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连山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大豲氏族

连山志 半块烤红薯 4963 2020.10.07 08:05

  接连走了三天后,连山来到了一座巍峨的大山脚下。

  当地人称它为首阳山,因为它陈列于群山之首,最先受到阳光的普照,故而得名。

  山脚下是大豲氏族的栖身之地,大豲氏族西边背靠着首阳山,只要翻过首阳山再往前就是渭水之源了。

  天色已经渐晚,山中不易夜行,连山从渭河中抓了一些鱼,想着在大豲氏族借宿一晚后明天再接着赶路。

  这段时间以来他都露宿在野外,除了赶路就是修炼,着实没有好好的休息过。想趁着进入首阳山之前好好的修整一下。

  只是大豲氏族的人好像不怎么好客,太阳才刚从首阳山落下不久,他们就已经紧闭门户了。

  偶有人开门,但见到连山后马上又将栅门反锁。无论连山怎么呼喊也无半点回应。

  就在连山准备放弃的时候,见一老者正欲关门,他便匆忙凑了过去说道:“大爷,我用这些鱼,换一处住的地方你看方便吗?”

  那位发须皆白的老者先是上下打量了连山一番,随后目光落在了连山手中那几条还算鲜活的河鱼身上,没有立即同意也没有明确的反对只是双手仍然做着关门的动作。

  这时,一个约四五岁左右的小女孩一路小跑来到了老者身旁,她将整个身子藏在老者后面,双手抓住老者的腰间,探出半个头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连山,甚是好奇的样子。

  当看见连山手里提着鱼的时候,他的小手轻轻在老者的腰间扯了扯,嘴里嘟嚷道:“爷爷,饿!”

  发须皆白的老者终是心软了,将头探出门外四下看了几眼,小声对连山说道:“你且进来吧,有一巢室,如不嫌弃你就在哪儿过一夜吧!”

  连山忙施礼道谢。

  老者神态严肃地说道:“只准能住一晚,明早就要走!”

  连山点头,跟随老者进到内屋后主动将鱼送至土灶台旁。

  那个小女孩,始终藏在老者身后面不肯露出全身,只是探出半个头看着连山的方向,也不清楚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在土灶台旁,置着一件破损的陶瓮和一件石罐儿,陶瓮里盛着水石罐儿里装着粟籽(狗尾巴草结的籽),旁边是一堆发黄的葛叶,连山瞟看一眼发现石罐儿中的粟籽已所剩无几了,即便加上这些发黄的葛叶做成粥食,恐怕也不够老人与孩子吃上两餐的。

  连山不忍心动用这些,便在土灶台的石板上多烤了一条鱼。

  肉质的焦香飘散开来,小女孩终于肯露面了,她的小脸红扑扑的,有着一种淳朴感,她的身体有些瘦小,一双眼睛却是生的十分水灵,在她的脖子上面挂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细看之下玉石上面刻着三个小人儿,不知道是谁所赠。

  见连山已经将鱼烤的差不多快熟了,她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便指着用几块平整的石块垒成的石桌抿了抿嘴咽下一口口水后,稚嫩的声音说道:“放那里……就好了!”随后帮忙取碗拿筷动作十分灵巧,筷子是几根竹片简单削成的,碗则是简单烧制而成的陶片,唯一一件还算完整的器皿便是连山用来盛鱼的那个陶盘了,只是上面也早已经布满了细小的裂纹,随时都有碎裂的可能。

  如此贫瘠的氏族子民,连山自浐河一路走来还是首次遇到。

  三人刚围着石块垒成的石桌坐下,小女孩便迫不及待的动筷去夹鱼。

  老者出声制止,小女孩连忙将手缩了回去,看了一眼老者,委屈巴巴地说道:“大哥哥,你先吃!”

  连山见此,笑了笑,道:“来,一起吃!”随后为她夹了一大块没有鱼刺的肉到陶碗中。

  “谢谢大哥哥!”看着碗里连山送来的鱼肉,小女孩稚嫩地回应了一声便埋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看得出,她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过肉食了。

  老人家则只是用筷子沾上一点放在嘴里细细咀嚼,然后大口喝着只有几粒粟籽的葛叶清汤,随后慈祥的冲着小女孩说道:“阿芫,你慢点吃!”

  叫做阿芫的小女孩,伸手擦了擦嘴角,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嘴里含糊说道:“爷爷你也吃,大哥哥烧的鱼可好吃了!”随后小心翼翼地给老者夹了一块鱼肉。

  老者双手捧着陶片碗小心接过。只是他趁着阿芫不注意时,又偷偷将鱼肉放回到了陶盘里。

  连山将这一幕看在眼底,有些心酸,虽然很是不解但却没有立即点破。

  等到吃完饭,连山见老者独自坐在庭院里,眼睛出神地望着首阳山的方向,便找了一处离老者不远的地方坐了下去。

  “你一定有很多疑惑吧!”老者像是知道连山要来一般,这样说道。

  连山点头道:“打一进入这个氏族,就发现了很多异样,能说说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发须皆白的老者叹了口气后说道:“两年前大戎氏族的人突然夜袭了我们大豲氏族,他们来到这里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致使大豲氏族如今一片萧条,族人食不果腹!”

