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诡秘之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教堂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3467 2018.04.12 12:30

  阿兹克自言自语的同时,下意识看了昆汀.科恩一眼,似乎想寻求提示,获得灵感。

  眼窝凹陷、眸子深蓝的科恩毫不犹豫地摇头道:

  “我没有一点印象。”

  “……好吧,也许只是词根相类。”阿兹克放下左手,自嘲一笑。

  克莱恩对这样的结果略感失望,但还是忍不住补了一句:

  “导师,阿兹克先生,你们知道的,我对探索、还原第四纪的历史非常感兴趣,如果你们有想起什么,或者有得到另外的资料,能否写信给我?”

  “没问题。”因为今天的事情,头发银白的科恩资深副教授对克莱恩相当满意。

  阿兹克也跟着点了点头道:

  “你的地址还是之前那个?”

  “暂时是,不过马上要搬家了,到时候我会写信告诉你们。”克莱恩态度尊敬地回答。

  科恩资深副教授晃动了一下黑色手杖道:

  “确实应该换更好的环境了。”

  这时,克莱恩瞄了眼阿兹克手中的报纸,斟酌着说道:

  “导师,阿兹克先生,关于韦尔奇和娜娅的事情,报纸上是怎么说的?我之前仅仅从负责调查的警察那里知道一点。”

  阿兹克正待回答,皱纹还不算多的科恩资深副教授却突然顺着黑色燕尾服上的金链,拿出了一块怀表。

  啪嗒!

  他按开一看,往前点了下手杖:

  “会议要开始了,阿兹克,我们不能耽搁了,你把报纸给莫雷蒂吧。”

  “好的。”阿兹克将手中翻完的报纸递给了克莱恩,“我们得上楼了,记得写信,我和科恩的地址没变,依然是霍伊大学历史系办公室,哈哈。”

  他笑着转身,和科恩一块离开了房间。

  克莱恩脱帽行礼,目送两位先生离去,接着才告别这办公室的主人哈文.斯通,沿着走廊,慢悠悠出了灰色三层小楼的大门。

  就着阳光,他提起手杖,展开报纸,看见抬头是:

  “廷根晨报”。

  廷根各种各样的报纸和杂志真不少啊……什么晨报、晚报、老实人报、贝克兰德日报、塔索克报、家庭杂志、故事评论……克莱恩随便回想了一下,脑海内就浮现出七八个名字,当然,其中一部分不属于本地,来自基于蒸汽列车的“分发”

  在工业化造纸和印刷愈加发达的今天,一份报纸的价钱已经降到了1便士,覆盖的人群也因此越来越广。

  克莱恩没仔细看其他内容,很快找到了位于“新闻版”的“入室抢劫杀人案”报道;

  “……据警察部门透露,韦尔奇先生的家里,场景惨不忍睹,并且丢失了所有的黄金、珠宝和钞票,以及一切值钱的、便于拿走的物品,甚至连铜便士都没有剩下,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伙残忍凶恶的歹徒,他们会毫不犹豫杀掉看见了他们长相的无辜者,比如韦尔奇先生,比如娜娅女士。”

  “这是对王国法律的践踏!这是对公众安全的挑衅!没有人希望遭遇类似的事情!当然,一个好消息是,警察部门已经锁定了凶手,抓到了主犯,我们将尽快给出后续报道。”

  “记者,约翰.勃朗宁。”

  做了处理和掩饰啊……克莱恩行走于林荫道上,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他随手翻动着报纸,边漫步边阅读起别的新闻和连载的故事。

  突然,他背后寒毛全部竖起,仿佛有一根根细针扎在那里。

  有人在注视我?打量我?监视我?

  一个个念头油然而生,克莱恩隐约有了明悟。

  在地球时,他也曾经感受到过无形的注视,最终发现了目光的来源,但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反应清晰,“结论”明确!

  原主记忆碎片里的相同事情,也是这样!

  是穿越,还是那个奇怪的“转运仪式”让我的“第六感”变强了?

  克莱恩忍住寻找注视者的冲动,学着看过的小说、电影和电视剧,慢慢顿下脚步,收起报纸,眺望向霍伊河。

  紧跟着,他以四下看风景的方式一点点侧头,继而自然转身,将周围的情况尽纳眼底。

  除了树木、草坪和远方路过的学生们,这里没有任何人。

  但是,克莱恩确定依然有谁在注视着自己!

  这……

  克莱恩心跳加快,血液随着激烈的噗通声一股股喷薄流动。

  他将报纸展开,半遮住脸庞,怕有人发现自己表情的不对。

  与此同时,他握紧了手杖,做好了拔枪的准备。

  一步,两步,三步,克莱恩缓慢前行,如同刚才。

  他被窥探被打量的感觉依旧,但并未有什么危险突然爆发。

  身体略显僵硬地走完林荫道,他抵达了公共马车的等待点,幸运地发现,刚好有一辆驶来。

  “铁……佐特……不,香槟街。”克莱恩连续否定了自身的想法。

  他最初打算直接回家,但又怕将那不知目的和好坏的窥探者引到公寓,接着,想去佐特兰街,向“值夜者”或者说同事们求助,可又担心对方是在打草惊蛇,让自己主动暴露,所以,只好随便挑了个地点。

  “6便士。”收费员熟稔地回答。

  克莱恩今天没带金镑出门,将它们放在了习惯藏钱的地方,仅仅取走了两苏勒的纸币,而他之前来的时候也花费了同样的金钱,身上刚好还剩1苏勒6便士,于是将硬币全部掏出,给了收费员。

  上了马车,找到位置坐下,随着车门的关闭,克莱恩只觉那种被注视的不安感终于消失了!

