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连山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怪异男子

连山志 半块烤红薯 4026 2020.10.09 09:46

  首阳山下聚集了有数百人之众,他们围着一口石棺,皆面露哀色

  在石棺旁有人哀嚎不止,亦有人出言劝阻。

  大椿树下有数十人皆面朝石棺俯跪着,他们的头紧紧地贴着地面,身体瑟瑟发抖,每个人身上都是血痕累累,想来是受了不少的罪。

  连山藏身于一块巨石后面,仔细看着场中的变化。

  他发现大戎氏族来的大多数是为普通人,不足为惧,但是石棺旁边的四人,却给人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

  细经分析后,连山得出结论,这四人起码已达到了气海境第四层。

  最令人感到窒息的是站在众人中央的大戎氏族族长,相传他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成为了脱俗者,此刻的他平静的令人恐惧。

  现在贸然出去无疑就是送死,连山想等到晚上人困疲惫的时候,看能不能找到机会设法救出大豲氏族的人。

  可是到了晚上,人不仅没有少,反而新增了许多人,这些后面赶来的人不像是大戎氏的人,他们排列成队走到石棺祭祀台处一番行礼之后,退到了一旁。

  想来这些人是其他氏族闻讯后赶来吊唁的。

  普通凡人死了,也就一块裹尸布,然后再寻一处山涧或者峭崖将尸体放置于上,便是以天为被地为床,尸骨永眠于天地之间,灵魂随土伯使者而去。

  但是戎铖不是普通人,他是大戎氏族族长的次子而且还是一位脱俗者,故而,他的墓葬规格高的超乎想象,几乎快要与德高望重的族长死后的规制相同了。

  在石棺旁,有一祭台,祭台之上摆着各种玉质礼器。

  有青珪礼东方,祭东方青龙之神;

  有白琥礼西方,祭西方白虎之神;

  有赤璋礼南方,祭南方朱雀之神;

  有玄璜礼北方,祭北方玄武之神;

  上悬苍壁礼天,下置黄琮礼地,以此六物礼敬六合之鬼神。

  光是这些玉物,就非是一般氏族能够聚齐的,皆是戎铖这两年从其它氏族搜刮而来,今日又用在了自己的葬礼之上。

  就在这时,大戎氏族的族长发话了,他要将所有大豲氏族的人给戎铖殉葬。

  这是连山不曾想到的结果,难道因为弱小就只能受到欺凌,因为没有能力反抗就只能成为奴隶,成为殉葬品?

  这是一个残酷且野蛮的世界,所有的和平共处都是假象,终究还是得以实力为尊。

  那些前来吊唁的人,或多或少也有巴结和奉承大戎氏族的意思吧!

  连山趴在巨石后面闭目养神,他在静等着一个机会。

  只要大戎氏族的族长离开了这里,与剩下的四名气海境的脱俗者殊死一搏或有赢的可能性。

  如果要正面应对大戎氏族的族长,连山没有丝毫把握,就算强行演化通碑拳第四式结合雷电神术,只怕也会被其瞬间秒杀。

  首阳山巅,冒出一缕金光,这是太阳照射来的第一缕光芒。

  天亮了,漫长的一夜却没有给到连山片刻的时机去营救大豲氏族的人。

  戎铖的墓穴就在大椿树上方的高台处,那里地势开阔,能看到整个大豲氏族。

  就在此时,大戎氏族的族长起身走到了戎铖的棺椁前,这一夜他寸步不离的守护在戎铖的身旁。

  此时,作为父亲的他还是忍不住留下了泪水。

  近一年来,戎铖为大戎氏族带来的财富多不胜数,此时此刻他多么希望用这些财富来换回自己孩子的性命。

  他的手轻触在石棺上,悲腔地说道:“吾儿戎铖,为父一定找出凶手,将他碎尸万段,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你每天都能见到整个大豲氏族的人跪伏在你的面前”

