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连山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有邰氏族

连山志 半块烤红薯 5447 2020.10.03 13:00

  离开象山后,连山来到了一个叫做武崇的地方,这里是有邰氏族的栖息之地。

  这个氏族崇尚武力,以虎为图腾和供奉。氏族里大多数都是蛮野之人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连山去了多家想要借宿,当地人都不肯收留。直到连山拿出一颗指肚大小的石金后才有人眼冒金光地接纳了他,并给他安置了一处住的地方。

  没等连山安置下来,屋外就来了一伙人,大概有七八个人的样子连山并没有细数只是粗看了一眼,这些人不像是本地有邰氏族的人。

  他们堵在连山的房屋门口,称自己走了很远的路途,走累了,想要找一个歇息的地方,又见连山还没住下来只是势单力薄的一个人便要求连山把房间让出来给他们住。

  连山自是不肯,一来他已经谈妥并付了石金二来他也需整顿一番,之前穿越象山到现在还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再者说一间房屋是怎么也容不下八个人同时住进来的,哪怕是挤在一起,这个小小的地方也是不足以容纳他们的。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则是,连山始终觉得是自己先到的,万事应该有个先来后到的理。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世间还有一种理是靠拳头的软硬来争取的。

  来到这里的八人便是这样的人,他们皆长得壮实,虎背熊腰,一看就是那种不好惹的人。他们见连山只身一人,自然是在人数上和气势上都占尽了优势。

  那八人往门前一站,使屋内的光线都暗淡了许多。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真要是动起手来只怕是能在一瞬间把房子都给拆了,像连山这样看起来柔弱一个人是难以应付的。

  连山自顾的收拾着房间里的摆设,并没有理会这八人无理的要求。

  倒是有邰氏族的当地人似乎知道在接下来将会有一场好戏看了,不知谁报了信,不多时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已经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后来的这些人皆为有邰氏族的族人,他们并不是来解围的,而是来看戏的。

  “小伙子,他们有八个人,你只身一人是招架不住的,不如委屈下把房间让给他们吧,免得白遭一顿毒打!”

  “是啊年轻人,一看你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低个头把房间让出去,就当买了个教训!”

  人群中有人这样说道。

  也有其他人说道:“年轻人,拿出你的勇气,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他们光是嘴上说着,却没有一个人有上前制止调和的意思,不知道他们是想要告诉连山要有自知之明,还是别有用心的在激怒连山,使连山与他们之间用上武力来解决,好在一旁看一场热闹。

  不过连山自始至终也没有去理会外面的人,将房间收拾好后他便盘腿坐在了床榻上。

  那八人仗着人多的优势,又见连山这般无视他们,自是有些气愤,为首的那人抬起右脚,踩在门口的石墩上面,指了指连山,又指了指自己的胯下,随后嚷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立马滚出去,要么从我胯下钻过去,喊我一声爷,我们便离去!”他的眼中满是不屑,自是没把连山这等角色看在眼里,想要在连山的身上好好的刷一回威风。

  其余七人也跟着起哄:“钻过去!钻过去!钻过去!”

  人群中有几人这般说道:“年轻人,忍忍就算了,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的确,没有必要为了一间住房搭进去半条命!”

  也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多的人怂恿连山要有骨气,不要屈服。

  连山看了看面前的这八个人,态度坚决地说道:“让出房间是不可能的,想让我从你胯下钻过去是更加不可能的!”。

  为首那人一副完全吃定了连山的样子,见连山这般不知趣,便说道:“今日你便是钻也得钻,不钻也得钻。”

  连山平静地说道:“难不成,你们还想逼迫我不成?”

  “逼迫你还需要我们所有人吗?我一个人仅用一只手就能将你从里面提出来。”其中一人说罢,走近了连山,迅猛地伸出右手就准备擒住连山,在他看来,擒拿住连山一只手足矣。

  连山从容淡定,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啪!”

  出手干净利落,声音清脆悦耳。

  随后只听那人“啊”的一声。伸出去的手还没碰到连山,立马缩了回去,捂住了被打的半边脸,他的脸一阵抽搐,脸色青一阵红一阵,透过指缝能看到他的嘴角还挂着一抹鲜血。

  他缩在了一旁,心有余悸地看着连山,眼神中充满了惊愕。相隔这么近,他竟然都没看清楚连山是怎么出手的,是用的左手,还是用的右手,他都无法分辨。

  其余几人也是一脸狐疑,见到自己人吃了亏。马上又有两人冲了上去,想要给连山一个狠狠的教训。

  “啪……”

  “啪……”

  两声清脆的声音自两人脸上传出来。只听他们二人也同时“啊”了一生,随后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蹲了下去(人的头部受伤后,总觉得蹲下会减轻些痛楚)。蹲在地上的二人还在回想着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他们除了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痛之外,根本想不起是被人用的左手还是右手打的。

  剩下几人面面相觑后没有再继续行动,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那个之前让连山钻胯的为首男子身上。

  那名为首男子吼道:“一群蠢货,他就一个人,你们不会一起上啊?”

  四人一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我们有四双手呢!

