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红楼修仙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宗师宴(上)

红楼修仙版 跳舞的泪 2988 2019.07.18 16:49

  陪着黛玉用过了早饭,宝玉把李贵和茗烟叫到了一旁。

  “少爷,林家在城外有水田九百亩,旱田三百亩,账册上水旱田加在一起只记了八百亩,茶山那边的出产也不清楚,还有两片桑林和一处宅子的地契不见了……”

  李贵把手里的几张纸递了过来,上边是他这几天查到的第一手信息。

  茗烟也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转着眼珠道:

  “这是林家的那几个亲戚,还有附近大户人家的根底,为了这点东西,我可是把少爷给的银子都洒出去了。”

  宝玉笑了笑,从袖子里摸出两枚金锞子,“不错,不错,赏你们的,平日里多留个心眼儿,听见了什么消息再来告诉我。”

  二人都发现自家公子这次出来后,比以往大方了许多,越发的不把钱当钱看了。

  今天上午,贾琏要去城南颜家,商谈售卖田产之事,宝玉随便找了个借口,也跟了出来。

  这些日子,贾琏一直在为出售林家产业的事情奔波,他原本还以为是个肥差,可没想到,大好的田产放在那里,价格一降再降,可还是无人问津。

  贾琏生性浮躁,其中原由他虽然知道一二,却是不想再等了,只想早些出手,也好有闲暇在这人间天堂风流快活。

  到了地方,颜家大公子颜富久出门相迎,进了厅堂,寒暄过后,对方也不提田产之事,却是谈起了这几天城中连续死人的案子。

  贾琏有些不耐,开口道:

  “颜兄,你也知道小弟再这里不能久留,当初你说一亩地十两银子,小弟咬牙应下了,上次你又说银子不凑手,要等几日再看看,今天我带着自家兄弟过来,就是想听个准话儿,我们也好有个计较。”

  颜富久露出一脸苦笑,“兄弟,你怕是还没听说吧,八个,昨天晚上北边骡马巷里又死了八个,全都是被活扒了人皮,用自己的肠子勒死的。你说说,这光景,哪个还有心思买房置地。

  当初既然应承过兄弟,我也不好食言,现在俯里还有一万八千两现银,林家田产、茶山和宅子,加在一起就这个价了,你要是能做得了主,今天咱们就把这桩生意定下。”

  贾琏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光是林俯的田土和茶山,少说也值四五万两,若对方能拿出三万两银子,自己卖也就卖了。

  可这性颜的一开始拖着,不给准信,现在又趁火打劫,狠狠宰上一刀,分明是在拿他琏二爷当猴耍。

  颜富久见他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摇了摇头,接着道:

  “唉,贾兄弟,我这也是在帮你啊,教匪作乱还没过多久,现在又出了这桩祸事,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除了我们颜家谁还敢买。”

  “那,那这个价钱也太低了!官府又不是摆设,这城里的人还真能一天天的死下去不成。”贾琏连连摆手,他虽是纨绔子,但这么败家的事情还做不出来。

  颜富久喝了口茶,道:

  “这个谁也说不清楚,不过我知道,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几天,这苏州城怕是真要乱了,到时候,连这个价钱也没有喽。”

  贾琏犹豫了片刻,又坐了下来。

  宝玉见他这副模样,在一旁开口道:

  “琏二哥,我常听人说,做生意不过是低买高卖,苏州城这次就算是乱起来了,又不会一直乱下去,我看这田产咱们不但不能卖,还要趁着便宜再买他个几千亩,到时候肯定能赚得盆满钵满。”

  宝玉的话听起来虽然像是玩笑,但却也是这个理,苏州是这个时代排在前几位的通都大邑,除非王朝更迭,就算是乱也只是一时,更何况现在不过是杯弓蛇影罢了。

  贾琏拍了下大腿,站起身便走,“对对,咱不卖了,到时候大不了从俯里派人过来操持,又没人等着银子花。”

  出了颜家大门,贾琏犹自愤愤不平,嘴里骂骂咧咧,“真是瞎了他的狗眼,竟然把竹杠敲到咱们国公府头上,怕是离抄家灭族的日子也不远了。”

  宝玉提醒道:“那颜家在苏州府有些门路,琏二哥日后还要提防一二。”

  “有甚门路,他老子不过是做了几年的光禄寺丞,六品大的闲职罢了。”贾琏依旧咒骂不休,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

  宝玉无奈地道:“人家可是有一个好妹子。”

  贾琏听了更是不以为然,“他妹妹难不成也进了宫,当了贵妃皇后咋地。”

