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动漫衍生 银魂樱之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固执的家伙会互相吸引”(六)

银魂樱之卷 光含翡翠容 2188 2021.09.08 12:00

  高杉桜躲在树后,

  她现在似乎对这个技能已经驾轻就熟了。

  只是今天她偷看的不是松下私塾的师徒俩,而是吊在树上的兄长。

  “哥哥……”

  她虽然很想把高杉晋助放下来,但是临走之前盛怒的父亲曾经命令过她,如果她敢给晋助松绑,那么她就会和他一起,被从这个家里赶出去。

  她只好偷偷地在背后藏了水壶和饭团,躲在这里等到父亲消气。

  “真是不错的景色啊,

  有傻子在天上飞。”

  听见这个声音的高杉桜一下子就从树后面窜了出来,压低声音喊道:

  “桂哥哥,是你吗?”

  “桜,你也在。”

  “我不是说过了让你不要再跟着我了吗,”

  一直被悬挂着没有说话的高杉晋助开口,声音听上去很虚弱;看来虽然倔强小鬼嘴上不服输,但肉体依旧是人类的极限。快一整天没有进食和进水,就算是他也支撑不住。

  “都被吊在树上了还这么多话,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嘴硬的毛病啊,”

  没想到高杉桜竟然会回嘴,高杉晋助被噎了一下,倒是院子外面的桂小太郎忍不住笑出声,

  “说得好桜,就是要这么教训他。”

  “树下的傻子给我闭嘴。”

  桂小太郎也不和他斗嘴,转身靠在墙壁上,

  “今后你怎么打算的?”

  “没什么打算。说是我再到那里去,就把我逐出家门。不过是老生常谈罢了。”

  “原来如此,”

  两个好友一个在树上一个在墙边,若是有别的人看见,估计会感慨这俩孩子的淡然,

  “你的父亲也相信了传闻啊。有传闻说松下私塾,纠集附近的孩子,传播危险的思想,批判幕政,颠覆国家。”

  高杉晋助想起在客厅外听见的那番父亲与好友的谈话,扯了扯嘴角——也能胸怀只属于你们的武士道,成为你们自己心目中的武士,

  那一日吉田松阳和他说的话,在男孩的耳边响起。

  “呵,传闻说得没错啊,”高杉晋助轻笑一声,

  “要是世上全是那家伙说的那种武士,国家肯定会灭亡的。”

  “哼,大概吧。不过,我很喜欢松下私塾的人,我一直认为所谓的武士,是被各种束缚绑得喘不过来气的人。如果真的能成为武士,我也,想成为他所说的那种自由的武士。”

  高杉桜默默地站在树后听着的他们的对话,

  “我也觉得他不是坏人。”

  “嗯?”

  这句话刚说完,高杉晋助和桂小太郎立马警觉,

  “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也偷偷跑去那个地方了?”

  见高杉桜不回答,他们心里也有了答案;高杉晋助的眉头深深皱起,桂小太郎叹了口气,

  “你啊......”

  ......

  “传闻果然是真的,”

  松下私塾外,

  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高杉晋助回过头,站在自己身后,正是那天那一批来找自己和桂麻烦的少年。他们慢悠悠地朝自己走过来,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得逞笑意,

  “我说最近怎么在私塾看不到你,没想到你是热衷于这种可疑的私塾。

  高杉,看来你要被逐出讲武馆了啊。

  不过很遗憾,今晚这私塾啊,可是要完蛋了——”

  少年瞪大双眼,眼白里浑着不少的红血丝,居高临下地往着高杉晋助,好像恨不得要把对方这一瞬间的表情刻印进心里,

  “我把这私塾的传闻告诉了父亲大人,差役们要行动了。那个男人运气好会被赶出这里,运气不好,就要被关进牢里。”

  “来历不明的浪人居然学人开起了私塾,”旁边他的跟班也得意洋洋地插嘴,“对自己的身份没有一点自知之明,敢对我们这些武士无礼,罪有应得。”

  “高杉,

  你已经成不了武士了,”

  高杉晋助侧目望着,脸上竟没有什么表情。

  明月当空,一道小小的身影藏在瓦墙的阴影里,直到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高杉,”

  桂小太郎腰间挂着木刀,一双琥珀色的眼珠明亮如月。

  “这大半夜你出来乱跑,不要紧吗?这次被逮到,你真的会被逐出家门的。”

  “不用担心,”

  高杉晋助缓缓睁开双眼,

  “反正我明天也会被逐出家门。”

  按照高杉晋助的性子,自然不会真的允许有人在他面前挑衅至此,还能安然无恙回家的;下午那群家伙,估计得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不能好好走路了。

  “桂,倒是你,大半夜跑到这种地方来玩,好不容易得到的特待生资格,可是会被取消的。”

  “不需要担心,

  我正好已经腻味了那无聊的宽松教育,”

  桂小太郎走到和高杉并排的位置,仰头望着天上的月亮,

  “我已经告诉他在天黑之前逃出去了。欠人的情,总得还的。哈哈,名门讲武馆的最强神童和恶童联手了,拖住差役,应该很容易吧。”

  “名门的两个人?别逗了,”

  清亮的月光下,闪着一口白牙的银发男孩登场——几乎是梦幻一般的场景,

  如果忽略他那痞里痞气的笑容的话。

  坂田银时肩上扛着木刀,朝着桂和高杉两人走来,

  “应该是教育想要颠覆国家的反乱分子的魔窟,松下村塾的三个坏小鬼才对吧?”

  “你,你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了让你们逃吗?”

  “要逃的是松阳吧,我为什么要逃啊,”

  坂田银时挖着鼻孔,满不在乎地说道:“再说,从翘课到半夜跑出来玩都学会了,

  你们这些小鬼已经是合格的松下村塾的门生了,

  我当然应该来跟你们道个别。

  你们做得很好了,后面我来,你们就收手吧。反正我和松阳都是无根浮萍,到什么地方也不愁容身之所,不过你们可和我们不一样,继续和松下村塾牵扯下去,你们可就回不去了。

  你们,想失去士籍吗?”

  银发的身影在月光下好像能发光。

  “要是有可回的地方,我一开始就不会到这种地方来,”

  “自从奶奶死了之后,我就是孤身一人了。最重要的是,我不再打算成为需要士籍这种虚名的人了。”

  “就算有士籍这种东西,那也不该是别人给的,”

  高杉晋助和桂小太郎走到了坂田银时的身边,一边说着,一边拔出了身上的木刀,

  “应该是自己亲眼发现,”

  “亲手抓住的。”

  坂田银时目不转睛,直到两人话说完,他微微阖眸,像是早就料到了什么似的,

  “是吗,那我就什么都不说了。”

  “喂,那边几个小鬼,”

  提着灯笼的差役们,朝三人的方向过来,

  “这大半夜的,你们在干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