  他缓缓吐气,只觉手脚都在轻微发颤。

  该怎么办?

  接下来该怎么办?

  克莱恩望着马车窗外,竭力思考着办法。

  在不明确窥探者目的的前提下,先视作恶意!

  一个个想法浮现,又被克莱恩一个个否决,从未经历过类似事情的他,足足用了好几分钟才找到思路。

  必须通知“值夜者”,只有他们才能真正解决掉麻烦!

  但又不能这样直接过去,那会暴露的,也许这正是对方的目的……

  顺着这个思路,克莱恩粗糙地制定了一个又一个方案,想法逐渐清晰。

  呼!

  他吐出浊气,恢复了基本的平静,认真看起窗外飞快后掠的景色。

  直到马车抵达香槟街,意外都没有发生,但克莱恩推门下车后,立刻又有了那种被盯着被注视的不安感!

  他假装什么都没察觉,拿上报纸,提着手杖,慢悠悠往佐特兰街方向走去。

  不过,他并没有进入那条街,而是绕到了背面的红月亮街,那里有一个漂亮的白色广场,以及一栋尖顶的大教堂!

  圣赛琳娜教堂!

  黑夜女神教会在廷根的总部!

  作为一名信徒,在休息日过来参与弥撒,进行祈祷,是没有一点奇怪的事情。

  这座大教堂有着明显的类地球哥特风格,整体呈黑色,正立面是高高的、斑驳的钟塔,它位于红蓝格子窗之间的巨大中心扶壁之上,插入了云霄。

  克莱恩步入教堂,沿着过道走向大祈祷厅,一路之上,镶嵌着蓝色和红色细碎花纹的狭小高窗透进一缕缕被染上了颜色的光芒,蓝得近黑,红得似月,将四周衬托得异常幽暗。

  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又消失了,克莱恩神情如常,不见喜悦,一步步来到了敞开的大祈祷厅外。

  这里没有高窗,幽深的黑暗成为了主角,但在拱形圣台后面,大门正对而入的墙壁之上,十几二十个拳头大小的圆孔贯通往外,让灿烂的、纯粹的太阳辉芒照入进来,凝缩而光明。

  这就像黑夜里的行人,陡然抬头,看见了星空,看见了一枚枚璀璨,那是如此的崇高,如此的纯净,如此的神圣。

  哪怕一直认为神灵可以被研究被了解,克莱恩也忍不住低下了头。

  主教低沉温和的布道声里,他安静地行走于分隔左右座位的过道上,找了个无人且靠近通路的位置,缓缓坐了下来。

  将手杖靠于前方椅背后,克莱恩取下礼帽,和报纸一起搁于大腿之上,然后双手交握,抵住垂下的额头。

  整个过程,他做得缓慢而有序,就像真地来做祈祷一样。

  克莱恩闭上了眼睛,于黑暗的视线里安静倾听着主教的声音:

  “他们赤身裸体,无衣无食,在寒冷中毫无遮掩。”

  “他们被大雨淋湿,因为没有躲避之处,就紧抱磐石。”

  “他们是孩子被夺走的母亲,他们是失去了希望的孤儿,他们是被逼离开了正道的穷人。”

  “黑夜没有放弃他们,给予了他们眷顾。”

  ……(注1)

  回音叠加,声声入耳,克莱恩眼前一片黑暗,心灵如被清洗。

  他冷静体会着这些,直到主教完成了布道,结束了弥撒仪式。

  主教打开了旁边告解室的门,一位位先生,一位位女士,排起了队。

  克莱恩睁开眼睛,戴上礼帽,拿起手杖和报纸,跟随起身,有序排队。

  过了二十多分钟,终于轮到了他。

  迈步而入,反手关门,克莱恩眼前再次幽暗。

  “孩子,你想说些什么?”主教的声音从木条制成的挡板后传来。

  克莱恩从口袋里拿出那枚“特殊行动部第七小组”的徽章,从缝隙处递给了主教。

  “有人在跟踪我,我想找邓恩.史密斯。”仿佛被幽暗熏染,他的语气也变得轻柔。

  主教接过徽章,沉默几秒后道:

  “告解室的门口向右,到底,旁边有一扇暗门,进去后有人引路。”

  说话间,他拉动房间内一条绳索,让某位牧师听到了铃铛摇动的声音。

  克莱恩拿回徽章,脱下礼帽,按于胸前,微微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体,推门而出。

  确认被注视的感觉没再出现后,他重新戴好黑色半高礼帽,脸上没有一点多余表情地提着手杖,拐向右边,一直走到了拱形圣台旁。

  在侧面对准的墙上,他找到了暗门,无声打开,闪了进去。

  暗门静静关闭,一位穿黑色牧师长袍的中年男子出现于煤气灯光芒照耀之中,出现于克莱恩眼底。

  “什么事情?”这位中年牧师简短问道。

  克莱恩出示徽章,重复了刚才对主教说的话语。

  中年牧师不再多问,转过身体,沉默前行。

  克莱恩点了点头,抚了下礼帽,拿着黑色手杖,安静跟在对方后面。

  罗珊说过,前往“查尼斯门”的十字路口往左是圣赛琳娜教堂。

  注1:改编自《旧约.乔布记》第二十四章。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