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天生一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不平等条约——绝对服从命令

天生一队 小驼小驼 1 23 37942022.12.24 08:00

  “……我喜欢你什么?当然是钱了,不然还能喜欢你暴力、神经质,变态似的占有欲吗?徐浩然,你也就摊上个好爸爸,不然谁跟你过?”

  徐浩然抽着烟,听着耳边彤文昊和新来的李若轩、王忆寒炫耀情史,不知为何思绪飘向遥远的大学时代。

  那是徐浩然的初恋,他还在上学,喜欢上一个大自己六岁的女人。

  他满心欢喜的以为这就是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人了,拿着准备好的戒指准备给对方一个惊喜,却撞见那女人抱了别的男人,还说:

  “你别急,那臭小子没那么好骗,偏执得很,恨不得把我拴在裤腰带上。不过就快成了,等我要到钱,咱俩就到国外去,他那老爸再有势力,咱们也天高皇帝远了。”

  徐浩然蹲在地上抽了十根烟,等了两个钟头才上楼,表情已经调整到‘正常’状态。

  他拿出戒指,女人有些惊喜地搂住徐浩然的脖子,然后自然而然,两人就滚到床上去了。

  徐浩然不记得做了多少回,最后可怜的女人嗓子都喊哑了,徐浩然却卡着对方脖子开口道:

  “说!你这辈子不会离开我!说!你以后就只有我一个人!”

  女人实在忍不了疼,强忍着说了,然后下楼就打电话给徐浩然道:

  “我看你是真的有病!还好意思问我喜欢你什么?我喜欢你什么?当然是钱了,不然还能喜欢你暴力、神经质、变态似的占有欲吗?徐浩然,你也就摊上个好爸爸,不然谁跟你过?”

  从那以后,徐浩然再没认真过,有过几段露水情缘也都是你情我愿。

  至于业内传他O粉,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别说喜欢,他现在看见女人就觉得头疼。

  能有那样的传言,大概是总有很多女粉丝喜欢在他微博下面留言说什么:‘浩然老公么么哒’的缘故吧?

  “浩然,你为什么不和他们聊女人啊?”

  徐浩然低头发现是自家小朋友又凑了过来,惊讶于自己的没警觉,居然连一个人蹭到自己眼前都没发现。

  “…你不是也没去吗?”

  徐浩然反问,看见小孩鼓着腮帮子半枕在他腿上,有些不满道:

  “我去聊什么啊,聊我看了多少片子,还是多少小黄书啊!”

  徐浩然闻言哈哈大笑。

  也对,他想什么呢,这孩子才上初中,毛还没长齐呢!让他和那些圈子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的脏心东西聊那种事,不是把孩子教坏了吗?

  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喻安琪这么一闹,他已经不再对过往的事耿耿于怀了。

  “你都不知道,我上次约那个什么唱见,不但歌唱得好,叫得也可好听了。”

  彤文昊不愧是家里开酒吧的,情场上的事儿,他倒是经验还挺丰富。

  “文昊你小声点——教坏小孩了。”

  徐浩然有些不满地喊了一嗓子。

  彤文昊满不在乎地走过来,伸手拉起赖在徐浩然腿上的喻安琪。看着他素净小脸,有些不满地戳了戳他的额头道:

  “祈安啊,你就是太娘了。你得多吃啊,长大个儿!

  你看这腰也这么软乎,胳膊也细,腿也没劲儿,你这不行!这身体素质,昊哥就算是想带你玩,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滚,不用你带,要带也是我来。”

  徐浩然一个卷腹,起身把喻安琪从彤文昊怀里抢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喻祈安总有一种独特的占有欲。只要别人一碰这孩子,他心里就不舒服。

  “浩然——”

  喻安琪忽然被彤文昊摸了一把,有点不适应,又担心彤文昊经验丰富,感觉出什么不对来。吓得躲在徐浩然怀里,死活也不出来。徐浩然还以为自家小屁孩伤自尊了,笑道:

  “文昊,不是谁都喜欢你这样的,种马似的。现在也有不少小姑娘啊,就喜欢祈安这种白净好看的。电子竞技,打得好最重要,祈安,你说是吧?”

