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动漫衍生 银魂樱之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人背负的东西除了春游的背包还有执念一物”(八)

银魂樱之卷 光含翡翠容 2016 2021.08.30 12:00

  “久左卫门,”

  从身后茅屋里传来的声音吓得小男孩松开了手,

  刚才被他捕捉到,攥在手里的蝴蝶,重新获得了自由,

  扑扇着纤弱的翅膀,往森林里飞去。

  “师父,”

  小男孩转过身来,双手背在身后,

  茅屋里走出一个老人,鹤发童颜神采奕奕,年纪或许已经不小了,但丝毫不见老态。他看了面前有些局促的小男孩一眼,

  “今日的功课,都做完了?”

  “做完了,师父。”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加练五百下挥剑,”

  “是,我知道了师父。”

  虽然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那蝴蝶飞走的方向,但小男孩还是很听话地拿起了自己的竹剑,开始今日的加练,

  有些滑稽的是,

  他的身高,甚至只有手中这柄竹剑的三分之二。

  小男孩的手挥动有力,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大汗淋漓,不过他的动作却没一丝松懈,目光坚定地注视着前方,

  至于那位老人,则盘腿在木廊上坐下,

  就这么看着小男孩挥剑。

  “......四百九十八,四百九十九,五百!”

  最后一挥伴随着汗水,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小男孩将手中的竹剑撑在地上,大口往自己的肺里灌着新鲜空气的。他们居住在杳无人烟的绿水青山之上,别的或许没有,但这令人神清气爽的山野之气,却不用担心不足够。

  “气息,

  注意调整气息。”

  挥舞完五百次剑的他并没有得到师父的表扬,而是听到了一句教导;小男孩直起腰,按着之前被教过的呼吸方法,慢慢地将自己的呼吸调整平复,

  抬头平视,正望见金红的落日嵌在山间。

  “师父,”

  入夜,年纪相差巨大的师徒二人围坐在火炉边,炉子上正煮着粥食,咕噜咕噜地的冒着泡——小男孩送入口中的腌菜被咀嚼的咔哧咔哧响,

  他一边囫囵吞咽着晚饭,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为什么我要这么努力地练剑呢?”

  “这个问题,师父早就告诉过你了。”

  老人的声音和动作都不紧不慢。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小男孩摇了摇头,睁着黑黢黢的大眼睛,用坦诚且烂漫的眼神望着师父,

  “师父,你恨那个人吗,师父叫我去与之决斗的后人,师父你恨他吗?”

  听见这样的问话,老人缓缓地将手中碗筷放下,

  “久左卫门,

  武士之道,并非单纯用‘恨’,或是‘爱’这样单薄的字眼能够形容的。

  我疋田新阴流的嫡流地位,需要你去夺回,

  明白了吗,久左卫门?”

  明白了吗,久左卫门……

  ……

  “既然第一局算平手,那么我们就接着进行第二局比试吧。”

  虽然并没有第一局,但好歹没有叫对方赢下;尽管现在还说不上放心,但东城步心态也逐渐平稳了下来。

  “第二局比拼的内容是专注力,”

  东城步说着,从旁边提来一个小笼子;在那小笼子里关着的,是一红一篮两只蝴蝶,此时正停在笼底,不时微微扇动翅膀。

  “这有两只蝴蝶,我们一只,疋田少爷一只,

  比赛看谁先用木枝刺中蝴蝶,谁就赢下这局。”

  疋田久左卫门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东城步看向志村新八,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么新八君,就拜托你了。”

  “哎?!我吗?”

  没想到东城步竟然会选自己,志村新八一脸惊讶。他看了看淡然的疋田久左卫门,有些不自信地压低了声音和身边的东城步说道:

  “东城先生,我怎么可能比得过他啊?”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东城步拍了拍志村新八的肩膀,一丝笑容挂在他的脸上,

  “他是道场流派,你也是道场流派,而且新八君从小都有刻苦练习吧,

  即便是正面对决赢不下,只是用木枝击中区区一只蝴蝶对新八君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才对。”

  “这……”

  志村新八挠了挠头。

  “而且,”东城步说着怀抱起双手,

  “因为上一场平局的关系,所以现在严格说起来,我们之间是零与零的关系。接下来的这一场,就相当于是重新开始,

  第一局即便输了也不要紧,

  不如说第一局提前示弱将主力保存在其后,对于获胜就更有把握了。”

  “啊……”

  这句话好像在说自己是弃子似的,志村新八有些不高兴,

  自己也是正经天堂无心流的传人,如东城步说的,也是从小在道场里长大的孩子。不就是木枝斩蝴蝶吗,

  比拼专注力,他并不觉得自己就一定会输。

  “我知道了,那就由我来进行这次比拼吧。”

  说着,少年大方地从人群里走出来。

  疋田久左卫门和志村新八面对站立着,两人手中各提着一根挑选过的树枝,表情都没有嘻笑之意;志村新八盯着对面的人长出了口气后,随即屏气凝神,

  他决心要赢下这场对决,这才不辜负他们天堂无心流的名头。

  东城步拎着装着蝴蝶的笼子站在中间,

  缓缓地将透明塑料隔板抽出,

  一蓝一红两只蝴蝶同时扑扇着翅膀从笼中飞出,奔向自由的天地。

  ……

  “嘿!”

  小男孩手中的竹剑落在地上,因为他强行改变了挥动的轨道——而因此逃过一死劫的红斑蝴蝶扑棱着翅膀,徘徊恋眷似的在他面前不肯离去。

  “这样不行呀,

  我在挥剑时候你不可以靠近哦,这样会很危险的。”

  不知那小蝴蝶能不能听懂小男孩的话,但它依旧在他的头上盘旋着。

  “真好呀,”

  小男孩伸出手,乌溜溜的眼珠子里有着些许的向往,

  “像这样随心所欲地飞着,一定很开心吧。”

  ……

  手起刀落,

  不对,应当是手起“枝”落,

  属于疋田久左卫门的那只红色蝴蝶俨然一分两半,如被破开的花瓣,零落坠地。

  疋田久左卫门收回了手中的树枝,而志村新八甚至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已经被宣判了落败。

  他一言不发,看不出眼中神情,

  志村新八与东城步的脸色相较刚才,难看了不少。

  “第二局,

  疋田少爷获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