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爬出个黎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篝火晚会

爬出个黎明 落石教练 4895 2020.03.29 05:13

  吃过早饭,肖亦收拾好装备,开始穿戴个人攀冰装备,穿好后他带着二哈和萌宠向冰壁走去。

  萌宠问道:师傅,野外攀冰的绳子好像比岩馆攀岩绳子的细哦?

  肖亦笑笑:野外作业么,都讲究轻量化,东西越轻越省力气呗。

  萌宠:那细绳子没有粗绳子耐磨吧?

  肖亦:那倒不至于,攀爬用的绳子,无论粗细都要满足承重能力、延展性、耐磨性和耐冲坠次数的严格要求。

  绳子细是因为用了更高端的材质,攀冰用的绳子一般都有防水功能,所以价格也更贵。这一卷细的防水绳,够买咱们俱乐部用的3卷了。

  萌宠:岩馆的绳子我知道,进货价就要三千块钱,哇塞,那防水绳不是要八九千块钱?

  肖亦拍拍萌宠肩膀:不然呢?不是好东西,谁敢把命拴在上面?

  萌宠咂咂嘴看着一地的装备,自言自语道:喔噻,那这这装备,岂不是要花几十万呀?我的天……

  晃老斜这是已经爬到了线路顶端,在壶哥的保护下已经开始下降了,站在下边的小丸子兴奋的手舞足蹈,一边拿着知府的单反相机各种拍照,一边喊:哇塞,老斜叔你太帅了!

  这边肖亦也准备好了,他用力的挥动冰镐,脚上的冰爪也不断的踢着冰壁,他不停的上升,冰壁上也不断的落下冰屑,随着高度的上升,他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舒展,最近心中所有的痛苦、郁闷和不快,都随着掉落的冰屑一去不返……

  一个多小时以后,肖亦大口喘着气,从高空降到地面,他的身体和内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对他来说,攀岩和攀冰都有一种说不清楚的魅力,让他魂牵梦绕,趋之如骛。

  他和晃老斜交替先锋,打好了4条线路,挂顶绳的保护站,是他们前两年用不锈钢器材做的永固性设施,因为这块冰壁夏天的时候,也是一处极佳的溪降场地。

  他们挂完顶绳之后,就开始让几个新手挨个体验攀冰。

  为了充分利用中午暖和的时间,遇到都是在冰壁下吃的简餐。

  六七个小时后,时间也到了下午五六点,山谷里太阳落下的比山外要早,肖亦看看几个新手得体力也耗费的差不多了,于是提议回营地做饭。

  几位老手都还精力充沛,因为他们都知道为第二天保留体力。几位新手都已精疲力尽,但也过足了瘾,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大家收拾剩余好装备回到营地,肖亦和知府开始准备,俱乐部里数知府的做菜品最丰富,手艺也最好,但知府大人只喜欢再野外做饭。

  平时在俱乐部都是肖亦掌厨,所以大家反而吃肖亦做的饭到最多。

  今天看到知府大人拉开架势准备做饭,知府的野营装备非常齐全,很高档的集成式野外灶具,各种锅碗瓢盆一名俱全,满足十几二十人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知府是纯粹个人爱好,所以只有肖亦、晃老斜、壶哥几位俱乐部元老吃的次数比较多,年轻的几个除了二哈,其它几位都还没吃过知府得野外大餐,但是光听二哈吹了好多次牛,就已经对晚饭充满期待了。

  大伙正在收拾装备,这时地面忽然又传来了轻微的震动,肖亦稍一停顿,马上喊到:地面有未知震动,尽快撤到安全区域。

  然后装备都不收了,迅速组织大伙往后撤退到了帐篷跟前,距离冰壁大约20几米的安全距离。

  老手们都在观察周围环境,新手们面面相觑,都有点懵了。

  几个老手迅速聚到一起商议……

  肖亦:然震动很轻微,但是连续发生了两次,而且咱们不知道源头在哪,咱们需要先搞清楚原因。

  晃老斜:同意,安全第一,我先打听打听是怎么回事。

  壶哥:你在地质队熟人多,先搞清楚状况,不然心里没底。

  知府:这里手机没有信号,用卫星电话吧,给你!说着就递过来一部卫星电话。

  晃老斜接过电话就开始拨打,知府大人从一个驼包里掏出好几个折叠椅子,给没有椅子的每人递了一把,然后掏出茶具,有条不紊的摆在桌上,然后开始烧茶。

  萌宠:我滴乖乖,知府大爷威武啊,这玩意都有!

