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动漫衍生 银魂樱之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软柿子要比硬的容易吃”(一)

银魂樱之卷 光含翡翠容 2001 2021.08.07 12:00

  “喂,喂!

  振作点!不能死在这种地方啊!”

  乌鸦从头顶飞过,响起不详的叫声;除了那纯黑的“恶灵”,盘旋在峭壁之上的秃鹫,卑劣的食尸鬼们,用冷漠的眼神,挑选着今日的午餐。

  男装束发的女人跪在血肉模糊的战友身边,

  她脸上早已经被泪水划出一道道斑驳的痕迹,

  即便是双手已经沾满了鲜血和碳灰尘土,女人却依旧没有放开。

  “我……我已经……不……不行了……”

  支离破碎的声音掺杂在喘息与不断翻滚涌出的血液中,

  眼前的人看不清面目,

  他残缺的右手紧紧地扣着地面,像是稍一松手,就会立马被从这里带走。

  “快……快走……

  别管我......”

  “不,不,你撑住,我马上,马上找药箱,药箱......”

  女人的双手颤抖着,

  她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口中因为悲痛和惊恐而结巴不断重复着的话语,不知道是说给濒死的战友,渴望给予他生的希望;还是想说给自己听,

  让她不至于陷入崩溃痛苦的绝境的。

  不能让他死,不能让他死,

  不能,不能,

  不能再让任何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了......

  脚踝上突然传来巨大的限制力量,不像是一个几乎失去了全部内脏的人——她低下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死去的战友化作了表情狰狞的恶鬼,断掉几乎只剩下一层皮的手,紧紧地拽着自己的小腿。

  “哈......啊......”

  张开的唇齿,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有单纯困难发出的音节,

  女人睁大了眼睛,早已经被干涸的泪水和鲜血混浊了的双眼,眼前除了一片血色,什么都看不见。

  “为什么,

  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要我独自死在这里......”

  “如果......如果你没有那么弱......

  如果......大家不是为了救你的话......”

  “要是,

  你要是是个男人......如果......你不是女人的话......”

  “啊!”

  高杉桜惊醒,猛然从床褥上坐了起来;解开的黑发披散及腰,或许是因为主人做了噩梦的缘故,显得有些毛躁且凌乱,

  被子从身上滑落,

  昏暗没有光线的房间里,只有女人梦魇之后的急促呼吸。

  片刻之后,高杉桜才慢慢地恢复了精神,她按在心口上的手,才缓缓放了下来,

  “已经,这个时间了吗,”

  门窗紧闭没有开灯也没有时钟的房间,明明应该不能察觉到时间流逝的,但高杉桜呢喃的话语中却如此的笃定,

  她理了理衣领,站起身来,

  光着脚走在榻榻米上,只能听见极轻微嘎吱嘎吱的压挤声,

  高杉桜走到窗边,将闭合的木板打开。

  一轮明月,

  巨大的机械天窗敞开着,明月已然西沉,只留下一半泛白透明的月亮,落在机械天窗的边缘;明月西沉,朝日初升,

  但天还是墨蓝、金黄与纯白交织的复杂颜色,

  算不上黑暗,但也绝对算不上是明亮的天色。

  高杉桜站在窗边,

  看着那轮美丽如同工艺品一般毫无生机的月亮,看了好久。

  ......

  “那么,这次的委托就这样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哎等等阿银,”

  坐在轮椅上的日轮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坂田银时,说话的语气埋怨中带着几分笑意,

  “真是的,你们好不容易来吉原一趟,就算是为了委托,但是委托完成之后就多待一会儿,陪我们说说话。”

  “啧,女人啊真是麻烦,”

  坂田银时挠了挠头,不耐烦地转过身,

  “男人靠太近了会说没有自由空间觉得太烦,稍微远离一点了,又会说不爱你了,我的话啊,还是更喜欢没那么黏人的女人啊喂。”

  “呵呵呵,阿银说话还是这么有趣,”

  日轮笑呵呵地把已经没有茶水的杯子摆在柜台上,像是没有看见坂田银时被茶水泼到湿乎乎的卷毛,

  “不过你看,新八君和小神乐看样子是已经决定在这里稍稍多待一会儿了呢。”

  “是的——”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长凳上志村新八和神乐捧着手里的茶杯,齐刷刷地回答。

  坂田银时在一边的空位坐下,

  随手拿过摆在旁边书架上的月刊少年JUMP翻开。神乐吃完手里的柿子,又重新拿起了另一个,

  “哎,月月呢?”

  “真的哎,怎么没见到月咏小姐?”

  “啊月咏,”

  日轮从柜台后面出来,把新端来的茶摆在坂田银时的面前。

  “估计又是去什么地方巡视了吧。真是的真拿那个孩子没办法,明明说让她好好休息一下的,结果难得的休息日,她又跑去忙活了。”

  “那家伙就是闲不下来的命,

  不用管她,”坂田银时看着手中的漫画杂志,懒洋洋地说道,

  “不如说能一直为吉原忙碌着,才是她最好的休闲吧。”

  “这么说来还真是呢,

  但有时,我也希望那孩子能好好忘记她身为吉原百华首领这件事情,而能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生活一下。

  唉,不知道我这种想法,会不会太勉强她了......”

  银时瞥了日轮一眼,

  又慢慢收回了目光。

  “说起来,我们来的时候看到了不少的百华人员都在街上巡逻呢,多亏了月咏小姐那么的负责,吉原才会有不输地上世界的良好治安吧,”

  志村新八笑着说了一句。

  “这么说来的话,确实是呢。多亏了月咏,百华和吉原才有现在的安稳和发展。无论对于吉原,百华,还是对于我来说,月咏,都是十分重要的人呢。”

  “月月对我们来说也是重要的朋友呢!”

  “说得对。”

  就在日轮的小店里洋溢着平和温馨的气氛时,有急促的脚步声在店外响起。一个穿着短和服梳着发髻,身材火辣却蒙着面的百华,匆匆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日轮大人,

  出事了。”

  日轮脸上的笑容消失,她面色严肃地看着眼前人,语气却镇定不慌乱,

  “什么事?”

  “有一位幕府的贵客,在,与一位游女宿寝时,

  死去了。”

  “什么?”

  听见这句话,日轮的眉头紧紧地皱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