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动漫衍生 银魂樱之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想找的东西只会在不需要的时候出现”(一)

银魂樱之卷 光含翡翠容 2000 2021.09.13 12:00

  随处可见的团子店外,

  “猎物是,”

  接过冰凉而沉重的小判,猿飞菖蒲低了低斗笠沿。

  “这次的目标,可没有以前那么容易接近了。你动手之前,最好先做些准备。”

  “你是不相信我么?”

  “当然不是,只是作为同僚的一点善意的提醒。”

  背后男人藏在阴影下的嘴角勾了勾,

  “越左屋的老板,背地里可是经营着不少了不起的生意啊。他身边高手众多,大意了,可是会出人命的。”

  “这点事情,还不需要你来教我。”

  猿飞菖蒲将小判收进怀里,吃下竹签上的最后一个团子,站起身,

  “你就等着接人头就行了。”

  ……

  “好奇怪啊,”

  志村新八拉开门,从屋外走了进来。他把手里的东西往茶几上一放就在沙发上坐下,而他的对面,则是仰面朝天看着《JUMP》的坂田银时。

  “什么奇怪了,你新换的眼镜吗?”

  坂田银时一边翻着书,一边开口道。

  “……谁和你说什么眼镜的事情了啊!而且我的新眼镜一点都不奇怪好吗!”志村新八愤愤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我是说桜小姐啊桜小姐,高杉桜小姐!”

  “那家伙怎么奇怪了?”

  “我本来从超市出来的时候,想顺便去桜小姐那里买几块蛋糕的。结果去了才发现,桜小姐的店今天竟然没有开门。前几天我去的时候就发现是关着门了,还以为桜小姐只是出去了一段时间,没想到都今天了,那家店竟然还没有开门。”

  坂田银时此时正好翻过一页《JUMP》,

  没有说话。

  “大概是出去什么地方玩了吧,”

  半晌,坂田银时把已经看完的杂志随手往桌子上一堆,双手枕在脑后,缓缓闭上眼睛;他说这话像是在解释给志村新八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至于是只有一者还是两者兼有,这就叫人琢磨不透了。

  “这倒是。毕竟桜小姐看上去挺富裕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某个家伙。不过开蛋糕店原来这么赚钱的嘛,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去学习学习烘焙呢?”

  志村新八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沙发上的男人发出了呼噜声。

  少年无奈地叹口气。

  “真是的,碰上这么没有干劲的老板还真是头疼呢。”

  “砰砰砰!砰砰砰!”

  “哎!马上就来!”

  真是想吃冰天上就下雹子,志村新八还以为是久违的委托上门,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急冲冲地到门口开门。

  “这里是万事……

  诶!”

  话还没说完,门一打开,一个人影顿时摔到了他的面前,吓得志村新八连忙伸手一把捞住。

  固定住了对方之后,志村新八才有机会看清眼前人究竟是——小猿小姐!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御庭番众前任精英忍者,也是万事屋的朋友猿飞菖蒲。只是这会儿她却昏迷着,

  刚才志村新八抱过她的手上也传来一阵粘腻湿热之感,

  他一瞧,差点没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惊叫出声。

  大片的血迹将少年一双手几乎沾湿,

  志村新八深知自己并没有受伤,那么这样多的血迹,源头只可能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

  “银桑!——”

  少年的喊声响彻整栋楼。

  事情还要从前一夜说起,

  是夜,风静,

  这样一个无月的夜晚,就是野猫都不敢轻易开口嘶鸣,

  但对于以夜色作为伪装的忍者来说,却是再完美不过的一个晚上。

  猿飞菖蒲轻巧地飞到了越左屋家族的大宅墙上。那偌大的宅院的墙壁,仿佛能绵远不绝地就这么蔓延下去一般,

  女人让自己的身影几乎是潜藏进了这深邃的夜色中,无比轻盈地落了地。

  而那些提着灯笼四处巡视的家卫,都好像失去了自己的视觉似的。

  贪官污吏,奸商豪绅,猿飞菖蒲杀了不少——作为前御庭番众的一员,以邪道制服邪道的手段,她再熟悉不过。

  决不能说是轻松,

  但再困难的情景,她也曾经遇到过。

  绕过早已经事先调查过的护卫点,猿飞菖蒲简单地就溜进了大院。始末屋有着完备的信息系统,调查清楚任务对象家中的家卫排布,还是十分简单的,

  隐匿气息潜藏脚步,

  这间大宅里的谁都不知道,

  危险在黑夜的伪装下,已经悄然向他们靠近。

  猿飞菖蒲的目标只有一个,

  目标房间的方位,她也早已经烂熟于心。

  天花板缓缓移位,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缓缓下降,

  察觉到屋内的气息和隐隐约约处于房间正中间的那道阴影,

  苦无出手,

  以必杀的信念朝着目标的方向飞去。

  可金属刺入血肉发出的声音却没有响起,猿飞菖蒲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还没等她反应,一道寒光便从苦无插着的地方飞来。

  刀光一闪,

  悬挂在猿飞菖蒲腰间的带子被轻易斩断,

  她不得不选择落地,

  落地的一瞬间,刀光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

  “小小的忍者呀,”

  烛光从房屋四角亮起,勉强躲过了所有刀光的猿飞菖蒲站在正中,她看向声音的来源,

  而地上被她苦无插到的那个气囊已经漏光了空气,此时正无精打采地瘫在地上,看上去可怜且阴森。

  一个女人,

  一个漂亮的女人,

  就算说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也不为过,即便是猿飞菖蒲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审视,也不得不这么认为。

  她穿着极华丽绚烂的和服,姬发披散,画着殿上眉,如同从画中走出的美人。

  而此一时她看着猿飞菖蒲,

  脸上的表情慈哀,一双漆黑的瞳孔里却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

  “还挺厉害的嘛,”她淡淡地开口。

  这个人,很危险,

  这是多年生死博弈之间培养出的直觉,猿飞菖蒲知道,当苦无射出没有夺走任何人姓名的时候,她的任务就已经失败了。

  任务失败不要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怎样从这里脱身。

  而眼前这个美丽的简直不像真人的家伙,

  她却能无比清晰地感觉到,

  是这个地方最危险的存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