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连山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阴阳石镜

连山志 半块烤红薯 3614 2020.10.02 17:54

  这时候白兕灵兽从边上的那个洞里走了出来,它冲着连山和文真低沉地吼了一声,好像在表达着什么。

  文真和连山相视一眼,并不知道这头白兕灵兽的目的。

  只见兕兽径直地走了过来,随后抬起一只前蹄猛地踢着石碑。

  巨大的石碑在兕兽地撞击下,开始出现龟裂,撞击了十几次后,石碑的一角炸裂开来,露出一个刚好能爬进去一个人大小的洞口后白兕灵兽便停下撞击伏地而坐,静静地看着连山和文真的方向。

  “你是想让我们进这个洞里去?”文真右手指着石碑一角的洞口冲着兕兽说道。

  白兕灵兽似乎能听得懂文真的话,它竟然点了点头,发出阵阵低吼声。

  “看来真的是这样!只是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连山见兕兽有所回应,心头满是不可思议。

  文真想了想说道:“我也说不好,但我猜测可能是这个洞穴里面有什么宝物是由这只兕兽在守护着,但是因为路面塌陷,这里被暴露出来了,迟早会被人发现的,所以就想让我们进去探索吧”

  “山宝?”连山低声说道。

  文真点了点头道:“白兕兽有成为妖王的潜力,它守护的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

  两人交涉一番后。

  文真在前,连山在后,两人顺着兕兽撞出来的那个洞爬了进去。

  这个洞穴的里面并不昏暗,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光源。

  两人四下看了看,洞穴很空荡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在洞穴的中间,有一块半人高的巨石,石头的顶端平平整整的,上面摆着一口尺长的石棺。

  恐怖诡异的声音就是从石棺里面传出来的。

  不管相隔多远,听到诡异声音的大小都是差不多的。

  连山和文真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细致的观察了一番。

  石棺上面有很多奇异的纹路,那些纹路成血色条纹状,一圈一圈有序地缠绕着石棺,像是封条之类的。

  手指轻轻接触石棺的一刹那,冰寒刺骨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使人不敢妄动。

  两人观察了一番后决定将这口诡异的石棺打开看看。

  文真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他伸出双手,抓着石棺的盖子,慢慢用力向上抬起。

  血色的条纹物被他生生拉扯断裂,最终石棺的盖子被文真托了起来。

  就在石棺打开的一刹那,从里面爆发出强盛刺眼的光芒,仿佛能穿透一切。

  连山和文真连忙紧紧闭上了眼睛,可还是能感受到那种强盛的光芒像是无数的细针一样,扎进了骨子里,全身都呈现出一种刺痛感和灼热感。

  与此同时,类似于野兽的哀嚎、怒吼充满了强烈怨气和诡异的声音自盒子中传出来,震的人头晕目眩。

  这种诡异的声音随同强盛的光芒,只持续了片刻便慢慢沉寂了下去。

  等到连山和文真能睁开眼的时候,石棺已经碎成了数块散落了一地,只露出两块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椭圆形石片静静地躺在面前的平整巨石上面。

  椭圆形石片上多出了一个刚好可以一手拿捏的手柄。

  连山顺手拿起靠近自己这边的一块石片,只觉得入手冰凉且沉重。

  石片的表面光滑如镜,能清晰的映出自己的相貌。

  有那么一瞬之间,连山透过光滑的镜面仿佛看到了很多过去曾经发生的碎片。

  浐河里面捕鱼的画面。

  阿沁洗衣的画面。

  阿沁被抓走的画面。

  以及自己悲悯地跪在阿沁的分头哭泣的画面。

  ……

  连山的泪水不由自主地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他自己却并不知道。

  “你怎么了?”文真见连山情绪不对便问道。

  连山闻声,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一时间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发生了什么,就是脑中突然回忆起了很多悲伤的画面,然后情绪就不再受控制了。

  “这石镜有点邪乎!”文真拿起另一块,观察了片刻后说道。

  连山平复了下心情后问道:“你有什么发现?”

  文真微微皱眉说道:“不好说,就在刚刚拿起的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自己老去的样子。”

  连山心中一惊,感觉有些诧异。“难道说这两块石镜有什么特殊的力量?”

  刚刚自己拿起石镜的一瞬间,他看到了过去发生过的一些画面,而文真则是看到了老去的画面。

  连山把自己的感受说了出来。

  两人默契的交换了手中的石镜,各自再观察了片刻。

  这一次两人都没有再遇到诡异的事情。

  观察细致的文真思虑了一会儿后说道:“这像是两面对称的石镜,且有着阴阳之分。”

  连山问道:“如何能辨别?”

  文真指着两块石镜说道:“柄向左生为阳,柄向右生为阴。”

  连山顺着文真所指,又细致地看了一遍:“还真是这样!”

  “阴阳,石镜?”连山将文真的话解读出来,低声道。

  文真叹道:“是了,不过太可惜了,本来它可夺天地造化,终成大法器,只是现在过早出世了,还远未成型。”

  连山见文真一副惋惜的样子,便问道:“你好像知道这两块石镜!”

  文真言道:“我走访过很多地方,听到过一些传闻,不曾想自己会遇到。”

  连山好奇地问道:“你听到过什么传闻?”