  “那倒没有,他亲妹妹嫁给了南安王的小儿子。”

  宝玉在心里叹了口气,贾府上下实在是没什么像样的人物,贾琏这样的纨绔相比之下,还算是好的,其余人等更是不堪,倒是俯里的女眷尽皆才貌双全。

  回去的路上,贾琏推说有事儿,又吃花酒散心去了。

  宝玉带着茗烟和李贵走了几条街,就见一处大院子张灯结彩,虽不是成婚办喜,却是比小登科还要热闹。

  里面进进出出的都是江湖人物,尽皆神完气足,身形矫健,宝玉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这时,门口一个迎客的年轻人,快步走来,抱了抱拳,开口道:

  “这位可是京城来的贾府少爷,家师让我在这里守候多时了。”

  此人正是寇方尊的弟子,昨日在杏林阁与宝玉见过一面。

  这里想来便是大圣门所在,既然来了,掉头就走却是不妥,宝玉便随着对方,进了厅堂。

  他见其他人皆有贺礼奉上,自己也不好例外,便掏出一张汇票递了过去。

  唱礼之人高声道:“京城荣国府少爷前来道贺,礼金山西日升昌汇票一千两。”

  江湖中人与达官显贵结交,也算是各取所需,众人听闻有京城衙内前来,并不意外,倒是那一千两银子,砸出了些许声响。

  有人说,不愧是京城来的富家子,出手就是阔绰,也有人鄙夷,官宦子弟能拿出手的,不过是些俗物罢了。

  寇方尊在厅堂内与几家掌门闲聊,他此刻却是与以往不同,好歹换了件新衣,头发也打理得根根不乱,倒是有了几分门主高人的气象。

  这次的宗师宴上,光是各家各派的掌门就来了十余位,整个长江以南有头有脸的门派尽皆前来道贺,将偌大的一个厅堂,连同院落挤得满满当当。

  读书人一朝考中了进士,便有了创建世家大族的资本,名门望族若是几代不出一个进士,也要没落。

  而武道宗师便是如读书人里的进士一般,入了宗师境便可保门派数十年不衰,也能另创一门,别开生面。

  而那些没有宗师坐镇的势力,即便是被列为九九八十一门,也会被人视作二流门派。

  寇方尊虽是疏散的性子,见到今日盛况却也欣喜非常。

  他听闻外面门人唱喝,知道是自家的小师父到了,急忙出门相迎,对着迎面走来的宝玉挤了挤眼。

  二人心照不宣,随便寒暄了两句,宝玉找了位置坐下,寇方尊也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就在这时,外面大圣门弟子又接连唱道:

  “云台派普玄、普慧、普善三位大师前来观礼,奉上金、银、珊瑚、琉璃、琥珀、赤珠、玛瑙,佛门七宝各一件。”

  “甘霖汇七省,汤沛,汤大侠登门道喜,奉上锟铻宝刀一口,另有白银三千两。”

  厅堂内外响起一阵喧哗,云台派乃是十三大派之一,比八十一门整整高出一个级别,而今日光是普字辈的高僧便来了三人。

  汤沛虽未入宗师,却是侠名远播,结交四海,一呼百应的人物,今日竟也奉上厚礼亲自前来。

  众所周知,一入宗师,身价倍增,却也没想到能有如此大的脸面。

  可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物前赴后继,又来了数十位,其中还有不问世事的隐门中人,而罗教大长老更是亲自登门,奉上一口大箱子,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宝物,其态度之谦卑,让人意想不到。

  大圣门众人既惊且喜,只觉得有宗师坐镇果然不同,如此声势,日后怕是能和上三门比肩。

  寇方尊却是心里明白,他一个新进的宗师,分量远远不够,这里面起码有一半的人,都是为了自己那个便宜师父而来。

   PS:说一下关于贾琏和宝玉在荣国府内的排行问题,为什么两个人都叫“二爷”?

  怎么说呢,里面的关系有点复杂,容易把人绕进去,我把那些含混的地方去掉,点单的说一下。

  目前的荣国府实际上是两家人,贾母史老太君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贾赦,二儿子贾政。

  贾赦的儿子是贾琏,也就是王熙凤的丈夫,贾政有三子,大儿子贾珠,二子宝玉,三子贾环。

  贾政的大儿子贾珠英年早逝,他的年纪要比贾琏大。

  也就是说,贾琏这个“二爷”是从荣国府的大排行上算的,而宝玉的“二爷”则是自己家,关起门来叫的,按照整个俯里的排行他实际上是老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