  碰碰瞎:可不是么?土豪啊!

  知府笑笑说:我这点小玩意儿,不值一提!要说土豪,还是你们师傅最土豪,他开户外店挣的钱,大部分都添置成攀岩攀冰和野营装备了,他的装备,都够咱们俱乐部几十人在野外玩的了。

  小丸子:就是,你们这俩没见识的,师傅的装备能拉好几车呢!

  二哈:你说清楚点,是面包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卡车呢。

  小丸子:要你管,面包车也能拉好多。

  萌宠:嘿嘿,师傅刚还送我一个超轻炉头呢!

  碰碰瞎:师傅,原来你才是大土豪啊?有啥好装备别忘了我呀?

  肖亦:去!一边呆着去!萌宠一到地儿,就先帮我干活,看看这边的桌椅板凳,还有那俩帐篷都是人家帮我搭的。

  你们几个就知道玩,也不帮师傅干活,我这是奖惩分明,还没罚你们呢,还好意思讹我装备?

  小丸子:就是,你们都不帮师傅干活,还想要装备,我还帮师傅干活了呢,要不是本姑娘不会做饭,师傅早都奖励我好多次了我了,是吧师傅?

  碰碰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师傅,我不是没玩过吗,看到啥都感觉新鲜,所以才跑过去看他们操作的,以后我一定改!

  肖亦抠抠鼻子,一脸奸商像:改了再说!小丸子做饭不行,不过洗碗还是很干净的,今天的洗碗任务归你了。

  小丸子一脸生无可恋状:师傅~你不疼我了~知府大叔这可有好多个碗,还有锅呢……

  萌宠:刚才撤的着急,那么多装备还在那放着呢,师傅,我过去搬过来?

  肖亦:这个不急,等老斜确认了情况再说,安全第一。

  大伙正说着,晃老斜打完电话了,过来跟大伙说:目前打听到的消息是,不是地质上的事儿,是军管区的事儿,也就是说不是地震而是人为的震动。

  大伙都看着肖亦,肖亦想了想说:不是地震就好,不过安全起见,装备先别收了,等过一会看看有没有进一步反应再确定。

  毕竟冰壁稳定性相对较差,有点振动就容易落冰,如果再有更强烈得震动,我还是建议终止活动,马上就撤。

  晃老斜:好!

  壶哥:同意!

  知府:我没意见!

  几个小年轻看几位老手都这么说,自己也没啥经验,给不了啥专业建议,就纷纷附和同意了。

  肖亦、壶哥、晃老斜开始跟知府一起做饭,四个老手野外配合多年,默契十足,速度非常得快。壶哥负责洗菜剥蒜等前期工作,肖亦负责切菜配菜,知府炒菜,顺便看着炖肉锅,晃老斜在烧烤,一边看着熬汤锅。

  四五个炉子火力全开,每个炉子上的东西都不一样,一个炒着,一个烤着,一个熬着,一个炖着,还有一个闷着米饭,场面非常壮观。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肖亦指挥二哈挂上了一盏营地灯,整个营地顿时亮了起来。

  不到一小时功夫,十几样菜刘上桌了,香味各种香味飘了出来,整个营地附近都是饭菜的香味。

  小丸子满眼的小心心:知府大叔,您简直就是厨神呀,这手艺也太棒了!

  二哈:哎,可惜就差一道红烧狮子头~大肉丸子!

  小丸子:滚!

  萌宠勤快的摆着碗筷,碰碰瞎摆着凳子,小丸子一看大伙都这么积极,于是跑过去帮肖亦,肖亦已经把野外组合刀具洗干净收起来了。

  她又跑去帮知府上菜,发现菜也上完了。

  她再看看晃老斜,烧烤也收摊了。

  左看右看也没有自己能干的活,小丸子急了:你们把活都干完了,我干啥呀?

