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动漫衍生 银魂樱之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想找的东西只会在不需要的时候出现”(二)

银魂樱之卷 光含翡翠容 2020 2021.09.14 12:00

  哈啊……哈啊……

  猿飞菖蒲躲在一处极隐蔽的角落,发出与忍者身份极不相符合的喘息。

  她右手捂住肋下的伤口,虽然已经进行过简单的处理了,但鲜血依旧染红了那整一块区域。

  那个女人……

  想到刚才的那一幕,猿飞菖蒲的心中仍然感觉到隐隐的后怕。

  虽然从她的手底下逃出来了,但此时宅中的护卫已经完全被惊醒,此时正密如网罗地在整所宅子中搜寻着自己这位不速之客的踪迹。

  最糟糕的是身上的伤口,

  已经完全影响了呼吸运作。

  这种状况下的她,是连十分之一的实力都难以发挥的。

  她究竟该怎么样从这个地方逃出去呢?

  ……

  “伤的好重啊,小猿小姐,”

  志村新八和坂田银时他们站在一边,看着病床上紧闭着双眼的猿飞菖蒲。尽管医生刚才说猿飞菖蒲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但这种状况下,实在是让人难以放心。

  “是任务失败了吗?可是伤得这么重,没想到那个小猿小姐也会……”

  “看这个伤口,能逃出来保全性命已经很不错了,”

  坂田银时的声音传来,

  他怀抱着双手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很难从他此时的语气和眼神看出他现在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那个人,是以取她的性命为目的出手的。恐怕再晚一步,”

  后面的话不需要说出口,志村新八与神乐也明白了坂田银时的意思。神乐看向躺在床上还陷入着昏迷的猿飞菖蒲,说话的语气中满是担心:

  “好可怜啊,小猿。”

  “她这样的职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不过,我还真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目标,能把这个家伙伤到这种程度……”

  “越左屋的大老板,

  听说过吗?”

  屋内忽然响起的不属于万事屋三人的声音吓了他们一跳;一道身影从角落里走出来,身上穿着深蓝色的忍者服,

  一头棕色的头发几乎将双眼都遮住了。

  男人走到猿飞菖蒲的病床边,俯视着自己这位旧时同僚以及旧友。

  “服,服部先生!”

  服部全藏,前御庭番众的首领,是被称作“摩利支天”的忍术深不可测的忍者,

  虽然现在“忍忍披萨店”跑外卖打工。

  “越左屋?”

  坂田银时面对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背影问道。

  “嗯,”

  服部全藏缓缓点头。

  “越左屋家的大老板正是这次猿飞始末屋的目标。虽然在之前就收到了对方周围有高手护卫的消息,但是显然猿飞这家伙,没有想到那位高手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嚯喔,这么说你,这件事情,你也了解了?”

  “了解可算不上,只是知道一些作为一个忍者应该知道的知识罢了。不过我想,这些事情和你们也没有关系。”

  这么说着,服部全藏微微侧首,看向自己身后的三人,

  “虽然不至于追杀到这里来,但猿飞这次招惹到的家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武士或者忍者这么单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我想,你们还是不要有所牵扯的比较好。”

  坂田银时静静地听着没有回话,只是神乐和志村新八听说猿飞菖蒲可能有危险,立马焦急地开口:

  “怎么这样?!如果是杀手的话,我们也可以帮忙的!”

  “很可惜,可不是杀手这么简单的事情。

  到现在的情况就收手吧,始末屋那边,也会派人来保证猿飞的安全。这一次的任务等她清醒过来,我会劝她放弃的,

  哪怕要支付什么违约金或是赔上名声,

  毕竟,付出的代价和得到的东西,已经不成正比了。”

  “可是……”

  志村新八显然还想说什么,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坂田银时打断了;男人抬头看着服部全藏,平日里看着懒洋洋的死鱼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银桑?!”“银酱!”

  “走吧小鬼头们,”坂田银时转身就走,没有一丝的犹豫,

  “接下来,就是大人们的时间了,像你们这样的小鬼,已经不适合参与了。”

  志村新八看了看服部全藏,又看了看离开的坂田银时,他一咬牙,还是跟着坂田银时跑了出去;神乐也扛着自己的雨伞追出去,

  病房之中,只剩下昏迷的猿飞菖蒲,和病床边的服部全藏。

  “银桑!”

  病院外,志村新八已经追上了坂田银时的脚步——他脸上满是疑惑,显然是不能理解坂田银时刚才的行为,

  “银桑,为什么就这么离开了?小猿小姐的事情难道你不想知道更多吗?而且刚才服部先生说……”

  “那家伙不想把事情告诉我们,”

  坂田银时语气平淡地说道,

  “如果想知道更多,看来只能我们自己去调查。一直在那里也没什么帮助,还不如早点离开,说不定能调查到更多东西。”

  原来坂田银时是明白,在医院里和服部全藏扯皮不会得到任何他们想要的信息,所以才这么果断的离开的。听见坂田银时这么说志村新八顿时就反应过来了,他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将注意力放到刚才服部全藏说过的话上,

  “刚才,服部先生说小猿小姐是去刺杀越左屋老板的任务失败而受的伤。他还说,越左屋老板身边有一个超出了小猿小姐想象的高手,这才让小猿小姐受了这样几乎致命的伤。”

  “越左屋老板那样的身份,身边有些保镖不奇怪的,

  但是能够将御庭番众的精英忍者几乎杀死的保镖,不仅要有足够强的武力,还要有能够提前察觉到忍者潜入的洞察力,

  这样厉害的人物在江户,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透露出。”

  “这么说,我们只需要去调查一下越左屋老板最近招了什么样的人做保镖,就能知道小猿小姐究竟是被什么人伤了?”

  “没错。”

  线索明晰,

  坂田银时的表情却没什么改变。

  不如说他此时心中,有一种说不出口的不安。而这种情绪,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他身上出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