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天生一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和前“不败神话”的赌约

天生一队 小驼小驼 1 23 26692023.01.20 08:00

  “怎么?他未名还敢强留人不成?”

  杨默挑了挑眉,唇边的冷笑,看得旁边刚才被他捏紫了手腕的门卫,不由得又打了个寒颤。

  这是哪来的煞星,这么厉害,他开始考虑要不要叫支援了。

  “不是——师父你误会了。我,我先前哭是因为,我以为浩然嫌弃我。

  后来我发现是我想岔了,已经没事了。”

  “没事个屁!三天两头儿害你哭。”

  喻安琪闻言连忙笑了笑,双手圈着杨默的脖子撒娇道:

  “哎呀,没有,就哭那么两回,正好都让你赶上了。我平时好着呢,真的!”

  “少来这套,你叫他出来,我有话跟他说——”

  喻安琪疯狂摇头。

  她知道徐浩然的性格,对杨默也足够了解,他俩要碰面了,估计没两句就拳脚相向,演变成流血事件了。

  “那你跟我走——”

  “师父,我——”

  “要不叫他出来,要不你跟我走。你选吧——”

  杨默伸手把喻安琪往怀里一带,喻安琪深知杨默说一不二的个性,想了一会,乖乖趴在他怀里道:

  “那,我们还是走吧。”

  “这才乖,这才是我宝贝儿。”

  杨默颇为满意地搂着喻安琪走了,俱乐部里徐浩然回到客厅一看人又不见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通电话就打了过去。

  喻安琪边走边给徐浩然发短信,还没编辑好,徐浩然电话就过来了:

  “喻祈安,你又干嘛去了?!吃着面还不老实?

  我太宠你了是吧?都亲手煮面了你还不满意,你想干——”

  “徐浩然是吧?我杨默。安,祈安我带走了,你自己琢磨琢磨自己干的那些狗B事儿,留得住人吗?

  马上春季赛了,她也不上场,就你们那儿的水平,留下也没意义。

  在我这单独训练效果还更好点。”

  “杨默…前辈,祈安是你徒弟,我也尊重你。

  但他也是个人,不是个物件。他是未名正选,由不得你老这么呼来喝去的!”

  徐浩然强忍着心头的邪火尽量好声好气地和杨默说话。

  杨默闻言挑了挑眉,他听传闻说那徐浩然是一点就着的脾气,没想到听见自己这么骂人徐浩然居然还能忍着。

  看来,他倒也不是一点都不在乎喻安琪。

  “你也知道祈安是人啊?你把她当人了吗?

  回回见面一身伤,回回见面不开心。

  虽然素言也是我徒弟,但祈安才是真传弟子。

  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有天赋的,再让你给玩废了!

  专心春季赛吧,没成绩祈安就不回去了,我的徒弟,不能进垃圾队!”

  “师父——你——”

  喻安琪想抢手机,无奈身高和杨默差太多了,杨默一抬手,喻安琪根本就够不到,只能着急地围着他转圈圈。

  “好,我答应你,反正——进不去八强也没明年了。

  今年八强,明年你把祈安还我,我带他四强。

  我做到了,你以后就不能随便把祈安带走!”

  徐浩然一丝犹豫都没有,反正和父亲的赌约在前,他不在意再加个码。

  左右少了祈安,冲击冠军本就太难。

  还不如搏一把,赌明年祈安在场,他们至少可以冲击四强甚至三甲。

  “哼,还算有点志气。你看看把你急的,我又不能吃了徐浩然。

  你别乱拽我,咱俩再死路上。看车!”

  杨默一个用劲儿,把差点被疾驰而过的外卖车撞倒的喻安琪抱在怀里,直接按了关机键。

  “师父——”

  喻安琪心有余悸地趴在杨默怀里,脚都有点发软。

  任由杨默抱着她走到旁边公交站的椅子处休息。

  “小王八蛋,为了个小鲜肉连命都不要了,还准备拉着我殉情是吧?”

  杨默没好气地把关机的手机塞进兜里,揉了揉喻安琪的头,继续道:

  “没收了。素言他们合宿加训练,出国去了。

  我也不方便在简家呆着,之前的事儿还没过去,也没法回网吧。

  带你出去转转,你有想去的地儿没有?”