  喻安琪红着脸拱了拱靠在徐浩然胸口的小脑袋,徐浩然心情大好,起身道:

  “行了,闲篇儿也扯差不多了,进训练室吧,定下位置,干正事。”

  嘴上这么说,却没把喻安琪放下来,直接抱到了训练室。他能感觉,‘小孩’的身体还在抖,故意快走了几步,在他耳边低声道:

  “别怕,文昊就那样儿,没恶意。你不喜欢,以后不让他碰你了。”

  “嗯。”

  “坐吧。”

  徐浩然把喻安琪放在电竞椅上,自己帮着她开了机器,他自然而然地拿了旁边那一台。彤文昊走进来,第一时间抢了喻安琪另一侧的电脑,这波操作,看得新来的王忆寒和李若轩都是一头雾水。

  “挨得近,看操作方便,一会儿你俩就明白了。”

  喻安琪还有点神魂未定,看了眼彤文昊,发现他好像并没看出来自己的性别,鼓起勇气冲他做了个鬼脸。

  彤文昊本来有点尴尬,知道自己吓着小孩了,这会儿看他没事了,也是豪爽一笑,赶紧又跟了一句:

  “祈安那可是多少年才一个的天才,你们可别仗着年岁大就看不起他啊。”

  李若轩闻言,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旁边王忆寒却有些不屑。

  什么天才,他早看出来了这小子不对劲儿,和徐浩然关系不一般,搞不好俩人有一腿。

  他们这个圈子,凭关系上位的不在少数,若不是这样,以他的实力,也不至于一次次落选。

  游戏开始。

  众人为了测试配合,找了一个五人的FB,所谓FB就是团队人打怪的另一种称呼。一般情况下,职业战队是不打不副本的,因为比赛内容里不包括这一项。

  但今天是首次磨合,还是选择了打人机的模式。

  五人进到副本里。

  李若轩偷眼看喻安琪,他没想到这么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在游戏里居然用的枪客/刀客/弓箭手这种全攻击型的职业。

  他刚见喻安琪,还以为他肯定也是个辅助呢。

  同样困惑的还有王忆寒,青训营出身的他知道最不好混的位置就是近战DPS还有T。

  两者一个要承担伤害,保护队友情况下输出;一个要切脆皮,在团战中找机会干掉对方远程法师,还要帮助己方的脆皮挡伤害,这两种职业,可以说是游戏中难度最高的了。

  而这个被他判断靠关系划水的‘小孩’,居然敢用‘近战’这种容错率低的角色,让他对他的印象有点改观。

  五个人开始打冰川峡谷的boss。boss并不难,只是机制上秒不掉会有狂暴,比较麻烦,这也是很多职业选手选择这个本子磨合的主要原因。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彤文昊上次是见喻安琪单兵。这次看他打团战也不得不承认——浩然没白宠这小子。这小子T得太稳了,甚至boss都没机会转他们那一边,就已经被打死了。

  补防和清怪速度也很快。初次合作,喻祈安的团队意识好的跟本不像个T(坦克的缩写,防御高c充当团队盾牌角色的缩写),倒像是个辅助。

  “怎么样?祈安厉害吧?”

  彤文昊性子直,喜欢的就夸,不喜欢的就骂,这会见祈安厉害,便又夸出声来。

  “说得跟我是你找来的似的。”

  喻安琪嘟囔了一句,心里却忍不住吐槽:

  也不是谁,第一次见面就说自己娘们儿唧唧的,一看就不会打。

  偷眼看了下徐浩然,徐浩然眼带肯定的冲她笑了笑。

  妈呀,浩然笑了。

  他有这么爱笑吗?为啥以前从来没买到过浩然笑着的照片啊。下次他笑起来绝对要拍照,要拍照!

  注意到几人的互动,王忆寒好像忽然想明白什么似的,故作无意地开口道:

  “祈安啊,你以前是不是打过辅助啊?确实挺不一般的。游戏打这么好,还肯给人打辅助啊。一般辅助位,不都是用不好输出那种女.孩.的专属吗?”

