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剑氏春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修炼地

剑氏春秋 雷吒 2551 2020.09.16 17:18

  料峭春寒,冷风如刀。

  一道未知名的山岭脊背上,两道人影迎风而立,踏雪而行。

  山脊两侧山势陡绝,难望其底,此时冰雪覆盖,远远看去,二人直如走在雪亮刀刃之上。

  眼看此时斜阳蒙蒙,飞雪四卷,当先一人剑指探出裘衣,仍指着前方,示意继续前行。

  后一人抬起头来,并不说话,只点头示意,双目隐在厚布缝隙当中,目光坚定不移。

  直至第二日晌午,二人这才终于走下山岭,寻了处山洞落脚歇息。

  “啊,师傅,累死我了。”

  后一人解开面上裹布,露出一张面带微笑,冻得通红的青年面庞,正是岳谦。

  另外一个施展火行符箓照明取暖的,自然就是冲龙道长了。

  惊州地处太仓王朝西北。

  二人自去年冬天离开郁州以后,不多日,冲龙道长便带着岳谦离开官道,开始沿着记忆中的路线,遁入郁州万千丘陵之中,西行而去。

  一路吞风吻雪,时至今日,两人已顺利踏入了惊州地界。

  道长将身上裘衣解下,叠好放在地上,一屁股坐下,这才道。

  “六十年前我便是从此山岭原路离开的惊州,兴许是当时不需顶风冒雪,只一天就走了出去。”

  岳谦其实知道也有他拖了师傅脚程的原因,不过他与冲龙道长都是心性宽宏之人。

  师傅不怪徒弟,徒弟也不自责,自然没必要提起。

  岳谦感受到符火热浪滚滚,洞中温暖起来,只真切赞叹一句。

  “师傅记性真好!”

  且知二人脚程绝非以百十里而计,一路崎岖坎坷,路过人迹罕至之地,还需以刀剑开路方能行走。

  六十年前走过一次,就能记住至今,不可不谓能人也。

  岳谦顺手将裘衣脱下,铺在地面,露出内里打扮。

  只见他背上挂着个擀面杖般的包裹。

  细看一眼,才发现原来是他把行李紧贴燎星剑中间捆扎好,又用两条带子分别系在长剑首尾,背在了背上。

  几十斤的重物若一直单肩斜跨,徒步长途,确实也受不了。

  这么个办法倒还不错。

  冲龙听他夸赞也不掩饰什么。

  “当年为师是斥候营的,路都记不住,那还得了。”

  岳谦道:“当年师傅要是不回军伍继续当兵,说不定现在就是个大仙了。”

  冲龙捋捋胡须,不置可否。

  “那时若非我一介少年热血,心怀苍生,就呆在这群山之中修行,如今修为确实估计已臻至道基,说不定金丹也有可能了。”

  岳谦嘿嘿一笑:“是啊,不过即便那时您成就金丹,可您遇不见我这个无赖徒弟,也是一种损失啊。”

  冲龙道长见岳谦自吹自擂,哈哈笑起。

  如果当时在这群山修行,确实也会错过如今的一些机缘。

  不止自己的这个徒弟,还有一身所学的五行符术,不凡的世俗武学功夫,以及一些只能意会的经验知识。

  不过转念又想。

  人世间哪有那么多如果,既行一路,就当勇往直前,时时回头顾盼,怕不是成了小女子。

  二人又闲聊几句,顺道吃了些吃食垫肚子,岳谦就躺在裘衣上沉沉睡去。

  冲龙道长将符火挪至岳谦一方,自己也盘膝入定,休息起来。

  ……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惊州地形以山地为主,一路上悬崖峭壁,怪石嶙峋,只州中间有一小块平原,宜人群居。

  二人翻山越岭,时常还需手脚并用,一路辛苦奔波,终于还是抵近了目的地。

  冲龙道长站在一处峰顶巨石之上,眺望远方。

  岳谦费尽力气,也攀了上来。

  道长指着远处一座高山高声道。

  “当年为师就是自那顶部峭壁滚下,一路跌落谷中,遇到了一番奇遇。”

