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连山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岐山巫族

连山志 半块烤红薯 5439 2020.09.30 19:31

  峡谷内部纵横交错的溶洞,让连山吃了不少苦头,尽管他没少住过涵洞,但还是被困了将近一天才找到出口。

  不过这一天的时间,连山也获得了巨大得宝藏,他已经能够将雷电的力量引到五根手指上面,现在的他,拍碎顽石如同捏碎鸡蛋一样简单。

  总的来说,连山感觉自己更有力量了,精力也比之前要充沛。如果长期这么练下去,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

  穿过天峪后,便是岐山了。

  刚到岐山的连山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自己,使自己浑身不自在,但是等他仔细去寻找时,却又不知道暗处的那双盯着自己的眼睛来自哪里。

  兴许是心中生出的焦虑吧!连山这样安慰自己。

  岐山有一种特别漂亮的鸟,当地族人称之为七彩凤鸟,这种鸟在岐山遍地都是。

  它的毛色鲜艳,呈现七色,其鸣叫声如同惊雷破空,可传数十里地。

  连山对其有一种熟悉感,当时遇见神明的信使巫的时候,他的头上便是插着这种鸟的羽毛。

  很显然连山也想这么干,但是被岐山氏族当地的族人阻止了。

  因为这是他们的图腾,也是他们的供奉、神鸟不可亵渎。

  连山以为自己生长的氏族已经很大了,当见到了岐山的氏族部落后,他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岐山随便一个氏族人的口就达到千人,其中最为强大且神秘的氏族是巫族。

  这不禁让连山联想到了神明的使者巫。

  巫族的人个个都是奇装异服,神情怪异,不怎么待见人。

  倒是族长在得知连山准备去往昆仑山后,很是热情招待。

  连山自然知道,族长不会无缘无故接待自己,一定是有着什么目的。借此机会连山问了族长一个问题:“这世间有没有一种超越常人所想象的力量?”

  巫族族长没有立刻回答。

  思索了片刻后,郑重其事地说道:“有!”

  随后又说道:“我曾听闻有大能者可徒手驭水,有氏族强者能徒手生火,有搬山氏能徒手移山……”

  连山好奇地问道:“那他们都在何处?”

  “我也只是听说,没有真正地见到过。”巫族族长眼神迷离,口中这般说道。

  “那你相信他们真的存在吗?”连山继续问道。

  族长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连山,没有作答。反而是丢给了连山一个问题:“我且问你,在你没有离开家乡的时候,你怎么看待世界?在你来到这里后你又如何看待?”

  连山也摸不清巫族族长到底知不知道,对方显然不愿意透露什么,不便再继续地问下去,随即礼貌性的回应道:“我以为我会平淡的过着族群的生活直至死亡,但是离开族群后,我遇到了很多事情,这世界远比我想象得复杂!”

  巫族族长点了点头,他从一个罐子中,拿出了三块骨片,上面刻着特殊得符号,就这么随手一丢,然后便趴在哪里细细看了片刻,最后目光落在了连山身上。

  这个眼神连山很熟悉,当初神明的信使巫就是用着这样的眼神将连山看了个透彻。

  连山不敢直视,只觉的自己毫无隐私的裸露在了巫族族长面前,随即将目光转移到了那三块骨片上面。

  “你身上有一样很特别的东西,会给你带来莫大的好处,同时也会伴随着无尽的祸患。”巫族族长严肃地说道。

  连山心中一惊,巫族族长多半是看出来了什么,不过眼下族长并没有强取豪夺的意思,他才不再隐瞒,微微点了点头。

  巫族族长紧张地说道:“说实话,我要不是巫族族长我也想得到你身上的那样东西,但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贪婪而覆灭了族群,此物出世必定会掀起血雨腥风,这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应该只存在于远古甚至更远的时代。”