  有两人抄起腰间的石器,就朝着连山的身上砸去。

  “冥顽不灵!”连山伸出双手捏成拳状,摆于胸前,快速挥动拳头,演化通碑拳,几个看似平淡的招式就将四人放倒在地。

  这四人各自的身上已然挨了连山数拳,倒在地上哀嚎不止。

  为首男子一脸惊愕地看着连山,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煞是难看。

  在周围人一片舆论下,他的只觉得耳根子火辣辣的,顿时强健有力的双臂上青筋开始暴起。

  他对自己的七个兄弟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一般的人根本不是其对手,可眼前的连山着实给了他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要说连山是脱俗者,可并没有看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古怪的只是那些招式而已。

  想到这里,为首的那名男子又似乎找回了些信心,抓起腰间的骨刀就朝着连山砍去。

  “敢伤我的兄弟,你去死吧!”他是真的动怒了,下了杀心。

  达到了气海境第二层的连山明显感觉到身体和感官有了巨大的增幅,再加上通碑拳,就算不使用雷电之力。面对普通人的攻击,他也能够轻松化解

  “太慢了!你的动作太慢了!”连山没有反击,只用身法就能轻易地躲开了骨刀的攻击。

  那人大怒,手中骨刀的力道和速度又增添了几分,仍是奈何不了连山分毫。反倒是自己的攻势在逐步衰退。

  连山知道,这样的战斗是很乏味的,也起不到检验他修为的作用,在戏耍了几下后,便使一招制服了为首的那名男子。

  这七人见老大也已经被制服了,心里是害怕到了极点,生怕连山追究他们,再添一些新伤。

  这个看似柔弱的普通人,好像一点儿也不普通,相反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你们走吧,最好别让我再遇到!”连山松开那名男子后冲着八人厉声说道。

  连山非是一个嗜杀之人,再者说与这些人与连山也并无很深的过节,自是不必去计较太多。

  七人闻声后连忙爬起来架扶着为首的男子,灰溜溜地挤出了人群。到了现在,什么面子都已经显得不重要了。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

  “精彩,太精彩了!”自人群中走出一个中年男子,微笑着说道。

  他的气质和其他族人不同。出落的大方得体仪表堂堂,给人一种严而不厉很有威信的感觉。

  待走到连山面前后,他将右手搭在左肩上,朝着连山微微施了一礼后说道:“我是有邰氏族的族长,不知能不能请你到我家庭院一叙?”

  “对不起,我准备休息了!”连山出言拒绝了有邰氏族族长的请求。

  外面的族人中立即有人说道:“太自以为是了,连族长的亲自邀请都敢拒绝。”

  “就是,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赶走几个凡人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去挑战脱俗着啊!”

  人群中开始舆论起连山来,大多人都认为连山的这种做法是不对的,并窃窃私语低声的数落着连山。

  有邰氏族长转身向人群中看了一眼,那些人原本躁动的心管不住的嘴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随后有邰氏族的族长又冲着连山说道:“既然如此,我明日再来拜访!”说完,他再次将右手搭在左肩上向连山微微施了一礼,最后在众人的注视下转身离去。

  人群也在有邰氏族的族长离去后逐渐散去。只是仍然有一些人聚集在屋外对连山指指点点。

  连山索性关上了房门不再理会外面那些人的言论,开始用心领悟震字雷电神术和通碑神拳的奥义。

  方才的小插曲虽然不足以检验连山所掌握的雷电神术和通碑神拳,但有一点却让连山感到意外,那就是对通碑神拳理解。

  通碑神拳不仅仅只是一套强身健体的拳法,完全是可以用于实战之中的战斗之法,通过刚才对敌就已经展现出它强大的一面了,即便不使用脱俗者的力量,也不是普通凡人所能抵挡的。

  然而就在连山演化雷电神术的时候,他又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通碑神拳竟然能够做到与自身演化出来的能量相互交融。

  虽然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法却可以同时被演化出来,而且通碑神拳明显能够过滤出更加纯净的雷电能量来。

  前半夜,连山一直在演化两种法并使他们相互交融,在这种奇妙的境地中,他受益颇多。

  虽然没有直观上的境界和修为提升,但通碑神拳能够使能量更加纯净强大,这一点毋庸置疑。

  在融会贯通之后,连山才歇息。直至第二日一大早醒来之后,仍是不忘昨晚的感悟,在院中将两法演化一遍后才满意的收工。

  此时,有邰氏族的族长果然又来拜访了。

  连山开门迎接,族长还是和昨天一样右手搭在左肩,向连山微微施了一礼。

  连山知道了,这是有邰氏族的一种礼节。

  有邰氏族虽然一个崇武的氏族,但对礼节也是非常重视的。

  族长再次说明了来意,想请连山去庭院一叙。

  这一次连山没有再拒绝,答应了族长的请求,去庭院赴约。

  一路上,有不少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连山,每个人的神情都不太一样,说不清他们的内心在想些什么。

  等到了族长住的地方后,庭院中的石桌旁已经早早地坐着了两个青年。

  他们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样子,左边的一人偏胖右边的那一人则显得稍微瘦小一些。

  在见到连山与有邰氏族的族长一前一后的向他们走来,二人忙起身想迎。

  只不过两人目光落到连山身上时神色颇有一些异样,只是一闪而过,并未过多停留。

  在族长的引荐下得知,左边稍胖的是大戎氏族的戎铖,右边偏瘦的是大狄氏族的狄勐,他们两人乃是氏族中年轻一代的翘楚,同时也是脱俗者。

  “我叫连山。”连山冲两人抱拳示意。

  两人冲连山微微一笑,仅点头示意没有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连山总觉得眼前的两人有那么一丝熟悉的感觉,要说之前在哪里见过嘛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

  有邰氏族的族长示意三人坐下后说道:“我请几位来,是有事求助!”

