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连山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龙鱼氏族

连山志 半块烤红薯 4065 2020.09.29 13:41

  见连山已经做出了决定,神明的信使巫也似乎是休息好了般,他拍了拍双腿慢慢站了起来,随后从怀中掏出七颗黑黝黝的东西递到连山面前,道:“你将这些种子,埋在坟头。”

  连山双手接过,没敢多问缘由,按照神明信使巫的话细心的将七颗黑黝黝的种子埋在了阿沁的坟头。

  待连山将吩咐的事情做好后,神明的信使巫继续说道:“我刚刚给你的是七颗槐树的种子,等你有朝一日从昆仑山归来时,要是找不到家了你只需记得找到七颗槐树的地方,那里便是你的家乡,也是你最亲之人的坟墓所在。”

  连山心想,自己在铲水河岸长大,这方圆几十里的地方自己再熟悉不过了,是怎么也不会忘记的,不过他还是记下了巫的话。

  “先生的话,我记住了!”

  神明的信使巫点了点头,转身便要离去。

  连山上前一步跪在神明的信使巫面前说道:“多谢先生为我这一介凡人指出一条明路!”

  神明的信使巫这个时候突然笑着说道:“我并不是只对你说过这些,沿途走来,凡是有缘聊上几句的,我都这般和他们说过,如果昆仑仙山这么容易登上去,那这世间就都是大智者没有凡人了,哈哈哈……”说完他竟大笑了起来。

  连山一时疑惑,难道神明的信使巫之前一直在戏耍自己?亦或者说神明的信使巫只是为了让自己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故意编造的一些事迹?

  不等连山多想,神明的信使巫已经向南边走去,边走边说道:“虽然我每遇到一个人就会向他们提及昆仑仙山,但是槐树的种子,却只给了你。”

  连山回过神来,他看了看坟头刚刚埋下七颗槐树种子的地方,再细想了下神明的信使巫的着装和话语,心中暗道:“这绝不是一个普通凡人能讲出来的话语,想来是自己多心了。”

  只是等连再次看向神明的信使巫的时候,他已走到浐河的河道上了。

  连山在后面追喊到:“先生去往何处,我们还能再见吗?”

  神明的信使巫背朝着连山,大步离去的同时说道:“我现在便是要去往终南山,至于还能否再见,就要看你能不能登上昆仑仙山了。”

  望着神明的信使巫远去的背影,连山的心中不再迷茫,也没有了之前那股强烈的悲和哀。

  “昆仑山,我一定会登上去的,纵然是有千难万劫,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要设法救活阿沁……”连山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鱼骨头,心中变得明朗了起来。

  翌日,连山告别了族人,毅然独自踏上了去往昆仑仙山的路途,和他一同去的还有挂在脖子上的那块刻着“沁”和“山”的鱼骨头。

  沿着浐河先向北走到渭河,然后顺着渭河一直向西而行一直到渭水之源,还需翻越千山和万岭方能到达昆仑仙山。这是神明的使者巫来时的路径,连山谨记在心。

  顺着渭河走,捕鱼为食的连山自然是饿不着,只不过有时候因为赶路,遇到四野无人时便只能在野外的涵洞住着,运气好的时候赶在天黑前遇到其他的氏族,连山便会抓一些鱼送了过去,换一处住的地方。

  连山抓鱼的本领很高,不仅会叉鱼,也会编制渔网。最主要的是他自小在浐河边长大,深知鱼的习性,这些抓鱼的技巧是连山祖上流传下来的,加上连山自小聪明,又自己研究了其他的抓鱼方式,但凡只要他出手,必定不会空手而归。

  沿途有氏族收留,连山便会把抓鱼的本事教给他们,同时也学得一些氏族中的其他本领。

  有的氏族善于养狸,有的氏族懂得与鸟沟通,还有的氏族用雄黄驱蛇虫,用火来驱豺狼,更有氏族把罴(即棕熊,又叫马熊,毛棕褐色,能爬树,会游泳。)训来当坐骑,不仅霸气威武,就连虎豹都不敢靠近……