  连山看着巫族族长,没再说话。

  “你知道怎么使用嘛?”过了片刻,巫族族长镇定下去后轻声问道。

  连山先是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很好!它只属于你,只有你才能摸索其中的奥秘。”巫族族长收敛了略有贪婪的眼神,回到一开始的样子。

  连山的后背早已湿透,刚刚这一幕着实吓着他了,巫族的族长绝对不简单,这是连山最直观的感觉。

  “我带你去个地方,你一定会感兴趣的,但是你也必须帮我完成一件事情!”巫族族长说的是必须,并没有给连山任何选择的余地,也并没有说是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

  连山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跟随巫族族长来到了巫族的后山上。

  这里是巫族埋葬先贤和历代族长的地方,同时这里也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一块天碑不止何年何月落在此处,上面刻满了古老的字迹和符号,常人根本不能辨别出内容。

  巫族族长指着天碑说道:“这上面的内容经过巫族历代的解析,发现了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秘密。这个世界,可能大到你无法想象,氏族多到你无法想象,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超越常人力量的存在。他们能将天地间最强大的自然之力转化为自身的某种能力。之所以他们能够拥有强大的力量,不止是智慧超群,他们应该是掌握了某种法则的力量。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有人能徒手驭水,徒手生火,搬山氏能徒手搬动大山……”

  巫族族长知道,这些话对于连山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想象了,但他还是继续说道:“我们巫族人能根据天地之间的阴阳五行九门八方,算出未来或将会发生的一些事情,但付出的是自身的寿元和气运。”

  连山很吃惊,虽然知道巫族族长不简单,没想到他的能力竟然如此恐怖。能窥探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就能提前规避,但是得到的反噬也很恐怖,是寿元和气运。

  同时连山也想到了自己刚刚从白玉龟壳上学到的雷电神术,便是将自然界的雷电转化为自身的一种力量。只是不知道自己将付出的又将会是什么!

  “这几天如果没有其他得事情,你就在巫族待着吧,我得好好准备一下,将事情交代于你”巫族族长说完这番话,顿感苍老了许多。

  他预感巫族的兴亡将会和连山有着莫大得关系,只是这其中的因果牵扯太大,不敢测算的太细致。

  连山在巫族没有闲着,他经过族长同意后,连续几天都抽出时间来到巫族的后山上观摩石碑,最后他干脆将碑文上前面那些无法解析的神秘文字,刻在了羊皮卷上。

  其余的时间,白天则是在族群里面和一群老者互相交流种、养、捕、抓的一些技巧,晚上继续修炼着龟壳上面的六十四组动作。

  在与巫族人交流的过程中,连山能感觉到巫族的人都充满着一种说不清的神秘感。

  当连山经过一个偏僻的草屋时,那种被人暗中盯上的感觉,再次出现。

  这个草屋有些破败,门板上面被凿出了很多小孔,看上去不像是经常住人的地方,也很少有人经过这里。

  连山好奇地推门走了进去。发现一个满身散发着臭味,鬓毛胡须皆已经发白的老人瘫坐在床榻上,他正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看着,嘴里神神叨叨轻声念叨着一些听不懂的话。

  连山打量着眼前的这个脏兮兮的老人,之前被人盯上的感觉再次出现,正是来自眼前的人,他心中的疑惑算是解开了。

  老人瞪着眼睛上下仔细看着连山,似乎想要把连山看个透彻。“你去过后山了?”老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他的手脚会不自主的抽搐,看起来有些极为不自然。

  “是的,族长带我去的。”连山回应道。

  连山发现,这个老人神神叨叨,还有些癫痫,这里他一刻也不想停留。就在他刚要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老人说道:“他和你说的那些话,有一部分也是我解析的。”