  岳谦抬手遮眉,凝目望去。

  只见茫远处云蒸雾涌,风云汇聚,群山万壑大都只能露出个尖尖角来。

  但顺着师傅所指方向,能瞧得见一块浑然一体的巨峰,苍翠欲滴。

  似是一头水牛将大半脑壳泡在云雾当中,随时都会睁眼抬头朝他们望来。

  岳谦心神激荡,难用言语表达,恨不得立马就能飞去,吃下灵果,得道遨游天地。

  冲龙道长大捋虬须:“事不宜迟,咱们继续走吧。”

  两人又是一路前行。

  几番折转,终于临到一处荒草地前。

  前方荆棘遍布,灌木横生,左侧一座圆润高山,右侧壁立千仞,正是牛头状高山的崖底。

  岳谦将燎星剑取下,呈给冲龙使用。

  神剑入冲龙手中,就好似蛟龙入海,微微一抖,便发出悦耳剑鸣。

  冲龙运转灵气,激发其中阳煞与剑气出来,举剑轻松一斩,立即如劈波斩浪,划出一条路来。

  走至无路可走之处,再是一剑,继续开路。

  二人这般一路开道一路前行,不多时就抵临了一处溪涧。

  泉水由山缝溢出,汇聚成流,冲刷下来,沿着一条数米宽的水道汹涌而去,不知流向何方。

  溪涧两旁山石凹凸,草木不生。

  神剑归鞘,冲龙仰头指着溪涧一侧峭壁。

  “上行五十丈,有一块平台,便是灵果孕养之地,是为师先独自上去,还是我们一起?”

  岳谦左右观察一番,只见上面山石遭水冲刷,光滑反光,肯定不好攀登。

  可如今机缘在前,难道也要假他人之手。

  岳谦神色郑重,抱拳作揖。

  “长剑过重,攀登不便,徒儿把行李放在这儿,随您一起上去。”

  冲龙道长满意点头:“无妨,且将行囊交与为师便是。”

  话罢,二人一番物什交接,岳谦当先,就往崖上攀去。

  起初山崖尚有坡度,只要侧着身子缓缓向上,便能安稳如平地,至中间段,崖势瞬陡,基本呈垂直角度。

  岳谦不懂攀岩技艺,但心中勇气所在,也不惧怕。

  手扒在一块石头上,试试牢固程度,就开始如壁虎一般,继续往上攀去。

  冲龙道长站在崖下,负手而立,注视着自己的徒弟。

  带岳谦上崖与他而言,区区小事而已,不过他还是想瞧瞧,自己这徒儿到底有多渴望修真。

  其实岳谦一路所展示的坚韧乐观,已足以打动自己,但修真机缘可以来自一场意外,可须知仙道求索,就不是只靠意外就行。

  常人所见所遇,多是时势造就险境,只要一气不泄,便能熬炼过去。

  修道机缘所在,则多在于险远,那是险境造就时势。

  既要知可为还是不可为,更要知主动涉险,更需勇气与毅力。

  自己二十入道,红尘历练六十余载,在最不适宜修行的地方修至练气圆满,半步道基。

  其中艰难与他人可说者,不足一二。

  只有让岳谦亲自去同时抱着希望与绝望努力前行,才能真正锤炼自己的内心。

  眼瞧岳谦离平台已不足一丈,却又停了下来。

  冲龙道长手腕翻转,一张土行符立即出现在指尖,时刻准备救援。

  ……

  岳谦此时小臂酸胀,吃力至极。

  这些石头太过光滑,摩擦力极小,必须用最大力气紧紧抓住,才能稳稳当当。

  整个人贴在陡壁之上,往下看轻松,往上看却有些困难。

  抬头不知终点何在,只能瞧见一块块石头。

  他不断呼吸调整节奏,左手放松一阵,抓紧石头,右手又放松一阵。

  静伏许久,待感觉身子恢复了些气力,立马不管不顾,咬牙坚持,继续往上攀去。

  底下冲龙见状,欣慰笑起。

  这等毅力,做何事不能成?

  足下用力,如羚羊攀峰,一点一跳,几下就跃上了高台。

  人才落地,就有一只裹满血迹的手落在壁沿,一股憋力振气之声传来,岳谦缓缓露出头来。

  冲龙弯腰,大手捏住岳谦手腕,轻轻一拉,就将他带上了平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