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诡秘之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狗拿耗子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4436 2018.04.08 12:30

  呼,总算过了通灵者那一关……

  克莱恩吐出口浊气,慢悠悠转身,边享受着夜晚的宁静和舒爽的凉风,边踱步靠近公寓门口。

  他掏出钥匙,插入进去,轻缓扭动,让夹杂着绯红的黑色随着吱呀之声而扩大。

  行走在无人的楼梯,呼吸着冷冽的空气,克莱恩莫名有了种比别人多出几个小时人生的奇妙感受,以至于脚步都变得轻快。

  喀嚓,他保持着类似的心态,打开了自家的房门,可还未迈步走入,就看见书桌前方的黑暗里静静坐着一道身影,黑发浴红,褐瞳明亮,面容清秀,俨然便是梅丽莎.莫雷蒂!

  “克莱恩,你去哪里了?”梅丽莎眉头舒展开来,疑惑问道。

  不等克莱恩回答,她又补充了一句,似乎要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逻辑关系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刚才起来去盥洗室,发现你不在家里。”

  克莱恩有着丰富的欺骗家长的经验,脑筋一转,不慌不忙地苦笑回答:

  “我醒了一次之后就有点睡不着,想着这样浪费时间不如锻炼一下,就出去跑了几圈,你看,一身的汗水。”

  他脱掉外套,半转身体,指着背部。

  梅丽莎站起身,不甚在意地瞧了一眼,斟酌了几秒钟道:

  “克莱恩,其实你不用,不用有太大压力,你肯定能通过廷根大学的面试,就算不行,唔,我是说如果,你也能找到更好的。”

  我都没考虑过面试的事情……克莱恩点头道:

  “我明白。”

  他没说自己已经拿到了一个“offer”,因为还没考虑清楚要不要去。

  梅丽莎深深看了他一眼,忽地转身,小跑步进了里间,拿出一个由齿轮、锈铁、弹簧和发条等拼凑成的乌龟状物品。

  快速扭紧发条,梅丽莎将这物品放在了书桌上。

  咔咔咔,哒哒哒,那“乌龟”一跳一走,很有节律,让人不由自主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它身上。

  “感觉烦恼的时候,看着它这么动一动,会舒服很多,我最近经常这样,很有效的!克莱恩,你试一试。”梅丽莎眸光明亮地邀请道。

  克莱恩没拒绝妹妹的好意,凑近看着那“乌龟”,等到它停止才笑道:

  “简单和规律确实能带来放松。”

  不等梅丽莎再说,他指着“乌龟”,随口问道:

  “自己做的?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用学校不要的材料和路上捡到的东西做的,前两天才弄好。”梅丽莎表情如常,嘴角翘了几分。

  “很厉害啊。”克莱恩由衷赞道。

  作为一名在机械方面动手能力差的男孩子,他小时候拼个四驱车都要死要活。

  梅丽莎下巴微抬,眼睛略弯,语气平淡地回答:

  “还好,还好。”

  “过分的谦虚是坏品格。”克莱恩轻笑道,“这是只乌龟吧?”

  房间内的气氛突然沉凝了一下,梅丽莎的嗓音幽幽如同绯红轻纱般响起:

  “它是人偶。”

  人偶……

  ……克莱恩尴尬一笑,强行解释道:

  “材料的问题,还是太简陋了。”

  紧接着,他转移了话题:

  “你怎么会半夜去盥洗室,里面有马桶啊?而且你不是擅长一觉睡到天亮吗?”

  梅丽莎一下怔住,过了几秒,才张开嘴巴,准备解释。

  就在这时,她胸腹间传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剧烈消化声。

  “我,我再去睡会!”

  砰!她一把抓起乌龟状的“人偶”,小跑回了里间,关上了房门。

  ……昨天晚餐太好,吃得太多,肠胃不适应了啊……克莱恩摇头失笑,缓步走到书桌前,无声坐于椅子上,就着从乌云背后钻出的绯红之月,安静思考起邓恩.史密斯的邀请。

  做值夜者队伍的文职人员,坏处非常明显:

  作为穿越人员,神秘聚会的发起人“愚者”,自己身上有着不少的秘密,长期晃荡于黑夜女神教会专门处理超凡事件的队伍眼皮底下,风险不小;

  只要加入邓恩.史密斯他们,自己的目标肯定会是成为非凡者,以此掩盖从“聚会”里获得的好处,而成为正式成员,自由必定会受到限制,就像文职人员离开廷根都要申报一样,不能想去哪里去哪里,想做什么做什么,会错过很多机会;

  值夜者是一个严密的组织,一旦有任务,只能等待安排,接受命令,无法拒绝;

