽然在俱乐部大家聊的大部分内容,都跟攀岩和户外有关系,但时间久了互相还是了解一些,俱乐部里真有几位做生意的高手,到时候一定要虚心一点,跟人家请教一下。

  肖亦想了想,其实这些年自己在这个俱乐部里投入的时间,远远多于投入到家里的时间。

  自己大部分的业余生活都投入到了俱乐部里,他为这个非商业化的机构,付出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不为别的,只为单纯的喜欢。

  当然,卖装备只是顺便的事儿,想到这里,肖亦只能厚颜无耻的笑笑。

  肖亦一度认为自己做的没什么错,直到程一诺提出离婚,他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家庭,不光是对家人的陪伴,还有他应该承担的家庭责任。

  虽然他仍坚持认为这是一个误会,而不是一个“错误”,但离婚的现状还是让他内心开始有所怀疑,自己真的没错吗?

  哎~不管对不对,离婚已成现状,而且自己也是同意并且签了离婚协议的,所以在可预见的时间之内,肖亦也只能先把自己安顿在这里了。

  肖亦自认为不是一个纠结的人,喜欢简单直接,顺其自然,所以程一诺提出离婚后,在他确认了没什么挽回余地的情况下,很痛快的接受了这个结果。

  安顿完睡觉的地方,肖亦又把厨房的操作台收拾了出来,把自己做饭用的气炉、气罐、锅碗瓢盆摆了上去。

  操作台是用攀岩板剩余的材料做出来的大台子,台子底下用岩壁钢结构剩下的方管焊了个架子,再喷上黑色防锈漆,,长1.22米,长2.44米,完全满足了俱乐部聚餐、开会、办公的全部需求。

  肖亦忽然想起来,应该给大伙说一声,毕竟俱乐部不是自己的私人财产,于是打开微信,在一个叫做“爬出个黎明”的群里发了一条信息:@所有人。因个人原因,从今天开始,我本人要在基地住一段时间。我习惯晚睡,所以晚上欢迎骚扰,但请自带晚餐。另,晚上10点是我思考人生的时间,所以10点以后恕不接客。谢谢!

  这个群就是从几千会员里,自然淘汰筛选出来的,没有坚持下去的都自然淘汰了,最终坚持下来,并且大家还能继续在一起攀岩的小圈子,一共就这么三四十人。

  消息发出去之后,肖亦就放下下手机,开始给自己做晚饭,由于没有事先没有准备,所以只能吃泡面了。

  三分钟后,第一口泡面刚刚入口,忽然电话响了,屏幕显示“二哈”,肖亦笑笑接起电话。

  肖亦:“啥事儿?”

  二哈:“老大,你被嫂子赶出来了啦?”

  肖亦:“差不多吧”

  二哈:“艾玛,你开心不?晚上要不要庆祝一下?”

  肖亦:“哎~哎~别来!别来!你还是周末再来吧哈,早点休息~拜拜!”

  二哈是肖亦的徒弟之一,也是最早加入俱乐部的成员之一,大学毕业了几年,家里条件不错,在政府部门工作,收入稳定。

  但看起来确实一副纨绔子弟、吊儿郎当的样子,一点正形也没有,而且说话感觉特不着调,所以被大家叫做二哈。

  但是相处的时间久了,就能发现实质上人很不错,是个嘴贱心善的小伙子。

  这边刚挂完,电话又响了,屏幕显示“晃老斜”,接起电话:

  晃老斜:咋?手续办了?

  肖亦:办完了,在基地住几天。”

  晃老斜:嘿嘿,想喝点不?

  肖亦:我好着呢,改天喝,少不了你!

  晃老斜:嗯,明白人!得,挂了吧!

  晃老斜40多岁,之前是地质队的勘探队员,专业能力非常强,为人简单直接,非常耿直,年轻时在单位没少得罪领导。

  前些年由于野外勘探时遇到山体滑坡事故,在危机情况下迅速决断,保护了队员和勘探设备的安全,自己却差点死于非命,由于决策有功又是因公受伤,然后就被“提干”的,不能做自己最擅长的野外工作之后,干脆退居二线了。

  退居二线之后,他把大部分业余时间都投入了户外运动中,通过这种方式重新回到了他最热爱的大自然,肖亦也是通过发活动认识的,俱乐部成立以后,晃老斜也是俱乐部最早的骨干成员以及出资人之一。

  因为身怀“绝技”,有真技术,但却好喝酒,总喜欢喝到晕晕乎乎,晃晃悠悠,走不了直线的程度,所以得到外号“晃老斜”。

  这边电话还没放下,又响了,屏幕显示“晕头小丸子”

  晕头小丸子:“师傅,你怎么睡基地了?你跟师母吵架啦?”