  “为什么不反抗呢?”连山问道。

  老者看了一眼连山后,无奈地摇了摇头问道:“你听说过脱俗者吗?”

  连山轻轻点了点头。

  老者神情呆滞地说道:“大戎氏族中有数名脱俗者,他们手段残忍,但凡有反抗者都已经被他们杀死了,年轻体壮的都抓去做了奴隶,只剩下我们这群老弱病残还苟延残喘的活着,光是看着他们就已经颤颤发抖了,哪里还有能力反抗。”

  “大戎氏族……”连山低语,他的心中腾升起一股莫名的愤怒,一方面是大戎氏族丧尽天良的屠夫行为,另一方面则是戎铖对自己数次的袭杀。

  之前在大戎氏族的时候,连山就打听出戎铖仗着自己是脱俗者经常以特殊手段四处敛财,没想到这种手段竟然是屠杀弱小氏族。

  这时候老者悲悯地说道:“我一快要入土的老头子了,早已将生死看的很淡了,只是可怜了我那乖巧懂事的孙女阿芫,才三岁时就失去了母亲跟着我吃尽了苦头,我这一死她往后可怎么活啊!”

  这时候,阿芫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梨花带泪的一头扎进了老者的怀里。

  这一刻,连山终于明白了老者为什么舍不得吃鱼肉了。

  因为食不果腹,这顿能少吃一点就能为下一顿积攒一点,自己少吃点就能让阿芫多吃点。

  “这件事儿难道就这么算了?”许久之后,连山如此问道。

  老者悲叹道:“哎……还能怎么办?氏族中再也找不出一个能反抗的人了,除非……”。

  “除非什么?”连山追问道。

  “哎……”老者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在他缓缓起身后才继续说道:“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记得我说过的话,明一早就得走。”说完,他抱着阿芫回屋里头了。

  望着两人凄凉无奈的背影,连山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回到巢室后,在他的心中滋生出了一种矛盾感。

  修炼究竟是为了什么?

  是强大自己?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还是成为传说中的真人,享有无尽岁月?

  ……

  直至天明,他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

  但在他的心中,去昆仑山祈求神明降下神通救活阿沁是不可动摇的。

  就在他准备去拜别老人和阿芫的时候。

  突然一声巨响,栅栏做的门好像被什么撞破了。

  两个手拿藤鞭的年轻人嚣张跋扈地走了进来。

  他们的身上散发着只有脱俗者才能感应到的能量。

  这股能量不弱,至少达到了气海境第二层。

  老者见此,连忙跪迎,祈求着两位年轻的脱俗者。

  那两名脱俗者看都不看老者一眼,其中一人将老者一脚踢开。随后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内屋,片刻后就将阿芫强行地拖拽了出来。“老头子,今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交不出石金,你就再也别想见着你的孙女了!”

  老者苦苦哀求,反而挨了年轻脱俗者几鞭,顿时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

  “别打我爷爷!你们这群坏人!”阿芫哭腔着说道,随后她张嘴咬了那名拽着她的年轻脱俗者的胳膊一口。

  那名年轻的脱俗者“嘶……”了一声,用力甩开了阿芫,忙用另一只手揉着被阿芫咬过的地方。“小畜生,找死!”他一脚踹开阿芫,眼神变得无比愤怒,口中凶恶地说道。

  阿芫被踹飞了数米远,在地上滚了两圈也顾不得自己有没有损伤,乘机快速跑到了老者身边,她伸出双手想要将老者扶起,却发现依他瘦小的身板连协助老者翻个身都显得那么困难。

  “爷爷您怎么了……”

  “爷爷您别吓阿芫……”

  “爷爷您快起来啊……”

  “阿芫再也不惹您生气了……”

  说着说着,阿芫放声大哭了起来,她的泪水一粒一粒从眼眶里掉落了出来,眼眶在一瞬间就红肿了起来。

  老者艰难地伸出右手摸了摸阿芫的头,气息柔弱地说道:“爷爷没用,保护不了你啊!”

  阿芫用手背了一下泪水,再次试图去搬动老者,可是他那瘦小的身子是真的做不到啊。

  “保护?真是可笑,你们今天都得死!”那名胳膊被阿芫咬了一口的年轻脱俗者凶巴巴地说道。

  阿芫不能扶起爷爷便转过身挡在了爷爷的前面,双手颤颤巍巍地伸展开,努力止住哭泣坚强地说道:“不准你们伤害我爷爷!”

  两名脱俗者见此不禁大笑了起来,其中一人手中藤鞭随意向阿芫抽去。

  即便是很随意的鞭子,这要是落在了阿芫那瘦小的身上定然会造成不可想象的打击。

  阿芫自知无力抵抗,便顺势闭上了眼睛不去看也不去想,她的双手颤抖双腿也在抖动,但却丝毫没有因为怯弱而移动分毫,她只是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小身躯替爷爷挡住藤鞭的攻击。

  连山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从一开始的愤怒变成了暴怒,旋即他破门而出,掌心化出雷电之力抓住了眼看就要落在阿芫身上的藤鞭,随后猛力一拽,那名持着鞭子的脱俗者竟是一个踉跄,差点被这股拽动的力量拉倒!