  本来要走的连山,突然驻足了。

  “我的寿元……气运……被剥夺的所剩无几了。”老人颤颤巍巍的说道。

  连山忽然明白了什么,不禁同情起眼前的老人。

  巫族会因为窥探未来而折损寿元和气运,眼前的老人只怕是窥探了太多未来的事情,最终落得被族人遗忘甚至放弃,安置在了族群最偏僻薄弱的地方。

  如果有野兽入侵,或者是氏族之间的斗争,这里将会是第一时间被踏平的地方。

  “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和一个疯子说话,我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老人语气尽量平和了下去,看的出他很想找个人聊天,也很久没有人陪他聊过天了。

  床榻的边缘摆着一个石桌,石桌上面放着四块动物的腿骨,正好是老人能够得着的位置。

  在石桌的旁边有一个石墩,上面有一层灰尘。

  老人示意连山坐上去。

  连山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走了过去,他张嘴向石墩用力吹了一口气后便坐在其上了。

  “族长来的时候和你一样,也会先吹一下上面的灰尘。”老人难得露出一些笑容。

  从屋内的这些摆设和石墩上面的灰尘来看,氏族中多半是没有什么人愿意和这样一个疯疯癫癫的老人说话的,纵然是族长一年之间也来不了几回。可以想象到巫族人晚年的生活是很惨的,尤其是大量折损了寿元和气运的人。

  “这四块腿骨是我毕生的心血,只不过没有人有耐心听我唠叨,你,愿意听吗?”老人拿起了最左边的那块腿骨,小心翼翼抚摸着上面的字迹问道。

  尽管他已经很小心了,可还是看得出他的手抖的很厉害。

  “嗯!”连山郑重地点了点头,恭而敬之地端坐在石墩上静听着老人的讲述。

  “在我年轻的时候,也曾是一个意气风发的人,我走访过很多氏族遇见过很多神奇的事情,我从许多石碑和石壁上发现了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秘密,后来我不惜耗尽寿元和气运去探索,并将探索出来的事情做出了一个总结全部记录在了这四块腿骨上面。”说到此处,老者神色稍有回暖之意,精神也变得好了许多。

  “是怎样的事情,竟会令你不惜耗费寿元和气运也要去探索呢?”连山问道。

  老人惨淡一笑道:“从哪些古碑和石壁上,我探索出了一个已不复存在的时代,在那个时代人族极尽辉煌,可最后还是毁于一场灾难中,但我认为那场灾难并不是天灾很有可能是一场阴谋,并且灾难是制造出来的,创造灾难的那股力量恐怕如同神明一般不可名状!”

  “神明,那又是怎样的一种存在?”连山好奇问道。

  老人沉吟了片刻后缓缓说道:“‘神明’可能是就是人类永远也无法想象而又由心底敬拜的存在吧,如果还存于世间,那也只有可能在昆仑山了!”

  “昆仑山!”连山听到这三个字,心中一怔陷入了沉思。

  这是他活下去的希望,也是驱使他向前走的动力,因为能够将阿沁复活的所有希望几乎都指向了昆仑山,连山的内心去往昆仑山的想法更加坚定了。

  老人再闲聊了两句,便开始讲述他手中兽类腿骨上面的文字了。

  老人认为,这世间存在着脱俗之法并且有着一定的阶段性。

  第一个阶段是四海之境,四海掌管人体全身的功能包括气血、津液,分别为气海、血海、髓海和水谷之海。

  四海之境分别称为气海境、血海境、髓海境和水谷之海境,又可称其为四海秘境,或统称为脱俗者。

  气海:主司全身气的正常运行,气海在檀中穴,打通檀中穴后便能凝聚出天地间自然的能量,初时能将能量聚起来但不能维持很久,这是因为奇恒之腑不够强大不能做到将能量藏而不泄,气海是基础若是全身都能凝聚能量而奇恒之腑又能做到藏而不泄,那便是最完美的;

  血海:主要是冲脉,也称十二经络之海,对应气冲穴,血海是经络之根本,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血海是将奇恒之腑所藏的能量经过经络到达身体内部的每一个角落,洗涤和净化血液、经络和骨骼,使能量充盈体内。气海和血海是脱俗之法的开篇,气海修炼的是将能量汇聚于体表之外,血海修炼的是将能量汇聚于体内。在气海境圆满之时,打通丹田穴,便能使得奇恒之腑做到藏而不泄;

