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诡秘之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解决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3243 2018.05.13 12:30

  画面开始扭曲,开始虚化,开始消失。

  克莱恩脱离了那种梦境般的体验,视线跟着适应了卧室的幽暗。

  他知道哥哥班森用1镑10苏勒,也就是30苏勒的周薪,按照正常平民的标准养自己和梅丽莎都相当辛苦。

  他以为绝大部分工人的周薪能达到20苏勒。

  他听梅丽莎提过,在铁十字街的下街,有的家庭五口,七口,乃至十口人住在同一个房间内。

  他从班森那里知晓,之前几个月,受南大陆局势影响,王国出现了经济的不景气。

  他了解过,包吃住的杂活女仆每周能拿3苏勒6便士到6苏勒。

  克莱恩伸出手,捏着眉心,许久没有说话,直到躺在床上的德维尔爵士开口:

  “警官,你不说点什么吗?我之前请的心理医生,都会在这个时候这样的环境里和我聊天,提出问题。”

  “不过,我确实感觉到了安宁,我刚才几乎快要睡着,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呻吟和哭泣。”

  “你是怎么办到的?”

  克莱恩靠着摇椅椅背,不答反问,嗓音平缓地说道:

  “爵士,你知道铅中毒吗?知道铅的危害吗?”

  “……”躺在床上的德维尔沉默几秒道,“以前不知道,后来知道了,你的意思是,我的心理问题,或者说精神疾病,是因为感觉愧疚,对那些制铅女工和上釉女工感觉愧疚?”

  不等克莱恩回答,他就像每次把握谈判主动权一样自顾自说道:

  “是的,曾经我确实感觉愧疚,可是,我早就对她们做出了补偿,在我的铅白工厂和瓷器工厂里,每位工人能够拿到的薪水要比同样的地方多不少,在贝克兰德,制铅女工、上釉女工的周薪不超过8苏勒,而我支付她们10苏勒,乃至更多。”

  “呵,不少人指责我让他们失去道义,难以招到工人。要不是《谷物法案》废除,不少农夫破产,进入城里,他们就得跟着我提高薪水了。”

  “而且我还告诉工厂的主管,让多次感觉头疼,视线出现模糊的工人离开能够接触到铅的地方,如果她们病得很严重,还能向我的慈善基金申请援助。”

  “我想,我已经做得足够多。”

  克莱恩语气没有丝毫波动地开口了:

  “爵士,有的时候,你永远无法想象一份薪水对一位穷人的重要,即使只失业一周、两周,他们的家庭也会出现不可逆转的、悲惨到极点的损伤。”

  他顿了下,转而问道:

  “我很好奇,如此富有爱心的你为什么不在工厂里添置防护粉尘和铅中毒的设备?”

  德维尔望着天花板,苦笑了一声:

  “那会让我的成本高到难以接受,完全无法与别的制铅工厂、瓷器工厂竞争,我已经不是太在意这方面的收益,甚至愿意补贴一部分钱,但总是这样,又有什么意义?这只能帮助到很少一部分工人,无法成为行业的标准,带动他们做出改变。”

  “这会衍变成我纯粹地花钱养人。我听说,有的工厂,为了节省成本,还在偷偷使用奴隶。”

  克莱恩双手交叉相握,沉默了一阵道:

  “爵士,你的心理问题正来源于这一点一点积累的愧疚,虽然你以为它们已经淡化,已经消失。本来这不会有什么太明显的影响,但有件事情刺激到了你,让所有的问题一下被点燃,全部被点燃。”

  “有事情刺激到我?我并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德维尔又疑惑又肯定地说道。

  克莱恩让身体随着摇椅轻轻晃动,语气平缓地解释道:

  “你刚才其实已经睡着了几分钟,并告诉了我一件事情。”

  “催眠治疗?”德维尔习惯性地做着猜测,预下结论。

  克莱恩没做正面答复,直接说道:

  “你曾经在马车上看见了一位死于上班途中的女工,她因铅中毒而病逝,生前在为你的瓷器上釉。”

  “……”德维尔揉了揉两边太阳穴,不太确定地低语道,“似乎有这么一件事情……但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长久的失眠让他的精神状况很差,隐约间好像真的有看见类似的场景。

  他想了想,不再压榨自己可怜的大脑,转而问道:

  “那位女工叫什么?”

  “嗯,我的意思是,我该做什么来治疗我的心理问题?”