  二哈:洗碗呀,不是早都说好了么?再说你长的圆乎乎的,本来就像个碗。

  小丸子:死二哈,你才像个碗!

  二哈:要么你去把装备收回来?

  小丸子看看冰壁左右有些黑暗的树林,一脸惊恐的说:我才不去呢,要去你去!师傅让我洗碗我就洗碗!

  二哈很自觉的招呼着碰碰瞎和萌宠去收装备,不一会,三个人就抬着几大包装备回来了。

  放好装备,肖亦这边也收拾好了做饭的装备,喊着大伙都上桌子,几位新人看着一桌大餐,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要知道,这可是远离城市的深山老林呀,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吃饱就不错了,专业一点的能凑合兼顾着营养搭配,但要做到像在城市里聚餐那样十几样菜肴,还能荤素搭配并且色香味俱全,这是很难想象的事儿。

  一两个人肯定是做不到的,必须有一个配合默契的团队!而在几位新人眼里,肖亦,知府,壶哥,晃老斜无疑就是非常默契的野外大神天团。

  等大伙都坐定了,肖亦端起酒杯,对在座的众人说到,说:今天是一年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元旦,新的一年又要开始了。

  咱们在座的各位里,有元老也有新人。

  这次活动呢,也算是咱们俱乐部一次很有特色的新年聚会。

  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新手们一阵欢呼,几位老手举起酒杯互相看看,然后爽朗的一笑,干了!

  大伙都爬了一天,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这一餐仅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一顿风卷残云,十几个菜全部一扫而光!

  几位老手习惯而又默契的的把暴露收拾好,只是把所有的碗筷放在一个大的放水桶里。

  二哈对着小丸子一声口哨,然后不怀好意的笑笑:肉丸子,该你上场了!哈哈!

  小丸子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死二哈!臭二哈!不用你多嘴,我也会洗的!

  肖亦给小丸子扔过去一副橡胶手套,笑笑说:团体出行,活是大伙一起干的,谁都不能偷懒。

  山里水太凉,二哈给小丸子烧点热水。

  另外她负责洗碗,你负责装包。

  明天还有两顿饭,把要用的留下,剩下都打包装好。

  我们准备下一个节目。

  二哈:好嘞!

  小丸子:师傅,下一个节目是什么啊?我还能赶得上吗?

  肖亦笑到:你快点洗,肯定赶得上!

  二哈:你要上台献花啊?一边洗碗一边看啊!

  小丸子一脸怒容:滚!

  这时晃老斜拿出一把开山斧,叫上萌宠和碰碰瞎走向小树林,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晃老斜砍树桩的声音。

  一会功夫,二人每人搬回来一捆干树枝,他们把树枝堆在地上,然后又跑回去,不一会功夫二人又抬回来一些很粗的枯木桩。

  他们忙活了二十分钟,营地前的空地上就堆了很大一堆枯木头和枯树枝。

  肖亦把细碎的树枝堆在中间,粗大的枯木围在外面,然后用打火机引燃了一团纸,火苗逐渐跳跃了起来。

  这时小丸子已经洗完了碗,搬了个小凳子在离火堆一米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小丸子又激动了:哇塞,篝火晚会!师傅,这种感觉好温暖!

  二哈:离那么近,小心把肉丸子烤焦了!

  肖亦:呵呵对,小丸子离的有点近,一会火大了,小心火苗烧头发!

  小丸子一听慌了,顾不上起身,双手一左一右抓着小凳子,凳子还贴着屁股,就一溜烟跑到了离火堆远一点的地方,她这一系列操作逗的打架哈哈大笑。

  这时大伙都围了过来,肖亦从一个包里出了掏出一把吉他,知府大人从一个包里掏出了非洲鼓,晃老斜掏出了一把口琴。

  肖亦说:壶哥暖个场,先唱一首!

  壶哥笑笑:来,“一块红布”

  肖亦停顿了一下,看看知府,又看看晃老斜,三人互相点点头,肖亦开始打节拍:一二三四,走!