  肖亦:“没吵架!就是基地住几天!”

  晕头小丸子:那师傅你晚上睡觉注意哦,别着凉了,明天我给你送红糖姜茶去!

  肖亦:“别!我又没着凉,送什么姜茶……”

  晕头小丸子:哦,那师傅,周末请你吃雪糕哦!

  肖亦是:好的好的!拜拜!

  晕头小丸子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姑娘,大学刚刚毕业,正在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实习。从大学就开始喜欢攀岩,总是梦想诗与远方,在大学里就开始参与俱乐部活动,也算是骨干成员之一。小姑娘总是晕晕乎乎的,所以被称为“晕头小丸子”。

  刚刚挂掉,第四个电话显示是“萌宠”,萌宠是肖亦的徒弟之一,还在上大学,为人憨厚实诚,喜欢体育运动,大学期间无意中参加了肖亦组织的活动,接触了攀岩运动后,义无反顾的加入了俱乐部。

  ……半个小时内,肖亦接了七八个电话,虽然哭笑不得,但也让他倍感温暖,攀岩这个圈子,相比很多其他的圈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干净很纯粹的。

  肖亦接完电话,忽然想起打开微信,群里早都炸锅了。还好打过电话的人,已经帮肖亦在群里安抚了大家,肖亦也终于吃完了晚饭。

  此刻,躺在床上的肖亦心绪难平,他回顾了一下自己30多岁的人生,似乎就是一部大写的“失败史”!

  大学毕业后曾先后在多家公司供职,行业涵盖了建筑、建材、中央空调、国内物流、国际货运、服装鞋子、军警用品、应急物资、救援装备、品牌加盟、招商引资,大学毕业10多年,先后干了十几份工作,最终决定遵从内心,加入户外运动行业。

  每一份工作一开始都极其顺利,但是到最后总会遇到一个瓶颈,任肖亦怎么努力都无法突破,于是肖亦对上班这件事,心灰意冷。

  肖亦曾经以为之所以遇到瓶颈,一是因为为人耿直,不喜欢拉帮结派,溜须拍马,虽然客户反响不错,但却总是不受领导待见。二是在专业上,他的思维过于激进和跳跃,一般老板和领导都比较追求稳妥,所以不敢给他更大的自由。

  痛定思痛,肖亦认为自己应该尝试创业,自己给自己创造平台。然鹅命运就是这么奇怪而现实,接下的创业历程,10次创业10次失败,命运并没有因为他“怀才”就给他特殊照顾,而是给了他更残酷的考验。

  这个阶段得肖亦,认为自己应该坚持,只要有一个好的机遇,就能得到突破,所以尽管10次创业全部失败,他仍然心怀希望,保持乐观。

  后来由于跟程一诺意见不合,婚姻里也无法安生,为求得安静,他就经常躲在店里看书,看了大量的心理学书籍,慢慢才发现大部分的失败都是自己的问题。

  这时候肖亦才慢慢静下心来,开始自我反省,慢慢的感觉到自己浮躁和激进的部分开始变少。

  就在这个阶段,他们建造了“基地”,现在户外店倒闭了,基地却意外的生存了下来,只不过生存状况很一般罢了。

  而肖亦认为,攀岩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项目,只要自己抓住机会,哪怕只是坚持下去,一定会看到曙光,只不过现在的坚持有点艰难罢了。

  完全安静下来之后,肖亦终于可以思考一下自己的事情。

  晚上10点以后一直是他最喜欢的时间段,也养成了在这个时间段独立思考的习惯。

  今天的主题肯定是:离婚以后,自己的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经过权衡,肖亦认为,不管自己的下一步要做什么?都是需要资金的,自己撤店、退货、甩货收回来的那点资金,还是要用在刀刃上。

  既然基地可以免费住着,那么房子暂时就可以不租了,这样就省了很多开支。

  应该先把自己安顿下来,然后再找一个可以创业的方向。

  首先必须得在户外运动领域之内,一是喜欢,二是熟悉,而且这边的自然资源也比较丰富,目前还没有相关部门的强力干涉,所以大部分户外资源是免费的。其次,项目必须投资小,见效快。

  传统的产品销售模式已经走不通了,那需要房租、货品、人员……都需要很大的投资。

  关键重资产模式现在也没这个资金实力,那就得往轻资产的方向琢磨。

  轻资产也就是以服务为主,但具体做什么呢?

  忽然,一道亮光在脑海里亮起,这个思路复合所有的要求,也许这就是一个机会,可以先这样试试……

  一有思路肖亦就开始兴奋,索性坐起来,拿出电脑,新建了文档模式,开始奋笔疾书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