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见习大记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从山寨到大师的蜕变

见习大记者 元宝本尊 4117 2018.11.19 09:42

  年纪大的警察气定神闲的写卷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今天会有一个百姓网的记者借调过来,上面已经来了通知了。

  想来应该就是这个了,因此,年纪大的警察根本不当成一回事。

  而有两个年轻的警察,却是在一旁偷笑,虽然看上去也是像是在电脑屏幕面前调查一起交通事故的录像,但是不管是怎么样的说,都能够看出来,这两个年轻的警察是在偷偷地笑个不停,不过是不敢大声的笑出来而已。

  此刻,外面传来了一阵洪亮的笑声说:“是百姓网的小李吧,我就知道你今天要来,跟我到办公室来吧。”

  李磊转身一看,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出现在了李磊面前。

  慈眉善目,方面大耳,活像是一个弥勒佛一般。

  王科长,公安局宣传科的王科长,也是老政工干部出身的,做思想宣传之类的工作,那可是一把好手啊。

  此刻,其实王科长既然说了,李磊一个新人,自然是不可能如此的不依不饶了。

  既然是冰山女警没有继续跟进,李磊只有比较的遗憾的跟着王科长到了办公室里面了。

  在办公室里面,王科长刚好倒茶,李磊;连忙拿起来一次性纸杯说:“王科长你忙,我自己来就是了。”

  此刻,王科长才安心的坐下,拿起来手中的茶杯,打开,清香的气息扑面而来。

  好茶,好水。

  王科长喝了一口才说:“小李啊,说实在话,你就算不是做警察,做记者的,穿这样的一身爱马仕的休闲装,也是有一点显眼啊。

  这身衣服,按照我的职业习惯来看,一两万是没有问题的吧?

  你说你作为一个记者,一个月才多少钱?

  穿这样子的一身服装,确实是会被人说三道四的。”

  虽然不是自己的手下,但是李磊既然是到了公安局工作,也算是归自己管束了,因此,王科长也是不免敲打一番的。

  李磊这个时候可是不会在领导面前贫嘴,因此,马上耸耸肩膀,比较委屈的说:“王科长这可是不能够怪我。其实这衣服不是我自己买的,都是我爸爸和我妈妈买的。

  在美国,这种衣服,一般也就是几百块而已。像是美国比较流行的瑞奇牛仔裤,也算是经典了。在我们这边三五千很正常,但是到了美国,一百多,打折的时候就是七八十就能够拿走了。

  还有小麋鹿休闲装,在美国也是大众的品牌。

  至于说这些爱马仕,登喜路,范思哲什么的,我爸爸和妈妈每次都是打折的时候购买的。

  要不就是给我邮寄过来,要不就是我过去看他们的时候他们给我塞到行李里面去。

  这我家净是这种牌子的衣服。说实在的不算多值钱,好几箱子呢?”

  这个倒不是说炫耀的意思,而是事实。

  其实范思哲也不是说全部都是贵的离谱的那种服装,打折的时候,一两百买一套也是很正常的。

  王科长楞了一下,有些意外的说:“你们家好几箱子?

  你别欺负我没有出过国啊,这东西带的多了,会收税的。

  我记得我当时多带了两件服装,就被海关查了很久。”

  李磊笑嘻嘻的说:“王科长,这事情你不能够直来直去啊。直接的带在箱子里面的不要太多,两三件就成了。

  我每次出国,差不多是都换季的那种,而且自己都是穿一身三五十块钱的便宜货的。

  提着一个蛇皮袋出去,然后回来的时候换上新秀丽,路易斯威登什么的箱包。

  到时候我妈我爸给我买的衣服我先换上一身牌子货,然后秋冬款的什么样子的服装,一样来上两三套,过海关的时候你说我换季穿的,这一般的情况下都不会为难你的。

  我的经验,一般你的服装不超过六套的话,换季的时候,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国内,轻易的都是不会当做贩子给查的。

  回来箱包连着发票一起,也是非常的抢手的那种,卖出去,别的不说,机票钱绝对赚回来了。

  当然了,我的这些牌子的衣服,有一多半是国内生产的,我家是李家村的,这个王科长应该有点耳闻吧?”