  连山会悉心请教长者,学得其中精髓。有些老者人缘很好,还会送一些宝贝给连山,现在的连山上身就是穿着狸的皮,下身是一整张羊皮裁剪的裤子一直裹到膝盖。腰间绑着的是一条赤蛇的皮。脚上包着牛的皮,外面又用草席编制数层。样子是怪异了些,但是比起那些衣不蔽体的人来说,他看上去很像是一位智者。

  连山深深记得神明的信使巫说过,想要登上昆仑仙山靠蛮力是不行的,需要驭百兽、驱妖邪和诛鬼魅的能力,想来在临近昆仑山群山得时候,才是最危险的一段路程吧!

  不知不觉,连山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这天他来到了姜水之畔,这里有一个较小的氏族,连山和往常一样抓了些鱼,想去借宿一晚,但是却被当地人抓了起来。

  原来这个氏族是禁止食鱼的,因为他们的图腾是龙鱼,供奉也是龙鱼为氏族的神灵。

  触犯了一个氏族的供奉和神灵,那可是要被活祭的。

  连山被他们关在了一个笼子里,这一关就是三天,守着他的是一个叫做山的孩子,十来岁的样子,虎头虎脑,憨厚中带着一些可爱。

  山没有见过连山身上的着装,看着只觉得好奇,但是又不敢太接近更不敢去问连山。

  因为大人们说过,这个人是重犯,触犯了图腾亵渎了神灵和供奉,等忙完农作后是要献祭给供奉的。

  可是山就是好奇,尤其是他那双机灵的眼睛,时不时就盯着连山腰间的赤蛇皮看着。

  连山自然是看出了山对自己的好奇,他解下腰间的赤蛇皮,递给山后说到:“有一晚,我住在野外的涵洞中,饥饿乏力昏昏入睡之际遇见这条赤蛇它张开血盆大口向我扑来,在和它一番搏斗之后我胜了,便以它的肉充饥,蛇皮则做成了腰带。”连山说的轻巧,现在回想来仍是心有余悸,当时情况紧急,若非赤蛇腹中吞有食物,只怕自己会命丧它口。

  山小心翼翼地从连山手中接过赤蛇皮仔细地观看了起来,赤蛇皮足足有一丈长,其头上有冠,手摸起来的时候冰冰凉凉的很柔软。

  突然山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看了一眼连山后,便不住脚的跑了。再回来的时候,族长和氏族的风相长老们都来了。

  “难不成是要处置我了吗?”连山暗道不好。

  自己可不能死在了这里,阿沁还等着自己呢,他正欲要开口解释。族长则是一招手让人打开了笼子,将连山放了出来。

  没等连山搞明白状况,族长率先开口说道:“你触犯了我族禁忌本是死罪,但我现已经查清楚你非我族群里的人,死罪虽可饶恕但是你必须要向我族供奉行礼,另外……”族长顿了顿继续说到:“你得把这条赤蛇皮留给我族!”

  连山顿时明白了,自己只是触犯了这个氏族不能食鱼的禁忌,并没有亵渎这个氏族的图腾和供奉,由于自己不是这个氏族中的人,自然就没有多大的罪过。倒是这个氏族对连山的赤蛇皮感兴趣,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这条赤蛇皮跟随连山不到十天,目前除了当作腰带还没看出来有其他什么用处,要说给了这个氏族连山并不心疼,但他更想知道,这个氏族拿着赤蛇皮究竟能做什么。

  “这条赤蛇皮几乎是我用性命相博得来的,跟随我已经有数日了,不知道你们要它做什么?”连山便如此问道。

  族长也没有打算瞒着连山,直言道:“我族以龙鱼为图腾和神灵,龙鱼的天敌就是赤蛇,我族群上下常年遭受蛇群的骚扰,而你杀死的这条是赤蛇中的王。赤蛇王死,龙鱼族兴,这是我族的大兴之兆!我要将这赤蛇王皮的保留下来。”