  等他站稳后回过神与对连山视一眼,心中一时间狐疑不定,因为他竟有些看不透连山的实力几何,不过想着身后有戎铖撑腰自是能够做到有恃无恐。

  “你是什么人?胆敢坏我等的好事?”那名险些吃瘪的年轻脱俗者质问道。

  连山怒道:“你们也配知我姓名?身为脱俗者竟对老者和孩童下如此狠手,简直是禽兽不如!”

  “哼,你这无知的人,知道我们是受了谁的指令吗?说出名来吓不死你!”另一名年轻的脱俗者不可一世地说道。

  连山将手中绷紧的藤鞭突然一松,致使先前出鞭欲要伤害阿芫的那人往后退了两步才站稳脚跟。

  “我管你们是受了那个阿猫阿狗的指令,今日之事我不仅要管,还要管的彻彻底底。”连山镇定道。

  “你以为你是谁?得罪了大戎氏族,马上送你去见土伯(上古先民恐惧生死,便有土伯掌管幽冥界为鬼神最高统治者亦称其为鬼帝)”刚刚站稳脚跟那名青年便口出妄语,先前的小失利令他有些懊恼想要从言语中找回自信来。

  这时候,阿芫见等了许久的鞭子也没有落到自己的身上来,又听到有人说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颤颤巍巍半睁开眼睛偷偷看了下,发现连山挡在她的身前,顿时她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却又担心起了连山来。

  还躺在地上的老者本以为自己和孙女这次是在劫难逃了,没想到被收留一晚的年轻人所救了,只是他此时不喜反忧。毕竟大戎氏族的手段他再清楚不过了,再者说对方是两个脱俗者,与之搏斗犹如飞蛾扑火,一旦他们施展出了超凡的力量,瞬间就会要了三人的性命

  “年轻人,你快逃命去吧!不要管我们了,这是我们的命,你这样会白白把自己搭进来的!”老者心有感激,向连山劝说道。

  “走?你以为他还能走得了吗?你们今天都得死……”先前那个被阿芫咬了一口,后又在连山手里差点吃瘪的年轻脱俗者欺身上前,能量瞬间凝聚于手和肘上。

  他快速挥动带有能量的拳头,向连山砸来。

  这一拳凝聚了他气海境第二层的全部力量,在他看来眼前这个连能量都没有聚集的人是不可能挡得住的。

  连山见此双手捏拳迅速演化出通碑拳正面怼了上去。

  两拳相撞,发出一声巨响,那名脱俗者直接被震飞了出去,撞在门柱上才止住身形,他满脸的不不可思议,嘴里大口的喘息着,道“这,这怎么可能……”

  连山则是纹丝未动的站在那里,刚才的一拳他还并没有用全力,甚至都没有演化出雷电的力量,方才这一拳的效果令他十分满意,这段时间的修炼自是有着显著的成效。

  面对比自己少两个层次的人,就算不用雷电之力,也能轻松用通碑拳与之抗衡,这是连山最直观的感受,也是一种自信。

  难怪当初狄锰、戎铖二人见到自己会那般无视,气海境一个层次之差,实则有着数倍的差距,更别说两个层次了。

  另一个脱俗者见同伴失手了,忙挥动手中的鞭子向连山的面门抽来。

  连山侧身躲过,徒手抓住了飞来的藤鞭,随后猛力一拉,那人身形一浪眼看就要倾倒,只好弃掉手中的藤鞭,努力使自己先站稳脚跟。

  连山将藤鞭挽到手中后说道:“刚才就是你用藤鞭打的老者,现在我就用这根藤鞭替老人家抽你几下!”说罢,连山持鞭的手猛然向前挥出,那根藤鞭像是一条巨蟒破空而去抽在了年轻的脱俗者身上。他虽然是一名气海境第二层的脱俗者,但在这种攻势下毫无避开的能力,不管往哪儿躲都会被鞭子抽中,每一鞭打在身上他都要发出野兽般的哀嚎,同时在其身上也会留下一条深深的血痕。

  “你大胆,得罪了大戎氏族,你会后悔的!”那人龇牙咧嘴忍痛说道。

  “只准许你们欺凌弱小却不允许他人制裁你们,天理何在?”连山怒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人惊疑问道。

  连山平静地说道:“制裁你们的人!”说罢一拳将他轰倒在地。

  “狂妄之徒,动了我们,大戎氏族的戎铖是不会放过你的!”被连山一拳击倒的那人爬起来说道,

  不提戎铖还好,一调到戎铖,连山心中更加气愤了。

  “好!我等着,等着你们将戎铖找来,我正好要找他清算清算!”连山又在两人身上抽了几鞭子才解气,最后像提小鸡一样将两人丢出了院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