  王科长一阵的无语,这小子别看年轻,但是在出国这个事情上面,居然是一个惯犯啊,而且里面的门道也是门清的那种。

  不过想想是李家村的人,这也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李家村,贴牌生产,都是非常的有名气的那种,从八十年代就开始仿造名牌服装,后来居然混到了贴牌生产的那种。

  也算是从游击队变成了正规军,至少算是预备役的那种了。

  不过,王科长马上就想到了一个问题说:“你爸妈都在美国吗?

  对了,你爸爸不会是李铁柱吧?”

  李磊楞了一下才说:“王科长你认识我吧?”

  这个时候王科长才拍了一下桌子说:“这就对了,我说我看你怎么那么眼熟啊?

  我和你爸爸是在一个村子下乡的,你说熟悉不熟悉。

  当时我们两个人啊,成绩都不太好,我走的体育生的路线,进了警校。

  你爸爸走的是美术生的路线,最后好像确实是成了裁缝。

  但是我以前在湘南那边工作,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你爸爸联系了。

  这不是才调回来没有多长时间。

  怎么,你爸妈都去美国了?”

  李磊顿时哭丧着脸说:“是啊,好像是那边的服装公司说我爸爸的技术好,请他过去指导去了。

  估计没有两三年回不来的。

  你说有这样子的做爸爸妈妈的吗?我大学都没有毕业,他们就去美国那边自己做老师去了,指点的都是美国服装界的一些新人的服装设计什么的。

  而我呢,说是要培养我独立自主的能力,不能够做一个混吃等死的二代。

  这叫什么事情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可怜没人管没人问啊。

  每年还得我去美国去看他们去,这叫什么事情啊。

  王叔你难道就是我爸嘴里面经常说的王前进?”

  李磊这家伙也是顺杆爬,既然是熟人,前辈,自然以后要照顾一下自己才对的。

  这一声王叔,叫的也不算委屈。

  其实仔细的想想,没有父母在身边,其实也是没有人催婚,这一点,也算是意外的惊喜了。

  这个时候,王科长翻看了一下李磊的卷宗,确实是如此,姐姐姐夫都是华夏人,但是后来去了美国工作去了。

  父亲李铁柱,就是自己的那个乡下战友。

  确实是应邀去美国传授服装设计什么的。

  李磊的父母在美国的身份也确实是老师,一个本来是村子里面的农民,开始是山寨,然后贴牌,最后成为了真正的时尚界的老师,这怎么样也算是吴城的一个传奇人物了。

  说来,李磊这个人,也算是遇到了比较奇葩的那种了。

  既然是到了这里,那李磊身上的名牌就容易解释了。

  李家村的牌子啊,什么爱马仕,登喜路,范思哲之类的,只有他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仿不出来的。

  如果是精仿的话,和真正的牌子没有什么差别。

  而且人家还有搞贴牌的,自然算是真的了。

  贴牌自己卖的话,那是违反合同的。

  富士康生产的苹果手机再多,也没有看到富士康自己卖掉一部啊。

  但是人家自己用,名义上用什么内部测试之类的,这个应该是没有大的问题的,反正不盈利就是了。

  既然是一家人,那这个时候,王前进也是没有什么好客气的,笑呵呵的说:“没有错,我就是王前进,没有想到啊,和你爸爸有二十多年没有见了,转眼你都长大成人了。

  时光荏苒,岁月催人老啊。”

  感慨了一番。王前进才十分好奇的说:“那你为什么自己要做一个记者啊?

  按照你爸爸的性格,应该让你做裁缝,不对,现在叫服装设计才对啊?”