  喻安琪还没问,杨默就先开口解释起来。

  喻安琪靠在杨默怀里,想了想,忽然古灵精怪地转了转眼珠,凑到杨默耳边轻声道:

  “师父你认识皇天的人吗?我想去皇天转一圈。”

  “干嘛,刺探军情啊?都出来了还想着给未名卖命?”

  “不是——哎呀,我在游戏里被皇天的人威胁了。

  他们,他们看我操作像你,问我什么人。

  我实话说是你徒弟,他们说我是骗子,还吓唬我,要追杀我,师父——你得为我出气!”

  喻安琪编谎一套套的,杨默一看她眼睛滴溜溜转就知道这孩子又憋着坏呢。

  也不拆穿,反而宠溺地摸了摸喻安琪的头道:

  “行,师父给你出气。咱们去挑了皇天。

  不就是张晗吗?我出道的时候他还冒鼻涕泡呢。”

  “哇,还是师父最好了,我最喜欢师父了!”

  喻安琪也不避讳旁边的路人,直接在杨默脸上啪嗒一亲。

  倒让杨默老脸一红,赶紧拉着孩子起来,冲开人群往人少的地方走去。

  “浩然?干嘛呢?哎我说,怎么每次我出去一趟,回来你就一副晚娘脸啊?

  祈安呢?我路上看见个什么限量蛋挞,想着给孩子买点尝尝,他人呢?”

  彤文昊回到俱乐部就看到徐浩然坐在桌子上,脸黑的跟锅底似的,不由得有些无语。

  “杨默带走了——你来的正好,下个月开始发不出工资了,等春季赛结束再统一发。”

  彤文昊听了这话先是一愣,然后上前道:

  “不是,杨默刚来了?你见到真人了?你怎不帮我要个签名儿啊!

  工资,哎呀,咱俩之间说什么工资啊,不给就不给,无所谓。”

  彤文昊痛快的态度倒是让徐浩然心里熨帖了一些,顺了顺气继续道:

  “没见到,电话里说话来着——和他说了,我们今年八强祈安就还给我们。”

  “啊?八强?祈安可不上场,浩然你这托大了吧?

  吴队都四十了!7V7那场只能弃了。

  哎,也不是,就算吴队配合演出,超水平发挥,也就是,填三个人头,对吧?

  你,你哪来的自信啊?”

  徐浩然闻言叹了口气,起身拍了拍彤文昊的肩膀道:

  “我能不明白吗?但——反正没有祈安咱明年也进不了四强,我也要输我爸那场赌,还不如赌今年。

  文昊,我也26了,还有几年能耗?

  你和我都不是叶倾,靠指挥打到四十岁。

  三十之前不搞定四强,这辈子估计也就没戏了。”

  彤文昊听了这话也沉默了,他其实也知道,任何类型的竞技项目都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更新换代快得很。

  他自己这个岁数,浩然这个岁数,其实都已经远不在电子竞技的黄金期了。

  好在《不归》是休闲娱乐类游戏,还能好一些,这要换成塔防类的,比如LOL或者即时战略的红警。

  就他们现在的反映和多线程操作,估计会被那些十六、七的孩子打得底裤都找不到。

  “那还说什么,你定了目标,我就拼命冲呗——”

  不想让徐浩然压力太大,彤文昊最终还是扯出一个豪放的笑来,伸手抱了抱徐浩然,拍了拍他的后背。

  “文昊——”

  “咱俩不说那些。再说,我也想祈安回来。

  能和所有人都处得来,技术又好,那么年轻,回头咱俩退役了,估计未名就靠祈安带了。

  可不能让他跑了。”

  徐浩然闻言眼中终于有了些暖意,没有再说话,两人似乎有某种默契,不约而同地向训练室走去。

  另一边,喻安琪翘着脚坐在石头墙上,杨默坐在她旁边揽着她的肩膀,两人盯着变幻莫测的火烧云看。

  “师父,我忽然想起一个事儿来。

  之前吴队找我,跟我说了楚哥爸爸因为博彩被抓的事——

  他们想打同情牌让你去未名当指导,我琢磨着,你十有八九是不同意,就没问你——”

  杨默听了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喻安琪脸颊道:

  “就你鬼精灵。十有八九不同意你这不也问了?干嘛?赌我宠你那一二?”

  (TBC)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