  众人心里也都有类似的感觉,这会儿王忆寒问出口,他们便都站在副本里等着喻安琪回话。

  “…嗨,这,人不风流枉少年啊,对吧!这不…以前喜欢的姑娘非要输出,我就打打辅助呗。反正我这实力,是吧,辅助我也能把你辅助上天喽。”

  彤文昊心最大,最先‘哦’的一声,带有小子可以啊的意味;李若轩没什么花花肠子也跟着点了点头;王忆寒似笑非笑倒是没有反驳,回了一个‘这样啊’;只剩下徐浩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点反应也没有。

  “浩然——”

  敏锐的感觉到徐浩然又不高兴了,喻安琪有些紧张地转头看向他,只见他抿了抿嘴唇,说了句:

  “好好打游戏,别扯那没用的。”

  李若轩吓得大气不敢出,王忆寒也缩了缩脖子,喻安琪也赶紧把视线移到了屏幕上。

  只有和徐浩然认识了二十来年的彤文昊敢回话,开口道:

  “浩然你咋啦?这,同志们,浩然平时不这样啊,咱先干正事哈。”

  几人之后就一路无话。

  都是职业选手,打完副本还是没问题的,重要的是通关时间。

  但其实这次也不是按照正规测试来打的,大家也都没打到极限。

  徐浩然瞥了眼屏幕,冷声道:

  “成绩一般,抓紧练,还两个月就春季赛了。”

  说完,推门就出去了。

  彤文昊一看屋里气氛凝重,抓了抓后脑勺道:

  “他咋啦?吃枪药了?你们别往心里去,他平常真不这样!哥儿几个,对不住啊。”

  “我去找浩然。”

  喻安琪从椅子上跳下来,一溜烟跑了出去,在走廊里看到了抽烟的徐浩然。

  有些幽暗的走廊,通过一亮一暗的烟头,只能隐约看到他的轮廓。

  喻安琪走过去,徐浩然瞥了一眼他,开口道:

  “你怎么不去他们战队?”

  “谁们?”

  喻安琪一头雾水,就像徐浩然经常不知道她脑子里装的什么一样,她也很难理解徐浩然忽然提出的问题。

  “那女的,你不是喜欢人家,甘当辅助吗?”

  “嗨,我还以为你说啥呢,那不就是场面话嘛——我总不能说——年轻时候谁还没菜过啊,菜的时候打辅助不很正常吗?”

  喻安琪走到徐浩然身前,一双发亮的眼睛,即便在幽暗的灯光下也看得很清楚。

  “所以,你没喜欢——”

  “喜欢个屁啊!哎呦,我的天啊!你不会是怕我谈恋爱耽误训练吧。你可放一百个心吧,楚哥交代过了,说张晗的事在前,把俱乐部都搞散架了。嘱咐我一定不能谈恋爱。我也答应了,你放心,我一定不谈——”

  要谈也只和你谈。

  喻安琪把最后几个字咽回了肚子里,徐浩然听着这番告白不知为何心情大好,伸手将自家懂事儿孩子往怀里一带,开口道:

  “真不谈?忍得住?”

  “不有那话嘛,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我别的没有,母胎单身十四年,就擅长耐寂寞。”

  “哪学的,还一套套的。”

  徐浩然毫无意外地又被逗笑了,他发现和这家伙在一起虽然生气时候也挺多,但也有挺多快乐的。

  两人无言地靠了一会,徐浩然忽然正色道:

  “祈安,如果有人要求你这辈子不能离开他,这辈子就只能有他一个人,你怎么看?”

  “谁啊?这么中二……”

  喻安琪“咯咯咯”笑起来,身高原因,震得徐浩然胸腔跟着发麻,过了好一会才道:

  “我。”

  “你啊——那当然好了。”

  喻安琪抬眼看徐浩然,徐浩然正好低头,两人从彼此眼中看到自己模糊的影子。

  (TBC)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作者感言

小驼小驼

小驼小驼

疫情肆虐,大家保重,祝大家都能过个平安夜。
  2023.04.06(精修定稿版)

2022-12-24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