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诡秘之主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 玄幻

    类型
  • 2018.04.01上架
  • 137.16

    连载(字)

7048.55万位书友共同开启《诡秘之主》的玄幻之旅

盟主叁生缘纵猎者 盟主很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绯红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2425 2018.04.01 12:28

  痛!

  好痛!

  头好痛!

  光怪陆离满是低语的梦境迅速支离破碎,熟睡中的周明瑞只觉脑袋抽痛异常,仿佛被人用棒子狠狠抡了一下,不,更像是遭尖锐的物品刺入太阳穴并伴随有搅动!

  嘶……迷迷糊糊间,周明瑞想要翻身,想要捂头,想要坐起,可完全无法挪动手脚,身体似乎失去了控制。

  看来我还没有真醒,还在梦里……等下说不定还会出现自以为已经醒了,实际依然在睡的情况……对类似遭遇不算陌生的周明瑞竭力集中意志,以彻底摆脱黑暗和迷幻的桎梏。

  然而,半睡半醒之时,意志总是飘忽如同烟雾,难以控制,难以收束,他再怎么努力,依旧忍不住思维发散,杂念浮现。

  好端端的,大半夜的,怎么会突然头痛?

  还痛得这么厉害!

  不会是脑溢血什么的吧?

  我擦,我不会就这样英年早逝了吧?

  赶紧醒!赶紧醒!

  咦,好像没刚才那么痛了?但脑子里还是跟有把钝刀子在慢慢割一样……

  看来没法继续睡了,明天还怎么上班?

  还想什么上班?有货真价实的头痛,当然是请假啊!不用怕经理罗里吧嗦!

  这么一想,好像也不坏啊,嘿嘿,偷得浮生半日闲!

  一阵又一阵的抽痛让周明瑞点滴积累起虚幻的力量,终于,他一鼓作气地挺动腰背睁开眼睛,彻底摆脱了半睡半醒的状态。

  视线先是模糊,继而蒙上了淡淡的绯红,目光所及,周明瑞看见面前是一张原木色泽的书桌,正中央放着一本摊开的笔记,纸张粗糙而泛黄,抬头用奇怪的字母文字书写着一句话语,墨迹深黑,醒目欲滴。

  笔记本左侧靠桌子边缘,有一叠整整齐齐的书册,大概七八本的样子,它们右手边的墙上镶嵌着灰白色的管道和与管道连通的壁灯。

  这盏灯很有西方古典风味,约成年人半个脑袋大小,内层是透明的玻璃,外面用黑色金属围出了栅格。

  熄灭的壁灯的斜下方,一个黑色墨水瓶笼罩着淡红色的光华,表面的浮凸构成了模糊的天使图案。

  墨水瓶之前,笔记本右侧,一根肚腹圆润的深色钢笔静静安放,笔尖闪烁着微光,笔帽搁于一把泛着黄铜色泽的左轮手枪旁边。

  手枪?左轮?周明瑞整个人都愣住了,眼前所见的事物是如此陌生,与自己房间没半点相像之处!

  惊愕茫然的同时,他发现书桌、笔记本、墨水瓶、左轮手枪都蒙着一层绯红的“轻纱”,那是窗外照进来的光辉。

  下意识间,他抬起脑袋,视线一点点上移:

  半空之中,黑色“天鹅绒幕布”之上,一轮赤红色的满月高高悬挂,宁静照耀。

  这……周明瑞惶恐莫名,猛地站起,可双腿还未完全打直,脑袋又是一阵抽痛,这让他短暂失去力量,重心不由自主下坠,屁股狠狠地撞击在了硬木所制的椅面上。

  啪!

