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南熙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夜闯苏府

南熙叹 摹绘者 2008 2019.06.12 23:52

  洛黎叫凝歆悄悄给她弄来了两套黑色服饰,并叮嘱她不要告诉其他人,特别是方易桀。

  凝歆很是聪明,自洛黎吩咐她去取衣服时,便留了心思,来回走的都是隐蔽之路。听洛黎这般吩咐,即刻点头应下,不再多言,兀自退了下去。

  “哎,凝歆,谢啦。”洛黎的声音随着缓缓关闭的木门被隔绝在室内。

  洛黎发现,这姑娘从头到尾,都没有抬起过头去看这屋内的任何地方。心中暗赞,十分满意。

  “看来你收了个好侍女。”齐骁在一旁打趣到。

  洛黎挥手扔了一套衣服给他,满脸严肃道:“不是侍女,是同伴。”

  洛黎说完便出去了,关上门,道:“你快些换。”说完便抱着衣服进了隔壁一件偏室。

  二人换好了衣服,在小院之内,借着月光,齐骁轻轻一跃便上了屋顶,洛黎紧随其后。

  二人速度极快且专心控制着脚下的轻重,没有发出过大的声响。洛黎跟着齐骁一路飞速奔跑与房檐之上,整个翊行堂的布局心中大概明了。

  确如齐骁所言,此处大的离谱,真不知道齐骁是怎么在这众多房间中准确无误的找到她的。

  因是深夜,多数房屋皆已熄灯,不过越是这般,翊行堂的戒备就越是森严。每隔一会便可看到巡逻检查的门生。

  没没看见巡逻者,齐骁皆是有意的减缓了速度更加放轻了声音。习武之人五感机敏,不可轻视。

  二人就这样俯身顶着月光在房檐上奔跑了许久,终是跑了出来。

  洛黎紧随齐骁,刚一跃到地面,便看到不远处的树旁拴着匹马。洛黎心中暗叹,不愧是齐骁,准备的很是周全。

  洛黎上了马,低头看着齐骁,问道:“苏府的内部可清楚?”

  齐骁随着也上了马,双手执缰,双臂框住了洛黎。随着马开始跑起来,齐骁才在洛黎耳边道:“放心。”

  只两个字,洛黎听着却极其心安,仅有的一丝担忧都荡然无存。

  翊行堂于上京距离不远,二人只行了一个时辰的路便到了,只是此时夜深,城门早已落了锁。

  洛黎见齐骁架马直奔呢禁闭的城门,不由疑虑,却因过度信任齐骁,竟突发奇想道:莫不是齐骁会什么穿门之术?

  下一刻洛黎便驳回了这个离奇的想法,因为齐骁在城门口停下了。

  洛黎刚要开口,只见齐骁盯着那门看着,明明没有看着洛黎,却像是料到了她要问的话,淡淡道:“阿黎,别急。”

  洛黎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嘎吱”一声,眼前巨大的城门缓缓为二人打开了一条小缝。门的那边,映入眼帘的是熟悉又陌生的上京大街茗街,月光之下,路上空荡荡,安静的可以听见风吹过的声音。与幼时缠着父皇一同来体察时的热闹不同,此时的茗街是她从未见过的凄凉。

  “抓紧了。”齐骁的声音从头上传来,随后齐骁便架马快速的跑进了城门。二人刚一入城,那门便又缓缓关上。洛黎偏头去看,只看到了推门的是两个腰间挂剑的侠士身影。洛黎可以确定他们并不是守城的侍卫。

  因齐骁架马极快,洛黎只得攥紧了他的双臂,齐骁带着洛黎一刻不停的跑着,未曾走错过一处,仿佛此处是他并不陌生的地方。洛黎忍不住抬眼去看这个少年,明明比她只大了两岁,自己仿佛怎么也比不上他。

  很快,齐骁将洛黎带到了苏府的一面围墙处。

  洛黎当下便心中明了,无奈道:“又要翻墙啦。”

  齐骁也笑,附和道:“你我二人一同做过最多的事情,怕就是于夜色里飞檐走壁了罢”

  确是如此,洛黎心道,她也不知为何,想必是他二人与夜晚的屋顶有理不清的缘分罢。

  入了院中,二人便极少说话,他们进入之处应是一处花园,周围皆是植物花草,挡住了不少的月光。洛黎无奈,只得抹黑向前走着。

  “你可是将这苏府都摸透了?”洛黎小声问到。

  “那倒没有,不过李知舟可能所在的地方大致了解了。”

  齐骁带着洛黎穿过了花园,走到一一处极偏的内院。

  深夜寂静,不远处的声音确是随着二人的靠近,渐渐清晰了起来。

  走到那偏院跟前,巧的是,那偏院之中竟一个守卫也没有。二人轻松的走到窗边,仔细的听着,一个苍老的声音悠然入耳。

  “你还敢到我家陵园里去!”

  喊话这人言语间不加掩饰的愤怒,似是在训斥什么人。

  下一刻,洛黎惊喜,因为李知舟的声音缓缓传来,声音阴冷至极,淡淡道:“我为何不敢?你怕是忘了,灵恩是怎么死的!”

  说着,语气变得狠辣,竟也升起了怒气。

  听了这话,那人气结:“你......你......你这个泼皮浪荡子!”

  洛黎越听越觉着不对,这名老者到底是谁?怎么听着他们的对话,感觉像是......

  正疑惑着,忽见齐骁将窗上开了两个小洞,抬眼示意洛黎俯身去看。

  二人一齐俯身,室内灯光昏暗,地上一个被人用麻绳紧紧绑着的男子,此时正面露凶光的盯着站在他身前的男子。洛黎定睛一看,地上那男子可不就是他们追了许久的李知舟嘛。

  转眼去看那名男子,因时隔多年,离开晔国之时洛黎年岁又尚小,她也不是很确定此人是否是姨父了。

  就在此时,李知舟又突然讲道:“怎么不说话了?嗯?是不是因为被我戳到了你的糟糠烂啖处,你觉得难堪了?”说着说着,竟有些情绪失控了“哈哈哈!你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啊?看来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逼死自己的亲生女儿的啊!”

  此话一出,那男子顿时脸色煞白,紧抿着的双唇早已没了血色,浑身颤抖的不成样子。

  洛黎心下明了,此人应当就是她的姨夫苏炳了。

  李知舟见苏炳这样的反应,显得越来越兴奋,一会放声大笑一会言语毒辣的咒骂,这幅样子,简直与在卞州判若两人。洛黎不禁诧异,到底哪一种才是真正的李知舟。

  再看苏炳,终于忍无可忍,一脚狠狠的踹到了李知舟的胸口,吼道:“住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