  髓海:是元神之府,对应的是百会穴,髓海是五脏六腑各生理功能的主宰,是将奇恒之腑所藏的能量进行不断的提纯精进,达到完全脱俗的地步,同时奇恒之腑也会洗髓筋骨,使人超脱;

  水谷之海:对应的是中脘穴,水谷之海是气血生化之源,其消化和吸收的营养物质不断地滋养着人的身体,以物质为基础,是秉承天气而生的传化之腑,接收五脏浊气和水谷精微;

  连山听的很认真,听完后内心十分震惊也有一些激动,因为之前在天峪峡谷内探索玉石龟壳时他真的感觉到有某种力量打通了檀中穴,疑似开辟出了气海,并且能够在指尖上面显化出一丝丝雷电的能量,只不过时至今日也并未能感受到带来的好处。

  “成为脱俗者后,会有什么好处?”连山问道。

  老人顿了顿说道:“我曾有幸见过脱俗者,他们可随意飞天遁地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在凡人眼中堪比神明。”

  连山追问道:“我此前听闻族长说起过,这世间有大能者可徒手驭水,有氏族强者能徒手生火,有搬山氏能徒手移山,这些并非传闻而是真实存在的?”

  老人点了点头道:“是的,脱俗者就足以另凡人震惊了,但是我还发现还有一种力量比脱俗者更加强大。”

  “什么?比脱俗者还要强大?”连山震惊不已。

  老人点头道:“这种力量应该只存在于远古时期人族极尽辉煌的时代,我把他称之为超凡者。”

  “超凡者!”连山有些不可置信的低声念叨了一遍。

  老人继续讲述道:“凡人开辟出气海后能通过修炼来增长自身修为直至达成四海之境,四海之境是人类修行的极限,生命亦有终结之日。但是在远古时期是可以继续修炼突破成为超凡者的。超凡者无需摄入水谷精微来补充能量,而是依靠奇恒之腑供给如大海般的能量,这个阶段我也做出了一个详尽的划分。”

  连山不敢打断老人的话语,静静的聆听着。

  老人认为在四海之境以上,还存在着一个阶段,为四极之境又统称为超凡者。

  脱俗者突破四海之境后,会达到一个超凡的境界,彼时可能不再会吃人间的食物,不会有人间的感情,不会有太过于执着的事情,因为这些都会影响他们的修为进阶,这个阶段被称之为四极之境。

  四极之境也可划分为四个层次,分别是贤人、圣人、至人和真人。

  刚刚超脱后的人,也就是已经超凡的人,称为贤人,他们能够飞天遁地,拥有凡人所不能及的神通,他们通过遵循天地、日月、星辰运行的规律,顺从阴阳的变化来修炼自身,以达到延长自身的寿命,但终究是有极限的;

  突破了寿命极限的为圣人,他们安然平和地处于天地之中,能够顺应天地之间的各种变化,没有了世俗的恼怒和情绪。虽然行为上并没有脱离这个世界,但行为举止又不仿效世俗之人。他们会将自己在修炼道路上的感悟回馈于世间,留下许多真理。以此又得到世人供奉,不断以此精进修为。他们的身体不容易衰老精和神也不会被耗散,寿命可达千年;

  当圣人开始避开世俗的纷扰,聚精会神,保全神气,元神可以离开身体畅游于天地之间的时候,那他已经进入到了至人境界。这个时候他的视觉和听觉四通八达,有一定几率修炼出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神通,甚至悟出属于自己的法则;

  最后的一个层次是真人,达到真人境界,就已经完全洞悉了自然界的规律,掌握了阴阳变化的机理,能够做到“与道共生”,与天地同寿没有终结之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