  说完他愤力地挥了挥手。

  拿着藤鞭的大戎氏族族人在得到指令后将原本俯跪在地的那些大豲氏族人悉数赶了起来。

  很多人因为俯跪了几天,双腿早已经失去了知觉,一时间难以站立起来,可等待他们的是一顿拳打脚踢。

  最终,大豲氏族的所有人,被赶到了大椿树下的一个巨坑旁。

  “落棺!”大戎氏族族长身旁的一人扯着悲腔的嗓子喊道。

  随后,安置戎铖的那口石棺缓缓落入到先前挖好的墓坑中。

  与此同时,大豲氏族的众人也被推进了戎铖墓前的巨坑中。

  他们没有挣扎也没有呐喊,变得麻木无知觉。

  其实早在两年前他们的生命就已经失去了意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和孩子一个个离去,每日除了以悲痛和惊恐洗面,活着也只是一种等待死亡的过程。

  如今即将赴死,又经过了几天几夜的煎熬,他们的内心已经变得毫无波澜,更无畏惧了。

  只是在他们心中尚有一丝不甘,不甘心成为曾经屠杀过自己族人的刽子手的殉葬品!

  如果可以选择,他们希望死的稍微体面一些,稍微有尊严一些,只是这个小小的要求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种奢望。

  “难道真的没有机会了吗?”连山看着场中局面,心中万分焦急,如果再不做决断,大豲氏族所有的人就要被活埋了。

  就在他下定决定准备冲出去殊死一搏的时候,忽然感觉肩膀一沉,像是被谁拍了一下,他惊出一声冷汗回头看去,一个着装古怪,皮肤黝黑,留着寸头的中年男人正上下打量着他。

  连山分不清这人是敌是友,立即摆出与之搏斗的架势。

  那人赶紧说道:“别紧张!我和你有着同样的目的!”

  连山惊疑地问道:“你是谁?你怎知我有什么目的?”

  那名怪异的中年男子说道:“你要救人,我要杀人,我要杀的人并非你所救的人,但是你要救人,必定也会杀掉我要杀的人,所以咱们的目的其实是差不多的!”

  连山稍稍放松戒备后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救人的?”

  怪异的中年男子从容一笑,道:“你若是要杀人,心中便不会有顾虑,可以随时冲上去杀上几个然后再远遁。可你一直在等待着机会,足见你是想要救人!”

  “你,为何能知道的这么清楚?”连山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古怪的男子低声问道。

  那名怪异的中年男子心境坦然地说道:“原本我早在你来到这里之前就已潜伏在此了,只是中途去办了点事,刚刚才回到这里。”

  连山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怪异的中年男子,惊道:“怎么可能,我从昨天傍晚到现在一直寸步未离,期间并没见过你啊!”

  那名怪异的中年男子平淡一笑,道:“等你达到血海境时,自然就能感受到了。”

  连山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其修为深不可测自己完全看不透,只怕已经是气海境圆满甚至已经进入血海境了。

  “你已经进入血海境了?”连伤狐疑地问道。

  中年男子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连山细致地看了中年男子一眼,发现他的眼神令人捉摸不透,有一种被岁月侵蚀过的感觉。另外,他的脸上虽时常带着笑意,但能感觉到其实是在掩盖内心的某种悲伤之事。

  见中年男子没有回答的意思,连山也不再问了,转身就要从巨石后面翻身出去,他担心自己要是去的晚了,大豲氏族的人就会被全部活埋。

  中年男子见此,忙伸手阻拦住了连山并严肃说道:“再等等,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

  连山焦急地说道:“再等下去他们全部都会被活埋了,你可以等但我已经等不了!”

  那名怪异的中年男子柔和一笑随后说道:“我都说了不要急,你猴急什么?这些人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被活埋,因为殉葬的牲口来不了了,他们还得等!”