  李磊这个时候才义正言辞的说:“我小时候,想做一个超级英雄,就像是西游记里面的齐天大圣他一样的豪气冲天,威风八面。或者是漫威的老爷子斯坦李笔下的那个蜘蛛侠一样,再不济也是要做一个少林寺里面的武林高手。

  然后好替天行道,打抱不平,为民除害,匡扶正义。

  可惜啊,后来,我也离家出走去少林寺学武功,结果人家少林寺不收弟子啊,回来还被我爸揍了两顿。

  再后来,我看了蜘蛛侠,想着被蜘蛛咬一口能够变异。

  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敢咬人的蜘蛛,我在医院打了七天的吊瓶。

  再后来我才知道,其实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于是我就想着做一个记者,一样的能够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

  最后两句话其实是记者的口头禅的,这事情是很正常的一个事情的。

  在这样子的一个问题上,王科长听着,却是有点别扭。、

  看李磊这小子,怎么样也不像是那种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的人。

  小滑头一个,是那种看上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那种。

  能够把小谢给气成那样,也不容易啊。

  但是和自己说话,不卑不亢,对答如流,角色转换之快,令人瞠目啊。

  此刻王科长才慢悠悠的说:“那你想匡扶正义,做一个超级英雄,为什么后来没有做警察啊,一定要做一个记者。

  做警察,也是能够最大程度的维护正义的。”

  这话本来王科长认为是比较难以回答的,毕竟李磊义正言辞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了那么一通,而且慷慨激昂,一副随时可以英勇就义的样子。

  这时候问他为什么不做警察,确实是不容易回答。

  谁知道,李磊却是一点不客气的说:“我怕死啊。做警察是高大尚,维护正义,铲除邪恶。和平时代没有人比警察更直接的面对那些罪恶的危险了。

  但是你不能够否认警察这个职业的危险性吧?

  我们家可是三代单传,到了我这代好不容易多了个姐姐,也去了美国了。

  我的任务就是为我们老李家传宗接代,开枝散叶。我爸说了,我要是一个儿子就不认我这个儿子,必须两个以上。”

  王前进哈哈大笑说:“是你爸爸的口气,年轻的时候他就说,自己没有个兄弟姐妹的吃不少亏,这话他绝对说的出来。

  独生子女,其实有时候脾气也不算太好。

  刚才那个呢,小谢,就是独生子女,是我们公安局的一枝花,年轻,脾气大,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啊?”

  李磊却是一点都不以为意的样子挥挥手说:“这个其实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作为一个记者,遇到这种受气的事情已经习惯了。

  李磊却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说:“王科长客气了,一个刚刚的入行的警察,我才没有那么闲得慌和她一般见识呢。如果说工龄,我都比她大一年。”

  这下,王科长有些意外了,他确定李磊是第一次来宣传科,因此,好奇的问:“你怎么样知道小谢是新上班的警察呢?难道你认识小谢不成?”

  李磊挥挥手直接说:“这个其实也没有什么,一个就是她的服装太新了,还有折痕,这一般都是新警服才有的。

  还有就是他看的都是去年前年的命案什么的文件。

  命案必破啊,更何况是去年前年的命案啊。

  这样子的话,那就是说她正是处于新入行的警察的模拟学习时期。

  找到一个已经破掉的案子,反方小推理一下。

  这个也是锻炼一个警察逆向思维的本事。

  不过,为什么谢警官那么痛恨记者啊,她被记者甩过?”

  因为李磊是能够很清楚的从那个谢冰山的语气中感受到,她对记者是有一种浓浓的恨意的。

  如果不是王科长来的早,谢冰山真的有可能给李磊铐上手铐也不是不一定的。

  王科长想了想才说:“这个呢,按说是小谢的隐私,但是你们到底是要共事的,告诉你也无妨。

  小谢这个人呢,是一个热心人,但是因为她父亲是一个记者,而且在她三岁的时候就把她们娘俩给扔下一个人跑了。

  因此,小谢从小就对记者有一种特别的情绪。

  看到警察之后,是很难控制自己的。

  反正你也算是负责宣传科这边的,平时和小谢也是没有太多的交际。

  以后躲着她一点就是了。

  这丫头,其实也是一个苦命人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