  戎铖和狄勐说道:“族长有什么事情吩咐下来便是,不用跟我们小辈客气!”

  族长扫视三人一眼,说道:“最近我族附近有大量山魈出没,它们打伤族人掳走牲口无数,昨晚又被抓走了五个幼童如今生死不知。虽然我族崇武,却奈何不了那些精怪,现恳请几位脱俗者出面,帮助我族消灭山魈。”

  戎铖自信满满地说道:“族长放心,几只作怪的山魈而已,交给我们便是了!”

  狄勐也不甘落后地说道:“族长放心,有我们出马,定叫那些猖狂的山魈付出代价!”

  族长松了口气,随后看向了连山的方向后说郑重说道:“昨日我观你与挑事的八人一战,明显没有动用真本领,但是见你遇事不惊,处事有度,想必也是一位脱俗者,还希望你也能够伸出援手帮助我族!”

  戎铖和狄勐颇有深意地看了连山一眼,随后戎铖说道:“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还请你不要拒绝族长的请求,我们一起为民除害!”

  狄勐也一身正气地说道:“既然是有着超越常人的能力,就应该用这种力量来保护那些弱者。”

  连山虽然觉得两人说话的样子很奇怪,但觉得他们说的也有些道理,毕竟能力越大责任就会越大。

  最终,连山同意了族长的请求。

  “等这件事情解决后,我族愿意每人赠送一块石金作为报酬。”说着,族长伸出双手的拇指和食指,在面前比划了一个圆形,“大概这么大!”

  戎铖和狄勐吃惊地道:“比拳头还大的石金……”

  从他们的眼神中能看出,这绝对是一份不菲的报酬。

  在商定了一些细节后,族长拿出一块羊皮卷,上面画出了山魈巢穴的具体位置,坐落在山涧的寒潭处。寒潭上面是瀑布,瀑布后面有个洞,那个洞就是山魈巢穴的入口。

  “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出发,争取早日消灭那些山魈,救回无辜的孩子!”狄勐摩拳擦掌,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戎铖点了点头,从族长手中接过了羊皮地图,放入了怀中后冲着族长说道:“请族长放心,静等我们的好消息!”

  连山觉得自己很难和他们两人相融,但已经答应了族长的请求现下又不好再去拒绝,便只能跟随戎铖和狄勐走在了最后面。

  一路无言。

  不到半日的时间,三人便已经顺着羊皮地图爬到了半山腰,隐约能听到瀑布的声音,想来离那寒潭不远了。

  在翻过一个山坳后,一个长宽约有四五丈长的寒潭出现在了三人眼前。

  寒潭深不见底,中央部分绿的发黑,令人心头发毛,即便是水性极好的连山在看向潭水深处时,也是泛起一阵鸡皮疙瘩。

  “就是这里了!”戎铖停下脚步,扫视一眼后说道。

  寒潭周边多数都是峭壁,峭壁上布满了青苔。

  在几处平坦的地方,上面躺着数只山魈在懒散的晒着太阳。

  一个若隐若现的洞穴在瀑布的后面很是隐蔽,稍不注意便很难发现。

  洞口有两只山魈倒挂着,互相挠着对方似是在嬉戏。

  戎铖对连山说道:“那个洞穴看上去很古怪,等下你走前面引开外边的山魈,我和狄勐先一步进入洞中去探探路。”

  狄勐接着说道:“如果洞里有什么危险,我们自是能第一时间退出来,你在外面也好接应我们,如果没有危险,我们再唤你进去帮忙便是!”

  连山见两人说的很真诚,心中一暖。没想到初次见面,交集不多,这两人却愿意冒险,处处照顾着自己。

  “就这么定了!”戎铖说道。

  三人达成了一致。

  连山现身,随手从地上拾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便向着峭壁的方向扔去。

  “哐当……”石子撞击在峭壁上发出响声,惊动了周边晒着太阳的几只山魈。

  “扑通……”随着石子滑落,坠入到了寒潭之中。

  与此同时,那些山魈迅速的发出奇怪的吠叫声,片刻之间就聚集起来十几只山魈的队伍,他们齐刷刷地望着连山的方向。在一只领头的山魈长啸一声后,带着十几只山魈向着连山一拥而来。

  他们一跃丈高,手臂伸展开有一成年人身高那么长,快速向着连山奔来。

  连山不想在这里与它们纠缠,拔腿就往林中跑去,十几只山魈在后方紧追不舍。

  戎铖和狄勐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攀过峭壁,潜入到了洞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