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动漫衍生 银魂樱之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人背负的东西除了春游的背包还有执念一物”(十)

银魂樱之卷 光含翡翠容 2027 2021.09.01 12:00

  坂田银时一只手揣在和服外套里,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疋田久左卫门站在他的对面,

  和男人不同的是,

  少年的表情甚是坚毅。

  “唉,这可真是麻烦,”挠了挠乱蓬蓬的脑袋,“我可不愿意做这么麻烦的事情。”

  “我记得你,”

  半晌,疋田久左卫门这样说道。坂田银时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我也记得你小鬼,怎么样,草莓蛋糕好吃吗?”

  “好吃,”被问话的对象诚恳地点了点头,“我从没吃过这样好吃的东西。”

  “哼嗯?看来你的父母对你还真是严苛啊,”

  “我没有父母,”

  疋田久左卫门的语气很寻常,就好像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我从小是被师父养大的。”

  “啧……”

  因为平局的缘故,东城步一方不得不与疋田久左卫门进行加赛一局的比试。而这一次便没有任何的花招了,

  真刀真枪的比试,

  东城步将坂田银时留在了最后。

  这个可怕的男人,东城步深知坂田银时的实力,

  是几乎能与敏木斋大人打成平手的存在,

  别的或许会出问题,但如果是真正的比拼武力,他明白坂田银时是绝不可能输掉的。这也是为什么,他直到最后才让银时出战。

  当然东城步不知道的是,

  坂田银时早就和疋田久左卫门见过面,还交过手了,

  为了一块草莓蛋糕。

  而那块草莓蛋糕被疋田久左卫门拿走了。

  这些事情东城步不知道,

  坂田银时此时看上去,也相当的自如。

  “……话说,

  既然你师父和柳生家的老家主师出同门,想来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才对。

  连草莓蛋糕都没有买过给徒弟吃,

  你知道这次来决斗,是为了什么么?”

  “为了践行师父的约定,”

  疋田久左卫门昂首挺胸,“为了证明我们疋田新阴流的地位。”

  “地位流派什么的,这么重要的么?”

  男人挖着鼻孔,语气中似是不解,

  “哪怕过去了这么多年,历经了三代人,也依旧要执着这一件事情,然后让你们这样的小孩,为老头子们之间顽固的约定来负责,

  不觉得有些无聊?

  对吧小子,

  你是真心觉得,这个约定,有执着的必要吗。”

  “我不知道,”

  疋田久左卫门摇了摇头,

  “我其实,已经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一定要践行这个决斗。师父的儿子在我这个年纪去世了,他没能为师父完成这个约定,

  虽然师父很难过,但是师父还是收养了我,照顾我,教导我剑术。

  我不知道师父心中的想法,”

  言语如卵石中涌动的清泉,颗颗迸溅,

  “但是对我来说,为师父完成这个约定,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听见疋田久左卫门这么说,坂田银时不着痕迹地挑了挑眉,

  “原来如此,”

  他说着,缓缓将腰间的洞爷湖抽了出来。看见坂田银时拔刀,疋田久左卫门也提起了自己的木刀,

  刚才还挺友好的说话的二人,此时却忽地刀剑相向起来,

  “上一次你就输给我了,

  难道说这么短的时间内,你就有把握战胜我了吗?”

  “嘁,上次是让你这个小屁孩罢了,你还真以为我打不过你呢。”

  “大言不惭,”

  说完这句话,疋田久左卫门的气息便沉郁了下去——只是一瞬间,

  坂田银时脸上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严肃,他右手握着洞爷湖,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松懈大意。

  疋田久左卫门喜好先攻,

  出手如风,

  洞爷湖横在身前,坂田银时拦下了对方先手这一道猛烈的攻势,

  看到这儿,东城步的眉头如同草绳一般地紧锁起来。

  那天疋田久左卫门和少主的短暂交手,少主落了下风,东城步就看出来了这小子剑术高深;不过坂田银时接下了这凶悍的一击,也证明东城步对他的实力估计,并没有问题。

  两人一时间缠斗在一起,难分高下。

  这家伙,

  和那天完全不在一个实力层面,

  少年的双眸紧紧盯着这个男人,一举一动在他的眼中都无迹可寻——究竟是哪一处流派的剑术,竟然这么胡来,

  这世上绝不可能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实力提升到这种程度的方法,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那日在甜品店的时候,这个男人放了很大的水分。

  “银桑!”

  “银酱加油!”

  “阿银!”

  身后传来志村新八他们的声音,却丝毫不能影响在场上对决的两人,

  疋田久左卫门的攻击渐渐如狂风暴雨一般落下来,他的表情无比严肃,双眼中闪动的炙烈光芒不知是为了赢下这场比拼的昂扬斗志,还是被对手强大实力所引发出的战斗饥渴,

  “我绝对要赢!”

  竟然下意识地,从口中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不好意思啊,”

  银发的身影在自己面前交错,低沉却散漫意味十足的声音,在少年的耳边响起:

  “不过万事屋接受了别人的委托,就一定要好好做到底的。”

  话音刚落,

  坂田银时与疋田久左卫门错身而过,

  银发男人站在疋田久左卫门的身后,与他相背而立;

  刚才还被紧握在手中的木刀,疋田久左卫门的,此时已经被高高的拋起在半空中打了个转,随后狠狠地插进了泥土里,

  而坂田银时手中的洞爷湖,还好好地被他握着。

  “胜负已分!”

  看见这一幕的东城步激动地喊出口,

  刀相当于武士的生命,刀都已经脱手了,那么这场比试的胜者也不言而喻了。这样计算下来的话,排去第一局的平分,也是东城步这边获胜了。

  获胜,

  就意味着疋田久左卫门不得不遵守他与东城步定下的约定,

  想到这里男人当然会激动了。

  “不,

  胜负,”就在东城步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木刀被坂田银时击飞的疋田久左卫门却开口了,

  他额头上有着薄汗,面色也发白,

  但他脸上却没有落败的沮丧,相反地,反而露出了一种胜券在握似的微笑,

  “未分。”

  伴随着少年隐隐透露着虚弱声音的,

  是坂田银时手中洞爷湖的碎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