  克莱恩低沉简洁地回答:

  “两件事情。”

  “第一,那位死在路边的女工叫海莉叶.沃克,这是你告诉我的,她是最直接的刺激,所以,你需要找到她的父母,给予更多的补偿。”

  “第二,在报纸和杂志上广泛宣扬铅的危害,让你的慈善基金更多地帮助受到损害的工人,如果,你能成为上院议员,那就推动这方面的立法。”

  德维尔缓慢坐起,自嘲地笑了笑道:

  “其他的事情,我都会去做,但立法,呵,我觉得这没有任何可能,因为还存在国外的竞争对手,立法只会让王国的这些行业陷入整体性危机,一个接一个破产,大量工人随之失业,济贫组织可救不了那么多人。”

  他动作不快地翻身下床,理了理领口,望向克莱恩道:

  “海莉叶.沃克,对吧?我会立刻让卡伦去瓷器工厂拿她的资料,找她的父母过来,警官,麻烦你和我一起等待,时刻评估我的精神状态。”

  “好的。”克莱恩缓缓站起,拍了下黑底白格的警服。

  …………

  上午十一点,德维尔家的一楼客厅。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克莱恩坐在单人沙发上,沉默地看着一男一女被管家卡伦引了进来。

  这两位客人皮肤粗糙,脸上已开始出现皱纹,男性的背部略显佝偻,女子的眼皮上有颗黑痣。

  他们与克莱恩透过海莉叶看到的样子基本吻合,但更苍老更憔悴,瘦得几乎能看见骨头,穿着陈旧而破烂,据说连铁十字街下街都快住不下去了。

  呜……

  克莱恩的灵感里,阴冷的风开始打旋。

  他捏了捏眉心,将目光转向德维尔爵士,看见对方身后不知什么时候浮现出了一道浅白的、透明的、扭曲的身影。

  “上午,上午好,尊敬,尊敬的爵爷。”海莉叶的父母异常拘谨地行礼道。

  德维尔揉着额头,开口问道:

  “你们是海莉叶.沃克的父母?她不是还有一个兄弟,一个两岁的妹妹吗?”

  海莉叶的母亲畏惧地回答道:“她,她的兄弟前段时间在码头摔断了腿,摔断了腿,我们让他在家里照顾他的妹妹。”

  德维尔默然几秒,叹了口气道:

  “对海莉叶的不幸,我深表同情。”

  听到这句话,海莉叶的父亲和母亲顿时都红了眼圈,各自开口,杂乱交错道:

  “感谢,感谢您的好意。”

  “警察告诉我们,告诉我们,海莉叶是因为铅中毒而死亡的,应该是这个单词吧?噢,我可怜的孩子,她才只有十七岁,她一直很安静,很倔强。”

  “您派人来看过她,资助了下葬的费用,她就葬在拉斐尔墓园。”

  德维尔看了克莱恩一眼,改变了坐姿,身体前倾,语气沉重地说道:

  “这其实是我们的疏忽,我需要道歉。”

  “我考虑过了,我必须补偿你们,补偿海莉叶,她每周薪水是10苏勒对吧?一年就是520苏勒,嗯,26镑,我们假设她还能工作至少10年。”

  “卡伦,你拿300镑给海莉叶的父母。”

  “3,300镑?”海莉叶的父亲和母亲都惊呆了。

  他们最最宽裕的时候,手头的积蓄都没有超过1镑!

  不仅他们,客厅内的保镖和仆人都是一脸的震惊和艳羡,即使警长盖特,也忍不住让自己的呼吸变重——他的周薪仅仅两镑,而手下只有一个“V”的警员更是才1镑。

  一片难以言喻的沉默之中,管家卡伦从书房出来,手里提着一个胀鼓鼓的布袋。

  他将布袋打来,露出了里面一叠又一叠的钞票,有1镑的,有5镑,但更多是1苏勒和5苏勒的。

  看得出来,德维尔提前让人从银行换取了“零钱”。

  “这是爵士的心意。”得到主人首肯的卡伦将布袋递给了海莉叶的父母。

  海莉叶的父亲和母亲接了过去,揉了揉眼睛,看了一遍又一遍。

  “不,这,这太慷慨了,我们不应该接受。”他们紧紧握住布袋道。

  德维尔沉声道:

  “这是海莉叶应该拿到的。”

  “您,您真是一位高尚的、仁慈的爵士!”海莉叶的父母激动地连连鞠躬。

  他们的脸上露出了笑意,难以遏制的笑意。

  他们一遍又一遍赞美着德维尔爵士,他们反反复复地说着那仅有的几个形容词,他们屡次表示海莉叶在天国肯定会感激对方。

  “卡伦,派人送他们回去,嗯,先送到银行。”德维尔松了口气,吩咐着管家。

  海莉叶的父亲和母亲紧紧抱住布袋,不敢停留地快步走向了门口。

  克莱恩看见,德维尔爵士背后的那道浅白、透明身影试图向他们伸手,试图跟着他们离开,但他们笑得异常灿烂,没有回头。

  那道身影越来越淡,很快就彻底消失不见。

  而在克莱恩的感应里,客厅的阴冷一下正常。

  他从头到尾都只是安静地看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警官,我感觉好多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的管家、仆人和保镖同样能听到哭泣和呻吟了吗?这不应该只是独属于我的心理问题吗?”德维尔好奇地望了过来。

  知道内情的托勒督察一下变得紧张。

  克莱恩没有什么表情地回答道:

  “在心理学里,我们称呼这种现象是群体性癔症。”

  PS:上一章的几个女工人物原型取材于杰克.伦敦,《深渊居民——伦敦东区见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