  四人行云流水,配合无间,篝火的光将一圈人的脸都照的通红,几位新手都处在在震惊当中……

  肖亦的吉他响起……

  知府的非洲鼓想起……

  晃老斜的口琴响起……

  壶哥的歌声响起: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

  我说要上你的路

  ……

  我感觉你不是铁

  却像铁一样的强和烈

  我感觉你身上有血

  因为你的手是热呼呼

  ……

  一曲唱罢,大伙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几位老手再次互相看看,笑着到都没说话……

  二哈难得的收起了吊儿郎当的表情,安静的思考着什么……

  小丸子看着几位前辈,眼睛里亮晶晶的……

  萌宠和碰碰瞎沉默不语……

  忽然,小丸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太美了,呜呜呜……

  肖亦笑了:呵呵,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太难听了,把你吓哭了呢!

  萌宠:师傅,此生此世,此情此景,无与伦比,这感觉太棒了!我都想哭了!

  碰碰瞎:真的,太有代入感了,非常感人,太好听了!

  知府:呵呵,看来我们这四人组合评价还不错呀?

  几位老手爽朗的一笑,篝火的烟雾慢慢上升,把很多小星星带上了天空,仿佛跟星空融为了一体,天空中的星星又浓又密,跟城里见到的完全不同,好像大伙都坐在某颗星球上一样,大家离星空是如此的近,这种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前所未有!

  肖亦笑笑:好听吗?

  小丸子,萌宠,碰碰瞎,二哈齐声喊到:太好听啦!

  肖亦:再来一首要不要?

  这次连知府和晃老斜都喊到:要!

  然后大家哈哈大笑!

  肖亦想了想,说我来一首,歌曲名字叫“星空下的约会”,送给我们内心里,那个远方的女孩!

  然后他轻轻的打着牌子:1~2~3~4,手指一扫弦,吉他响起:

  已入睡,

  我关上了心扉,

  思念却执意往前飞,

  又是你在作祟,

  梦里重温你的美,

  太完美,那是谁,

  让我在梦里停留,

  不断徘徊,

  ……

  已喝醉,

  我眼中含着泪,

  嘴里还不断念着谁,

  愿和你再相会,

  走再远也要追回,

  舍不得,你的味,

  让我在梦中惊醒,

  难以入睡,

  ……

  一曲唱罢,这次不但小丸子哭了,连二哈,萌宠,碰碰瞎几位小伙子都哭了!

  此时篝火已经烧的很旺了,不仅映红了大伙的脸,也映红了大半个小广场,大伙都沉浸这美好的氛围里,没有人主动开口说话。

  这时,消息的手机“嗡嗡”的振动了两声,这是信息提示,消息拿起手机一看,一个陌生号码,文字是“在吗?你现在在哪?”

  肖亦愣了,这里是山里没信号的呀?手机怎么能收到信息呢?

  他试着回复到:你好,你是哪位?

  一点发送,过了好一会,屏幕上显示“发送中”的却一直发不出去,最后显示“发送失败”。

  肖亦心想:现在诈骗电话技术都这么高级了吗?可是为什么能收到却发不出去呢?

  算了,等有信号的时候再说吧,兴许真的是诈骗电话呢!

  说罢装起了手机……

  继续喝酒,继续弹唱!

  后来肖亦又唱了一首《思念的路》,而这种带着淡淡忧伤的歌曲,也很符合肖亦目前的现状,大伙都听的很投入。

  等他唱完,大伙又是一轮碰酒……

  然后壶哥又唱了《花房姑娘》,二哈喝的满脸通红,竟然献唱了一首《美人计》,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小丸子深受影响,唱了一首《看我72变》……

  碰碰瞎唱了一首《私奔》……

  萌宠唱了一首五音不全版《青花瓷》……

  肖亦他们一边喝酒一边唱歌,一直嗨到晚上10点,直到山谷里起风了,才扑灭篝火,回到帐篷里。

  这个晚会,几位新人非常震惊,他们终于体会到了野外生活的魅力,也明白了为什么这几位前辈在不同的年龄,不同的人生阶段,却都喜欢上了这种纯粹的野外生活。

  肖亦走进自己的帐篷,他掏出手机,翻开那条陌生肖亦又看了一眼。忽然发现这是庭州市的号码,他盯着这个号码看了半天,也没从记忆中搜索出一丝熟悉感。

  反正也没信号,回不了消息,于是放下手机,钻进了睡袋。

  这一夜,注定难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