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连山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餐风饮露

连山志 半块烤红薯 3844 2020.09.30 21:00

  巫族老人所讲述的“脱俗者”和“超凡者”以及“四海之境”和“四极之境”的两个阶段令连山的心难以平静下去。

  如果是在没有走出氏族之前有人这么和连山说一番,他会认为说话的人是个疯子又或者权当个故事听听就算了。

  但现在不一样了,阿沁逝去后他得到了昆仑山神明信使巫的指引,之后又在天峪峡谷中探究出了白玉龟壳的一些秘密,指尖掌握了丝丝雷电的能量,他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开辟出了气海从而掌握了某种能力,至于这种能力会带来什么,就如同这个世界对他来说一般全然未知。

  连山把自己的经历和老人讲了一番,又将丝丝雷电能量聚集在了指尖上面。

  巫族老人定睛看着眼前一幕,惊道:“错不了了,你应该是在无意之中打通了檀中穴开辟出了气海,虽然暂时只能将能量聚集于指尖目前尚在最浅薄的层次,等到哪天全身都能够凝聚出雷电的能量并且能够做到将能量藏于奇恒之腑内而不泄后,就能进入血海境了。”

  老人的话另连山眼前一亮,可是续问该如何去做的时候,老人叹了口气只摇头道:“我只知道如何去划分阶段却并不知道如何来修炼,你需要自己去探究。”

  连山记下了巫族老人的话,郑重拜别后心情沉重的回到了住的地方。

  此时,巫族族长已经等连山很久了,他手中提着一个皮制的袋子,里面两个鼓鼓的东西将袋子撑的很饱满。

  这便是巫族族长准备托付连山要做的事情。

  “我有个兄弟,自小被昆仑山神明所选中,做了信使,你到了昆仑山后,将这个袋子里的东西交给他,他会明白一切的!”巫族族长说完将袋子递给了连山。

  连山郑重地接过袋子往里面瞄了一眼。

  竟然是两颗五彩斑斓的蛋。

  “这是……凤鸟蛋?”连山低声问道。

  巫族族长将袋子递给连山后脸色显得很是沉重,看的出来他有些不舍,也有些担心,还有一丝的无奈。

  那天他算过一卦,巫族的命运和连山有着莫大的关联,能预知这么多信息,已经是巫族族长能力的极限了。

  巫族最为重要的便是凤鸟,这是巫族的图腾、供奉和神明,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只要凤鸟在,巫族就永不会灭亡。

  巫族族长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堆骨器,抓着连山的手臂,在上面轻轻刺了几几下,又念了一些连山听不懂的话,更像是咒语之类的。

  直至结束后,他才勉强的舒展开眉头,有些歉意的说道:“如果你反悔了或者你弄丢了凤鸟蛋又或者没有达成我的委托,你将会遭受万蛊吞噬的痛苦!”

  “万蛊吞噬,是什么意思?”连山抽回手臂,看着几处渗血的针孔,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我刚刚在你身体里种了这世间最强的蛊,你若是完成我的委托,我的兄弟自会帮你解开,若违背了那你就会被万蛊吞噬,直至死亡”说着巫族族长竟然还得意了起来。

  巫族族长的神情令连山心中很不是滋味,总有一种被算计了或是被摆了一道的感觉。

  “小兄弟,这凤鸟蛋对我族来说至关重要,说实话我并不是特别信任你!只要你完成了我的委托,将它完整送到我兄弟的手中,他自会明白一切,想来也不会亏待你的,这对你来说也将会是一桩莫大的造化”巫族族长见连山心头不悦,这般说道。

  “你的兄弟……”连山收回思绪,若有所思地说道。

  “他叫巫,是昆仑山神明的信使。”巫族族长提起巫的时候颇有一些自豪感。

  连山心中纵使有不爽,但这蛊已经被种下了,虽然他不知道被万蛊吞噬是什么后果,但总算是体会到了巫族族长的手段。

  像极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令他感觉到社会的险恶无处不在。

  “万一这要是在路上不小心碰碎了,那我岂不是也要遭罪?”连山嘀咕道。

  族长笑道:“你大可放心,凤鸟是我族神鸟,它下的蛋没有那么脆弱的。”

  连山伸手进去捏了捏,敲了敲,当然他也没敢用大力。

  但能感觉到,凤鸟的蛋,不太一般,力量落在蛋壳上面的瞬间就被化解了,有一种石沉大海的感觉,连山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反正自己是一定要去昆仑仙山的,而巫族族长口中的弟弟巫,也是自己要见到的人,顺手的事情他也就没有再过多的去想了。

  巫族族长交代了连山一些事情后让连山尽早出行!

  告诫连山不要暴露了凤鸟蛋,也不要告诉别人去昆仑山的目的!更加不要与人争斗,千万不可展现出已经掌握的特殊能力!

  婆婆妈妈一顿后,就匆匆忙忙的派人把连山送走了,神神秘秘的一顿操作,不知道的还以为连山是他什么人呢!