  非凡者有失控的风险;

  ……

  将坏处在脑海一一列出,克莱恩转而考虑必要性和其中的好处:

  从“转运仪式”等遭遇看,自己不会是邓恩口中百分之八十的幸运儿,后续必然会有诡异的事件落到身上,充满危险,只有成为非凡者或者加入值夜人,才具备抗衡的能力;

  想成为非凡者,光靠“聚会”是办不到的,魔药配方问题不大,可对应的材料从哪里寻找,怎么获取,如何调制,以及非凡者日常修行的常识,自己都存在严重的障碍,不可能事事都问“正义”和“倒吊人”,物物都找他们换取,这不仅会损害“愚者”的形象,让对方怀疑,而且还没那么多的时间交流如此细碎的问题,同样的,自身也拿不出什么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另外,更多的物质来往会留下现实身份的痕迹,到时候,“线上纠纷”转成“线下冲突”就麻烦大了;

  而加入“值夜者”,必然能接触到神秘世界的常识和相关的渠道,积累起足够多的对应人脉,以此为支点,方能撬动“聚会”,从“正义”和“倒吊人”那里获得最大的收益,这反向则又提升现实状态,获得更多的资源,形成良性循环;

  当然,也可以去找去加入邓恩口中吐露的“心理炼金会”这种被各大教会压制围杀的组织,可成为他们的一员,同样会失去自由,甚至时刻得担惊受怕,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自己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们,即使从“倒吊人”口中套出了对应情报,贸贸然接触也会有生命危险;

  成为文职人员,还有缓冲和退出的机会;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值夜者身份或许是更好的保护色;

  等到将来,成为仲裁庭的高层,谁能想到自己是个异端,是隐秘组织的幕后黑手?

  ……

  晨曦照耀,绯红隐去,望着天边的金黄,克莱恩下定了决心。

  今天就去找邓恩.史密斯,成为值夜者的文职人员!

  “你没睡?”这时,梅丽莎重又起床,推门出来,诧异看到哥哥在没有形象地伸懒腰。

  “想些事情。”克莱恩露出微笑,一身的轻松。

  梅丽莎沉吟了一下道:

  “遇见困扰,我会一条一条地列出坏和好两方面内容,列完以后,再比较一下,就能得到应该怎么做的‘提示’了。”

  “好习惯,我也是这么做的。”克莱恩含笑以对。

  梅丽莎神情舒展,没再多说,拿上泛黄的大张纸和洗漱物品前往公用盥洗室。

  等到用过早餐,妹妹离开,克莱恩没急着出门,心情不错地补了个眠,因为据他了解,几乎所有酒馆上午都是不开门的。

  下午两点,他用小刷子和手帕将礼帽的褶皱抚平,肮脏弄去,让它恢复了整洁,然后一袭正装出门,就像去参加面试。

  贝西克街有点远,克莱恩怕错过了值夜者的“上班时间”,没有步行过去,而是在铁十字街街口等待公共马车的到来。

  在鲁恩王国,公共马车分为两种,无轨和有轨,前者由两匹马拉着,算上车厢顶部,能坐二十来个人,只有大致路线,不设具体站点,灵活运营,随叫随停,除非客满。

  后者由轨道马车公司运营,先在主要街道铺设类似铁轨的装置,马匹走在内侧,车轮转动于上,轻松而省力,所以能拉更大的双层车厢,乘坐接近五十位客人,唯一的问题是路线固定,站点固定,很多地方去不了,较为呆板。

  过了十来分钟,车轮撞击轨道的声音由远及近,一辆双层马车停在了铁十字街的站点前。

  “去贝西克街。”克莱恩对车夫说道。

  “你得去香槟街转,不过到了那里,走去贝西克街只要十分钟左右。”车夫解释着路线问题。

  “那就去香槟街。”克莱恩点头认同。

  “超过4公里了,4便士。”车夫旁边一个脸庞白净的青年摊出手道。

  他是负责收钱的工作人员。

  “好的。”克莱恩从兜里掏出4个铜便士,递给了对方。

  他走上马车,发现乘坐者并不多,即使第一层也还有好几个空位。

  “身上只有3便士了,回来得靠走啊……”克莱恩按了下帽子,稳稳坐好。

  在这一层的男士女士们多是正装端坐,也有穿工作服和悠闲看报纸的,但几乎没什么人说话,相当安静。

  克莱恩闭上眼睛养精蓄锐,没去管身边乘客的来来往往。

  一站一站又一站,他终于听到了“香槟街”这几个单词。

  下了马车,沿路打听,他很快来到贝西克街,看见了画着棕黄猎犬标志的酒馆。

  克莱恩伸出右手,用力推动,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喧嚣的声音和浮躁的热浪奔涌而来。