  族长眼睛发亮,氏族的崛起似乎已有了希望,看得出他很开心,就连额头的皱纹都少了好多。

  身后其众人也皆都面露喜色。赤蛇王死,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大喜之事。

  “原来如此!”解开心中疑惑,连山只是苦涩一笑,原来这个氏族怕蛇。

  “可这条赤蛇王虽然算死了,难道就不会有新的赤蛇王出现吗?”连山突发问道。

  听闻连山的话语后,族长的眼神忽然又暗淡了下去,族群常年受蛇群骚扰,凡被其咬过的牲口都会死,人也不例外,这也是氏族人口无法壮大的原因之一,更别说赤蛇对图腾龙鱼进行的骚扰了。

  见大家都不说话,也没有了刚刚的喜色,连山继续说到:“我有一法,能抑制蛇群,简单有效!”

  话一出口,族群就炸了锅,开始舆论起来了,对于龙鱼氏族来说,如果真的有抑制蛇群的方法,那么族群就不会再受到蛇群的困扰了,壮大族群指日可待。

  这时候山突然跑过来抓住了连山的胳膊,道:“求你教我们驱蛇之法,我弟弟就是被蛇咬了不治而亡,我恨死它们了。”

  族长也恳求的说到:“对不住了年轻人,先前我族实在是对不住你,你能否将驱蛇之法传给我族,我们族群将会世代感激你的!”

  连山拍了拍肚子,尴尬地笑了笑

  族长连忙吩咐下去,备好了一桌佳肴。

  额……谈不上佳肴,比这三天来吃的稍微好那么一点点而已。

  这个氏族人口不多,食物也不是很充分,全是类似糟糠的粥食,在那个时候,这已经是最好的食物了。

  吃完饭,连山也没有卖关子,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块雄黄,递给了族长。

  “这个叫雄黄,是一种矿石,不难寻得!你只需要将它碾成粉末,撒在族群活动的范围,就不会再遭受蛇群骚扰了。”连山这般说道。这是他之前在沿途其他氏族中学到的技能,没想到会在这里派上用场。

  族长接过雄黄闻了闻,用手掰下一小块在指尖碾了碾,皱着眉头伸出舌头舔了舔,露出一个质疑的表情:“这,真的会有用?”

  连山说道:“你大可试一试!此物不止驱蛇,蚊虫也能有效驱除”。

  族长还是半信半疑,不过有一法比没有得好,看来还需要时间去验证。

  接下来的几天,连山便住在了这个氏族里,他发现这个氏族饲养牲口的方法也不太好,又将之前在其他氏族学到得圈养法,教给了龙鱼氏族的族人。

  好歹是有惊无险,连山最终安然无恙的离开了龙鱼氏族。

  走出氏族没多远,山追了上来,连山呆在这里的几天,这个虎头虎脑的孩子,没少跟着他学一些在族人眼中认为奇奇怪怪的事情,什么圈养饲养法,驱豺狼虎豹法,栽培法甚至还有捕捞法……

  山追上来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将一个石盒送给连山。“族长让我把这个给你。”

  连山接到手中,发现石盒有些沉,便问道:“这里面装着何物?”

  山神秘一笑道:“这可是我们氏族流传下来的宝贝,族长说了因为你有功于氏族,所以将这件祖传的宝贝送给你了。”

  连山道:“这如何使得!”

  山连忙说道:“族长就是害怕你会拒绝,所以才等你走后让我送来的,族长还说了等你走远些后再打开看。”

  “这……好吧!”连山不再推辞,将盒子放入了怀中。

  “我们还会再见吗?”山歪着脖子问道,虽然才与连山相处三四天,可他发现自己已经崇拜上了眼前这个什么都懂的人。

  连山摸了摸山的头,沉吟了片刻后说道:“会的!”其实他心也没谱,昆仑山之行真正的危机还没开始,他根本不清楚之后将会发生什么,也许自己将会死在去往昆仑山的路上,但是只要自己不死,必定要登上昆仑山。

  正式的作别后,连山继续向着昆仑山的方向前行。

  而老族长站在不远处的一座山丘上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他喃喃自语道:“守护了千百载,如今终于有了归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