  “殉葬……牲口?”连山听闻这些心中甚是不解。

  怪异的中年男子看出了连山的疑惑,便解释道:“大戎氏族族长的次子死了,光陪葬几十个骨瘦如柴的老人怎么够规格,当然还需要牲口和奴隶了。”

  连山看向了大椿树的方向,果然他们只是把大豲氏族的人推进了坑中,并没有开始掩土。

  不得不说,眼前这个怪异的中年男子心思还是很缜密的,之前也硬是把自己的目的全说对了。

  突然间,连山不禁想到了一件事儿,这个诡异男子之前说自己离开过,莫不是去截杀了赶牲口和押奴隶的大戎氏族的人吧!

  “你说中途去办了点事,难不成你是去……?”

  怪异的中年男子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打断了连山的问话,若无其事地说道:“赶牲口和押奴隶的人,我动动小指头就能碾死他们,最主要的是,我断了他们的后路,还留给他们许多惊喜!”说完他趣味地一笑。

  “断了后路……还留惊喜……”连山一时惊疑不定,没想到除了自己,还另有他人在盘算着对付大戎氏族。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既然你和我目的相同,不如我们合作如何?”怪异的中年男子冲着连山问道。

  “怎么合作?”

  知道了对方也有意对抗大戎氏族,而且还是一名血海境的脱俗者,连山心中倒是颇有期待之意。

  怪异的中年男子探头看了看大椿树的方向后缩回来说道:“如果我能设法引开大戎氏族的族长,你有把握解决掉他旁边的那四个人吗?”

  连山定眼看了看戎铖棺椁旁边的四人,一开始他最担心的便是大戎氏族的族长,如果大戎氏族的族长不在,连山自认为,还是有一些机会的。

  “我会拼死一搏的!”连山眼神坚定地说道。

  怪异的中年男子说道:“好,你拿着这个,遇到危机时你就服下它能迅速提升能量。”说罢,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石罐儿,递给了连山。

  连山接到手中仔细看了一眼,便不觉有陌生感,之前与戎铖的战斗时戎铖服下的便是石罐中的金色液体。

  “这个叫石金源液,是石金精华提取的,能短时间内提升自身能量,也能修复身体的创伤同时使奇恒之腑做到藏而不泄!”怪异男子讲解道。

  连山点了点头,随后将石金源液放入了怀中。

  他此前见识过石金源液的威力,一整瓶服下后,能迅速提升一个层次,其效果堪称神奇。

  不过想到了怪异的中年男子要设法引开大戎氏族的族长,连山心中不免有些担心,便问道:“你引开大戎氏族的族长后怎么脱身?”

  怪异的中年男子道:“你不必为我担心,若运气好,说不定我还能解决掉他!”

  连山提醒道:“大戎氏族的族长二十年前就已经成为了脱俗者,你可要小心!”

  怪异的中年男子严肃地说道:“我何尝不知道他早已经达到了血海境中期,但是那又如何,血债就当用血来偿,该还的一分都不能少!”

  他的语气很坚定,不像是玩笑,也不像是一时的冲动,更像是筹备了多年的计划正在一步步落实。

  虽然连山看不透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但是能感觉到,他对大戎氏族的那份恨意是深入了骨髓的。

  就在这时,一小队人马自东边一路奔跑过来,直至到了大戎氏族族长的面前,才气喘吁吁的止住身形,来不及休息片刻其中有一人便是凑到大戎氏族族长的耳旁,低声不知说了些什么。

  大戎氏族族长的脸色陡然变得阴沉沉的。

  他勉强控制住欲要暴怒的情绪,冲着所有人施礼后说道:“氏族有要事需我亲自处理,诸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容我回来后再好生招待!”

  随后他向戎铖棺椁旁边的那四位脱俗者低语了一番便带着十几号人匆匆离去了。

  这时候,怪异的中年男子拍了拍连山的肩膀道:“时辰到了,我该行动了,这里就交给你了!”说完他将头一蒙,只露出五官在外,随即向着大戎氏族族长匆匆离去的方向跟了下去。

  连山还没来得及问他姓名,他便已经消失在了眼前。

  不过现在已容不得连山多想,大戎氏族的族长离开,给了他解救众人机会。

  他洋装成一个吊唁者,混迹在人群中慢慢向着戎铖的棺椁处靠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