  虽然还是下午,但酒馆里已经有了不少顾客,他们有的是临时工人,在这里寻觅机会,等待着被雇佣,有的则无所事事,用酒精麻痹自己。

  酒馆里面颇为昏暗,中央竖着两个大的铁笼子,下面三分之一深入地面,没留空隙,人们拿着木制酒杯,围在旁边,时而大声讨论,时而咒骂欢笑。

  克莱恩好奇看了一眼,发现里面关着两条狗,一只黑白相间,和地球的哈士奇相像,一只通体漆黑,毛光水亮,健壮凶悍。

  “要押注吗?道格这段时间已经连赢八场了!”一个戴着棕色软帽的矮小男子靠近过来,指着那条黑狗说道。

  押注?克莱恩先是一愣,旋即醒悟:

  “斗狗?”

  在霍伊大学时,那些贵族学生和有钱人家子弟,总会轻蔑而好奇地问自己,问粗鲁的工人、无业的流氓是不是喜欢在酒馆里参与拳击和赌博?赌博的项目除了拳击、纸牌外,是不是还包含着斗鸡、斗狗等残忍血腥的项目?

  那矮小男子嗤笑道:

  “先生,我们是文明人,不会做这种不体面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小声嘟囔道:“而且去年还出台法律禁止了这些事情……”

  “那你们在押注什么?”克莱恩一时好奇。

  “看谁是好‘猎手’。”矮小男子刚刚说完,场中就是一阵轰动。

  他转头看了一眼,兴奋摆手道:

  “这一场开始了,不能下注了,你等下一场吧。”

  克莱恩闻言,踮起脚尖,抬高脑袋,极目望去,看见两条壮汉各自拖着一个麻袋,来到铁笼旁边,打开“牢门”,将里面的事物倾倒了进去。

  那是一只只灰色的、恶心的动物!

  克莱恩仔细辨认,发现竟然是老鼠,几十上百只老鼠!

  因为铁笼下方深入地底,没有空隙,老鼠们四处乱窜,却逃不出去。

  这个时候,随着笼门的关闭,两条狗的铁链被解开。

  “汪!”黑狗扑了过去,一口咬死了一只老鼠。

  那黑白相间的狗先是一脸懵逼,接着兴奋地和老鼠们玩了起来。

  周围的人们或举着酒杯,专注凝望,或大声嚷嚷道:

  “咬死它!干死它!”

  “道格道格!”

  ……神TM狗抓耗子……克莱恩醒悟过来,嘴角抽搐不已。

  这里的赌博项目竟然是押哪条狗抓的老鼠更多……

  或许还能押具体几只……

  难怪铁十字街那边一直有人收购活老鼠……

  还真有特色啊……

  克莱恩摇了摇头,好笑退开,从边缘绕过挤一块的酒客们,来到了吧台前方。

  “新面孔?”酒保边擦杯子边抬头看了他一眼,“黑麦啤酒1便士一杯,恩马特啤酒2便士,南威尔啤酒4便士,或者你想来一杯纯麦芽酿的朗齐?”

  “我找莱特先生。”克莱恩直截了当地开口。

  酒保吹了声口哨,对旁边喊道:

  “老头,有人找你。”

  “唔,谁啊……”一道含含糊糊的嗓音冒出,吧台后面站起了一个醉醺醺的老者。

  他揉了揉眼睛,看向克莱恩道:

  “小伙子,你找我?”

  “莱特先生,我想雇个佣兵小队做任务。”克莱恩按照邓恩的吩咐回答道。

  “佣兵小队?你活在冒险故事里吗?早就没这东西了!”酒保插嘴笑道。

  莱特沉默了几秒钟道:

  “谁告诉你来这里找的?”

  “邓恩,邓恩.史密斯。”克莱恩如实回答。

  莱特顿时呵呵发笑:

  “我明白了,其实……佣兵小队还存在的,只是换了个形式,换了个更贴近现在社会的名字,你去佐特兰街36号2楼可以找到一个。”

  “谢谢您。”克莱恩诚恳道谢,转身挤出了酒吧。

  他临出门前,围在一块的酒客们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一阵喃喃低语:

  “道格竟然输了……”

  “输了……”

  克莱恩好笑摇头,快步离开,问路到了附近的佐特兰街。

  “30,32,34……这里。”他数着门牌号,走进了楼梯。

  绕过拐角,逐阶往上,他看见了竖直的招牌,看见了所谓佣兵小队现在的名字:

  “黑荆棘安保公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