  疼痛未能造成影响,周明瑞以手按桌,重又站起,慌乱地转过身体,打量自身所处的环境。

  这是个不大的房间,左右两侧各有一扇棕门,紧挨对面墙壁的是张木制高低床。

  它与左门之间放着个橱柜,上面对开,下方是五个抽屉。

  橱柜边缘,一人高的位置,同样有灰白色管道镶嵌于墙上,但它连通的是个奇怪的机械装置,少许地方裸露着齿轮和轴承。

  近书桌的右墙角堆放着类似煤炭炉的事物,以及汤锅、铁锅等厨房用具。

  越过右门是一扇有两道裂纹的穿衣镜,木制底座的花纹简单而朴素。

  目光一扫,周明瑞隐隐约约看见了镜中的自己,现在的自己:

  黑发,褐瞳,亚麻衬衣,体型单薄,五官普通,轮廓较深……

  这……周明瑞顿时倒吸了口凉气,心头涌现出诸多无助又凌乱的猜测。

  左轮手枪,欧美古典风味布置,以及那轮与地球迥异的绯红之月,无一不在说明着某件事件!

  我,我不会穿越了吧?周明瑞嘴巴一点点张开。

  他看网文长大,对此常有幻想,可当真正遇到,一时却难以接受。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叶公好龙吧?过了几十秒,周明瑞苦中作乐地自我吐槽了一句。

  若非脑袋的疼痛依旧存在,让思维变得紧绷而清晰,他肯定会怀疑自己在做梦。

  平静,平静,平静……深呼吸了几下,周明瑞努力让自身不要那么慌乱。

  就在这时,随着他身心的调和,一个个记忆片段突兀跳出,缓慢呈现于他的脑海之中!

  克莱恩.莫雷蒂,北大陆鲁恩王国阿霍瓦郡廷根市人,霍伊大学历史系刚毕业的学生……

  父亲是皇家陆军上士,牺牲于南大陆的殖民冲突,换来的抚恤金让克莱恩有了进入私立文法学校读书的机会,奠定了他考入大学的基础……

  母亲是黑夜女神信徒,在克莱恩通过霍伊大学入学考试那年过世……

  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共同住在公寓的两居室内……

  家庭并不富裕,甚至可以说不佳,目前全靠在进出口公司当文员的哥哥维持……

  作为历史系毕业生,克莱恩掌握了号称北大陆诸国文字源头的古弗萨克语,以及古代陵寝里经常出现,与祭祀、祈祷相关的赫密斯文……

  赫密斯文?周明瑞心头一动,伸手按住抽痛的太阳穴,将视线投向了书桌上摊开的那本笔记,只觉泛黄纸张上的那行文字从奇怪变得陌生,从陌生变得熟悉,从熟悉变得可以解读。

  这是用赫密斯文书写的话语!

  那深黑欲滴的墨迹如是说:

  “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

  嘶!周明瑞莫名惊恐,身体本能后仰,试图与笔记本,与这行文字拉开距离。

  他很是虚弱,险些跌倒,慌忙伸手按住桌缘,只觉四周的空气都变得躁动,耳畔隐约有细密的呢喃在回荡,有种小时候听长辈讲恐怖故事的感受。

  摇了下头,一切只是幻觉,周明瑞重新站稳,将目光从笔记本上移开,大口喘起了气。

  这时,他的视线落在了那把闪烁黄铜光泽的左轮手枪处,心头霍然冒出了一个疑问。

  “以克莱恩的家境,哪有钱和渠道买手枪?”周明瑞不由皱起了眉头。

  沉思之中,他忽然发现书桌边缘多了半个红色手印,色泽比月华更深,比“轻纱”更厚。

  那是血手印!

  “血手印?”周明瑞下意识翻开了刚才按住桌缘的右手,低头一瞧,只见掌心和手指满是血污。

  与此同时,他脑袋的抽痛依旧传来,略微减弱,连绵不绝。

  “不会磕破头了吧?”周明瑞边猜想边转过身体,走向那面有裂纹的穿衣镜。

  几步之后,中等身材,黑发褐瞳,有着明显书卷气的身影清晰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就是现在的我,克莱恩.莫雷蒂?

  周明瑞怔了一下,因为大半夜光亮不够,看不太清楚,于是又继续往前,直到只差一步就能撞到镜子。

  就着轻纱般的绯红月光,他侧过脑袋,查看额角的情况。

  清晰倒映的镜子如实呈现,一个狰狞的伤口盘踞在他的太阳穴位置,边缘是烧灼的痕迹,周围沾满了血污,而内里有灰白色的脑浆在缓缓蠕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