  当然连山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凤鸟蛋的安全,也足见巫族族长对这件事的重视度。

  不过有些话连山还是认同的,小心驶得万年船嘛。他之前就被人盯上过一次了,这些人没有得手,保不准还会再出现的。

  离开了岐山后,连山白天赶路,晚上找到落脚的地方就继续摸索白玉龟壳上面的动作。从最开始只能出现在指尖的雷电,慢慢顺着五根手指,到现在已经完全充满了整个掌间。

  连山心道:“好快!”若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了多久,雷电便可以充沛全身,气海就能修炼圆满了。

  连山现在还没有想那么远,登上昆仑山,把凤鸟蛋给巫,求神明降神通救活阿沁,这是他目前最大的心愿,除此之外,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天微微亮,连山找了一些野果子随便填充了下饥饿的肚子,就继续赶路了。

  走了一整天后,他来到了汧河南岸。

  岸边有两位皮肤黝黑女子在洗衣服,这种肤色一看就很健康。

  虽然和阿沁没法相比,但这一幕还是让连山想到了阿沁,一时失了神,差点被两个壮汉人追着打死。

  因为洗衣服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妻子。

  两人将连山赶出去很远后,才骂骂咧咧的离去。

  想要在这个氏族落脚是没希望了,今晚又要在野外过夜了。

  连山倒并不担心什么,因为这一路走来,大部分是在野外度过的。

  他睡过野猪窝,蛇洞,跟狼崽挤过……

  不过今天他找到的地方很特别,是坐落在一颗巨树上的鸟巢。

  这是四翼鸟的巢穴,鸟生两翼便能展翅高飞,四翼鸟却是翼外再生两翅,看上去像是有四个翅膀,故而得名。

  四翼鸟是夜游动物,昼伏夜出,这给了连山很大的机会,毫不费力就占据了巢穴。

  四翼鸟的体型大,羽毛偏少,筑的巢穴不仅大还都是由特别细软的草和树枝搭建的。

  连山躺在里面还能打个滚,自语道:“这可比床榻上要舒服多了!”

  调整好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连山便休息了。

  到了午夜时分,连山被一些噪杂声吵醒了。

  这颗巨树的下方燃起了一个火堆,连山翻身趴在鸟窝的边缘向下看去。

  火光忽明忽暗,看不太清细节。

  模模糊糊的能看到有五个人影,不多不少旁边还有五头长相如马的牲口在一旁休息。

  他们闲聊了一些,就各自在靠在巨树粗壮的树根上面休息了。

  距离太远,连山也没有听到他们说的什么。

  连山没敢惊动这些人,天亮后也是等他们离去了以后,才从鸟窝里爬出来继续赶路。

  只是走了没几里地,连山又碰到了这五个人。

  这次他们并排盘坐在一处阴凉的地方歇息。

  那些牲口则是在四处闲散的吃着嫩叶喝着溪水。

  每一头牲口的背上都捆绑着一口木质的大箱子,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从地上几寸深的脚印来看,是有些分量的。

  待连山走近了些后,能看到坐在左侧的是两个少年,扎着发髻,披着精良制作的兽皮大衣。明目皓齿,显得大方得体。他们的腰间各自别着一把打磨的非常光亮的骨刀。

  坐在右侧的是两位中年男人,头上戴着斗笠,身上裹着一层棉,合着眼,面容端庄沉稳。

  最格格不入的则是中间,中间坐着的是一名女子。

  这位女子不同其他氏族的女子,她穿得很少,露出大片肌肤在外,而且肌肤的颜色白里透着红,细嫩的仿佛能挤出来水。

  让连山都忍不住多瞥了两眼。

  这是除了阿沁之外,连山见到的第一个能称得上绝美的女子了。

  之前在汧河南岸受到过一次教训的连山,这次乖巧了许多,要知道这次可是四个男人。

  连山不敢多看,匆匆一瞥后打算绕过五人栖息的地方,继续前行。

  那五人也在一瞬之间,打量了连山一番,只不过像连山这样普通的人,他们见得太多了,没觉得有什么新奇之处。

  倒是连山腰间鼓起的那个皮质袋子引起了两个少年的好奇。

  他们双双起立,向着连山走来的方向微微抱拳,其中一个少年说道:“这位大哥,你可知道离此处最近的氏族部落在哪儿?”

  连山停了下来,礼貌性的摇了摇头道:“我也只是路过此地,不太清楚!”

  那少年又说道:“这位大哥身上有没有能吃的东西,我们带的粮食已经吃完了,也不知道往前还要走多远,现如今已经快三天没有进食了,我们受得了,只是苦了我阿姐跟着挨饿。”

  说话的少年眼睛又多看了连山腰间的那个鼓鼓的袋子几眼。想来是把那个鼓鼓的袋子当成了能吃的东西。

  连山摆了摆手道:“我也是一路餐风饮露,没有带什么吃的。”

  “我们不会白拿你的食物的,我们用这个和你换!”说着少年从一个袋子里,掏出一块指肚大小的金色石子。

  这块金色的石子,很是特别,虽只有指肚大小,却通体泛着金光,甚是耀眼。

  连山倒是想看个仔细,但翻遍了全身,的的确确也找不出能吃的东西,最后从腰间的袋子里摸出了一个之前吃完剩下的果核。

  非常尴尬!

  另一位少年见连山从袋子里摸出了一个果核,想来袋子里面肯定有能吃的东西。

  他便指着连山腰间的袋子说道:“这位大哥,你就把你腰间的袋子换给我们把,鼓鼓的里面肯定是能吃的东西,这颗石金和你换,你不会亏的!”

  连山腰间袋子里面装着的是两颗凤鸟蛋,能不能吃连山不知道,但是这是巫族族长委托自己的事情,是绝不可交给他人的。

  “总之我身上没有可以吃的东西,你们不要再纠缠了!”连山有些不悦的说道。

  这时候两位中年男人也注意起了连山,其中一个中年男人说道:“年轻人,这可是石金,很难寻得的,别看它只有指肚大小,很多人挤破脑袋的想要得到它呢!”

  连山不禁有些好奇,这小小的石金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但看上去确实很诱人。

  “动心了吧,我就知道,你是识货之人!”另一位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连山摇了摇头道:“石金看上去很诱人,但是我身上确实没有能吃的东西,你们再往前走遇到氏族,和他们去换吧!”

  中年男人还想说些什么,张开的嘴又闭上了。

  微微叹了口气:“哎……那好吧!”

  随后又向两位少年招手示意回到身边坐下,便不再为难连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