  文真言道:“传闻,有些灵气充沛的山体,会孕育出山宝,引来妖王守护,山宝可能是一株草,可能是一块石头,甚至可能是一个胎盘……”

  “这么神奇?”连山惊道。

  文真继续说道:“不止如此,山宝受灵气滋养,短则百年,长则千年万年甚至更久,最终会称为大法器。如果是山宝是活体,有可能直接飞升成为神明。”

  听完之后,连山才知道刚刚文真为什么惋惜了。

  “那这两块石镜,还有没有补救的办法?”连山看着手中的石镜,吃惊的同时,也感到有些可惜便问道。

  文真想了想道:“我也不清楚能不能补救,若能寻到一个灵气充沛且人迹罕见的地方,把阴阳石镜供奉起来,兴许还有一丝机会。”

  “这样的地方很难寻得吧!”连山感觉想要补救阴阳石镜,将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文真没有回答,只是满脸惋惜的神色,看得出他是很在意阴阳石镜的。

  两人没再过多谈论,分头在洞穴里面四下寻找了一番,在确定没有其他什么东西后,一人带着一块石镜从里面爬了出。

  白兕灵兽得见两人出来,每人手中持着一块石镜,它的眼中竟泛起了泪光。

  “它好像在哭!”连山说道。

  文真叹道:“阴阳石镜,原本是兕兽守护的山宝,如今过早的出世,失去了成为大法器的契机,它这是在惋惜!”

  “哎!我们不该进去打开石棺的!”连山自责道。

  “没用的,这一带山体遭到严重破坏,阴阳石镜就算不被我们发现,迟早也会被其他寻宝之人发现的,而且这也是兕兽的决定!”文真平静地说道。

  顿了顿,连山将手里的那块石镜递给文真后说道:“你见多识广,想来是有办法补救这两块石镜的。”

  文真很想接过来,只是他没有这么做。

  “这也算是我们各自的机缘,一人得一块,我若得了你的那一份只怕往后会有什么因果缠身。”文真说道

  连山笑着说道:“往后得事情不是还没有发生嘛,想那么远做什么?”

  文真犹豫了下,还是将石镜接到手中。

  不过他坚定地说道:“我会尽我所能,寻找到一处灵气充沛的地方来滋养这两块石镜,同时我也承诺你,如果石镜成型后,其中有一块一定是属于你的!”

  连山笑着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只是不忍见到一件天才地宝,就这么损坏了。”

  文真由衷的佩服连山的这种大气。

  一般人得见山宝,早就暴漏出了本性,连山却很坦然。

  这个时候,白兕兽摇头晃脑了几下,伏身趴在文真和连山的面前。

  “它又想怎么样?”连山看不明白白兕兽想要做什么。

  文真看了看兕兽后说道:“它似乎是想要我们坐到它的背上。”说完,他试着往白兕兽身上爬。

  白兕兽温顺地甩动着尾巴,没有反对的意思。

  连山帮了文真一把。

  随后自己也爬了上去,两人坐在了白兕灵兽的背上。

  白兕灵兽慢慢起身,在洞穴口来回转了几圈后依依不舍的远离,最后它越跑越快。

  连山和文真只觉得耳旁呼啸声越来越大,眼前开始天旋地转,已看不清四周。

  这是因为白兕灵兽的速度奇快,使得两人耳旁产生了音爆。

  它每跨出一步都有几十丈远,落脚的地方都会地动山摇。

  过了没多久,白兕灵兽逐步的放慢了脚步,它驮着文真和连山已经离开天坑很远了。

  又过了片刻直至将二人带到了象山的边缘地带后兕兽终是停下了脚步不再前进。

  连山和文真从白兕灵兽的背上跳了下来,白兕灵兽作别后便向着象山深处跑去了。

  望着白兕离去的方向,连山忧郁地说道:“白兕灵兽守护的山宝提前出世,洞穴也迟早会被发现,不知道它接下来会去往哪里!”

  文真言道:“这头兕兽已经通灵了,这点困难难不住它的,多年后它一定会称为一方妖王的!”

  “希望如你所说!”连山说道。

  不管怎么说,白兕灵兽也救过他一命,连山不想它有什么不测。

  白兕灵兽在两人交谈时,渐渐深入林中,最终完全消失于二人视线中。

  这时候文真说道:“我也该走了,是时候说分别了。”

  连山一愣,心中竟有一种莫名的惆怅感。

  和文真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能够使人忘记一切烦恼。

  不知不觉间,连山已经将文真当成了要好的朋友。

  “你要去哪儿?”连山问道

  文真看着北方的天际一阵出神,随后说道:“我要去遥远的北方。”

  从他的眼神中能看出他内心的坚决和向往。

  “你呢?”文真回过神看向连山。

  连山则是侧身望着太阳落下的地方说道:“我要去遥远的西方。”他的目光中闪烁着的是希望,是不可动摇的信念。

  两人都没有讲明自己要去的具体地方,但仿佛心有灵犀般,相视一笑,不再细问对方。

  千言万语,化成鼓励和激励,以一个笑容留在对方的心中。

  “一路珍重!”文真抱拳说道。

  连山点头道:“你也一样!”

  文真拜别后,向北出发。

  连山则是向西走去。

  在走出一段路程后,文真转身说道:“如果有一天你需要阴阳石镜,可以到终南山下,蓝田氏族找我。”

  “终南山下,蓝田氏族,好,我记住了!”连山回道。

  两人渐行渐远,直至回头后也见不到对方影子,最终各自踏上了属于自己的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